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職尋根之旅見證(二)

這趟尋根之旅最叫我覺得寶貴的,是從弟兄們的交通中所認識的倪弟兄。

頭一站,我們到了杭州西湖。1935年,在這裡,倪弟兄曾因婚姻造成的風波,不願繼續盡職。李弟兄和幾位同工為了恢復倪弟兄,便請他查讀雅歌,後來收錄為《歌中之歌》,裡面有一段說:「她在自己幾乎絕望的時候,她竟然盡力幫助別人。雖然她自己好像已經失去了交通,但是她卻盼望別人能知道祂的寶貝而與祂有交通。她所述說的,雖然是她已往的啟示,但是信徒彼此談論到主的時候,主豈非就在旁邊靜聽嗎?…。她雖然飢餓,但是別人比她更飢餓。當她叫別人得飽足的時候,不知不覺的她自己也得了飽足。在這裡,你又看見她是如何脫離了自己。」

倪弟兄當年說這話的時候,他的光景豈不就像那尋覓良人的佳偶嗎?這交通首先救了他自己,爾後才能救多人。這話也在我準備研究所考試時,向當時下沉的我發出亮光,使我得了醫治。

1948年,在第一期鼓嶺訓練的末了,弟兄姊妹都交出來、都接受帶領,那時的光景是何等的高。當倪弟兄交通到福音化中國時,好像是件指日可待的事。但,主卻翻轉了局面:共軍下江,召會遭難,倪弟兄也入了監,直至死日未得釋放。主進來表白,祂的恢復永遠不是那棵大樹,而是供應生命的芥菜種;主也沒有設立倪弟兄作登高一呼、萬人受浸的大佈道家。感謝主,祂在中國起頭的恢復,並不像人想往的那樣一路順遂。若是這樣,當我們經歷不遂時,便要懷疑“這路豈非走錯了麼?否則哪有許多苦?”在弟兄身上,我們好像看見了獄中的約瑟、曠野的摩西、流亡的大衛。在他們能為主作什麼之前,先讓主深刻的製作。這些苦難並非莫名無由,因為“我們能供應別人的生命有多少,實際有多少,基督的豐富有多少,完全在於兩個元素:我們領受了多少啟示,以及我們為所得的啟示經過了多少苦難。啟示加上苦難,才使我們有職事。”

感謝主,重溫倪弟兄的經歷,對於剛在職不久的我,在許多為難之時,或許多模糊之處,實是莫大的鼓勵。“既是這樣,求我主,使我忠誠走窄路,除去雄心和大志,只願順服並受苦;更大能力我不取,更深的死我所需;但願加略的意義,完全成功在我軀。”   (吳俊樺)


這次「尋根之旅」是尋主恢復歷史的根,並懷念倪柝聲弟兄所走過的腳蹤。旅程雖然安排得緊湊,但卻和弟兄姊妹聯得更緊。不僅彼此多有交通,大家的見證也互相激勵,好像到了外地才更多經歷「身體」的感覺。

首站我們到了杭州。和當地聖徒有許多相調,很受他們熱情款待感動,在受限的環境仍然為主擺上。第二天在「西湖」,大家坐著船一邊享受美景,一邊聽弟兄講述倪弟兄於1935年5月,在這裏帶領一些同工查讀雅歌的過程。(之後也在這裡參加主日聚會,還有各專項的交通,使兩地召會彼此有學習。)

第二站到了蘇州,在香山墓園,弟兄帶我們回顧倪弟兄的一生。聽見他的得救和事奉是同時的,並一生走主的道路,直到最後與主耶穌一樣,死無葬身之處。但卻像一粒麥子落在地裏死了,結出許多子粒,主的恢復因此在全地開展。弟兄說得很激動,大家聽著都沈默了。

