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主的恢復之工作的交通

這次同工聚會(2/20〜22)主要交通華語特會的信息,其主題為『持守身體的原則,以活在基督身體的實際裏』,這延續了2018年感恩節特會『基督身體的實際』的負擔。為何這段期間弟兄們特別對基督的身體有強的負擔,其背景可見於同工聚會中所讀的一本書報『關於主的恢復之工作的交通』。

背景

『從一九八四年開始,我數次召聚緊急長老同工聚會,就是為著這件事。我說,我所以召開緊急聚會,乃是因為我看出我們中間有分裂的傾向,…我曾說,諸侯的時代過去了,…同工們都該出去,但千萬不要作山寨的工作、諸侯的工作,只要作主的恢復。

我清楚在美國和其他國家裏,不同的區域裏進行著不同的工作。然而,我不想太快的摸這些不同的工作,因此,我忍耐的等候。

另一個隱藏的分裂因素是劃分地盤的傾向,…我們該在主的度量內為主作工(林後十13〜16),但我們不該認為主所度量給我們的是我們特殊的地盤。』(見『長老訓練』第一至十一冊)

在這一段話中,我們看見李弟兄提到許多負面的詞,區域、地盤、諸侯、山寨,甚至小王國,這是何以弟兄們交通到基督身體的負擔。

倪弟兄提到召會是地方的,工作是區域的

倪弟兄在『工作的再思』裏,說到工作的區域。這本書有一句話,應當給大家相當深刻的印象-倪弟兄說,召會是地方的,工作是區域的。(見『長老訓練』第四冊)

倪弟兄提到召會是地方的,乃要除去『總會』的思想,沒有一個召會該在另一個召會以上,沒有一個召會該在另一個召會之下。

關於工作是區域的,倪弟兄提到耶路撒冷是一個工作中心,到了行傳十三章,安提阿又是另外一個工作中心。使徒們總是出去作工,又回到工作中心,彼得出去到該撒利亞,又回耶路撒冷,又出去到撒瑪利亞,又回耶路撒冷。保羅的行程總是回到安提阿,甚至又上耶路撒冷,為要保守工作的合一。

為要保守工作的合一,倪弟兄強調在實行安提阿路線之前,需要先實行耶路撒冷的路線。倪弟兄說,『同工們今天要走安提阿的路線還嫌早了一點。我們過去所實行的安提阿原則,是從行傳十三章開始的。在實行上,我們缺了一章到十二章,我們缺了耶路撒冷的路線,…如果同工們把個人的工作放下,先集中於耶路撒冷,主就有路。』(倪柝聲文集第三輯第十一冊)

因此,我們看見召會是地方的,主要是使召會脫離組織,而成為基督生機的身體;而工作是區域的,主要為使工作有中心,工人們調在一起,再使工作拓展出去。

對倪弟兄職事錯誤的認識

因著對倪弟兄職事錯誤的領會,所有說到工作是『地區的』,都過分使用區域這詞,而成了『區域主義』。我的區域你不能來,你的區域我不能摸。然而,保羅雖在外邦地區作工,但在行傳十五章斷定救恩的事上,他仍上到耶路撒冷,證明猶太和外邦雖有區域的不同,卻只有一個工作。

另外,所有強調召會是地方的,也誤解倪弟兄起頭的原意,形成了地方獨立、地方自治的思想。李弟兄說,『我多年前可能說過召會地方行政是獨立的,但你今天要我重複這句話,我不會這樣作。在聖經裏我找不到獨立的思想。』


保羅在以弗所書一23說到『召會是祂的身體』。這指明基督的身體是召會的內在意義,若沒有身體,召會就沒有意義,在身體裏誰是向誰獨立的呢。李弟兄用蘋果樹來說明,樹是架構,蘋果是生機素質,召會若是蘋果樹,就是這外在架構,而基督的身體才是蘋果,是生機的素質。因此,在一切的服事上,我們都需要看見基督的身體,並持守身體的原則。

看見身體的合一

倪弟兄說,神的兒女甚麼時候看見身體的合一,也就看見工作的合一;甚麼時候看見身體的合一,也就脫離個人的工作,就是不把工作看作是屬乎你個人的,他沒有驕傲的可能,也沒有嫉妒的可能。因為身體是合一的,所以工作是別人作的,或者是你作的,沒有分別,榮耀總歸於主,祝福歸於祂的身體,願主得著我們,脫離區域主義,脫離地方自治。我們所關心的,只有召會的往前和基督身體的擴展。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