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對得勝者的呼召

聖經給我們看見,基督徒在神面前,不僅有得救的問題,也有得勝的需要。我們得救是靠恩典,藉著信,不是出於行為(弗二8~9)。然而,我們的得勝卻是根據我們的工作和行為。林前三章啟示,基督徒各人的工程若存得住,他就要得賞賜(14),若被燒毀,他就要受虧損(15)。馬太廿五章也給我看見童女有精明和愚拙之分,奴僕有良善忠信和又惡又懶之分。這些比喻都給我們看見,基督徒不僅有得救的需要,還有得勝的需要。

在啟示錄二、三章,主對得勝者的七次呼召,可視為得勝的標準。從其中我們可以看見,在召會敗落的光景中,我們如何纔能成為主的得勝者。

勝過離棄起初的愛

在啟示錄二章四節,主責備在以弗所的召會離棄了起初的愛。因此,就著他們而言,得勝就是勝過失去起初的愛。恢復起初的愛,就是凡事以主耶穌為第一。詩篇七三25節:『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誰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我們若愛主,就不會在意其他任何事物;我們若愛主,就會以祂為我們獨一的目標;我們若愛主,就會在我們所作的一切事上讓祂居首位,使祂得著喜悅和滿足。基督徒之所以會失敗,其主要原因就是離棄了起初的愛。

勝過逼迫,至死忠信

士每拿召會是受苦的召會,表徵從第一世紀末至第四世紀初,受羅馬帝國逼迫的召會。主對士每拿召會沒有責備,乃是鼓勵他們務要至死忠信(二10)。歷世歷代以來,有許多忠信跟隨主的人,對於反對者的逼迫無所畏懼,至死忠信而成為殉道者。今天,我們或許沒有機會經歷肉身的殉道,但我們可以經歷魂的殉道。

我們如何能彀經歷魂的殉道呢?在馬可福音八章35節,主對門徒說,"『凡『為我和福音』喪失自己魂生命的,必救了魂生命。』此外,在十章29節又說,『人「為我和福音」,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姊妹、母親、父親、兒女、田地。』主在這裏把『我』和『福音』擺在相等的地位上,這說出人若要為著主,就需要傳福音,活福音。人若說自己為著主,卻不願意為著福音有所犠牲,其所謂的『為著主』乃是空洞的。傳福音是要出代價的,因為傳福音會叫我們經歷被親朋好友棄絕,甚至被他們逼迫,叫我們魂受苦。對某些人而言,這是一種羞恥,但是對所有忠信跟隨主之人而言,這是他們所要付上的代價。

勝過與世界的聯合

別迦摩的原文意義是結婚,含有聯合、堅固的高塔之意。在第四世紀的初期,康士坦丁大帝接納了基督教(這乃是仇敵撒但的詭計,將逼迫轉為歡迎和接納),並立為國教,使召會成為屬世界的,與世界聯合了。不僅如此,偶像也被帶進召會,使召會失去了原初的純潔,成為屬撒但的,甚至與撒但是一(啟二13)。相對於勝過仇敵的歡迎,勝過逼迫或許還容易些。外面的逼迫使人容易儆醒爭戰,但歡迎卻叫人失去防衛,受到仇敵欺騙。

許多愛主的基督徒勝不過世界的熱烈歡迎,而回到世界裏去,甚至讓世界進到他的裏面,使他裏面被撒但的想法、觀念、理論、甚至作法所充滿。我們需要學習但以理和他三個朋友的榜樣。當尼布甲尼撒驗中他們,派定他們飲用王膳和王酒時,他們斷然拒絕,不容讓這屬鬼魔的飲食玷污他們自己。

勝過屬外邦、異教並混雜的敬拜

在推雅推喇的召會表徵背道的羅馬天主教。在啟示錄二章20節,主責備推雅推喇召會容讓耶洗別的教訓,以致淫亂和拜偶像被帶進了召會。耶洗別是亞哈的外邦妻子,把異教的東西,帶進神子民對神的敬拜裏(王上十六30~32)。除此之外,背道的召會是一個自立自封的女申言者,擅裝由神授權,為神說話。她要求人聽從她,過於聽從神。