第三站到了福州,20世紀主恢復是從這裡開始。在倪弟兄的故居,想像1920年4月29日晚上,他在這個樓房為著信主而掙扎,真是特別有感覺。之後前往鼓嶺,看看倪弟兄在這裡開辦的訓練中心。弟兄告訴我們,因著當時倪弟兄在這邊的所作所為,如今大部分居民都是信主的。(返台前,我們也順道與漳州、廈門的聖徒有短暫相調,體驗道地閩南文化。)

這次尋根之旅,我很摸著「奉獻」。看見倪弟兄是一個為神絕對奉獻的人:為了事奉主放棄到上海讀書的機會;放下對張品蕙姊妹的愛戀;奉獻為主靜默,不為自己表白;在獄中更因信仰奉獻了自己的生命。這一再激勵我,向主有更深的奉獻,做今時代的拿細耳人。(吳少友)

 

新竹市召會春季青職相調蒙恩見證

這次的青職相調,參加的弟兄姊妹約有210位,其中約有50位是中壯年聖徒與青職的服事者,而其餘的150多位皆是青職的聖徒,這讓我們看見召會中的青職是非常有潛力、非常有盼望的。若是青職各個都願意將自己擺在召會的服事配搭裡,並且人人盡功用,相信召會必定有健康的體質;年輕的聖徒有榜樣依循,年長的也能安心託付責任,這就使召會能夠更往前,也能討主喜悅。

然而,青職的生活並非像大專一樣,因為青職有許多屬地的纏累–需要規劃未來的生活,尋找穩定的工作,也需要結婚、生兒育女,…。要如何面對這一切接踵而來種種的考驗?關鍵就在於我們的「方向」和「心志」。

「車好,馬好,不如方向對」這一段勉勵的話,應用在我們的召會生活裡也是如此。我們一生中在追尋許多的事物,甚至窮其一生可能只為著一個目標。就算似乎達到了,但回首過程仍是茫然。保羅在腓立比三章提醒我們,在他『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竭力追求,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裡,召我向上去得的獎賞。在這次青職相調中,弟兄提到這處經節,很寶貝他說我們要「切慕」得「那獎賞」,這該是我們的方向和目標。並且我們也要向主許願,把我們的需要聯於主的需要,這樣的許願會堅固且保守我們一直走在正確的道路上。我們不是鬥拳打空氣,也不是汲汲營營追尋地位和享樂;這裡有條路,有個標竿,是保羅一直追求的,就是贏得基督。盼望這也成為我們青職聖徒的唯一目標,我們的生活行事都是為著神經綸中的這個目標。

另一個寶貝的點,就是「心志」。箴言四章說:『你要切切保守你心,因為生命的果效發之於心。』我們的心常是刻變時翻,因為環境的變化而使我們膽怯退後;但弟兄提醒我們纏累會逐日加增,但心志若是不減,外在的試驗會加增我們的豐富,擴大我們的度量,提升我們的性能。他舉以諾的例子,聖經記載以諾生了瑪土撒拉後,與神同行三百年並且生兒生女。為何聖經只有提到他生孩子後與神同行,難道他之前就不與神同行嗎?不。寶貝的是他生完孩子後還能與神同行;寶貝的是他雖有重擔和纏累,仍能緊緊跟隨,這使以諾的人生有價值。這讓我想起一位弟兄對結訓學員的交通:「一個人若要事奉主,就要有一種心志,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到使自己能事奉主!不是別人要求的,而是你有心願。你會遇到許多困難,但不會倒;就算暫時跌倒,你會再爬起來。我能作見證,人是會軟弱的,但你跟隨主過,聖靈會在你裡面追述你的往事;你會哭,但你也會擦乾眼淚,繼續走前面的道路。你若停下,會不甘心,你會繼續走。我就是要事奉主!不要羨慕、編織人生的美夢,就是務實的一步一步往前去,要把自己獻給基督與召會!」前面弟兄們的見證和勉勵,實在給我們青職的聖徒莫大的鼓勵和榜樣。

