喫喝享受神的操練(第1-2篇)

 第一篇 神與人的關係、第二篇 藉著喫主與神調和

神為人造靈,使人能接受神,目的是為接觸神並接受神。神不是用眼睛接受的,因為人看不見祂;也不是用手觸摸的,因為人摸不著祂。神是靈,(約四24)人用以接觸神並接受神的器官,乃是靈。我們必須清楚看見這事。

為甚麼神要在人裏面造一個靈呢?如同人裏面的胃如何為著接受食物,人裏頭的靈也如何為著接受神。神是靈,祂要進到人裏面,作人的營養,化為人的成分,就像血液化為我們全身各部分的成分一樣。祂要灌注我們全人,作我們的一切供應,使我們裏裏外外都有神的成分。這樣,祂在我們身上就能得著完滿的彰顯。神並不要人憑己意敬拜神、事奉神、為神作甚麼,這都是人天然的觀念。神的心意乃是要我們把祂當食物喫了,要我們把祂當飲料喝了。藉著喫祂、喝祂,人就能得著生命的供應,而與神調和為一,成為神的彰顯。

聖經啟示神與人的關係,乃是重在神與人的調和。神將人造好後,把人放在伊甸園裏,園子當中有一棵生命樹。生命樹表徵神自己,說出神要以食物的形態進到人裏面,作人的生命。在新約裏,話成肉體的基督也就是生命樹。主耶穌說,『我是從天上降下來的活糧,人若喫這糧,就必永遠活著。』(約六51)這乃是出埃及十六章所記載從天降下之嗎哪的應驗。我們要喫主,就會因主活著,一個人喫得不好,就會軟弱沒有力氣;照樣,基督徒之所以軟弱,乃是沒有天天喫喝基督,沒有把基督喫飽。我們需要幫助人享受神作他們生命的供應,叫人飽嘗基督,裏面滿得生命的供應,剛強的活出基督。

利未記概論-第22-23篇

第二十二篇 利未記的豫表(十五)人身上的漏症

利未記十五章所說的漏症,是人肉身生命在生理上的漏洩,人因漏症而不潔淨。這裡至少講到三層的不潔:第一,天然的人都是不潔的;第二,天然的人所接觸的東西都是不潔的;第三,人接觸了天然之人所接觸的,也變作不潔的。漏症所產生的影響遠比痲瘋嚴重得多,人只要接觸到患漏症者所接觸的東西就變作不潔了。

如何對付人的漏洩:不潔淨到晚上、洗衣服、用水洗澡、用水涮手、患漏症的人所摸的瓦器要打破、木器用水涮洗。十五章有十四次提到『不潔淨到晚上』晚上表徵死,乃是一個結束,早晨表徵復活,乃是一個開始,天然生命必須結束-死,才有新的開始-復活。『要洗衣服』表徵對付外面的生活、行為,以及一切與人天然生命接觸的媒介,如職業、家庭、環境、人際關係等。『用水洗澡』『用水涮手』表徵用神活的話,並用神話語中的生命和靈,清除我們的污穢。『患漏症的人所摸的瓦器要打破,木器要用水涮洗』瓦器表徵我們這些受造而墮落的人,木器表徵神所創造的人性,原初神所創造的人因著墮落已經敗壞了,所以神要來破碎,然而神所創造的人性,神從來不抹煞,神所創造的人性要保留,不過需要用水涮洗,就是需要用神的話以及神話中的生命和靈來涮洗。『患漏症的人得了潔淨,沒有漏症時,就要為自己得潔淨,計算七天,也要洗衣服,用活水洗身,就潔淨了』一連七天的了結,表徵我們天然的生命需要一再的了結,直到完全了結的地步。

第二十三篇 利未記的豫表(十六)遮罪

每年七月初十日,是以色列人的遮罪日,雖然天天都有人到祭壇前獻贖罪祭,在神面前一次又一次接受遮罪,但遮罪這件事,是在七月初十日在神面前成就的。因此以色列人每年都得分別這一日,在神面前完全安息,專辦這一件事,就是獻贖罪的火祭,使他們在神面前得遮罪,解決他們和神之間罪的問題。有了遮罪,神就能接近他們,他們也能親近神,神能住在他們中間,他們也能進到神裡面。如果沒有遮罪,神與人的來往就無根據,遮罪實在是一件太大的事。亞倫的兩個兒子,拿達和亞比戶獻上凡火,死在神面前,他們要親近神但是沒有遮罪的根據,沒有遮罪的立場,以致倒斃在神面前,因此神吩咐亞倫必須遮罪,沒有遮罪就不能隨時進到至聖所裡接近神。

