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0日青職成全訓練蒙恩見證

在這次的訓練中,簡弟兄多次提到“扛抬約櫃”。照著我老舊天然的領會,覺得扛抬約櫃是何等大的責任,那該是前面弟兄才能扛得起的重擔!讚美主,藉著簡弟兄所釋放的信息,一次又一次的把扛抬約櫃的負擔傳輸進眾人裡面,並藉著多面的比喻和弟兄親身的經歷,幫助我領會了扛抬約櫃的意義和實質所在。

弟兄提到,當第二代的以色列人扛抬約櫃過約但河時,神才在地上得著第一次的榮耀。我從來沒有細想過,神需要在地上得著榮耀。當弟兄的話一出來,我就蒙光照,看見自己常常落在自己的裡面而忽略了主的權益,其實神何等需要一班願意把肩膀奉獻給祂的祭司。弟兄接著鼓勵的說到,你裡面要有一個扛抬約櫃的心願,要去面對約但河!在實際的召會生活中就是:弟兄姊妹的需要,我們不能逃啊,要面對它!因為以主的個性,祂是會去尋找失迷的那一隻。聽見這樣的話,我實在不得不向主認罪,主雖常讓我看見弟兄姊妹的需要,但我卻只挑輕省的做,甚至只挑容易服事的對象,就是不願意面對真實的約但河!接著弟兄分享到他以前如何服事一位癱瘓的弟兄,甚至因此被迫聚會遲到。即便如此,弟兄還是願意擔著弟兄的難處!這樣忠信的服事已經夠打動人,但弟兄卻進一步謙卑的說,是主在那樣的一個服事中,煉淨他!這樣的一份願意被主煉淨的心願,更深的摸著我的心。求主使用這樣的訓練,賜給我一個願意站在死地的心志,操練為有難處的聖徒禱告,學習用生命扛抬約櫃,走一條跟隨的道路。 

李道君弟兄在新竹的服事

李弟兄於1977年來新竹服事。那時他服事的對象包含桃園、新竹、苗栗等地,往來奔波非常勞苦。但即使是這樣,他在新竹召會服事,產生的影響是大的。 

性格與靈的操練

李弟兄對性格的操練非常注重。在新竹服事的這段期間,每個主日下午會有性格成全聚會。這聚會每週成全以後,隔週就需要檢核操練的情形,我們需要填寫心得與操練表,每個操練表他都會親自批閱,非常認真地帶領我們,而他自己也是這樣操練。我親眼看見他在新竹會所寄宿的時候,親自洗衣服、曬衣服,親手做工不假外人。

他對靈的操練非常注重。讀經、聚會、申言、服事都需用靈、操練靈、供應靈,平常生活要活在靈裏。所以他常帶領我們操練靈,即使後來他離開後,也曾再回來帶領我們有操練的聚會,他對靈非常有感覺。有一次他參加擘餅聚會,那次聚會很熱鬧,聖徒聲音也很大,但是靈的實際不夠。他聚會後馬上和負責弟兄們說這樣不行,我們應該要注意,不可用聲音大、熱鬧來取代靈的實際。

注重成全青年人

當時召會的青年人不多,屈指可數。李弟兄非常注重成全青年人。對我個人來說有下列兩個經歷:

他來到新竹後馬上同林鐘榮弟兄、趙錫民弟兄來看望我,那時我年少幼稚又驕傲,讓他吃了閉門羹。後來我得著恢復,他馬上建議弟兄們把一些重要的服事叫我承擔,這些服事甚至包括財務與講臺操練。藉著服事就把我托住在召會生活裏。

那時召會響應李弟兄福音化全台的號召,開展鄉鎮召會。我跟著李弟兄到老湖口去傳福音。那時老湖口住著許多的榮民,他們對福音都不甚敞開,甚至有的還不給好臉色。李弟兄從不氣餒,甚至鼓勵我,說我在校園教書,應該多花時間精力,開展校園福音,得著青年人。這奠定了我之後二、三十年在校園中傳學生福音工作的異象與基礎。

李弟兄在許多地方召會服事過,殷勤勞苦忠信。在新竹服事的這段時日,給新竹召會留下永遠生命的果效。新竹召會今日一些比較年長的負責弟兄姊妹們都受過他的幫助。他這位基督的同夥、生命的見證人,在召會中永是我們的榜樣。

一位在主裏爭戰直到路終的戰士

知道李弟兄近年來身體衰弱,尤其在李師母被主接去後,但我仍隱然看見他這一生一直在奔跑主所量給他的賽程,直跑到路終。多年前,在永和長青聚會上,他勉勵長青的聖徒:「我們奔跑主所量給的這段賽程,起頭要跑得好,中途也要跑得好,末了快靠終點時,要跑得更好,不要岔出去了,不要晚節不保…。」

他歷經許多的患難、環境、受壓,他像是一位戰場上的老將,一路爭戰直到路終。在我們弟兄身上實在有許多的特點,可供我們這些晚進的服事者效法,是我們的好榜樣。茲謹簡述如下:

一、他是操練靈的人:他對於禱讀主的話、操練靈,有他獨到的見解和操練,他常說:「我們禱讀享受主話,不能只有抹嘴皮,要喫進去;不要吞棗,要細嚼慢嚥。」無論呼求主名或禱讀主話,對他不是一種機械式的操練,乃是一種生活,更是甜美的享受。我確實親眼目睹多位聖徒因他的幫助,真實在靈中摸著主,有些感動落淚而向主、向人悔改,有些放聲大哭而重新奉獻,在靈的操練上過關。

二、他是操練性格的人:很多人也交通過性格三十點,但在李弟兄身上,是身體力行,他超過六十歲接受工作差遣,遠赴中南美的巴拉圭開展,他將時代的職事帶到當地,他殷勤操練學習語言,在不長的時間裏,竟然能用英文和西班牙文釋放信息,其實他是可以有人替他翻譯的,但他仍努力學習操練,這精神真令人敬佩。他的女兒受靈是英文教師,李弟兄也常請教她,光是這點就使我們汗顏。

三、奉獻的負擔:在那些年間各地召會要蓋會所,就要打奉獻的負擔,李弟兄特別有這份恩賜。記得當年永和會所改建,召會的存款只有六十萬,但建造費用高達二千五百萬,負責弟兄們信心不足,特地請李弟兄來交通,他引用歷代志上廿九章14節的話來激勵我們:『我算甚麼,我的民算甚麼,竟有力量如此樂意奉獻?因為萬物都從你而來,我們把從你手所得的獻給你。』李弟兄又說:「你們地上銀行的存款有限,但你們可以支取天上的銀行。」凡聽見這話去實行的人都有福了,我們在召會奉獻的事上都是受益者。

四、對聖徒的服事:我和姊妹的婚姻是由李弟兄和李師母服事的。我們今日也蒙主憐憫服事弟兄姊妹的婚姻,我們接受他們的服事也從旁觀察、學習,如何尋求主的心意、如何與雙方父母溝通,遇到攔阻時該如何站住、交通期間如何在聖徒中間出入…。在他身上我們看見一個神人的活出,他不給人方法和道路,總把人帶到主面前,他竭力的照著調和的靈生活行動,他向這份時代的職事忠誠,寶貝職事的信息,不作自已的工,只作建造基督身體的工,這些都是我們的榜樣!        

晨禱蒙恩見證

我從去(2015)年下半開始參加在仁愛會所的晨禱,直到今年二月科園會所開始有晨禱,就和四大組的弟兄姊妹一同有分直到如今。在這晨禱中我有三項的蒙恩:一、年長弟兄的榜樣與扶持。二、禱告的生活及與同伴配搭上的翻轉。三、對弟兄真實的負擔和關切。

要有分在仁愛會所的禱告,要六點以前起床才有辦法準時抵達。然而自己的情形卻常搆不上,因著太晚起,到了會場大家認罪都認完了,但還是在末了為著召會的行動的部分勉強禱告一次。剛開始去,就算準時到了,人雖然在,頭腦卻昏昏沉沉,靈也跟不太上。但是感謝主,那時,有一位年長的聖徒願意早上六點十五分載著我和同伴們去晨禱。每次在車上就先禱告十五分鐘,再到會場有分於晨禱,慢慢地頭腦就比較清楚,靈也漸漸開始搆得上了。在晨禱中我也常常不知道該禱告什麼才好,但是從學習聽年長聖徒的禱告,我得到很多益處。聽著聽著,並在靈中阿們,我覺得這裡寶血很濃,我只需要在禱告中承認“我實在是一個罪人,需要主的寶血洗淨。”也不太需要想說我該禱告什麼。

在持續參加晨禱後,我發現在我和同伴們的禱告和配搭上有了很大的改變。在這之前我和同伴們是有禱告,但在每次禱告前總要花一段時間想有那些禱告事項,卻不曾想過禱告是需要在靈中相調和建造的。在開始參加晨禱後,我和同伴為著事情和校園的禱告,就改成先認罪,並照著靈裏的感覺來禱告。就在有一次,我們照著裡面的感覺彼此認罪,也向主承認我們真實的光景,求主來拯救,同伴便向主流淚,我也滿了光照和對付。很奇妙地,配搭的難處就解決了,一切的要求和定罪就都變成彼此的關心和代禱。

因著有在靈中的相調和建造,我和同伴們便從主接受負擔找弟兄們晚禱。主給我們負擔去找的那位弟兄我很摸著他在禱告中說,「我承認我的光景不行,主啊,求你拯救,也求你恢復我們中間屬靈的空氣。」很奇妙地,有一次他跟我說,他要改掉晚睡的習慣,明天早上起來記得叫我,我要去晨禱!感謝主,這是主做的。他之後便不再晚睡,持續地有分於晨禱的生活。我很享受晨禱的生活,願更多的弟兄姊妹也能一同有分。(陳睿凱)