這次的青職相調,很寶貝有許多關於享受召會生活愛的見證,以及同伴們彼此勉勵與扶持的見證,這實在將我們牢牢地綁在召會生活與配搭裡。然而,我們需要看見,這樣甜美的召會生活其實是有一班弟兄姊妹們在幕後殷勤的服事,沒有他們的擺上和經營,我們哪來如此豐富的見證可以述說。因此,求主開通我們的眼目,藉著看見榜樣,看見負擔,使我們也渴慕作一個奉獻的人,能夠將身體獻上,當作聖別並討神喜悅的活祭,願意把自己交在主的手中成為祂的憑藉,能夠受差遣,也願意被成全;另外,求主也使我們能夠立定心志來事奉祂,完全為著基督與召會,使主的需要成為我們的首要。如此的奉獻,相信必定能讓主有路,能讓主的行動,不受攔阻!

青職尋根之旅見證

這是我得救之後,第一次有機會訪問大陸。在八天七夜的行程裏,外面舊造的景色,以及大陸的交通建設以及網路各面的發達,都叫人覺得不可思議;但最寶貴的,還是在新造的範圍裏,與聖徒們之間的相調和交通。其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走訪倪弟兄的故鄉、鼓嶺訓練中心的舊址,以及倪弟兄、倪師母的墓地。在參訪這些地方的同時,我們聆聽當地聖徒對倪弟兄生平的介紹,他為主所受的苦,他所學習的屬靈功課,再配上倪弟兄所寫的詩歌,以及這些詩歌寫作的背景,使我再回到起初那向著主的單純和清潔。

倪弟兄的一生是受苦的一生。在主所量給他一切為難的環境中,他學習完全順服,甘心背十字架,不為自己辯解。在他事奉主的一生中,兩次經歷被他的同工們隔除。在經營生化藥廠以顧到當時的同工,及已故同工們的遺孀這件事被人知道前,幾乎所有的人都誤會他,離棄他。然而,他還是不為自己作任何的辯駁。倪弟兄的一生,就像燔祭一樣,經歷被宰殺、被剝皮、被切塊、被焚燒,產生叫神滿足的香氣。因著他是這樣絕對的順服,所以主能使用他,並藉著他把祝福傾倒給祂的召會。我們這些在後的人,都因著我們前面的弟兄,得著了屬靈生命的豐富,並藉著他認識了神的心意。

曾有前面弟兄說,在主的恢復裏不光真理是清楚的,主的恢復還有一個內在的素質,就是完全順服、完全了結的素質。當我們圍著倪弟兄的墓碑,聽著當地弟兄介紹倪弟兄一生時,裏面實在激動,眼淚不禁流下,為著主把這樣的一位弟兄擺在我們前頭,心中滿了向主的感謝。我也向主禱告,求主感動我們弟兄的靈,加倍的感動我!使我不僅是跟隨弟兄的教訓,也跟隨弟兄的為人,跟隨弟兄在主面前的學習。    (胡世傑)                         

這次的尋根之旅,對我就像是屬靈的沐浴一樣,一面洗滌我裡面的老舊與天然;另一面,則是讓我浸透在主恢復歷史的道路上,好使倪弟兄的榜樣深深扎根在我的裡面。

記得在與杭州聖徒的交通中,看見有的家奉獻愛主是非常絕對的,他們的見證著實激勵著我們。另一個叫我格外珍賞的,是在他們的主日擘餅聚會。當敬拜父的詩歌停止時,緊接著是讚美的禱告不絕於耳;他們不急著坐下,也不等待別人開口禱告,而是爭先恐後的讚美,好似深怕父沒得到應有的滿足,這實在給我非常大的衝擊。利未記結晶讀經的第十二篇信息裡就說道:「當我們在主的筵席上享受基督做平安祭,是為著與神並彼此有交通;倘若在聚會中沒有對父的敬拜,向神獻上平安祭就不能完全得著應驗。」感謝主,真是應時的話。爾後的每天,我們都與當地聖徒有交通,無論是分享彼此的蒙恩,抑或專項的交通,都使我們同被建造在一個身體裡面,也叫我自己身上所存留的老觀念和天然能夠被了結並更新。