亞倫要為自己、為會眾、為家人獻贖罪祭,無論誰到神面前都需要經歷基督作贖罪祭和燔祭,若沒有基督作我們的贖罪祭,就無法進到神面前。亞倫不只要為自己和百姓遮罪,也要為至聖所和會幕遮罪,因為神的居所,在不潔的人當中受了玷污,所以也需要遮罪。遮罪一面除去以色列人的污穢,一面保全並成全神的聖別,如此神和人才能彼此相通、相配、相親。一年一次為全會眾遮罪,這是提醒眾人祭物不能叫人得以完全,牛羊的血不能真正解決人罪的問題,那不過是個象徵和提醒,乃是等到神的兒子來到,才真正完成了救贖的工作。    

利未記概論-第18~19篇

第十八篇、利未記的豫表(十一)痲瘋的不潔(一)

利未記十三至十四章的豫表,是從人裡面發出的不潔,也就是痲瘋。痲瘋指人明知故犯、任意妄為、定意頂撞神的罪。在舊約聖經裡有三個事例:第一,米利暗。因為頂撞摩西,背叛神的權柄;第二,基哈西。因為貪了不該得的錢財,破壞神恩典的原則,而患了痲瘋;第三,烏西亞王。因著不守自己的地位,明知自己不是祭司,不能到殿裡燒香,卻明知故犯,而患了痲瘋。

人在肉皮上的腫塊、癬或火斑,原則上都是指人外面的錯誤、弱點和過失。腫塊和癬都是表徵人與人之間有了疙瘩,有不和的光景;也就是說,我們與人之間相處的難處,有的像腫塊是重一點的、明顯的,會覺得痛,而有的像癬,比腫塊輕一點,癬只會癢,會叫你不舒服。『火斑』原文是發亮的點,指驕傲說的,意即人在某一點上有驕傲,想顯揚自己身上可誇的點。許多時候我們與人相處不來,就是因為我們要誇口,要顯揚自己。

要斷定是否為痲瘋,就需要帶到祭司面前察看,讓神斷定。祭司審斷時一面很謹慎嚴格,一面抱著寬容的態度;若不是有確定的證明,而僅僅是懷疑,祭司就不下斷案。祭司會將患者隔離七天,之後再察看。這乃是神莫大的恩典,盼望人不至於軟弱、嚴重到患痲瘋的地步,以至於從神子民中間被隔離。

要斷定是否患了痲瘋,必須有以下幾個憑據:第一,毛變白。即行為的力量衰退了,過正常召會生活的力量衰退改樣了。第二,深於皮。指明是人存心、定意與人鬧彆扭、定意與人不合。第三,火斑在肉皮上變白。這是生病過後的好現象,雖然人有過錯誤,但這個錯誤已經過去,而且他肯承認、不遮掩。第四,隔離七天。神給人七天的時間,人若肯接受生命的供應,生命在他裏頭就有一個殺死的能力,叫他身上的毛病完全得到恢復。第五,災病發暗,沒有發散。與人有疙瘩的難處消下去了,沒有從前那樣鮮明了,同時不發散,我們就知道在裏面有了生命的恩典,得了醫治。相反的就是第六,災病發散。第七,舊病發白處長出紅肉。就是舊痲瘋發作,看似停下來的難處,過了一段時間,在那個弱點上又有一種新的情形顯出來。第八,全身變白。意即人犯過罪,在神、在人面前都承認了,就可定他是潔淨了。第九,紅肉變白,表徵這個毛病過去了,留下一個生過病的痕跡。第十,長瘡處起了白腫塊或白中帶紅的火斑。意思是,當信徒中間出現一些弱點與罪過時,有祭司職分的人需要留心察看他們的情形,是否構成叫他們和神子民不能交通的罪。第十一,火傷處的紅肉成了火斑。這種火斑是由於火傷,由於人發脾氣,不能約束自己,反而顯揚自己,定罪別人而生出來的。

第十九篇、利未記的豫表(十二)痲瘋的不潔(二)

利未記十三章二十九至四十四節說到在頭上或鬍鬚上的災病。頭上有災病,總是與思想和權柄有關。能在真理、思想上一直不出錯的人,在權柄上也必定沒有問題,相反的,不服權柄的人,定規是隨意思想,隨意講說的人。鬍鬚上有災病,有一種自居、自尊、自貴的光景,所以我們要學習不自居、不自尊、不求得到別人的尊敬,不高看自己。

