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約讀經心得-恢復

詩篇中有一首「求恢復」的詩歌,就是詩篇第八十篇,頗具深意,值得留意。「恢復」這字原文意返回、回到原處,含有回到神原初的心意,回到原本蒙神祝福的地位等意。作詩者亞薩在這十九節詩中的三節用了幾乎相同的話,『求神恢復我們,使你的臉發光,我們便要得救。』(3,7,19)顯然作者希望以色列恢復到神面前,看見神的臉面放光、照射、滿了光亮。缺了神的面光,就在黑暗裏,就在失敗裏;有了神的面光,就要得救、得幫助、得勝利。不過這三句前面都開始於呼求神,卻有所不同;第三節最簡單是「神啊」;第七節多一些是「萬軍之神啊」;末了第十九節最完整是「耶和華萬軍之神啊」,隨著神名的加長表示作者的迫切,也表示他對神需求及經歷的擴大。先是大能者的神,有能力救他們;再是萬軍的神,必定使以色列人得勝;最後全篇結束前的呼喊,「我是」的神才是我們終極的需要,光有能力,戰勝仇敵還不夠,神的所是成為以色列人的所是才是神原初的心意,也才是以色列人(表徵新約的召會)原初在神前的地位,這是「恢復」的標的。

這三句求恢復經節間的內容自然分成三段,十分清楚的點明「恢復」的三方面或更準確地說,分三層次。第一段,一至二節論到所認識的神,祂是領約瑟如領羊群之以色列的牧者。約瑟是神最先安排或打發並帶領下埃及的以色列人先祖(詩一0五17),神帶領他和以色列人像牧者(詩二三1)一樣,顧惜、牧養羊群,所以衪必側耳聽以色列人的呼求;祂還是「坐在二基路伯之間」的,按這句話最早的出處,出埃及記二十五章二十二節啟示,那是指與人相會,和人說話的神,祂必發出光來,因為祂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詩一一九105)因此首先要恢復認識並接受這樣一位既是牧者又說話、發光帶領以色列人的神,祂必來救以色列人。第二段,四至六節說到神對以色列人發怒,特別強調向百姓的禱告發怒(直譯,冒煙)。神是無所不知的,儀文式的,缺乏真心誠意的禱告,不過換得神的怒氣,就以眼淚當食物給他們吃,又多量出眼淚給他們喝。眼淚可以聯結人外面的眼睛與裏面的心。對虛假專作表面功夫的以色列人,神要用以色列與鄰國的紛爭和仇敵的嘻笑,使他們吃喝自己大量的眼淚,好打通他們剛硬、阻塞的心。所以恢復的第二階段是必須明瞭神發怒的原因,並接受祂的對付,用眼淚打通自己受蒙蔽己久的心眼。第三段,八至十八節是最後、最長也最重要的一段,特別提到一棵「葡萄樹」,原本是神從埃及挪出的(詩八十8),當然是指出埃及時的以色列人(參:耶二21);但到後來這棵葡萄樹(14)卻是「神右手所栽的枝幹(原文無枝幹這字)和神為自己所堅固的枝子。」(15)又「願你的手護庇你右邊的人,就是你為自己所堅固的人子。」(17)而十五和十七這兩節中的「枝子」和「人子」,原文都是同一個字,意兒子、子孫、後裔、百姓、人民,都是指主耶穌(參:約十五1)說的,因為唯有基督在神右邊(可十六19,徒二33,五31)。十五節和十七節雖是平行的,然而其後的十六節與十八節卻不平行。因為十六節是說到失敗的以色列人(指八節的葡萄樹)遭神懲治,而十八節卻論及以色列人因基督(指十四節的葡萄樹)不退後離開神,並藉呼求神的名得救活。這就明顯暗示,神在舊約的以色列人和新約基督身上的旨意和目的是完全一樣的,就是成為神的兒子,甚至是長子,來代表祂並彰顯衪。(參:出四22,來一5,6)不過前者失敗了,必須由後者頂替以完成神原初的心意。本段藉如此並列對照,清楚表明,「恢復」的第三階段是指以色列人被耶穌基督取代,或說以色列所豫表的召會在基督裏得永遠的生命而活出神的所是,就是神原初在人身上的目的與經綸。(詳見”創世記前二章中神的經綸”)

