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信靠主,祂必作成這事

這次印度開展,因著環境的不同,使我對神有不同的經歷與看見。在開展的前幾天,人們對我們都很敞開,願意停下來聽福音,甚至邀約我們到他們家裡去。這使我前幾天還滿有信心的。但是到了第三天我才發現,邀他們一同呼求主名很容易,但要過受浸的關就很難了。他們願意相信主耶穌,然而卻覺得耶穌只是眾神中的一位而已,並不需要特別經過受浸這樣的舉動,也因此在開展的第一週我們這組並沒有帶人受浸。

在週五晚上,弟兄們跟我們交通週末十分地重要,因為已有很多福音朋友答應前來。這樣的交通深深地摸著我,在那裡我看見了開展的難處,在這樣的難處中我很想盡上自己的一份,因為我並不希望自己只是來兩個禮拜沾一下邊而已,而是奉獻我的全人,把自己的那一份擺上。

十分奇妙地,週六確實有很多人來,但都沒有人受浸。這使我很沮喪,心想要人受浸真是困難,他們的宗教背景很強,我們根本無法說服他們。然而,第二天的主日,弟兄們向我們說透亮的話:「主早已預備好了,在他沒有難成的事。真正攔阻祂的,其實是我們這個人。若我們向主夠絕對,信靠祂並對祂有信心,就沒有甚麼可以攔阻神在地上的經綸。」經過弟兄們的交通,我心裡面很過不去,便向主有一個禱告:「主,我過不去,你是那麼的偉大,你才是那唯一的真神!但這些人卻只把你當作他們的其中一位神而已。我願意為這些人的得救迫切,從現在開始如果沒有人受浸,我就只飲水而不進食。」

主日的晚上,我們邀的三位福音朋友十分敞開,甚至都換了浸衣,卻在最後關頭突然說有事無法受浸。過後,每到吃飯的時刻我都很掙扎,還會想如果不吃正餐就吃點小點心也不為過。然而,當我有這樣的想法時,我就想起我向主的禱告。縱使很餓、很想吃飯,我仍仰望主,信主會記念我的迫切,不會讓我有任何的損傷。我向主有更多的個人禱告,因為我深覺在我裡面仍有許多的問題,而我並不想讓自己成為主的攔阻。

讚美主,週一晚上主終於將兩位果子加給我們。過去已和這兩位大專生陪談了兩次,前兩次她們都沒有受浸。比起獲得一個新的生命,她們似乎更想跟我們成為朋友。在後續的簡訊中,她們想帶我們去吃印度食物,我們很掙扎,不知該如何回覆,因為我們時間不多了,還有許多的家等著我們回訪。主真是說話的主,在早晨的開展訓練中,剛好交通到要燒毀一切與世界聯繫的橋樑,這些橋樑不只是外面屬地的享樂或喜好,更深的說到人與人之間不屬於主的關係。因此,經過組內的交通,我們透過簡訊告訴她們我們來印度的目的,不是來與人交朋友,而是將我們所享受的生命分賜到她們裡面,希望下次見面的時候就是她們受浸的日子。傳了這樣的簡訊,我們都覺得她們大概不會再和我們連絡了,沒想到過了一天她們竟然說週二要來!後來又經過種種過程,主讓她們改成週一晚上來受浸。回想整個過程我很感謝主,祂真是記念我,就在我週一晚上快餓到受不了時,她們受浸了!

在印度,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那麼重的負擔,那麼地過不去。我也同時經歷到神自有祂的安排與計畫,而我們所需要的就是向祂認真並絕對地顧到祂的需要。坦白說,在印度的每一天沒有一件事是在我們計畫內的,總是在最後一刻又有變動。許多我們認為會受浸的人卻沒有受浸,反之,神將我們心未曾想到的人加給我們。在這樣的環境下使我們學習不自己定意,而是尋求神所定意的,並且憑信往前!只要我們向祂是對的、是認真的,就沒有甚麼可以攔阻主的了,宗教不行、一切的知識道理都不行,因為祂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竹苗大專門徒訓練報導

