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西阿書一至二章中關於神心痛的情形

何西阿書是一本主觀的書

何西阿是一卷特別的書,因為神要何西阿親自去娶淫婦為妻,也收那從淫亂所生的兒女(一2)。神要何西阿去體會祂的心,去感受以色列國的淫亂和背道,摸著神心痛的情形。因此,這是一本主觀的書,恐怕聖經中沒有哪一卷書比這卷書更主觀。

神選定了何西阿

為何在十二卷的小申言者書中,神選定了何西阿來感受祂心痛的情形?因為大部分的小申言者,他們盡職的對象是南方的猶大國,只有阿摩司和何西阿是在以色列國盡職的。雖然阿摩司盡職的時間比何西阿早,卻沒有何西阿盡職的時間久(六十年),所以何西阿的盡職可以完全代表神對以色列國的感受。在那個時候,以色列國完全背道,被偶像麻醉到一個地步,神已無法藉申言者去勸戒他們,祂只能呼召那忠信者去感受祂心的情形。

以色列國的光景

當時以色列國的光景在聖經中只有簡單的一句話:『當時以色列國大行淫亂』(一2)。那是北方以色列國耶羅波安(約阿施的兒子)在位的日子,聖經記載他不離開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使以色列人犯罪的一切罪。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設立金牛犢,並且在但和伯特利另立敬拜中心。他的所作所為更甚於亞倫,不僅引誘以色列人拜偶像,更帶進以色列人中的分裂;拜偶像總是帶進神百姓中間的分裂。約阿施的兒子耶羅波安非但沒有受他先祖的失敗警戒,更重複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所犯的罪,甚至起了同樣的名字。

召會的標準

這一段歷史提醒我們,需要脫離世界麻醉的影響。以色列國被偶像麻醉了,因此,神被迫要何西阿親自娶一個淫婦來感受祂的感覺。今天在召會中,我們何等需要受警戒,提防世代的潮流偷偷進入召會,蒙蔽了聖徒們。其麻醉的結果,叫聖徒們習以為常。有人問該不該出國讀書?有人問能不能加班?也有人問能不能作生意賺大錢?許多事我們在外面不一定找得著答案。因為對有些人,出國和加班並不會叫他被霸佔;但對有些人而言,他的出國、加班或經商,就是他被世界擄去。

我們不能像以色列國那樣,接受世界麻醉的影響到一個地步,感覺喪盡、貪行污穢。實在來說,何西阿書給我們看見,在召會中有一個高的標準—不是世代的潮流,也不是社會的道德標準,而是我們的心是否能感受神心痛的情形。因此,主說,我必誘導她,領她到曠野,對她的『心』說話(一2)。一切的關鍵,不在於外面的可或否,而在於裡面的心是否正確,是否純潔,是否能成為神心的複製。

以色列人的頑梗

令人傷痛的是,即便神藉著何西阿向著以色列百姓表達了祂心痛的感覺,以色列人仍是頑梗悖逆,不願回轉。她說她要隨從偶像,是因為偶像給她餅和水、羊毛和麻、油和酒(二5);她要將主所給她的金銀用於巴力(8);甚至她要配戴鼻環和珠寶隨從她所愛的人,卻忘記了主(13)。這些是何等令神傷痛的事。因此,神被迫用荊棘堵塞她的道,築牆擋住她(6),也將五穀新酒收回(9),顯露她的淫蕩(10),使她一切的歡樂止息(11)。那時她才因為追逐不上所愛的人,而想起要歸回前夫。

弟兄姊妹,我們是何等的現實,我們因著在世界裡有失敗、有挫折,我們才想起主來。當然不論我們光景如何,主對我們的愛從不改變,祂從不曾說你因為追不上巴力才來跟隨我。感謝主,祂用許多的荊棘堵住我們的道,祂用高大的牆擋住我們的路,祂的愛從四面來壓逼,迫使我們走上追求祂的道路。感謝主,為著我們的不順遂,為著我們的軟弱,這些看似為難的環境,都使我們轉向那位愛我們的基督。

應聲亞割幽谷

我們轉向祂只有一個條件,就是需要在亞割幽谷應聲。亞割谷曾經是一個使人遭禍的山谷,當時因亞干貪愛示拿地的衣服,犯了重罪,使以色列人在攻打艾城的事上被擊敗,因此亞干和他的家人並一切的牲畜和金銀都燒滅在這個山谷。所以主要我們在亞割幽谷對祂應聲(回應祂),我們不要隱藏,也不要憐惜,我們需要承認對世界的貪愛,對世界的黏附。祂要在這裡對付我們的舊人,連同舊人的行為。這樣的對付立即叫亞割幽谷成了指望之門(二15),憐愛臉光披露,重獲久別良人(補詩454)。

以色列人的復興

我們若願應聲亞割幽谷,讓主對付我們裡面對世界的貪愛,主就要把我們帶到祂甜美的同在中,使猶大人和以色列人被帶在一起,被建造在一裏,並在一個首領和帶領之下(一11)。聖經稱這個日子為大日,為耶斯列的日子,其意義是神必撒種。這意思是說我們若對付我們裏面隱藏的偶像,神必要將我們建造在一裏,並把我們帶到同一個負擔、同樣的水流中。在這水流裏,我們被栽植,祂還要將該有的生命長進賜給我們。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