頭上、鬍鬚上痲瘋的斷定,有以下幾點:第一,察看有無細黃毛。這豫表基督徒正常生活的能力衰退了。第二,頭上的災病不深於皮。指他積極方面的能力沒有衰退,這問題不是存他深處出來的,只是一時的軟弱和過錯,不構成痲瘋的罪。第三,剃鬍鬚但不剃頭。這裡把頭上與鬍鬚上的痲瘋連在一起,指明一個人頭上有沒有毛病,幾乎與他的自尊和自居有關。第四,在隔離七天若未發散,就要洗衣服。意思是人既沒有毛病了,就需要整頓外面的行為與生活。第五,潔淨後,頭上的病又發散,不必再找黃毛,要斷為不潔。意思是,一個在思想或權柄上出問題的人,經對付後又發作,那就不是他一時的過錯,而是他裡面深處的問題。第六,長黑毛。是恢復能力的情形,這是病得醫治的積極證明。第七,白火斑。『白』是指生過病而好轉了,問題過去了。第八,頭禿。指這人沒有順服但也沒有背叛,不構成痲瘋的病。第九,額頂禿。指在人前或場面上不肯順服,但不是背叛,還不是痲瘋。

患痲瘋者的公開承認:第一,衣服要撕裂。衣服表徵人的行為,他們若還穿著完整的衣服,那就是假冒和偽裝。第二,要蓬頭散髮。表徵不服,是沒有約束而放肆。第三,要蒙著上唇。患痲瘋的人裏頭所說出來的都是不潔的。第四,要喊叫說『不潔淨!』這是要自己定罪自己。第五,要獨居營外。意思是要從神子民中間的交通隔離。

外還有說到衣服上的痲瘋,指人的行為和生活的毛病。第一,三種質料的衣服。在生活中與人的交往,不論是純樸如麻衣,或是溫柔如羊毛衣,還是熱切如皮衣,都不可沾染痲瘋。第二,衣服的經緯,『經』是指人如何對神(包括對一切在上的權柄),『緯』是指人與人之間平行的交往,如何對待別人接受別人的對待。第三,衣服發綠發紅。表徵人在生活行為上,有了不正常而奇異的改變,失去原來的樣子。第四,惡性的痲瘋。有蠶食的意思,這表徵擴散的罪越來越嚴重,是很厲害的病。第五,焚燒衣服。表徵人所從事的職業、買賣、工作、或交往的朋友,有嚴重的毛病,需要焚燒、燒燬,完全的除掉。第六,再洗衣服。意即這有災病的人需要重新整頓他的生活、為人、行為。第七,腐蝕的痲瘋。指從前有構成痲瘋的罪,經過察看,仍無改變的跡象,反而更深入惡化腐蝕,就要斷為不潔。第八,災病發暗,要將衣服部分撕去。表徵人仍可留在原來的職業、工作和環境上,但沾染的部分要檢查、對付並除去。第九,衣服撕去後,有災病再出現,就要全部燒燬。意指局部的對付不夠,需要全部燒燬。第十,災病離開了要再洗衣服。指對構成痲瘋的罪真實承認過的人,在生活為人上,需要再一次的對付和整頓。

利未記概論-第16-17篇

第十六篇 利未記的豫表(九)食物的潔與不潔

利未記第十一章說到喫的問題,包含許多的豫表。喫的意思是接受到人裏面的東西,都消化在人裏面,並與喫的人調和,且成為這人裡面的一部分,這所喫的會變作他生活的力量。

十一章三節指出分蹄和反芻的走獸為潔淨。分蹄豫表人在行動上有分別,反芻是指接受神的話語,反覆思想。九節指出有鰭有鱗的水族為潔淨,表徵拒絕在世界的沾染。十三至十九節不潔的飛鳥,不喫種子卻以屍體為食物,表徵以屬死的事物為食物的人。二十一節指明有翅膀,並且足上有腿,能在地上蹦跳的昆蟲。表徵人雖在地上行走,卻能隨時離開地。二十五節指明,凡是死的,不論何物都是不潔。二十六節凡走獸分蹄不裂成兩瓣的為不潔,表徵人在行動上模稜兩可。二十七節指出用掌行走,表徵行動與地一點都沒有分別。若摸著死物,必不潔淨到晚上,這說出我們雖會沾染污穢而軟弱,但到晚上就結束了,明早會有一個新起頭。凡死物掉在甚麼東西上,這東西就不潔淨,需要放在水中洗。這水是指神的話藉著聖靈生命的洗淨。三十節泉源或是聚水的池子仍為潔淨,這表徵有的人裡面的泉源是活的,雖外面接觸了污穢,沒有多久這污穢就被流通沖走了。三十七節指出死物碰著子粒,仍舊是潔淨的,因為子粒有生命,是活的,有抵擋污穢的能力。四十一至四十二節指明凡爬物用肚子行走,和用四足行走,或是有許多足的,都為不潔。這是指撒但或是屬撒但的人,特別是指一切被撒但充滿、佔有的人。神藉著利未記十一章,神聖別的子民要作祂聖別的祭司,就需要接受這屬靈的原則,分別什麼是潔淨的,什麼是不潔淨的。