本篇詩分三層次即先認識神,再認識己,末了接受基督,而回到神原初的心意,明白啟示了「恢復」的內在意義與神永遠不變的經綸。當然「三」表徵復活,因此恢復的三層次也暗示:「恢復」的一切,都必須在「復活」裏。阿們! 

新約讀經心得-亞居拉和百基拉

新約聖經提及夫妻配搭服事的例子不多,大概記載最詳細的,除耶穌父母親外,就屬亞居拉和百基拉這對夫妻了。他們第一次在聖經中出現,是在使徒行傳十八章。當保羅初到哥林多,就遇見剛從義大利(可能是羅馬)來的猶太人亞居拉(意鷹)和他妻子百基拉(意微小的)。(註:他們名字的字義似乎暗示,弟兄代表神,應屬天、得勝、高瞻遠矚;而姊妹代表人,要卑微、低就、殷勤勞苦)由一至三節所記載不難看出,這對夫妻所以來到哥林多,明顯是主刻意安排來抉持、幫助使徒保羅的。所以保羅到哥林多後別處不去,就到他們那裏去,不但和他們同住還同工,因保羅和他們原來都以製造帳棚為業(暗示以建造神家為職業)。

保羅在哥林多住了許多日子,就離開往敘利亞去,百基拉和亞居拉與他同行,到了以弗所,保羅就把他們留在那裏(徒十八18,19)。顯然從此時起,這對夫婦已成為保羅的同工(羅十六3),對保羅個人和職事工作開展都極為重要。有趣的是,也由此起,聖經記載一反常態,常將妻子百基拉擺在丈夫亞居拉之前,應在暗示,就與使徒配搭和職事工作說,百基拉或許較亞居拉更關鍵、更積極;也可能就真理而言,百基拉也在亞居拉前面。(見後文)果真如此,我們不難推知,既便夫妻一體,丈夫是妻子的頭(弗五23),主也並未忽視姊妹的擺上和功用。

這對夫妻留在以弗所非常盡功用,後來亞波羅來到以弗所,他有口才,在聖經上又很有能力,已經在主的道路上受了教導,靈裏火熱,將耶穌的事詳確的講論教訓人,只是他單曉得約翰的浸。(徒十八24,25)不過就因這一點對神新約經綸沒有完全啟示的缺失,亞波羅的職事便造成幾處召會日後的難處(徒十九2~6,林前一12,三4)。百基拉和亞居拉聽見,就接他來,將神的道路給他講解得更加詳確(徒十八26)。這顯示這對夫婦很清楚神新約的經綸和主完整的救恩,更難能可貴的,他們沒有容讓不健康或不完整教訓的擴散,在愛裏盡力幫助、成全亞波羅,避免初期召會受到為難。真不愧是保羅的好同工。難怪保羅在羅馬書末了,親自為他們作見證說,「他們為我的性命,將自己的頸項置於度外,不但我感謝他們,就是外邦的眾召會也感謝他們。」(羅十六4)另外,保羅也曾兩度提起「在他們家中的召會」(5,林前十六19),分別在羅馬和在以弗所兩地,這顯示無論他們到那裏,總是打開家,召會生活總以他們家為據點。就此點說,夫妻必須同心,弟兄和姊妹都同等重要,所以羅馬書百基拉在前,而哥林多前書卻以亞居拉居首,主不偏待人(羅二11,弗六9)。這也印證保羅的話,「你們的勞苦,在主裏面不是徒然的。」(林前十五58)