「讓我愛而不受感戴,讓我事而不受賞賜…」一句句感人肺腑的歌詞縈繞耳旁,述說著倪弟兄以主為榜樣的人生。去年已有到訪蘇州的經歷,此趟故地重遊,再次站在倪弟兄的衣冠塚前靜聽王弟兄見證倪弟兄的生平,相同的是那份感動,但不一樣的卻是更新自己的奉獻。倪弟兄早期曾受到和教士的成全,有一次當他與和教士一同散步,將近轉角時和教士就說也許在轉彎的時候會遇見主。她熱切等待主的回來,她的生活和工作都是在盼望主的回來,這也成為倪弟兄的榜樣。

倪弟兄也是個學習十架功課極深的人,他不為自己伸冤,也不為自己表白,寧願讓十字架的痕跡深刻在自己的身上。他就像約翰福音十二章裡的麥子,寧願落在地裡死了,也不願自己得享安適和尊高。反過來看自己,實在有許多的虧缺;但感謝主,藉著主的光照,使我得以再將自己與這榜樣核對,無論是生活或服事,又或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看見自己不過是個祭物,一被擺在壇上就沒有自己的主權能夠隨意下來。主啊,求你使我像你一樣的順服,能使你心滿意足。

這趟旅程的寶貝,最後在一個負擔裡面結束,那就是人人都要渴慕作祭司。為著基督身體的建造,需要一班祭司侍立在主面前,不是穿羊毛衣而是細麻衣;並且需要我們從早開始獻祭物給神。這次來的年輕青職不多,但我相信主藉著弟兄們的說話,已經很清楚地傳達到我們裡面。這條將主的心願成就的路,需要我們一生緊緊跟隨。(潘宣佑)                      

感謝主,這次能與大陸的杭州、蘇州、漳州及廈門弟兄姊妹們有喜樂的相調。前三天接待在杭州召會的一位姊妹家,她是國中老師,雖然先生未信主,但夫妻仍然熱切接待我們。姊妹說到她信主的過程。是在四年前得救的,因著在學校任教,所以在一堂的自修課時,看到學生們在讀「讀者文摘」中的一篇文章,介紹世界上最暢銷書的書–聖經。姊妹為之震驚,驚訝自己活到了四十多歲,卻不知道世界上有本如此受歡迎的書,自己卻從不曾讀過,因此便開始尋找讀聖經的聚集。有段時間週末,甚至花來回三小時的車程,為的就是追求認識聖經,好能明白其中的奧秘,她也因此得救。我們住在姊妹家,每天早上都看到她早起安靜在餐桌旁讀聖經–新約三章、舊約三章,真是我的榜樣。

除此之外,在與杭州聖徒的主日聚會中,也受到他們青職弟兄姊妹主日敬拜父時熱切的靈所吸引。雖然聚會中多數是年輕的弟兄姊妹,但個個幾乎都開口禱告、感謝、讚美,使父得著敬拜和滿足。反觀自己,有時在主日聚集中,開口讚美的靈弱了、淡了,缺乏對父神為眾兒女所成就的一切,有真實的敬拜和感戴。我當下為著自己在不冷不熱的光景中,無法讓父得著滿足而向主悔改。

此行的後四天,有一個行程是到蘇州倪弟兄的墓園。聽著王弟兄在墓地細細地講解倪弟兄的生平,很受倪弟兄為主奉獻的靈所感動。倪弟兄得救時,也是他盡職的開始,他是徹底的得救。他也願意為著召會花費自己的錢財,為著當時同工的需要擺上自己的一切。更在最後二十年的監禁中,即使無法與妻子相聚,依然不否認主的名,一生為主站住,真是我們的好榜樣。