所以,在天主教裏的人不在乎聖經怎麼說,只在乎天主教和教皇怎麼說。主甚至說,在背道的召會中,有撒但深奧之事(二24)。一個基督徒若是不直接來讀神的話,就會受宗教的觀念和思想所欺騙,在敬拜的事上有了攙雜。並在傳講中,不知不覺越過了女人的地位,把不純正的教訓教導別人。這乃是耶洗別教訓的原則。

在推雅推喇的得勝者,乃是不持有耶洗別的教訓,以及不明白撒但深奧之事的人。在啟示錄二章28節,主應許在推雅推喇的得勝者,要把晨星賜給他們。晨星不只是基督自己,晨星也是申言者更確定的話(彼後一19)。彼得囑咐我們要留意這話,如同留意照在暗處的燈。我們若要作得勝者,就必須來到確定的話跟前,將我們的全人向這話敞開,直到基督這晨星在我們裏面升起,並且照耀我們。

勝過屬靈死亡的玷污

在撒狄的召會豫表在歷史上改教的召會。在撒狄的召會沒有多少錯誤,她惟一的問題就是死。因此,主對她的責備乃是:『我知道你的行為,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啟三1)我們需要看見,在神的眼中,死比罪更玷污人。在舊約中,人若犯罪,只要藉著贖罪祭,就能得赦免(利四27~31)。但人若觸著了死屍,需要等七天纔能得潔淨(民十一11,16)。我們可能對罪有感覺,對死卻缺少感覺。譬如,我們對於在聚會中死氣沉沉,不主動盡功用,常不感覺有甚麼嚴重。或是在召會生活中,缺少活力和動力來事奉,沒有結果子,我們對此也可能沒有強烈的感覺。

我們若要作得勝者,就需要恨惡死。我們該是活的。我們不僅該在裏面是活的,使我們對於罪、世界、肉體、一切不榮耀或不討神喜悅的事滿了知覺。另一面,在召會生活中的每一件事上,如唱詩、禱告、傳福音、牧養新人、成全聖徒、申言建造基督的身體,我們也都該是活的,活潑的,滿了生命,滿了活動。

持守已有的,就是得勝

在非拉鐵非的召會乃是豫表十九世紀初,在英國興起的弟兄們所恢復的正當召會生活。他們恢復了弟兄彼此相愛,就把居間階級取消了。此外,主稱讚在非拉鐵非的召會,稍微有一點能力,曾遵守主的話,沒有否認主的名。他們只要持守他們所有的(冠冕已經賜給他們了),就是得勝了。

勝過不冷不熱及屬靈的驕傲

在老底嘉的召會表徵恢復後又墮落的召會。在主眼中,他們的特點乃是不冷不熱和屬靈驕傲。他們自以為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主卻說他們是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啟三15,17)。他們屬靈的驕傲乃是從已往的歷史來的,因為他們曾是非拉鐵非,但今天卻失去了那個屬靈的實際。

因此我們需要受題醒,在屬靈的事上,一旦我們自滿,誇口,我們就成了老底嘉,變的不冷不熱。為了使老底嘉召會從貧窮的光景中蒙拯救,主勸她要出代價買火煉的金子、買白衣,並買眼藥(啟三18)。金子表徵神的性情,也是指我們藉以賞識並取用這神聖性情的活的信。我們若沒有活的信,賞識並應用神聖的性情,這神聖的性情就不能屬於我們。白衣指蒙主稱許的行為,就是主自己從召會活出來;眼藥就是膏抹的靈,也就是主自己這賜生命的靈。

事實上,這三者都是基督自己。在老底嘉的召會受了虛空知識和道理的打岔,使其變得不冷不熱。他們雖然有聖經的知識,卻沒有屬靈的實際,也失去了焚燒的靈。他們若要得勝,就需要付上代價,甚至『犠牲』了道理,也要賺得基督。並使自己火熱、發燒。他們若要得勝,就當為自己不冷不熱的光景悔改,不再以自己的知識為誇耀。

保羅在提後三章說,在這末後的日子,人要成為愛自己者、愛錢財者、愛宴樂者,卻不願作愛神者。不只是世人,就連我們基督徒也很容易被這世代的潮流所影響,甚至麻醉,使我們忘記神給召會的託付,以及我們所蒙的呼召,而失去了作神得勝者的渴望。願主憐憫我們,使我們在啟示錄二、三章,主對得勝者呼召的光裡,更新我們的奉獻,恢復對主起初的愛,並答應主的呼召,作祂的得勝者,迎接主的再臨。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