亞洲大專訓練蒙恩見證(一)

在信息方面,我摸著十字架對於我們是「了結」,一切關乎己、天然、舊人的,都要在釘十字架的基督裡被了結,使基督成為我們的所是、所有、並所能。

此外,在相調行程中,和接待家有些交通,才知道他們家是在經營事業。但為了這次的訓練,他們已經把店面關起來好幾個禮拜了。他們也分享在服事中,雖然勞碌,卻有說不出來的喜樂。 (林湘涵)


次的訓練讓我再一次認識禱告的需要。訓練中第九篇指出兩種事奉,我們若是要事奉主,就需要來就近主,以禱告來親近主。信息中弟兄說,我們可能出外傳福音一小時,但卻不會禱告一小時。

在主日與砂勞越大學弟兄姊妹的交通中,被他們堅定禱告的實行所激勵。一位弟兄在牧養小羊時,起初小羊光景相當不錯,但是到學期中小羊突然失去對屬靈事物的胃口,然而弟兄卻不放棄,與同伴依然在為他迫切禱告。在持續禱告下,一天小羊又向弟兄敞開,願意繼續接受牧養,這麼大的轉變,就連弟兄也料想不到,足證在神沒有難成的事。

回想自己的經歷,往往在福音節期與同伴有夠多的禱告,但在學期中就較缺少持續專特為人的情形禱告尋求,而當小羊情形變不好時,可能就改找新對象牧養。然而,這不是辦法的問題,我需要信神是,需要在神面前有足夠的禱告,因為屬靈的能力是來自禱告。盼望這樣的異象能深深的抓住我,在後續的牧養中與同伴堅定操練,為著神家的建造與神配合。 (劉泰承)


我摸著第九篇的信息中講到兩種的事奉,一種是事奉殿,另一種是事奉主。有時候主日的申言會期望講得很得勝,以獲得聖徒們的肯定,或者不知道該怎麼申言而愁苦,覺得辜負了聖徒們的期望,原來這些都只是殿的事奉而已。神需要有人在祂面前事奉祂,我們必須花時間在祂面前多禱告,親近祂並尋求祂,神才能將祂的旨意告訴我們。

這次訓練在飯食、接待及各樣服事上,感受得到我們都是神家裡的親人。看到亞洲各地的弟兄姊妹來在一起,大家一同進入主話、彼此展覽、分享蒙恩,心中倍感激勵。希伯來書十二1說,『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就當脫去各樣的重擔,和容易纏累我們的罪,憑著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賽程。』求主加強我,將基督更多作到我裡面,使我能寶貝身旁的雲彩,並在身體中有真實的愛,繼續奔跑這屬天的賽程。 (劉長諺)


這次訓練,摸著第九篇說到有兩班人,一班是「事奉殿」,一班是「事奉主」。弟兄說到事奉殿的人,可以得到百姓的目光,卻無法得著神的賞賜。應用到今天,許多時候我的事奉,可以得到弟兄姊妹的讚賞,但在神看來可能卻是虛無。在信息中我蒙光照,我是一個事奉殿的人,我能夠為我服事的青少年花上許多,卻無法擺上禱告時間給主,沒有一個人能事奉主而不就近主,不用禱告來親近主的。

另外,這次訓練也很寶貝和各國的弟兄姊妹一同相調的時光。我的室友分別來自台灣、印尼、韓國、馬來西亞,每天的晚禱我們都會分享許多當天的得著,以及在各地召會生活的蒙恩,為彼此代禱,為隔天的訓練禱告。在那裡真是見證我們是一!在基督的身體裡我們不分國籍,都是主在各地的彰顯! (鍾以理)