一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七日於屏東縣內埔鄉召會會所,舉辦了竹苗大專門徒訓練。此次門徒訓練的報名十分踴躍,除了同時段在印度開展的弟兄姊妹無法與會外,留在台灣的大專聖徒有四十位報名參加,每日平均人數約三十三位。不論是去年參加過的,或是第一次參加的弟兄姊妹,都有許多新鮮的摸著和經歷,特別是覺得與主的關係更親近了。

這七天裏,時間表安排得很彈性,只有基本的規劃:每天上午是勞動時間-有時候在社區清掃環境,有時候在聖徒的田地裡幫忙整地。下午至四點以前都是自由時間-或讀經、或讀書報、或禱告交通、或休息、或散步。四點開始第一堂聚集;七點開始第二堂聚集。其中有兩天的下午,在三地門鄉原住民部落叩門傳福音。除了進入信息外,藉著身體勞動,以及運用彈性時間的操練,使弟兄姊妹不只在裝備上受成全,更在生活上有學習。

本次訓練進入的信息為《主恢復中成熟的帶領》(上)(下),為《倪柝聲文集》61.62的發表。信息起頭是以問答的方式展開,尤其-關於感覺-這篇交通了蠻長一段時間。在其中非常得著供應,雖是倪弟兄與當時同工弟兄姊妹的交通,但在服事上,我們都必須學習棄絕過度的感覺,因這感覺是虛假的,使我們很難有正確的判斷。倪弟兄說:要有正確的判斷在於『以基督的心思為心思』,也需要時常活在基督的光照底下,來照亮我們裏面真實的情形,一旦感覺沉下來,事實就有地位!不聽外面的感覺,只要簡單的活在聖靈裏和事實裏。

此次訓練進入信息的方式很特別,打破以往參加訓練,期待從站講台的弟兄們得到供應的習慣。這次每堂聚集,沒有弟兄講信息,而是由服事者先帶弟兄姊妹讀過書報中幾個段落,並由弟兄姊妹彼此問、互相答,自由分享和堆加;聚集的地點也很彈性,在會所、在戶外、在山頂上,使弟兄姊妹的靈更自由,不容易受拘束。

訓練的末了,交通到-屬靈的知覺-說到一個人認不認識聖靈的權柄,就看他屬靈的知覺如何,如果缺乏屬靈的知覺,就摸不著聖靈的權柄。林後三章六節:『因為那字句殺死人,那靈卻叫人活。』一切沒有靈的都是儀文,乃是有屬靈的實際才是屬靈的,要能在這屬靈的實際裏,就我們自己須先學習摸著屬靈的知覺。

關於屬靈知覺的操練有三項:(一)必須是重生的人;(二)有徹底的奉獻;(三)要習練心竅。藉著操練屬靈的知覺,就能夠認識什麼是聖靈的催促,什麼是聖靈的引導。

訓練期間弟兄姊妹分別被接待在會所,以及三位弟兄姊妹的家。當地穩定聚會的聖徒不多,只有三、四個家,卻人人都很殷勤且周到的服事。為了打開家,雖然家裡沒有空間,就在家門口搭帳篷接待弟兄姊妹;有師母每天一大早開始做早餐;有弟兄特別調班,餐餐騎至少半小時的車程到會所服事飯食,還深怕自己哪裡服事得有缺欠會虧欠弟兄姊妹,實在讓大專弟兄姊妹看見服事人的榜樣。        

 


 

大專門徒訓練蒙恩見證

在這次的信息中說到:“一個得救的人就該是一個事奉的人。並且我們能事奉神,不是我們優待神,而是神優待了我們。”藉著這次的門徒訓練暴露出我的所是。從我對於自由時間鬆散的運用可看出,我平常的操練與追求大多是他人的定規,而不是因著正確的認識而有的。

不僅如此,在訓練中的服事人位並沒有服事者的事先定規,而需要學生主動拿起來。聚會也沒有一定的形式,若是大家都不開口,一心只想聽道的話,場面就會一片寂靜。在這兩項的操練,讓我天然的人也破碎很多。

我很摸著信息中講到「屬靈的空氣」,弟兄把它應用在校園上。到底我們是被校園的風氣影響,還是和弟兄姊妹一同帶出一種屬靈的空氣。並且弟兄也說到「家風」,「家風」在英文中是用「遺產」這個詞,因此也問我們在學生中心到底羨慕什麼榜樣,有什麼能傳承下去的呢?