第十七篇 論到利未記的豫表(十)人類生產的不潔

利未記十二章,啟示人是從不潔的源頭而出,生來就是不潔的,這個不潔需要經過一段受試煉、受試驗的時期,被了結而進到復活裏。這給我們看見人得潔淨的兩方面:第一,是藉著死而復活,由四十天、八十天所表徵;第二,是藉著獻祭,就是藉著救贖,由燔祭和贖罪祭所表徵。一面,需要主耶穌死而復活把我們了結,並把我們帶到祂的復活裏;另一面,需要主耶穌為我們受死流血,作我們的贖罪祭。十二章所說的婦人代表全人類。婦人裏面的不潔,表徵全人類裏面的不潔。人要得著潔淨,必須經過死而復活,也必須藉著救贖。一個婦人不能生完孩子第二天就來獻祭,需要經過至少四十天纔能來獻祭,指明人惟有在死與復活的原則裏,纔能接受基督的救贖。                         

利未記概論-第15篇

第十五篇 利未記的豫表(八)祭司事奉的條例

這篇說到祭司事奉的條例,包括亞倫和他兒子們承接聖職;(八1〜36)他們如何開始盡職,(九1〜21)以及他們事奉盡職的結果;(22〜24)還有他們該如何謹慎免致干罪。(十12〜20)

亞倫和他兒子們承接聖職:第一,亞倫和他兒子承接聖職時,摩西要『用膏油抹帳幕和其中所有的…又用些膏油在壇上彈七次,又抹壇和壇的一切器皿,並洗濯盆和盆座,使其分別為聖』(利八10〜11)會幕和其中所有的,需要用膏油膏抹,表徵神願意在一切事奉祂的事上,滿有神的成分。神盼望在一切事奉祂的事上,都滿了神人二性的調和。神人二性的調和乃是事奉神的基本原則。帳幕和其中所有的器具,乃是豫表天上的,壇和壇的一切器具及洗濯盆,乃是豫表地上的,指明不論天上或地上的,都需要滿了神人二性的調和,這在神面前才蒙神悅納。第二,亞倫和他兒子承接聖職要持續七天之久。七天不可出會幕的門,會幕豫表主,也豫表召會。七天豫表一段完整的時期,亞倫和他兒子七天不可出會幕的門,指明事奉神的人,從作祭司事奉神的那一天起,直到主再來為止,都要住在主裏面也要住在召會中。

亞倫和他兒子們受膏之後如何盡其職分:第一,亞倫和他兒子們在第八天盡祭司職分。第八天表徵復活的日子,說出我們只能在復活裏盡祭司的職分。第二,亞倫為自己獻贖罪祭和燔祭:沒有一個人不清楚對付罪,而能做神的祭司;也沒有一個人不站在燔祭奉獻的地位上,而能事奉神。我們這些有罪的人,需要以基督為我們的贖罪祭和燔祭,才能作祭司事奉神。第三,亞倫為百姓獻上贖罪祭、燔祭加上素祭與平安祭:這表徵主耶穌一面作了神子民的贖罪祭,一面將神子民包括在祂裡面,一同獻給神,為神而活。此外,主又帶領神子民在祂裏面過素祭的生活,結果就叫神與神子民享受神人相安的喜樂。第四,亞倫獻完了祭,就為百姓祝福。這表徵基督作我們的大祭司,在祂釘十字架之後,在祂的復活裡祝福我們(路二四50)。第五,摩西、亞倫同進會幕,又出來為百姓祝福,這豫表基督作我們的君王和大祭司,進入諸天並要從諸天出來為我們祝福。第六,有火從神面前出來,燒盡了壇上的燔祭和脂油。祭壇上的火是『從耶和華面前出來』的,因此這火是出於神,不是出於人,所以是聖火不是凡火。一面祭壇上的贖罪祭因著血的遮蓋,已經合於神的要求;另一面,有表徵一切都為著神的燔祭,所以適合於給神接納。為這緣故,從神那裏有火出來,燒盡而悅納壇上的祭物。

祭司當如何謹慎盡其職分免致干罪:亞倫的兒子拿答、亞比戶獻凡火,凡火有三個特點,是出於人的、是出於地的、沒有以遮罪作基礎。凡火豫表我們天然生命裡的熱心、喜愛、力量和才能,結果是導致屬靈的死亡。火有兩種功用, 一種是為著悅納、享受,一種是為著審判、懲罰。拿答和亞比戶因著獻凡火,就遭受神審判的火燒滅,這該成為我們的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