 這次訓練實在擴大我的度量,使我看見在亞洲各地有一班清心愛主的青年人如此的操練,有些甚至被家人逼迫仍然為主擺上,激勵我再次將自己更新奉獻給主。

訓練中特別摸著第九篇『事奉主,享受祂作隱藏的嗎哪、發芽的杖與生命的律』。信息中題到,羅馬書十一章36節:『因為萬有都是本於祂、藉著祂、並歸於祂;願榮耀歸與祂,直到永遠。阿們。』主的工作必須是照著祂的旨意所發起,工作的進行該照著神的能力,工作的結果該是神的榮耀。這篇說到兩種事奉,一種是事奉殿,但是有一種更好的事奉乃是事奉神。大衛曾經想為神建造一個殿,但神藉著申言者拿單向大衛啟示不需要為祂做什麼事,反而是神要為他做一些事,就是將祂自己建造到他裡面。往往我們的事奉都沒有尋求神的旨意,出於自己天然的意思想要為主做什麼,然而主乃是要藉著每一次的服事,更多將祂自己建造到我們裡面。若是我們天然的力量還存在,復活的能力就無法彰顯。願我們的事奉都能為著主的緣故,為著祂的滿足、心願、目的,至終顯出神的榮耀。

在與砂勞越大學的交通中,我摸著禱告乃是最關鍵的。若是我們做了許多事,卻不配上我們的禱告,神仍然無法執行祂的行動。感謝主!使我有分於這次的行動,在祂的身體中得著許多的供應。 (陳銘恩)


在這次亞洲大專特會中,我很寶貝與同寢室姊妹們的交通。一位印尼的姊妹與我們交通到,在她的家鄉還沒有召會,她為著這件事很迫切的向主禱告。我很受她向著主的迫切所激勵。我們身在幸福的環境,對於召會生活都覺得理所當然,但卻不知道在許多地方是沒有主恢復的召會的,他們是多麼渴望在當地有主見證的燈臺。當我們為此一同禱告時,裡面深覺神聖生命的流流過我們,何等的甜美喜樂,滿了主的同在。我們也深信藉著這樣的禱告主必降下祂祝福的雨,因祂自己就是這位祝福的神。

在一場特別聚會中,弟兄們交通到主在亞洲及歐洲的行動,我對主在亞洲的開展很有感覺。這裡不僅是福音普及率最低的地方,也是人口最多、最容易得人,最可以實行新路的地方。主是活的,是有行動的,並且那靈也正在作工,主的行動今天也正在歐洲擴展。為著帶進主的回來,我們需要在神終極的行動中有分,作一個去的人!不論是在財務上、禱告上、或行動上的去。求主擴大我的度量,可以操練在主的給與裏給與,在主的禱告裏禱告,在祂的去裏前去。 (劉新筵)


接待我的家實在是我們的榜樣。一開始見面時,覺得弟兄木訥,又有許多服事要忙,使我一方面感謝主給我們接待家,一方面又不知如何與接待家交通。但當弟兄帶我們到晚上休息的地方時,才發現弟兄把他和姊妹的主臥室讓給我們睡。弟兄毫不保留的招待,令我難忘,並對之前一些消極的看法感到慚愧。弟兄不是用其他的房間接待我們,而是把他們家最最寶貴的地方讓給我們。

在第十二篇的信息中,說到神的榮耀之所以離開了殿和城,最後離開了祂的百姓,乃是因為百姓中滿了偶像。在我的心中,愛許多事物過於愛主,雖然願意讓主來摸一部分,然而有些最深,最寶貴的部分,卻不願意讓主經過。感謝主藉著接待家的榜樣,軟化我剛硬的心。弟兄如何將自己最珍貴的擺出來,我也願意更多將自己傾倒,把上好的一份奉獻給主。 (石晏榕)


感謝主,畢業前夕讓我有機會參加這次的訓練。在訓練中,摸著主不是要我們為祂做什麼,而是祂要將祂自己作到我們裡面,人無法做的,在主一切都能。雅各的神表徵靈神使萬有互相效力,叫愛祂的人得益處-變化人,並使人在神聖的生命裏成熟。在訓練過程中一直覺得自己天然的性格受到對付,不僅是在睡眠時間上還有團體生活上,這使我被變化並在生命裡長大。這次還發生許多小事讓我經歷主,有時候會因為一些事情而有一些的抱怨,神似乎是聽到一般,偶爾會給我小驚喜,讓我不至於不開心。