最後,分享一首倪弟兄寫的一首詩,「有時偶是青天」,邊聽詩歌邊被倪弟兄寫詩時的聖靈所感動。自己很喜歡第一節中寫的「雖然偶晴,但是經常是陰,迫我學習忍耐,迫我不能不來尋求神心,神的喜愛。」願我不論在何種環境中,都不停止渴慕來到神的面前,也能如同腓立比書四章12~13節寫的,『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富餘;或飽足、或飢餓、或富餘、或缺乏,在各事上,並在一切事上,我都學得秘訣。我在那加我能力者的裡面,凡事都能作。』(賴君妮)


這次的相調負擔是尋根,也就是我們希望藉由這次相調,能對主恢復的歷史中,我們一位前面的寶貴弟兄–倪柝聲,有更清楚的認識。

這次的行程,有兩次的機會我們聽到倪弟兄的生平,一次是在蘇州香山公墓,倪弟兄的墓園裡。另一次是在福州,我們參訪了倪弟兄的住所–玉林山館以及在鼓嶺的訓練中心。藉由在兩地的弟兄詳細的介紹,彷彿有台時光機帶我們回到過去,重溫了前面弟兄的種種經歷。

聽到倪弟兄一生的經歷,反觀在自己的服事上,有時會遇到一些挫折和誤會,覺得沒有動力再做點什麼。但倪弟兄甘願留在這種境地,雖然他滿腹經綸,卻願意順服在死地,從中經歷十架的功課,等時機成熟後便能流露生命。這種榜樣是我的安慰及提醒。

在杭州期間,有一天晚上與當地青少年服事者交通,當地一位初得救就服事青少年的青職姊妹問了一個問題讓我印象深刻。因為嚴格說來,在人性顧惜這面,我沒有被中壯年家或屬靈父母照顧過,所以大陸姊妹問到:「服事青少年很辛苦,沒有人照顧難道不會累嗎?」我實在不知如何回答這位剛得救的姊妹。因為沒有中壯年聖徒的牧養而要叫青職留在召會中並事奉,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詩歌「讓我愛」中說到「只知傾酒不知飲酒,只想擘餅不想留餅,倒出生命來使人得幸福…」,另一首倪弟兄的詩歌也說到「誰受的苦最深,最有可以給人…」我們的確有許多榜樣如同雲彩圍繞我們,願我們都受前面弟兄的激勵,在這屬天的賽程中,願意更多獻上自己。          (劉浩航)

 

青職大陸相調蒙恩見證(二)

希伯來書十三7:『要記念那些帶領你們,對你們講過神話語的人,要效法他們的信心,留心看他們為人的結局。』十二1:『所以,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就當脫去各樣的重擔,和容易纏累我們的罪,憑著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賽程。』我們聽聞當地一位年長弟兄的見證,這位弟兄竭力追求真理,隨身帶著聖經、詩歌、書報,並鼓勵人追求真理,在聚會中供應聖徒。他擁有真實卻不糊塗的愛,遭逼迫時願意為弟兄承擔所有的責任,也在一次事奉交通中請一位光景不正確的弟兄不能參加。他非常勤儉,吃穿簡單,吃剩菜卻很喜樂。他為主受監殉道,在弟兄姊妹探望時,不關心自己在獄中的生活,只關心召會和弟兄姊妹的狀況。藉著追述往事、許多的見證人,加強、鼓勵我們一直走到路終。 (詹博全)


這次的相調,若說是一次尋根之旅,一點都不為過。對我來說,無論是聽到頭一處召會弟兄們交通到一位年長弟兄在坐監中的事蹟,或是蘇州的弟兄們交通到倪柝聲弟兄在主恢復中盡職的身平,都非常激勵著我,感動不已。這些弟兄們,都是主恢復中重要的僕人,也都是事奉主者的榜樣。