但是,另一面信息中也提到:“你若看見一個地方有需要,不理自己軟弱的感覺,那就叫聖靈有路在屬靈的空氣中出來。…但是我再說,這一切都不是表演。”我雖不太清楚什麼是我們的家風,但藉著信息,盼望主再更新我的異象,傳輸祂的所是,使我們的服事不是表演,也不理自己無定的感覺,一看見需要,不論大或小,都願意擺上,叫聖靈有路。          (交大 陳睿凱)

︽︽︽︽︽︽︽︽︽︽︽︽︽︽︽︽︽︽︽︽

感謝主,這次門徒訓練我們進入倪柝聲文集-《主恢復中成熟的帶領》。隨著日子逝去,讀這樣的信息,裏面感覺越重,因為知道自己還有許多保留。在信息裏,同工弟兄姊妹問問題,倪弟兄回答。起頭講到關於感覺的問題。覺得自己真是滿了感覺的人。一位弟兄問到關於軟弱的感覺。但倪弟兄卻說我們的感覺雖然有,但還是不夠多。常常我們感覺軟弱,但是事情仍然抓在自己手裏。我們的軟弱應該到一個地步,不攔阻我們。另一面我們需要棄絕自己的感覺,因為我們的感覺是有限的,我們的感覺需要有空間能夠感覺主給我們的感覺。

這些話都是對有心事奉神的人說的。已過一個學期在姊妹之家的生活,在心情、感覺上仍是有起伏,有時常會被行動、服事、姊妹們的情形蒙蔽。但我們是與永遠的神來往,我們不該理會暫時的感覺。在早晨個人的晨興裏,主很光照我,我很需要有定時禱告的生活。因為屬靈的事,有的時候不是我們努力的多少,而是主的憐憫和光照,看見了就是看見了。不單是為個人的屬靈,更是幫助我們成為一個正確事奉的人,為著我們身旁的弟兄姊妹。

另一面,很寶愛內埔的弟兄姊妹,他們真是我們的榜樣。那裏聚會的人數約有二十位,即使前一天才知道我們要來,他們卻非常殷勤勞苦,忠信地服事我們。在大召會裏我們都容易剛強,因為供應多、帶領強。盼望自己不是走便宜的路,求主在這些日子裏,預備我們,不在於得著多少,而是我們損失多少,使我們無論在那裡都能成為在那裏剛強明亮的見證。首先就是在我們的校園裏!能在這些弟兄姊妹中間,使我們都有翻轉,並翻轉校園的光景。        (交大 陳盈)

︽︽︽︽︽︽︽︽︽︽︽︽︽︽︽︽︽︽︽︽

這次門徒訓練來到屏東內埔,當地聖徒人數雖然不多,但在生活中我們經歷到他們的慷慨與愛裡的擺上的榜樣。他們原初以為我們只去一天相調,後來才知是一週訓練,他們仍舊繼續配搭服事。有四位聖徒接待我們,其中有一位師母家中沒有客房,但擺出帳篷接待,怕我們冷,就把家中所有被子都放入帳篷;主日聚會飯食也非常豐盛。內埔召會聖徒深怕在接待上有虧欠,一直關心我們,怕我們吃不好、睡不好。然而,事實上乃是因著他們的扶持,訓練才能順利。