在接待家中也感受到了我們是一,第一次見面卻覺得熟悉,接待我們的弟兄姊妹說到主是無條件的愛人,跟宗教要付出才能得到的不同,所以為何不選擇主呢?我覺得很有道理,神先愛了我們,所以我們才能在愛裡互相扶持。  (楊雅菉)


感謝主,能夠有份於今年的亞洲大專訓練。在訓練中我摸著申言能建造召會。神藉著以西結的申言,將生命之氣吹到枯乾的骸骨裡面,使他們連結在一起,並且被點活,成為極大的軍隊。現今,神也要藉著申言來向我們吹氣,叫我們為主申言,並說出主來,使眾人得著生命的滋養,起來一同建造召會。

在這段訓練的期間中,也非常摸著當地聖徒們為著海外聖徒的服事與擺上。在接待家的日子裡,雖然從前未曾見過,也不知道該從何相調起,但實在寶貝接待家將上好的都擺給弟兄姊妹們,讓我們在異鄉也能夠得著顧惜與柔細的照顧。願主在這次的訓練結束後,繼續向我有更多的說話,將這些亮光帶回到當地的召會生活中操練,實化成對神更實際的經歷。     (許凱傑)

 

大學期末特會蒙恩見證(二)

對我來說,這次中幹訓練中最重要的是『話』。操練用福音傳講版為神說話,非拉鐵非召會的得勝者是遵守主話的人,神聖啟示的先見和傳承所留下的書報,在在都顯示出『話』的重要性。

這些話暴露我對書報和話語職事的不渴慕,對於主的話缺少胃口。提摩太前書二章四節說:『祂願意萬人得救,並且完全認識真理。』每個基督徒都應當完全認識真理!在交大讀書只剩下最後一個學期,願主保守我能贖回光陰,與活力伴每週都能堅定持續的出外傳福音、追求書報和花時間個人親近主。  (交大 張榮傑)


         

這次特會,主在很多面向都來光照我。像是把家打開,讀書報,讀聖經,傳福音,雖然看似非常多的事情要做。但是很奇妙,以前的我會覺得要做這麼多事情好累,這次主卻給了我不一樣的感覺。我願意心甘樂意的去操練,是因為看見我們有主這麼豐富的產業,還有主要回來了,祂需要得勝者!

以前我一直覺得讀很多書報是剛強的基督徒才做的事,甚至覺得能做到這樣的人是不正常的,但是現在才發現,沒有這樣做的人,才是不正常的!求主賜給我七倍加強的靈,讓我能竭力操練!成為迎接祂回來的得勝者! (清大南大校區 郭羽倫)


                    

特會中,得見許多前面的弟兄姊妹在極其為難的情況下,在那個大時代做相反的見證,並且剛強站住,看到這真不是出於人的意志,乃是神的信實。這些見證很光照我,我需要時刻享受主的話,更多被構成,自己、天然需要更多被破碎,使我能與同伴一同被建造,成為彰顯神的器皿。作主今時代真理的傳播者。  (清大南大校區 張美約)


                                   

“基督榮耀顯現,引我全然奉獻。”(補629)期末特會中看到弟兄姊妹們竭力地擺上,真是大開眼界。向主許心願:不想再成為屬靈糧倉中餓死的老鼠。

我是個學生,這意味著可以自由掌控的時間很多。但這些時光能否為著主和主的話,每時刻都試驗著我。我承認之前大部分的光陰,在主面前是浪費的;神的話雖然豐富,我卻是貧窮。

聚會中看到並聽到許多見證,原來世界上那麼多弟兄姊妹對主話那麼渴慕。甚至十多年前,在中國的公安就把查扣的恢復本聖經和屬靈書報詳加研究,並不住地感謝我們的主。渴慕能更多奉獻自己,多讀一點屬靈書報,享受我們的美地和屬靈產業,讓神的話充滿我。 (清大 張光佑)


                                 

我是僅知道守規矩還是真心愛慕主呢?在這次的訓練中真是蒙光照,不該只是為了遵守姊妹之家的規定而早起、晨興、禱告,不該讓它形式化。在我裡面需要這樣的渴慕:我的操練是因著愛主、希望能與祂更親近!