在保羅殉道前,可能是他所寫最後的一封書信–提摩太後書的結語中,保羅仍念念不忘這對夫婦,特別提名問他們的安(提後四19)。不必等那日得獎賞,就是今日,百基拉、亞居拉也已得著使徒的記念和名字記在經上的無比榮耀。他們為我們立下典範,不僅值得你我學習,更是我們已成家聖徒,夫婦同心配搭,打開家服事聖徒,同過召會生活,並緊緊跟隨職事的教訓(提後三10)和在現有的真理上得堅固(彼後一12)的最佳榜樣。                

舊約讀經心得-撒迦利亞對以色列的勸告

撒迦利亞書記載神的話臨到撒迦利亞有兩次。一次在大利烏王第二年八月(亞一1),主要內容是八個安慰和應許的異象(一7~六15);另一次在大利烏王第四年九月(七1),主要論到神的勸告(七1~八23)和鼓勵的豫言(九1~十四21)。關於神的話第二次臨到撒迦利亞的前段是關於神的勸告,就是要他們離棄儀文宗教的虛妄,轉向敬虔生活的實際,以及耶和華復興以色列的願望。

這段話是起因於以色列人問神的祭司和申言者說,『我這許多年來,在五月間哭泣並分別自己,現在還當這樣行麼?』(七3)這裏,照三至六節和八章十九節,以色列人按他們的儀文宗教哭泣、禁食、並分別自己,在十月間表達他們對巴比倫人攻打圍困耶路撒冷(耶五二4)的悲哀;在四月間表達他們對耶路撒冷城被攻破(王下二五3~4)的悲哀;在五月間表達他們對神的殿和耶路撒冷城被焚燒(耶五二12~13)的悲哀;以及在七月間表達他們對基大利被殺(王下二五22~26)的悲哀。在七章五至十四節,神先點出他們如此是為「自己」,並非為「神」。(七5,6)接著又指出他們不聽神的靈藉申言者所傳的話,惹神大發烈怒。(9~14)八章十六至十九節,耶和華勸告以色列,從他們儀文宗教的虛妄裏轉向耶和華,並轉向敬虔生活的實際,就是滿有公義、慈愛、憐恤、真實與和平的生活。這要帶進八章二至二十三節所題的復興時期。

事實上,神在論到復興這段對以色列人的問題有明確的答覆。如在八章十六、十七節答覆了關於「行」的問題,『你們應當行的是這樣:各人與鄰舍說實話,在城門口按公理與和平審判;誰都不可心裏謀害鄰舍,也不可愛起假誓;因為這些事都為我所恨惡,這是耶和華說的。』其中勸告他們所當行的,它全不在宗教、儀文,而在於和鄰舍、他人的互動。又在八章十九節答覆關於哭泣禁食等問題,『四月、五月、七月、十月禁食的日子,必變為猶大家歡喜快樂的日子,和歡樂的節期;所以你們要愛真實與和平。』暗示以色列人不要只注意儀文作法,而要因喜愛真實與和平【就新約而言,真實與和平都是基督(約一14,弗二14),基督是我們的生命(西三4)】而歡喜快樂(表徵生命內在的健康和滿足)。末了,關於和外邦或世界分別自己的問題,答覆在二十至二十三節。其中二十三節最是關鍵,含示以色列人真的「分別」,在於神與他們同在。外邦、列國都會知道,而拉住猶大人的衣襟(表徵人的行為表現),要與他們同去。另外提到從列國「各種方言」中出來,暗示在千年國時,神要撤銷祂對巴別的審判(創十一7~9),並要對付列國中間不同的語言所造成的難處。正如在五旬節所發生的(徒二4~11),乃是千年國時代將要發生之事的豫影。

末了,在第八章論及神復興以色列的願望中,有一字特別顯眼,值得稍加留意。這字就是「真實」,原文意穩固、可靠、無疑、真理。按原文,這字在本章中共出現五次(3,8,16中的「實話」與「公理」計二次,19)。首先,神自己是憑「真實」和公義(8);進而以色列人都當行:各人與鄰舍說「實話」,在城門口按「公理」與和平審判(16);再來以色列人要將禁食變為歡喜快樂,以顯示他們愛「真實」與和平(19)。有了這些實際,神的願望在千年國時才能達成,所以(新)耶路撒冷必稱為「真實」的城(3),其實就是基督是「實際」(約一14,17,十四6)最終的榮耀彰顯。 

