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苗青職特會見證(二)

得救兩年多,晨興常是斷斷續續、時有時無。得救剛開始時,有服事的弟兄邀我一起晨興,那時候其實並不懂晨興對我有多重要,只是有弟兄邀就一起晨興,晨興對於我而言就是「學習」呼求主名、禱讀經節、讀信息及學習禱告。雖然喜樂,但不久就漸漸當作是例行公事了。

後來過程中雖然與其他弟兄有配搭晨興,但由於工作關係需要更早到公司,加上服事弟兄又要服事其他弟兄姊妹,晨興就悄悄地自動停止了。在這段沒晨興的期間,工作上的事讓我倍感壓力,我每天早晨都拖著無力的步伐及疲憊的心面對工作,心裡飽受困境與為難。

直到今年初,在主日晚上與服事弟兄及同為青職的弟兄們聚會時,弟兄向我提出要我邀約其他青職弟兄一起晨興,當時我又想找藉口「工作忙要早起,無法晨興」來推卻。弟兄看穿我的藉口,就跟我說「不要再推了」。後來,我便與兩位青職弟兄相約早上起來享受主。在答應弟兄時,我並不曉得這果實是如此甜美,甚至成為我的倚靠。現在我每天早上6點就起來準備好就與弟兄一同來到主面前,享受主的面光、話語的供應。不管今天所要面臨的是何種挑戰、為難,我都需要得著復興,因為這一整天都要與主同在。工作遇為難時,深呼吸再呼求主名,主的話語在我深處流轉,肩頭上的重擔就變輕了,心裡頭喜樂滿溢。有主同在我並不孤單,然後繼續工作。

如今,晨興對我不再是例行公事,而是主給的恩典,每天享受主的注入。正如詩篇二三5所記:『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 (竹南 黃建家)


弟兄是為著糊口而勞苦,姊妹則是為著養育下一代及維持一個家勞苦,生產之苦只是一個開端。當我從專科護理師退下來當全職媽媽,才發現養育孩子真的很疲憊。我們家裡的成員雖然簡單,但在召會中還要顧前(傳福音)顧後(顧孩子),體力就被消耗殆盡。當主向我說話,應當家聚會,不能只靠小排撐著,心裡總不禁跟主埋怨:哪來的力氣再去作家聚會呢?

  然而,當我對人越有負擔,越對準主,我就無法不聽衪的話,我就對人越有感覺,就越為人的需要有負擔禱告。這是因為衪把衪的愛灌注在我的心裡。

家聚會的負擔緣自於去年的青職特會,那時,竹南召會只有我和弟兄參加。當時,個性內向害羞的弟兄被聖靈充滿,豪邁的衝上台宣告我們的奉獻心願書,我心底其實是恐懼戰兢的。我們的奉獻是要得5個常存的果子,要開小排,要作家聚會等等。因著這樣的奉獻,主聽了我們的禱告,去年福音週作了十週,共得了九個果子,其中有4位仍持續過召會生活。以醫護人員的觀點來看,這存活率相當的高。然而個性像約拿的我又開始想要開溜了,心底直跟主說:「不要找我,不要找我,主!你知道我顧兒子非常疲憊。求你把這苦杯挪去罷!」數算了許多的理由,但那不肯放過我之愛,藉著一次又一次的禱告向我顯現,我就開始鎖定兩位到三位姊妹,不久就開始了與她們家聚會的日子。

  這樣的家聚會就在我每天下午孩子午睡起床時,或是中午用餐時間,我邀約姊妹們讀十二籃或初信的信息。一開始,我覺得勞苦重擔壓心頭。主卻帶我看見一件很重要的事:當我在餵孩子吃飯的時候,就想到我不可能日日都給孩子吃牛排、義大利麵(就像豐富的小排),我們的家聚會應當要像媽媽的便當(家常菜)讓人覺得舒服,容易入口消化,並且是適合個人的屬靈情形。一個不怎麼認識字的弟兄,若是每次聚會都只告訴他十字架的道路,教導他要犧牲,大概過不了多久這人就不再聚會了。家聚會就像是媽媽養孩子,帶家聚會的人就要像媽媽一樣親切柔細,儘量不要給孩子有一餐沒一餐的吃,若是小羊搆不上,一週也打個電話關心一下近況,留心主羊群的近況。