新的學期,我需要脫離老舊,脫離過去的光景,需要復興!願我所有生活、工作,那日都能耐火。               (清大南大校區 吳旻陵)

大學期末特會見證(一)

第一天開家聖徒的見證十分的感動我,尤其是陳進益弟兄夫婦的見證,更是在我裡面翻轉我心中「家」的價值,他們的見證何等榮耀!有家能為主、為召會使用!隨著年紀稍長,即將離開校園,在我裡面時常有對「家」的渴望。這學期有時也在這事上向主禱告。但聽了開家弟兄姊妹的見證,深深覺得我對「家」的感覺是何等的天然,何等的不成熟,何等的自私!我們學生在成長的過程中,有許多的弟兄姊妹為我們無私地傾倒,不求回報地擺上,實在來說,基督在我們身上增長就是他們的安慰。有著這樣的榜樣立在我們面前,我們豈不更是應當這樣傳承下去?儘管可能還要很久,深願我能這樣宣告:「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

此外,也特別摸著最後一天的信息,看見得勝者他們的得勝,是為著主的再臨。在我們裡面,究竟有沒有一種對主再來深深的渴望呢?我承認,許多時候我追求的,只是追求一種外面的顯揚,我就是個「投機份子」。但如同主的再來,先是隱密的一段時間,再來才是公開的來;我們的生活,也該有隱密的一面,不是為著讓人看到,不是為著蒙人的稱許,而是單單因著裡面渴慕主的顯現。求主從裡到外地翻轉我,成為一個愛慕祂顯現、切切等候祂再臨的人! (交大 鍾以理)


感謝主!這次的訓練藉著弟兄的分享,實在被主光照:

1、能在主的恢復裡是何等的有福。過去有這麼多的弟兄姊妹因著環境的不許可但是渴慕主的話,必須偷偷讀聖經甚至手抄或自己翻譯書報;反之,我們的環境自由且便利,身邊又有許多的書報垂手可得,又有弟兄姊妹們可以給幫助,我們卻對主的話沒有渴慕、沒有感覺?

2、許多時候我們的聚會、操練和追求不是因為渴慕主的話,只是因為我們在守規矩而已。

寶貝弟兄的提醒:愛主的人,會渴慕主的顯現;愛主的人,會渴慕祂如晨星出現;愛主的人對祂是渴慕的!真正渴慕主之人的生活是經歷主隱密的同在(巴路西亞),不是外面的表顯,而是對主的隱密、親密的關係。感謝主的光照,現在的生活若在那日的審判臺前,都無法耐火。實在求主賜給我們一個渴慕的靈,主動並堅定持續的追求祂的話,寶貝祂的話;渴慕與主有隱密又親密的關係,羨慕祂如晨星的出現。求主憐憫,在寒假和新的學期,我願每一天都來加深對祂的渴慕,主動並堅定持續的享受祂的話,使我所過的每一天在主眼裡都能被數算,每一天都與祂的經綸有關,每一天累積到那日都能耐火。 (中華 張子恩)

大學聖徒羅東門徒訓練蒙恩分享(四)

最後一堂聚集唱了一首詩歌:詩歌333首,說道:「你是千萬人中之第一人,求你開我眼並奪我心。」這話使我深深感動。

整場訓練弟兄多次強調「鴿子眼」,這是我沒有的。創世記四章:『亞伯是牧羊的,該隱是種地的。』當這話被解開之後,我問自己:苑萱是做最什麼的?我沒有答案,這使我在訓練中反覆思索。亞伯一心尋求神是我的榜樣,可是我不知如何。