新約讀經心得-實行身體的生活

羅馬書大致可以分成兩大部分,前半部分(一至八章)論到個人的救恩,將我們作成神的兒子,這乃是生命的事;後半部分則論到召會生活,就是基督的身體,這乃是功用的事。兩相比較,八章的觀念乃是神聖的生命產生許多的兒子,但還沒有達到基督身體上的許多肢體;到了十二章,這許多的弟兄成了身體的肢體。因此,十二章乃是從個人救恩轉成身體生活的一個重要站口,並且本章給我們看見在召會生活中實行身體生活的路。

從羅馬書八章看見三一神要浸透我們的全人─靈、魂、體三部分。八章十節說到靈因義是生命;六節說到心思置於靈乃是生命平安;十一節說到賜生命給我們必死的身體。而三一神作生命,分賜到我們三部分的人裏面,目的是為了羅馬書十二章中身體生活的實行。因此我們需要獻上我們的全人─靈、魂與身子,以建造基督的身體。

關於身體的獻上,十二章一節說到『所以弟兄們,我藉著神的憐恤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聖別並討神喜悅的活祭,這是你們合理的事奉。』保羅勸我們獻上我們的身體。這裏的身體在原文中是複數,意指我們人類行動的器官。而羅馬書十二章五節提到『我們這許多人,在基督裏是一個身體…』這裏的身體則是單數,即指基督的身體。召會是合一的,身體只有一個。因此,雖然身體上的肢體有許多,但我們不該是分開、各別的事奉,而是在一個身體裏的事奉,因為這是基督身體的事奉。

在魂裏變化方面,二節說到『不要模仿這世代,反要藉著心思的更新而變化,叫你們驗證何為神那美好、可喜悅、並純全的旨意。』心思乃是我們魂的主要部分,因此藉著讓神更新我們的心思,神就能變化我們的魂。這裏的心思在原文是指每個人都具有的心意、態度與思考方式。而心思的更新則是指當我們受浸重生之後,這個心思被聖靈浸透到一個地步而有所改變的結果。在心思的變化上,保羅也囑咐我們要將我們的心思置於靈裏(羅八6),在一樣的心思和一樣的意見裏彼此和諧(林前一10),在主裏思念相同的事(腓四2)。腓立比書一章二十七節:『在一個靈裏站立得住,同魂與福音的信仰一齊努力。』在召會生活中,需要我們魂裏聯結,思念相同的事,如此才有真正的一。

最後在靈中生活行動方面,羅馬書十二章十一節說到『殷勤不可懶惰,要靈裏火熱,常常服事主。』當我們心思更新後,容易落入消極靜止的光景中,因此我們需要時常挑旺我們的靈,就如提摩太後書一章六至七節:『將那藉我按手,在你裏面神的恩賜,再如火挑旺起來。因為神賜給我們的,…乃是能力、愛、並清明自守的靈。』保羅在此囑咐我們要時常挑旺深處的恩賜,也就是我們的靈,為要抵擋召會的敗落,好使我們能在召會生活中積極往前。

從羅馬書十二章,給我們看見藉著獻上我們的身體,在獨一的身體裏事奉神。並且奉獻我們的魂,時常將心思置於靈裏,好叫心思被更新變化,以驗證何為神的旨意,而神的旨意就是要為基督得著一個身體,作祂的豐滿與彰顯。最後,我們還需要常常挑旺我們的靈,好使我們能在召會生活中積極向前。因此,我們需要獻上我們的全人─靈、魂、體各部分以實行身體生活,完成神的旨意,將基督的身體建造起來。