在相調中很經歷在身體中聖徒們各個作肢體,彼此配搭的實際。我們凌晨四點去爬山,山路很陡峭,需要繩索幫助。但是天還沒亮,看不見路,只能憑信往前,走不下去了還不能回頭,只能一直往前。我們就彼此幫助,提醒有突出的樹根或是坑洞,走了兩三個鐘頭,上到山頂時,更覺弟兄姊妹的寶貴,若不是身體就沒有我,活在身體裡是有福的。倪柝聲文集也提到一千兩都要擺上事奉,身體的見證就是人人都願意事奉,人人關心主的權益,事奉上要拼上去,即使身體不行,仍要事奉。看見自己在屬靈操練上太保留自己,翻轉我該拼上去,多信靠主。不是我能,乃是主能;不是我能信,乃是主信。我要將下學期具體的實行奉獻給主,為叫我們所看見的都成為實際。                   (交大 顏重恩) 

以色列之行分享(三)

每當同學知道我此次的以色列行,都說:「要去朝聖喔?」這乃是「舊地重遊」-由白紙黑字躍然成立體影像,能成為領受主話的幫助。

山不在高,水不在深,「有基督」則靈。以色列可謂世界中心,歐亞非交界處,古蹟故事之多,唾手可得。需要心思的領會,更需要禱告,求主將我保守在靈裏,這些不能只是知識,而該是生命的事。

十四天的旅行,說是創世記的行程,卻扎扎實實是整本聖經的濃縮行程:導遊滔滔不絕,引述新舊約經節,融合史地,加入近年時事,非常豐富。而最後四天行程,琳琳姊妹的導遊更精彩-引入生命讀經-除了知識的供應,以台灣人的角度看以色列的風土民情,目前情勢,有生命湧流,領受當地召會的負擔。

今年有道奉獻的流,在以色列也是一樣。在示劍,神向亞伯拉罕顯現的地方,弟兄姊妹們一同唱詩,並且有奉獻的禱告。有樹的遮蔭真舒暢,原來亞伯拉罕種了一棵垂絲柳樹(tamarisk tree)表徵安歇,是這麼美好啊!想了這麼多,其實當時仍不知道該奉獻什麼。「主啊!我也要這樣奉獻的禱告。」接下來的每一天,都和主禱告,求主摸我的心,賜給我祂所喜悅的禱告。而主實在憐憫我,讓我每天都有所摸著,無論是大事小事,祂的聲音在心裏越來越清晰。

由首都特拉維夫,向東行至耶路撒冷,在彈藥山(Ammunition Hill)欣羨以色列的團結和愛國情操。詩篇一百三十三章:『看哪,弟兄們和睦同居,何等的善,何等的美。』錫安復活運動的吉布茲農場,復國的以色列人們住在一起,工作在一起,從小到大培養出革命情感,甚至願意為弟兄們犧牲生命。一位拉比說,他覺得最親近神的時候,就是弟兄們彼此相愛、互相合作的時候。原本因為羨慕以色列團結一致而有些下沈的我,得到安慰:我們在召會中不就是這樣-有基督做中心與普及,在主裏我們能合一。真是太好了!

耶路撒冷往南行,來到浪漫水井故事別示巴,彷彿看見利百加美麗的身影,為風塵僕僕的老僕人和駱駝打水。至Negiv沙漠學習太陽能和水資源科學。以賽亞書十二章三節:『從救恩的泉源歡然取水。』,看到水,那激動的感覺,為了水,絞盡腦汁的渴望,是擁有豐沛雨水的季風型氣候難以體會的。這是個提醒:救恩臨到我們,主的話已經向我們解開,而我的態度是否就像在台灣喝水一樣不知珍惜?

繼續往南方走,騎腳踏車到以埃邊境,想到世界局勢,感覺主的快來。黃土漫起,緊接著往東北方,到地平面下五百公尺漂浮於死海,認識抄寫死海古卷、清新愛主的愛塞尼人、Masada士可殺不可辱,堅貞愛神的靈;泛舟於約但河上游,見識弟兄姊妹們如戰士般的勇猛強悍。

回到耶路撒冷,哀悼屠殺紀念館,心心念念以賽亞書沉重的靈;上到熱烈派的山(Arbel Clif),加利利海繞兩圈,四福音書的實景,主耶穌降卑為人,溫柔的同在,領受傳揚國度福音的負擔。