在七月二十四日的午禱,在與主的交通中我向祂抱怨,我哭著說我不想完全把自己交出來。我無法體會到亞伯心中的虛空,他十分切慕找著神;可是我沒有這個切慕,我沒有這專一想要找神的心。

當最後聽到這首詩歌時,我似乎明白了,我有一個感覺:這應該是我每天的禱告,一直到真的被神的愛碰著了,願意愛祂,天天尋找祂。那一天我將像亞伯,天天牽著羊到伊甸園旁邊,巴望著要看到神;一早起來就看著羊哭,牽著羊笑,為了與神在一起。 (官苑萱)


感謝主,在這三天給我看見了亞伯和利百加的榜樣,他們的眼目如鴿子眼,單一的注視神,並且他們的服事是蒙神悅納的。

回顧我自己的光景,在服事上常常失去與神的交通和連結。回顧半個月前我接受負擔要邀請人來門徒訓練的時候,常覺得勞苦並向神抱怨;那時看著有二十幾位弟兄需要邀約,過程中感覺到自己並沒有神生命的增加和湧流,並且服事中遇到了一些困擾,使得我靈裡受到打岔,眼目無法專一的看主。

然而經過三天的訓練後,我發現我的光景需要被對付,我的心思不像利百加那樣的高貴,並且服事的過程中並不渴慕要主,自己還有許多的摻雜。我向主禱告:「主啊,求你開明我的眼睛,讓我眼目專一的注視你,使我不被世界的事物蒙蔽而眼瞎。在服事時候有環境,但是我需要學會順服,並且常檢視自己是否在過程中缺少了敞開的交通。主,使我不成為攔阻你建造的因素,使我能夠獻上你所喜悅的屬靈祭物。感謝你這三天再次地恢復,我由衷地感激並讚美你。」 (陽玉振)


寶貝在這次的交通中,弟兄給了我們兩幅十分生動的圖畫,能夠幫助我們在主面前成為對的人。亞伯是一個尋求神的人,在他身上有一種的活出,他要神,不然沒有滿足。他尋求神,嚮往神。尋找神成為他的生活,牧羊成為他的記號。他與地之間沒有妥協,地也不成為纏累。

但在我的生活中,常常禱告可以晚一點,讀經可以等一下,向著主總不夠專注,對神的同在不是這麼在意,好像是可有可無。

弟兄鼓勵我們要像亞伯一樣,在他身上有一種豪邁的活出,不為人左右,也不受生活的打岔,他是絕對的要神。亞伯的心要成為我們的心,他的生活也要成為我的生活,在我裡面需要對神有這種熱切的心。 (曹  琳)


 在三天的門徒訓練,弟兄讓我重新認識了亞伯這個人。其實原本我不懂他為什麼要養一群不能取來吃的羊,不懂為什麼不安居樂業好好的最後一堂聚集唱了一首詩歌:詩歌333首,說道:「你是千萬人中之第一人,求你開我眼並奪我心。」這話使我深深感動。

整場訓練弟兄多次強調「鴿子眼」,這是我沒有的。創世記四章:『亞伯是牧羊的,該隱是種地的。』當這話被解開之後,我問自己:苑萱是做最什麼的?我沒有答案,這使我在訓練中反覆思索。亞伯一心尋求神是我的榜樣,可是我不知如何。

在七月二十四日的午禱,在與主的交通中我向祂抱怨,我哭著說我不想完全把自己交出來。我無法體會到亞伯心中的虛空,他十分切慕找著神;可是我沒有這個切慕,我沒有這專一想要找神的心。

