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數記概論(上)第7~8篇

第七篇 形成的要義(四)職權的申述、除污穢的條例、進一步的失敗、失敗的結果、繼續前行、行程的站口

民數記中,每一次神的子民失敗後,都會題起一些條例或律例;這是神恩典的安排,為著應付以色列人的失敗。十九章的條例主要說到如何除去死亡的污穢。十四和十六節說到,有人進入死了之人所在的帳棚,或接觸了死人的屍首、骨頭或墳墓,這人就必不潔淨。這些經節指明在神面前,沒有任何不潔比死亡更甚。罪乃是死的根源,所有的不潔都是死亡的結果。民數記十九章十二節說,觸著人死屍的,那人在第三天和第七天都要灑除污穢的水。除污穢的水豫表基督死的功效和復活的能力。

在提到除污穢之水的條例之後,二十至二十一章題到以色列人進一步的失敗。第一件是為水爭鬧。第二件是毀謗神和摩西。以色列人在行程中許多次失敗的結果就是死。民數記二十章記載毀謗摩西的米利暗的死,和兩次犯錯的亞倫的死。在二十七章看見神的僕人摩西也死了。因此,米利暗、亞倫、和摩西都沒有進到迦南地,惟有約書亞能帶領以色列人進入美地。這指明申言者、祭司、律法只能帶領人走向迦南地。舊約的『約書亞』這名字等於新約的『耶穌』。只有主耶穌能帶領人達到神的目的。這些失敗之後,以色列人繼續前行;至終,他們到了毘斯迦山頂,能直接望見迦南地。

民數記三十三章一至四十九節,重新記載以色列人出埃及後,行程的每一個站口。三節說,他們從蘭塞起行,在所有的埃及人眼前昂然無懼的出去。然後他們一站一站往前行,共有四十二站。他們整裝出去爭戰,奪取迦南美地,達到神榮耀的目標。

第八篇 爭戰的要義(一)戰勝諸王

我們若能在民數記這卷書摸著神的思想,就知道本書不重在神子民的失敗和漂流,乃重在神在祂子民身上的目標。我們對任何事的判斷,都要根據開頭和結尾,就是一件事起初的用意和最終的結局;而不是根據其中的過程,因為過程並不能作為代表。這卷書開頭說以色列人編組成軍,末了說到他們爭戰得勝。

無論是神子民的編組或行程,都是為著爭戰。然而爭戰本身不是目的,乃是過程,為要得著迦南美地。同樣的,我們在召會裏的配搭和在地上跟隨主的行程,也都是為著爭戰,為要進入基督的豐盛,帶進神的國度,並設立神的見證。

民數記從二十一章開始記載以色列人的爭戰;以色列人戰勝亞拉得王、亞摩利人的王西宏和巴珊王噩。第二十二至二十五章記載巴勒與巴蘭對以色列人的擾害。亞拉得王、亞摩利人的王和巴珊王是直接與以色列人爭戰,但摩押王巴勒不是。巴勒知道他不能抵擋以色列,就想出一個詭計-召巴蘭來為他咒詛以色列人。巴勒是王,巴蘭是外邦的申言者,他們二人的聯合就是政治與宗教的聯合,來對付神的軍隊。當巴勒要巴蘭咒詛以色列民時,神卻使巴蘭四次作歌,將咒詛變為祝福。巴勒的努力全歸徒然,就發怒要巴蘭回去。然而,巴蘭既受了賄金,就在臨走時獻了一個計謀,教導巴勒利用摩押和米甸女子引誘以色列人。以色列人在什亭與摩押女子行淫亂,這些女子邀以色列人給她們的神獻祭,百姓就喫她們的祭物,跪拜她們的神。神便向他們發烈怒,以瘟疫審判並擊殺他們。在以色列人失敗受神憤怒審判時,有祭司亞倫的孫子非尼哈起來,以神

的妒忌為妒忌,殺了一個米甸女人以及與她行淫的以色列人首領;這才使神的怒氣轉消。這指明,神的子民落入這樣的計謀和網羅時,所需要的乃是祭司的職分。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