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著召會的恢復,牧養並成全新人

中古世紀以來召會的恢復

召會的恢復一直以來是走在狹路上。早在馬丁路德起始改教的一百年以前,英國的約翰威克里夫與捷克的約翰胡司就已相繼對天主教的陋習提出了種種批判。他們主張以聖經為獨一的權威,以信心為得救的條件,並分別將聖經翻譯為平民使用的英文及捷克文。由於逼迫,胡司於一四一五年被處以火刑。他的部分跟隨者在波希米亞與摩爾維亞一帶爆發了革命,然而另有一部分人既不採取武力抗爭,也不和天主教妥協,而寧願為信仰受苦。他們隱居在波希米亞的肯瓦谷,稱為「合一的弟兄們」,此即摩爾維亞弟兄們的前身。他們認為自己活著乃是為了要事奉神,應在凡事上為神而活。他們彼此相愛,互相勸勉,過著敬虔寧靜的生活;無論是生活或是事奉上,都為榮耀神而行。其後,他們人數繁增,見證明亮。一五七一年,一位波蘭貴族來到他們的聚會中,感動的說:「永生活神阿,我心裏充滿何等的喜樂,因為我所看見和所聽見的,的的確確讓我身處在以弗所、帖撒羅尼迦、或其他使徒時代的教會中。我親耳聽見,也親眼看見自己在新約書信中所讀到的一切…。」(摘自「二千年教會歷史巡禮」)

然而好景不常,因著逼迫及戰爭,整整一百年,合一的弟兄們四處分散。一七二二年,約有二百位當初摩爾維亞弟兄們的後裔來到了新生鐸夫的莊園,稱之為「主護村」,而後漸漸地其他各宗派受逼迫的信徒也紛紛來此覓居。他們生活簡樸,彼此以弟兄姊妹相稱,無階級之分,盡力保守合一,並且讓基督為首,讓聖靈掌權,實是一大恢復,被認為是啟示錄中非拉鐵非召會的應驗。摩爾維亞的弟兄們注重禱告(二十四小時守望禱告了一百年)及唱詩,並為著福音火熱(三十年間從摩爾維亞所差出的海外傳教士,甚至超過當時基督教兩百年間所差出之傳教士的總和),足跡遠達歐、美、亞、非,這復興的水流也影響了全英國。一八二七年,主在英國興起一班弟兄們,進一步恢復了召會生活,並釋放許多重要真理。然而,由於在某些方面的失敗,使主無法再藉著他們繼續往前。

回歸起初召會生活應有的純正實行

我們所期許自己的,乃是在前人所恢復的真理與實行上繼續往前。除了持守已過諸世紀弟兄們所恢復的之外,進一步的,我們站住召會正確的地方立場,在行政上各地召會雖是各自獨立,卻共有一個宇宙的、基督身體的交通。我們所肩負的,仍是主耶穌原初的託付:『將這國度的福音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而,我們不該將這福音領會成僅是將人帶進神的國裏。對於保羅來說,這福音包含了兩部分,其一是向外邦人傳講『基督那追測不盡的豐富』(弗三8),其二是向眾人照明『那歷世歷代以來隱藏在創造萬有之神裏的奧祕的經綸』(9)換句話說,這福音包含了基督,也包含了召會,兩者皆是奧祕,難以述盡說竭。然而,雖是難以說透,我們卻又能主觀地經歷並認識基督同祂榮耀的身體,且將這經綸向眾人來照明。

牧養成全新人需要這樣的「照明」

為了將召會恢復到神原初的心意裏,我們需要向得救的新人照明這奧祕的經綸,使新人看見我們所看見的。在一個新人得救之後,我們首先需要顧惜他,使他的心溫暖。然後,我們需要以話奶(各式的初信材料)來餧養他,幫助他主觀地經歷基督並享受召會生活。之後,我們需要進一步地將這全備的福音向他來照明,一個絕佳的路就是和他約定天天晨興(晨禱)或固定時間的家聚會。在這事上,恢復本聖經及生命讀經都是我們豐富的草場,不只新人需要進入,我們餧養的人更能不斷地從主話得著供應。

殷勤實行,並投身其中

保羅對提摩太勸勉說:『你要留意自己和自己的教訓;要在這些事上持之以恆,因為這樣行,又能救自己,又能救聽你的人。』(提前四16)在已過週二的集中禱告事奉聚會中,有數百位弟兄姊妹更新地將自己奉獻給主,期能忠信地照著以西結的異象過愛主、事奉主的生活。願主答應我們每個人(家)的奉獻,在年終乃至於往後的歲月中,都能這樣牧養人、領人歸主或恢復聖徒,使主所愛的召會完全回復到起初應有的光景。我們願如此實行,直到主來。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