 論到老弟兄,我很寶貝兩個點:第一,他是個贖回光陰,並渴慕真理的人,總是照著神的話來供應、牧養召會。第二,他對召會的愛是真實且不糊塗的愛。印象很深刻,在他下監受審的期間,也有許多弟兄遭遇同樣的處境,他就利用時機來關心他們;而在弟兄們探監時,不過問家裡情形,也不提自己的處境,完全只關切召會的事情。

  論到倪弟兄,最為寶貝的就是他是個奉獻的人。人們常是在起初得救後一陣子才奉獻,但倪弟兄卻說他的奉獻是和他的得救同一時間,並且他的一生就是完全奉獻給主,照著神的恩典,服事眾召會。他從不為自己表白,也不為自己伸冤,活在神聖生命管治底下,為神經綸開路。(留在十字架的釘死中,仰望主)

希伯來書十二1所說的見證人,是如此真實地如同雲彩圍繞著我們。這次的相調對我來說意義不凡。人是神的器皿,人是神的工作,人是神的道路,今天這世代不配得著我們!這一根根豎立在我們面前的柱子就是我們的榜樣。願我們都能立定心志,成為今時代的得勝者。   (潘宣佑)


我們稱此次的相調為“尋根之旅”。主的恢復是有歷史的,乃是承繼以往,勃興於中國大陸。

到了大陸的第一場聚會,就聽到弟兄交通當地召會的發展歷史。其中,有一位弟兄為一位老弟兄作見證。這位老弟兄前前後後因為信基督坐牢31年,最後病死在獄中。這位弟兄在敘述的過程中,幾度哭泣。他說:“每次自己軟弱,想要不服事的時候,只要想到老弟兄,我就沒有辦法再軟弱。”

之後,我們到了蘇州倪弟兄的墓。在倪弟兄的墓前,弟兄敘述著倪弟兄一生的生平。他是如何的被誤會、錯待,而不為自己表白。最終,死在獄中,床頭留下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基督是神的兒子,為人贖罪而死,三日復活,這是宇宙間最大的事實。我信基督而死。倪柝聲。”這就是我們的根—古老的十字架。

如今,為難的環境過去了,十字架的味道也漸漸變淡了。取而代之的,是爭競、私慾、地位、名聲。求主憐憫我,不失去主恢復的本質,有十架的記號。  (尹佳樂)


此次前往大陸和當地的聖徒們相調,充份的體會到“在主裡我們是一家人”這句話的真正意涵。一開始我實在是將此次的行程定義為“與召會的弟兄姊妹出國旅遊”且對於當地的召會生活也抱著僅是去體驗看看的心態;沒想到最後卻深深為當地的召會生活及弟兄姊妹在主裡的熱情接待所感動。

當地的聖徒大部份都是從祖父母那一代就開始信主,而他們也因著在自己的長輩身上看到了美好的見證而決志信主,一代傳一代的延續下來。我們此行的接待家庭也是這樣,但更特別的是他們的女兒、媳婦都是大陸頂尖大學畢業的高材生,以他們的學歷如果留在國內就業,成就必定非凡。但可貴的是,他們兩人因著愛主,知道主在他們身上有特別的計劃,因而在畢業後就選擇了全時間服事,現今在美國的校園傳福音為主做工。

第二天一早我們就參加當地的青職成全訓練。這個青職成全訓練是一個月一次,從週五晚上開始(住兩晚),直到主日下午三點結束後返家。這期間大家生活作息在一起,聚會追求主。我問當地的姊妹:「一次三天且一個月就有一次,對已經成家有年幼小孩需要照顧,且平常又有工作的她們而言,會不會很累?」不料她們都回答:「不僅不覺得累,反而覺得能分別時間出來享受主她們很珍惜,就是再怎麼樣都要抓緊機會參加的聚會。」我聽了覺得很慚愧,我覺得她們是如此地懂得贖回光陰,緊緊抓住主,而我卻是常常在生活的一些瑣事上,消耗了我的時間。她們真是我的榜樣。

第三天中午用餐後,我們到了倪柝聲弟兄長眠的墓園,在弟兄敘述倪弟兄這一生,因著愛主遭受許多的逼迫,仇敵多次要他否認主,但他持守這信仰而未曾否認主。最後他病死獄中,死前還是未能見到自己深愛的張品蕙姊妹時。我心裏很是難過;心想:「主啊,你怎麼讓這個愛你的人受這麼多的苦難呢?」也許是我的屬靈生命還不夠成熟才會這麼想吧!