當最後聽到這首詩歌時,我似乎明白了,我有一個感覺:這應該是我每天的禱告,一直到真的被神的愛碰著了,願意愛祂,天天尋找祂。那一天我將像亞伯,天天牽著羊到伊甸園旁邊,巴望著要看到神;一早起來就看著羊哭,牽著羊笑,為了與神在一起。  (官苑萱)


 感謝主,在這三天給我看見了亞伯和利百加的榜樣,他們的眼目如鴿子眼,單一的注視神,並且他們的服事是蒙神悅納的。

回顧我自己的光景,在服事上常常失去與神的交通和連結。回顧半個月前我接受負擔要邀請人來門徒訓練的時候,常覺得勞苦並向神抱怨;那時看著有二十幾位弟兄需要邀約,過程中感覺到自己並沒有神生命的增加和湧流,並且服事中遇到了一些困擾,使得我靈裡受到打岔,眼目無法專一的看主。

然而經過三天的訓練後,我發現我的光景需要被對付,我的心思不像利百加那樣的高貴,並且服事的過程中並不渴慕要主,自己還有許多的摻雜。我向主禱告:「主啊,求你開明我的眼睛,讓我眼目專一的注視你,使我不被世界的事物蒙蔽而眼瞎。在服事時候有環境,但是我需要學會順服,並且常檢視自己是否在過程中缺少了敞開的交通。主,使我不成為攔阻你建造的因素,使我能夠獻上你所喜悅的屬靈祭物。感謝你這三天再次地恢復,我由衷地感激並讚美你。」(陽玉振)


 寶貝在這次的交通中,弟兄給了我們兩幅十分生動的圖畫,能夠幫助我們在主面前成為對的人。亞伯是一個尋求神的人,在他身上有一種的活出,他要神,不然沒有滿足。他尋求神,嚮往神。尋找神成為他的生活,牧羊成為他的記號。他與地之間沒有妥協,地也不成為纏累。

但在我的生活中,常常禱告可以晚一點,讀經可以等一下,向著主總不夠專注,對神的同在不是這麼在意,好像是可有可無。

弟兄鼓勵我們要像亞伯一樣,在他身上有一種豪邁的活出,不為人左右,也不受生活的打岔,他是絕對的要神。亞伯的心要成為我們的心,他的生活也要成為我的生活,在我裡面需要對神有這種熱切的心。 (曹  琳)


在三天的門徒訓練,弟兄讓我重新認識了亞伯這個人。其實原本我不懂他為什麼要養一群不能取來吃的羊,不懂為什麼不安居樂業好好的耕地生活,而要漂泊逐水草而生活,不懂他為何虛空,其實也不懂他為什麼就這樣被打死了。聖經上對他的記載是這麼的少,好像是個不怎麼重要的人。但透過弟兄的帶領,我才看見了,這裡有個活得如此豪邁的人。亞伯是那樣的渴望遇見神,找到神,他不管自己是否得溫飽,不管自己的疲累,他看著羊也許是流淚的、嘆息的,昨天沒找到神,一早起來,他要再去尋找神。他一個人在草場上,遠邊也許可以看到伊甸園,他虛空,他找不到神,得不著神,地上的事物他覺得虛空,沒有神,他感到更虛空。但他有一種格,沒有追求到決不罷手,就算死亡在面前,他也不放棄後退,化成了血,仍舊要與神交通。他是這樣活出他豪邁的一生,讓我非常羨慕、嚮往,看見自己真不是那樣的尋找神、渴想神。求神在我裡面興起一種渴慕,像亞伯一樣,帶著群羊,在草場上尋找他。  (陳彥儒)