米吉頓(Megiddo)平原震撼許多弟兄姊妹。在歷代誌上七章二十九節、列王記上九章十五節都有提到許多戰禍。那一帶土壤肥沃,不用太多肥料,作物也能收穫,是交通要道,各方覬覦。雖然仇敵眾多,卻因為物產肥沃,而使人心不再對著神,為自己鑿出不能存水的池子。在那裏我們唸了啓示錄十六章十六節:『那三個鬼的靈便叫眾王聚攏在一個地方,希伯來的話叫做哈米吉頓。』預言主回來前的第六碗。

震懾之際,主這幾天對我說的話,成為一個禱告。羅馬書十一章三十六節:『因為萬有都是本於祂、藉著祂、並歸於祂。』這十幾天旅程所看到的,無論是自然科學、人文社會,一切的一切不都是基督嗎?主啊,祢是真神,是活神,我還為自己保留什麼呢?感謝主,將我帶到祂的美地,開我眼睛,還有徹底的奉獻,並且將同伴標明出來。

有個姊妹問,看了這麼多,回來以後要怎麼裝備自己?乃是回到原本的召會生活,規律喫喝,繼續享受主,走奉獻的路。        

 

以色列之行分享(二)

很感謝主的帶領,使我能有份這次的ISST以色列之行。這一次的出去,使我有很深的摸著。

在ISST前十天行程中我們跟隨著列祖的腳蹤,大多在耶路撒冷以南的曠野中行走,行走在那炙熱又滿是風沙的荒漠,若不是因著主的話及真理的開啟,我一定會對於〝美地〞打上一個大問號。藉著每一天下午回到旅館的study,主的話語與早上所見相互堆加呼應,使神的話在我眼前被打開,並且完全立體起來!再加上生命讀經的進入,使我能不僅停留在外面眼目所見,更是認識那完全並解開的真理,我也因此而更加寶貝自己是生長在主的恢復中,能夠不停留在外面物質的範疇,能夠看見屬靈的實際。

整個ISST的行程中,從導覽、信息…到追求,我們是全程以英語進入,與來自美國以及各地的聖徒有相調與交通,並一同在小組中追求。神奇的是,我竟然好似沒有語言的障礙一般,享受主話語的豐富及供應。在整個過程中,我真實的感受到神在這個世代的心意,我們都是主身上的肢體,人數雖多我們仍然是一。在過去,我總是希望作被主使用的〝那個人〞,然而,藉著這次主光照我,祂並不需要一個屬靈的偉人,祂要的乃是一個團體的人。伯特利是神心所渴望的地方,因為那是神的家、神的居所,盼望主心頭的渴望也成為我的渴望。

行程安排中我們去CFI(Christian Friends of Israel)以及Nitzana(青年活動中心),深深的了解到猶太民族心中的痛苦,以及當代以色列青年,因著無時不活在戰爭的陰影下的徬徨與對人生的茫然。這使一首詩歌的旋律一直迴盪在我腦海裏,裏面說到:「你們要為耶路撒冷求平安,你們要為耶路撒冷求平安…」雖然那並非指現在物質的耶路撒冷城,但在離開以色列的前一晚,與姊妹們的唱詩交通中,深深感到我們既然蒙主憐憫,被主帶到以色列,親自看見了神地上選民的生活及現況,我們更應該對此有感覺,為著以色列有禱告。神帶領我到遙遠的以色列,並不是突然。祂的再來,福音要先傳回耶路撒冷;而福音現在也慢慢的傳回耶路撒冷了。主來的日子近了!我們不僅要為此儆醒,也應該對此有更深的負擔與祈求。

ISST的行程不僅有屬靈的一面,更有許多不同以往的經驗。我們深入以埃邊界的沙漠,在沙漠中遊戲、騎自行車還有駱駝,參觀沙漠中的能源設備;我們到死海漂浮、玩爛泥;在碧綠的約旦河中泛舟。一切的經歷都是不可多得的特殊回憶,也使我們有更多的相調並享受。