晚上我們在當地召會享受愛筵,感受到弟兄姊妹的熱情,當我們同聲高唱“瓦器裏有寶貝”這首詩歌時,我立刻就濕了眼眶,心想怎會有這樣的事?第一次見面的人卻像親人一般?這真是  證明我們都是在主裡的弟兄姊妹!

以前出國渡假總是當下的激情,一下子就忘光了,但這次出國的相調卻是滋味常存,久久未曾褪去,回想起來還像是在昨日一樣。有主在其中真的不一樣。感謝主,有主真好!   (黃莉婷)


 

青職花蓮相調蒙恩見證(二)

“哦看那!我能在今天全然奉獻,是因你始終的恩眷,奇妙成全;在我調和靈裡,帶我進身體實際。”

這次花蓮青職相調,我看見了弟兄姊妹愛主的心,讓我大受感動。主的話與詩歌在我裡面不斷地湧出,在來往花蓮每個景點的路上,我們全車喜樂地唱著詩歌。以前的我常是低著頭唱詩歌,從來沒有好好地把一首歌背起來。可是在這三天兩夜的相調裡,我看見一班的弟兄姊妹不需要看聖經,不需要看詩歌,就可以說出經節出處及內容,並可以看著弟兄姊妹,以眼傳神,一同歡唱詩歌,那感覺實在是享受。

有一次弟兄開玩笑的說,我們若不熟悉主的話,詩歌又唱不出來,將來被提見主,大家一起享受時,你可能因唱不出來、說不出來,被提到一半就掉下來了。雖然這是一個玩笑話,但是我卻深刻的感受到,沒錯!主耶穌就是要我們來享受祂,在地上我們安家在召會,天天有時間可以大口吃喝享受主,所以我們要珍惜每次的聚會,弟兄姊妹都是家人,在家人面前放膽地唱吧!

當我開始抬起頭放膽地唱時,發現弟兄姊妹的臉龐與眼神,滿是喜樂,就覺得,哦,主耶穌!原來這就是你要我來享受的,只要口開、心開、靈就開,只要簡單的享受就有源源不斷的恩典流出,在結束相調回職場工作的時候,我發現主的話與詩歌在自己裡面不斷地流出,每首詩歌的旋律在心中不斷地盤旋,這是何等的喜樂與享受,感謝讚美主!  (溫雅晴)


藉著4/2〜4/4青職聖徒花蓮相調,使我整個人裏外都得著恢復。相調中特別寶貝劉(遂)弟兄的交通,藉著重溫新竹青職聖徒印度開展的分享,劉弟兄幫助我們摸著那個運行在其中的「律」。劉弟兄交通到,如今不是我們等候神,是神等候我們,他更舉出在威爾斯大復興的日子,就是因著一位年輕礦工弟兄在那裏時常且迫切的禱告,「神啊,折服我,好叫我來折服這世界。」神就能徹底的翻轉那地的光景。同樣地新竹青職聖徒赴印度開展的弟兄姊妹們也摸著了那個律,願意配合這個律,以至於活出這個律,神就能藉著他們在印度作工。

末了,劉弟兄盼望我們無論在那裏,都能摸着那個律,不是開展地點的問題,而是當這律運行時我們都願意投身與神配合。因此我渴慕主能恢復我裏面那個福音生活的律,使我在大組每週外出訪人的行動中,都能照著這律,使神能更多的運行並作工。(張維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