這樣經營家聚會,最蒙恩的人反而是自己。一面是自己在枯乾的育兒生活中得著享受,並且餵養的對象也會幫忙看顧自己的孩子。有時孩子會突然在我們的禱告聲中,加入一聲「阿們!」「阿利路亞!」。我們若期盼孩子殷勤愛主並喜歡召會生活,我們就要成為這樣的榜樣。感謝主!求主賜福給我們生產及乳養衪兒女的福。 (竹南 黃鄭珮渝)


詩篇一三三1:『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這是一幅美麗的圖畫。對我而言,姊妹之家的生活也該是如此的甜美。

大學開始我就隻身在外租屋、求學,習慣著回家後那個屬於自己的獨立空間,當我剛入住姊妹之家時,覺得一切跟原本想像的有相當落差,每個人的成長環境、習慣都不同,個性更是南轅北轍,我很不習慣這樣的生活,所以,每天能多晚回家就多晚回家,晚間11、12點都是家常便飯,即使放假也幾乎不在家,為的就是能避開姊妹們。照著我天然的想法,以為只要少接觸就可以少掉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然而,在一次與服事者的交通中,服事者的一句話使我有一個『轉』,回想起當初奉獻住姊妹之家的心願。一位前面弟兄曾說姊妹之家不僅僅是住在一起,更是需要建造在一起,鼓勵我們要有一同追求的時間。在與姊妹們交通後,我試著分別了一天的時間提早回家,與她們一同晚禱,剛開始我並沒有很享受,因為還“轉”得不夠!之後,因著我的屬靈同伴結束全時間訓練返回新竹,我們就開始一同建立晨興的生活。

剛開始我都是癱在沙發上賴床,等到開始禱告才清醒,就這樣一次、兩次…,不知不覺的我開始享受這樣來在一起的晨興生活,甚至期待每次晨興時間的到來,漸漸地也享受晚禱時的追求。不僅如此,我們也開始有了事務服事上的配搭,在這樣的團體生活中,我逐漸看見姊妹們裡面基督的豐富,並珍賞她們的那一份!     (楊蕙甄)


感謝主的憐憫,讓我在結束兩年全時間訓練後,回到社區與弟兄姊妹們一同過召會生活,並開始對區裡的青職姊妹們有負擔。

主也讓我看見,我所受的成全,不僅是為著自己的享受,更是為著身體!回到新竹時正好一大組的青職姊妹之家成立,我便和她們交通,一週兩次到姊妹之家與他們一同晨興享受主。原先似乎是為著她們的晨興,到後來也成為我的幫助及成全,使我能在結訓後,仍然持守著神人的生活,也學習如何與姊妹們一同建造。

為了讓姊妹們能從早晨就得著復興,我看見自己必須率先被主充滿,從起床到去姊妹之家的路上,藉著呼求主名得著主的分賜。有時候也會浮現出一首詩歌,而這詩歌就成為我們晨興享受的詩歌。

藉著週週的晨興,慢慢地不再都是我帶頭呼求主名、禱告、點詩歌。有次我晚到了,在門外聽到姊妹們的禱告聲,我真是喜樂,很得姊妹們的供應;姊妹們也會將他們在生活中所享受的詩歌供應出來,成為我的享受。使我得著了肢體的平衡及成全。

感謝主,這就是我們甜美的召會生活,彼此成全、彼此供應!在與姊妹們一同建造的這半年裡,我很享受以弗所書四章15~16節:『惟在愛裡持守著真實,我們就得以在一切事上長到祂,就是元首基督裡面;本於祂,全身藉著每一豐富供應的節,並藉著每一部分依其度量而有的功用,得以聯絡在一起,並結合在一起,便叫身體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