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著晨禱、晨興,經歷我們有清明的天,其上有寶座

以西結書結晶讀經第七篇,論到我們屬靈經歷的最高點-有清明的天,其上有寶座。一章22節說:『活物的頭以上有穹蒼的樣式,看著像可畏水晶,…』這裏的穹蒼,就是天空,好像一大片可畏的水晶,指明在他們以上有清明的天。這裏說到基督徒兩面的交通,就垂直說,他們與主有徹底的交通,就水平說,在他們彼此之間也有清明的交通;如何能維持這兩面交通是清明的,沒有陰霾的遮蔽和阻隔?其關鍵就在於我們的良心,我們要有清明的天,消極地必須對付我們良心裏的任何虧欠和定罪,積極地要有清潔的良心。

摘自「在基督的身體裏與神同工」第八篇裏的一段話:在召會這基督的身體裏,有一個厲害的要求,就是我們這個人必須被擺在一邊,必須被了結。要讓基督自由的從我們裏面活出來,必須我們這個人一步一步的受對付。第一,是對付罪;第二,是對付世界;第三,是對付己。我們需要出代價,不要懼怕光照與對付,反倒要一直操練對付我們的良心。如果我們順服並跟隨良心的感覺,對付我們的罪惡、世界、肉體、情慾、血氣和脾氣;這樣,住在我們裏面的主,才有機會從我們裏面活出來。

 作為基督徒,我們裏面都有基督,若是我們願意照著裏頭良心的感覺對付罪,這在屬靈經歷上,猶如小學程度。如果我們不僅對付罪,還願意脫離世界的霸佔,就相當於中學程度。倘若我們在對付罪、脫離世界的霸佔之外,也願意對付我們這個人的三個層面,就是自己、天然生命和個性,可以說就是到了大學程度。學校的課程會畢業,然而屬靈生命的經歷是一直循環的。即使我們到了對付自己、天然生命和個性的地步,聖靈若有光照,還得對付良心所感覺到的罪與世界。在這些事上,我們是不會畢業的。

早晨的晨禱或晨興,就給我們有機會來到神面前,當我們向祂敞著臉,這位是光的神就要照射到我們裏面。要顯明我們與神之間,與祂屬性不合的該被定罪之事;也光照我們與人之間的虧欠。惟有藉著在光中的認罪,支取主血的洗淨,除去我們良心的定罪和虧欠;另外,我們若謙卑伏在主面前,總得承認我們的良心不夠那麼清潔,我們在主之外仍有許多的目標,不像保羅那樣將萬事當作糞土,為要贏得基督。許多基督徒都渴望有屬靈的能力,但我們若沒有去對付良心的定罪、虧欠和清潔,怎會使我們有活力和動力呢?提前一章19節說:『持守信心和無虧的良心;有人丟棄這些,就在信仰上猶如船破,』我們的良心一有虧欠,就有漏洞,我們的信心就要漏掉。持守信心和無虧的良心,是我們基督徒信仰和生活的保護。船破這辭含示,基督徒生活與召會生活,好像船隻航行在風暴的海上,需要信心和無虧良心的保護。

早晨的晨禱或晨興,使我們有無虧、沒有定罪、清潔的良心。之後我們進到生活中,無論在家中、在學校、在職場中,也要學習經歷神的寶座。我們屬靈經歷的最高點,就是有清明的天,其上有寶座。這寶座是宇宙的中心,就是神所在之處,主的同在總是隨著寶座的,祂的同在絕不能與祂的寶座分開。主的寶座不僅在第三層天,也在我們的靈裏;因此,主的寶座一直與我們在

一起。神在我們裏面有寶座,意思就是神在我們裏面有地位掌權。在清明的天以上有寶座,就是讓神在我們基督徒生活中有最高、最顯著的地位。在我們屬靈的經歷中達到這一點,在清明的天以上有寶座,意思就是在凡事上完全服從神的權柄和行政。我們的天越清明,我們就越在寶座之下;我們越與主有清明的交通,我們就越在祂的權柄之下。我們越受神管治,就顯得越有分量、越高貴。我們身上就有真正的權柄,我們在神面前的分量,在於我們服神權柄的程度;我們越服從寶座,我們就越有分量。當我們盼望各區、排重新建立同伴晨興的生活,以西結書結晶讀經中給我們在晨禱、晨興上,提供最佳的啟示與實行,請區負責將區裏聖徒儘可能編入小組裏,也實行祭司進入帳幕事奉的三段,當我們晨興時,總要先使我這人藉認罪得潔淨,再進入話的享受,藉禱讀經文的話來喫,消化並吸收;末了,有多面的禱告,為消化信息,或為個人、召會代求。區裏的新人、初信者,也必須交通出有人陪他們晨興,若有3/4區裏的聖徒都能實行晨禱、晨興,區聚會的氣氛、空氣,一定會有很大的不同,聚會的靈和話都會被加強,眾人普遍的申言,能啟發聖徒裏面生機的功用,為著召會的建造。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