非常感謝弟兄的交通,讓我更多的認識如何成為適合主工作的祭司。在創世記四章2節這裡說到亞伯的故事,以前我讀的時候,完全是跳過這段,以為只是告訴我們他們在地上的職業而已,但沒想到這麼簡單的經節竟會帶著如此深刻的負擔。很感動弟兄交通到這兩種生活:牧羊的,耕地的。弟兄說,亞伯的生活是虛空的,他所做和所事奉的乃是尋求神的心意。他在地上,牧養許多的羊,最終這羊也是獻給神。但該隱的生活是耕地的,他是為了得到這個地,他不斷的設立他的目標。這話提醒我,我不該是耕地的,不是為了達成目標做任何一件事。主對我說,「你常常覺得你在做的事是為著主,其實是為了這許多目標才做的。」

弟兄在信息裡說,這是召會,我們不能隨便的服事,要有追求主的心。我覺得這話也非常的寶貝,若我記得在每件事中,我是牧羊的,我就是單純的對準祂。我願意,我也敞開的再奉獻自己,使我天天、時刻與主是親密的,不斷的享受祂,求主不斷的與我有交通,使我更認識我是牧羊的,不是耕地的!   (嚴世銘)


耕地生活,而要漂泊逐水草而生活,不懂他為何虛空,其實也不懂他為什麼就這樣被打死了。聖經上對他的記載是這麼的少,好像是個不怎麼重要的人。但透過弟兄的帶領,我才看見了,這裡有個活得如此豪邁的人。亞伯是那樣的渴望遇見神,找到神,他不管自己是否得溫飽,不管自己的疲累,他看著羊也許是流淚的、嘆息的,昨天沒找到神,一早起來,他要再去尋找神。他一個人在草場上,遠邊也許可以看到伊甸園,他虛空,他找不到神,得不著神,地上的事物他覺得虛空,沒有神,他感到更虛空。但他有一種格,沒有追求到決不罷手,就算死亡在面前,他也不放棄後退,化成了血,仍舊要與神交通。他是這樣活出他豪邁的一生,讓我非常羨慕、嚮往,看見自己真不是那樣的尋找神、渴想神。求神在我裡面興起一種渴慕,像亞伯一樣,帶著群羊,在草場上尋找他。     (陳彥儒)


非常感謝弟兄的交通,讓我更多的認識如何成為適合主工作的祭司。在創世記四章2節這裡說到亞伯的故事,以前我讀的時候,完全是跳過這段,以為只是告訴我們他們在地上的職業而已,但沒想到這麼簡單的經節竟會帶著如此深刻的負擔。很感動弟兄交通到這兩種生活:牧羊的,耕地的。弟兄說,亞伯的生活是虛空的,他所做和所事奉的乃是尋求神的心意。他在地上,牧養許多的羊,最終這羊也是獻給神。但該隱的生活是耕地的,他是為了得到這個地,他不斷的設立他的目標。這話提醒我,我不該是耕地的,不是為了達成目標做任何一件事。主對我說,「你常常覺得你在做的事是為著主,其實是為了這許多目標才做的。」

弟兄在信息裡說,這是召會,我們不能隨便的服事,要有追求主的心。我覺得這話也非常的寶貝,若我記得在每件事中,我是牧羊的,我就是單純的對準祂。我願意,我也敞開的再奉獻自己,使我天天、時刻與主是親密的,不斷的享受祂,求主不斷的與我有交通,使我更認識我是牧羊的,不是耕地的!               (嚴世銘)

 

 

大學聖徒羅東門徒訓練蒙恩分享(三)

這次訓練,主藉著簡弟兄將亞伯和利百加的圖畫深深刻畫在我們心裡。『亞伯是牧羊的,該隱是耕地的。』亞伯有這樣的格,他是這樣的人。亞伯牧羊乃是專一為著獻祭給神,尋求與神的交通。在聖經中他的記載很少,他沒有說什麼話,他乃是用自己的血向神說話,用血作見證,見證他所活的。他摸著神的心,就永不能彎曲!