知道團體晨禱帶來祝福,我就很想參加。但從我住的地方搭最早的公車到會所也要七點。我跟董師母說我想參加晨禱,但有交通的困難,她幫我找了玲瑾姊妹載我來。但她們只週一、週三來。木葵姊妹(我們原來是5:30電話晨禱)願意補上二、四、五,我就可以天天來了。雖然我那麼渴慕有份晨禱,剛來時,還是有點不適應,不是嫌人聲音太大,就是嫌人八股、囉嗦。認罪又總是一再重複。經過邱弟兄的幫助,知道晨禱是學習配搭最好的機會。我就學著放下自己,珍賞弟兄姊妹的禱告。複誦、阿們、接受進來。這才發現:弟兄姊妹的禱告,說出我的心聲。我發表不出來,表達得不夠清楚,內容不夠豐富的,弟兄姊妹都幫我說出來,我只要阿們!阿們!光來了,水流也來了。這時,光照是強的,認罪是容易的,洗淨是自然的。我是一個要照顧三個孫兒女的奶奶,平日常被孩子的不聽話激怒。藉著晨禱,飢渴盡除,全人明亮,燃點也被提高了,家裡氣氛好了很多,弟兄因此很支持我來。

晨禱的成員有學生、青職、中職和我們這些年長、退休的。他們缺的是時間,我們缺的是精神、體力。有時候,有些小病痛,考慮著是不是就休息一次。想想,只要還能走,就繼續來吧!實在是願意在這最重要的事上有分。   (呂連豔秋)


去(2015)年5月6日在仁愛會所一開始有禱告時,我還跟區裏姊妹晨興,未能參與。之後是因有一位年輕的姊妹分享說,早上的禱告很柔細、安穩、甜美,使她感覺與主很親近。心生羨慕卻未能果斷前去。直到有一天,在同一件事上重複發肉體,深感自己需要與主更親近,於是中斷原本的晨興而轉至仁愛會所禱告。

果然如姊妹所交通的,這半小時沒有題目的禱告非常甜美,而且一整天下來很喜樂,原本過不去的點過去了。感謝主的憐憫讓小子繼續維持了三個月。

後來遇到九月份大專校園傳福音季節,我以為自己有度量,於是攬了一些服事作,並且非常積極熱心傳福音。因著服事與仁愛會所的晨禱時間衝突,我選擇一週只去兩次晨禱,有時還甚至遲到或來不及參加。福音節期在配搭中有些人得救了,但因認為自己有苦勞而自認為有甚麼,常為幾百份學生的名單憂心掛慮,堅持自己的作法,給配搭們許多壓力和痛苦。後來藉著聖徒的幫助,我學習放下這一切,恢復每天到仁愛會所晨禱。

記得簡弟兄曾說,有些光需要在這團體祭司禱告中才能照亮,光才夠強。果然主光照我看見自己何等自義、肉體何等強,真心向主認罪悔改。我從未這麼迫切地需要主的寶血,也從未如此明白主為何受盡苦難,為要流出寶血拯救我們,心中非常感謝我們的主。

接著有時主會給弟兄們有負擔為福音爭戰禱告,靈裏會有響應而跟上禱告。很神奇,這樣天天認罪禱告後不久陸續有人從別的縣市交接名單給我們,而且對方很快就得救;另外原本很難受浸的福音朋友也受浸了。我跟同伴的配搭也開始甜美喜樂起來。著實讓我學到很寶貴的功課,也更清楚這祭司體系的禱告是主所要的,祂需要我們付代價與他配合,並先讓祂在我們裏面作工。求主繼續憐憫我們有更多人進入這樣的禱告。

(沈林慧雯)

           

一個做母親的對愛子的追念

國展是我的長子,是神賜給我的第一個產業,我非常愛他,不僅因為他長得帥,更因為他的善良與乖巧,他十七歲那年突然生病,我不知所措,除了難過還有許多的疑惑,但當他走到他旅世的終點,我這才明白他是神賜給我們家的最大禮物。

過往在召會生活中,弟兄姊妹看見的是我陪國展,似乎陪得很辛苦,在過程中那種心痛不捨的心境是很難說得明白的。但是,現在才領會是國展陪伴我,教導我許多的事,看見自己許多的不足,看見自己的脆弱,這也迫使我不得不倚靠神,國展陪我一同聚會、一同唱詩、一同傳福音。藉著國展教導我倚靠弟兄姊妹,學習向他們敞開,尋求他們的幫助,使我越過越倚靠主,使我越過越享受弟兄姊妹的扶持。

這十多年來幫助國展的弟兄姊妹太多了,國展住院期間,弟兄姊妹不辭勞苦去醫院陪他說、逗他笑,國展在家期間弟兄們陪它散步於博愛校區、十八尖山;帶他去三峽、龍鳳魚港吹風、吃東西;陪國展一同運動打球;陪國展一同彈吉他,常常鼓勵他,給他許多服事主的機會:招待、服事餅杯、服事兒童;有更多的弟兄姊妹為國展代禱,這樣的恩典、神的愛,數也數不完,讚美神!藉著國展使我看見弟兄姊妹是我的榮耀、我的喜樂。

我很珍惜這段國展陪我的日子,留下許多美好的回憶,他已走完他的旅程,留在我心裡的是他單純要主的心,激勵我們仍在世的家人,繼續奔跑這屬天的賽程,要得著神在基督耶穌裏召我們向上去得的獎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