舊約讀經心得-建造的傳承

 根據歷代志二十八章記載,大衛立所羅門王接續他作王,不是因為他個人的喜好或揀選,而是因神建殿的需要由神揀選。因為他說,「我心裏本想為耶和華的約櫃建造安居的殿宇,作為我神的腳凳;我已經豫備建造的材料。只是神對我說,你不可為我的名建造殿宇,因你是戰士,流了人的血。…耶和華賜我許多兒子,在我的眾子中揀選我兒子所羅門坐耶和華國的位,治理以色列。耶和華對我說,你兒子所羅門必建造我的殿和院宇;因為我揀選他作我的子,我也必作他的父。」(代上二八2356)這段話明白顯示大衛立王沒有私心,不照自己的揀選,更重要的是,立王是為建造神的殿宇,並照神指定的人選。難怪經上說,大衛是合乎神心的人(撒上十三14)。

大衛告訴所羅門許多事中沒有一樣比建造殿說得更詳細。僅在二十八章直接講到如何建殿的就有三節,抄錄如後。「大衛將殿的廊子、旁屋、府庫、樓房、內室、和安放遮罪蓋之至聖所的樣式指示他兒子所羅門」(代上二八11);「又將他被靈感動所得的樣式,就是耶和華殿的院子、周圍的房屋、神殿的府庫、和聖物府庫的一切樣式,都指示他」(12);「大衛說,這一切樣式的細工,都是耶和華的手在我身上,畫出來使我明白的。」(19)這三節雖大同小異,但其差別仍值得我們細心品味。顯然第一處重在外面物質的建造,是最基本的;第二處包括十二至十八節卻強調靈的感動。其實原文無感動一字,其含意似乎指所有十二至十八節講到的建築、器物等圖案或結構(樣式原文意)都在靈裏臨到、存在而有靈意,在靈裏領悟。簡單說十二節是把十一節外面物質的建造更深入地引進靈裏。尚不止於此,十九節是前面諸節論到建造工作的總結,但講得更主觀具體。其中提到「細工」,原文字意代表人身分、受雇、財產、工作,其字源意使者、天使,指作代理人的奉差遣者。所以這節有更深刻的含意,指建造者是受神差遣,代理衪作建造的細工,是神用手畫或寫在大衛身上,使他明白。這表示為殿的建造,大衛經歷神力量、權柄的刻畫製作,是有深刻過程的,他再傳給所羅門。由此可見建造神居所是何等不容易,要先從物質的,如時間和財物奉獻起首;進到屬靈的,如看見建造的光和異象;再進到經歷的,如與主靈裏調和與聖徒一裏配搭,才算真實的建造。而建造是一長時間的工作,不可能由一世代的人完成,必須要有合適、正確的「傳承」,大衛和所羅門正是建造傳承的榜樣和豫表。

另外順道一提,大衛不只把建造殿的樣式傳承給所羅門,另外大衛幾乎為建殿豫備了所有需要的東西,也一併傳承給所羅門。這些包括,第一、建殿的基地–阿珥楠禾場。(二一1~二二1)第二、建殿的材料。(二二214)第三、建殿的工匠。(15)第四、金銀財物。(二九24)最後並吩咐所羅門,「我兒阿,現今願耶和華與你同在;願你亨通,照祂指著你說的話,建造耶和華你神的殿。惟願耶和華賜你見識和聰明,願祂託付你治理以色列,願你遵守耶和華你神的律法。」(1112)又吩咐以色列的眾首領幫助他兒子所羅門,說,「耶和華你們的神確實與你們同在,叫你們四圍都安寧;因祂已將這地的居民交在我手中,這地已經在耶和華與祂百姓面前被制伏了。現在你們當立定心意,尋求耶和華你們的神;也當起來建造耶和華神的聖所,好將耶和華的約櫃和神的一切聖器皿,都搬進為耶和華名建造的殿裏。」(1819)由此可見殿雖由所羅門建造完成,然而建造的一切豫備包括藍圖,卻都由大衛準備、指示和吩咐。所以建造神的家是歷世歷代信徒累積的負擔與事業,前後間的傳承是極為重要的。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