結束ISST的行程,台灣的弟兄姊妹們跟隨張玲玲姊妹的引導,行走在加利利的海邊,參觀了許多耶穌(羅馬帝國)時代的考古現場。了解四福音中主耶穌是在什麼樣的光景中降卑,來到世人中間,並有了聖經中的教導。一路行走的當下,我彷彿看見主是如何的卑微俯就人,安慰猶太民族那顆亡國多年且千瘡百孔的心。

離開南方的曠野,一路向北,隨著路途中景色的轉變,才真正看出主所應許的美地,果真流奶與蜜。隨著雨量漸豐,以色列中部適合青草生長,為流奶之地;而北方有約旦河的源頭,又有加利利湖的豐沛水資源,真可說是草木扶疏,生長茂盛,是個富庶的大糧倉。然而令人悲痛的是,北以色列當時並沒有因著神豐富的賜予而敬畏神,反倒為自己建造金牛犢,並祭拜偶像,這定是傷透了神的心。我們參觀了許多的考古現場,看到被挖掘出的神廟遺跡,真是令人大吃一驚,完全可以想像當時的假神敬拜風氣是多麼的猖獗。這不禁使我想到我們現今的世代,也是充斥著許多偶像並與神為仇的思想,我實在應該更多的儆醒,活在主的面前,並引以為戒,不要跟隨這世代的潮流,反要做神在地上的彰顯。

觀看死海古卷,了解其整個發現過程,以及參觀大屠殺紀念館之後,我內裏有一種深沉地感覺,就是神行動的大輪正在一直不斷的往前行。在神主宰的安排之下,死海古卷在合適的時間被發現;仇敵的手,也是在神主宰的安排之下希特勒在二戰時屠殺了六百萬的猶太人,迫使猶太人回歸建國。神行動的大輪是一直前進不稍停的,世局的變遷皆向著主的再來預備著,我們是不是樂意獻上自己?在神的經綸中一同有分?跟隨神在地上的行動與祂配合呢?

以色列實際上是個宗教氣氛非常濃厚的地方,每到星期五晚上,我們就會實際的看到猶太人守著安息日,一直到星期六的晚上。在北方加利利地區,看見了許多四福音中與耶穌有關的地點,都建造了大大的天主教堂或東正教堂。在耶路撒冷城內更是不得了,裏面不僅住著阿拉伯人、猶太人,更有天主教徒、東正教徒以及基督徒,沿著苦路(耶穌背十字架所經之路),完全感受不到神因著愛我們,而親自為我們的罪忍受刑罰的苦痛,因著滿路都是叫賣的小販,以及一座座的教堂,所有的教堂都擺著一尊尊的像(耶穌像、瑪麗亞像…),點著蠟燭,燒著香,那陰暗詭譎的氛圍不禁使我毛骨悚然,彷彿置身台灣傳統廟宇之內,看著教堂內的神職人員,行著千篇一律的敬拜方式(維持了幾千年的傳統),他們以為自己是在敬拜神,卻早已從神的心意中岔了出去,並沒有摸著屬靈的實際。而阿拉伯人更是一天五次,當時間一到,就開始向麥加朝拜,此時,就算出了耶路撒冷舊城,依然能夠聽到他們敬拜所播送的經文及樂音。而哭牆下,以及猶太人估計最靠近聖殿至聖所之處,更是擠滿了禱告的猶太人,他們實在是渴望更多親近神、摸到神。宗教氣氛之強烈,是我在台灣所未曾感受過的。

這次的以色列之行另一個使我十分寶貝的點,就是「我有靈!」看著城中各色人種民族,無一不是向著神過著一種敬虔的生活,守著律例典章制度,我就深深的感謝主,因為我知道「我有靈!」我並不需要千里迢迢的到遠方朝聖,也不需要藉由甚麼儀文來敬拜主,如今主就是那靈,是那經過過程,成了賜生命之靈,進到我的靈裏的那一位,只要我願意,簡單的回到靈中呼求祂,我就能得著祂,且是豐豐滿滿的有恩典有實際!

  為期十四天的以色列之行雖然已經結束,但我相信這些天所摸著、所經歷的,必要在我身上留下一生的印記,也求主叫我藉著更多的禱告,將這些得著實化在生活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