即使亞伯天天看著哥哥種地,好像得著這地上的一切。而亞伯可能每天早晨起來,都是含著淚在牧羊,因為他還找不著神,還是虛空。這樣的虛空成了愛主之人的動力,亞伯渴慕恢復與神的交通,他深知唯有神能滿足他。甚至為了活在與神的交通中而殉道,即使死了,仍藉著血向神說話(創四10)。

亞伯自始至終仍是無法尋見神,面對面與神交通。而我們是何等有福,藉著耶穌幔子已裂,如今我乃是活在這實際裡,但我卻不是這麼看重。求主使我向祂能有個禱告:「主,我需要祢,恢復我的心,使我的心歸回,專一尋求祢的面。」願我們都能成為今日的亞伯。 (劉珈吟)


這次訓練的交通,使我對屬靈層面有更深一層的認識,『亞伯是牧羊的,該隱是種地的』,平常讀到這處經節時,可能只能理解亞伯因著了解神的心意,有蒙神悅納的事奉而已,弟兄帶著我們把每處經節都讀得很細緻,看見亞伯不僅摸著神的心意,他的生活更是完全是為著神的,他不為自己尋求什麼,乃是眼目專一的對準神,渴慕更多得著祂。弟兄在分享神蹟啟示的見證時,我不只摸著神蹟的偉大,更是摸著弟兄裏面的基督,我還年幼的時候,前面的弟兄姊妹就像利百加一樣,殷勤的服事我、供應我,像弟兄在同伴受傷時,不管是大太陽還是下雨天都殷勤服事他,受傷的弟兄能夠恢復,也是因為他能憑信往前,與神配合,使神能夠成就祂的旨意。看見這些榜樣時常激勵我向前。第一天唱到補充本詩歌839首的“雲彩”,說到:「我的人生變得充實,當我迎向雲彩」,這雲彩就是身旁的弟兄姊妹們,感謝主如今為我們開闢一條又新又活的路,身旁還有弟兄姊妹隨同,使我們能在召會中彼此配搭建造,成為神活的見證。(施姿伃)


我摸著操練靈是一個細緻的過程,每一句禱告、每一個阿們、每一首詩歌都要將靈注入,與主調和,這就是在建造基督的身體。

藉著簡弟兄叫我們看見,亞伯只聽過父母講伊甸園的美好,但他能夠一個人一直憑信尋求神。亞伯擁有大片的土地,他完全可以做很多事情,也可如該隱一樣種地,但他都沒有揀選。亞伯選擇了牧羊,他是牧羊的!他每天所做就是餵羊、讓羊長大,而牧羊完全是為著神。多麼單純的一生。

我很摸著亞伯一天沒有遇見神,他一天就是虛空。因為亞伯認識到他是一個失落的人,唯有神能滿足他。今天我們有沒有認識到我們是失去了神,有沒有像亞伯一樣渴望將祂尋回。如今,神已經藉著祂的愛子給我們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我們實在是有盼望的,我們可以親耳聽祂,親眼見祂,我們的手也摸過祂。叫我們有亞伯的心,卻像老約翰一樣摸著實際。 (鄒瀛穎)


我很摸著利百加把水給僕人和駱駝喝直到駱駝喝足的這一幅圖畫,她是那麼的殷勤尊貴且簡單的人,當老僕人在尋找以撒的妻子時,為什麼能第一眼就看見利百加,那是因為利百加從裡到外都是彰顯神與神聯結的。

相反地當我們在家裡時是否也能有這樣的顯出,我們也許參加完一場特會或訓練當下很被主感動和激勵,但回家後呢?我們靈裡的感動是否還能持續?還是又回到之前一樣過一種兩套的生活。利百加之所以尊貴是因為她在凡事上都不隨便也不鬆懈,她有一雙鴿子眼,專一對準注視神,因為唯有神才能做我們的滿足。

記得有一次一位弟兄說:「若沒有外面養成的性格,就托不住裡面的生命」所以要在主面前受託付,我們就必需學習向利百加一樣說「我去!」,並操練做一位殷勤、不懶惰的人,願主更多加進來,製作、甄陶我們成為今時代的利百加。 (張維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