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起我們成為簾子的柱子,為著福音的傳揚

帳幕裡的簾子和幔子,表徵基督包羅萬有之死的兩方面。簾子指明基督為我們的罪死了,使我們的罪得赦免,並使我們蒙神稱義。幔子指明基督為我們罪人死了,使我們的肉體,我們墮落的性情被撕裂,被釘死,好叫我們得以進入至聖所,享受神到極點。

會幕的頭一層幔子稱為簾子。罪人藉著贖罪之血的和好被帶到神這裡,就經過這道簾子進入聖所,這豫表和好的第一步。原來,我們不僅是罪人,也是神的仇敵。仇恨是人與神之間最大的難處。藉著基督救贖的死,神稱義了我們這些罪人,並使我們這些神的仇敵,與祂自己和好。我們相信主耶穌,就與神和好,藉著信我們接受了神的稱義,藉著信我們也與神和好。在亞當裡我們墮落得何等低下,我們成了罪。我們在神面前不僅是有罪的,甚至成為罪的本身。但我們既然已經完全被帶回歸神,現今就能在基督裡享受祂到一個地步,在祂裡面成為神的義。何等的救恩!何等的和好!

聯於幔子的四根柱子,聯於簾子的五根柱子,表徵較剛強的信徒與成為肉體並釘十字架的基督聯合為一。在帳幕入口的這些柱子乃是傳福音者,他們向眾人傳佈基督已經為他們的罪死了。在掛簾子的五根柱子之間,有進入帳幕的四個入口;這乃指明神的居所向著所有從地四方來的人,都是敞開的。

要成為柱子必須履行一些條件,首先,我們要看重我們有祭司的身分,要過祭司的生活;第二,我裏面必須有動力;第三,我必須有託付。

要過祭司的生活,我必須調整我的作息,要早起就不能晚睡,蠟燭兩頭燒是不能持久的。每週總有幾次來到祭司體系的禱告裏,當我們禱告時,必須取用基督為我們的贖罪祭、贖愆祭、以及許多別的祭。我們必須學習,在與神接觸時應用基督作各種不同的祭物。這包括我們向神認罪。我們必須承認在這事上或那事上有虧缺,在這事上或那事上有錯。我們也需要承認我們所有的弱點。乃是當我們承認這一切時,我們才應用基督作贖罪祭、贖愆祭、平安祭、素祭與燔祭。乃是藉著基督和祂贖罪的血,我們才能進到神面前。然後,我們進入召會晨興聖言的話,藉著研讀綱目,禱讀經文,進入信息來吃喝基督,享受且將祂接受進來。然後,我們要從裡面有所發表,乃是從我們靈的深處發表出於我們所享受、進入的基督。藉著禱告,我們與基督成為一了。這時,我們向神的禱告正如香一般升到祂面前,在香壇這裏我們仍需為召會的需要;福音、牧養、成全、興起柱子等與祂一同代求,使祂能在召會中推動和執行祂在地上的行政。

要過這樣的生活,是需要出一點代價,帳幕中祭司真實的事奉是在聖所裏的香壇那裏燒香,而燒香的火來自燔祭壇,惟有一班人樂意像燔祭牲獻在壇上,火才能從天而降,這火就是我們事奉的動力、活力和衝擊力。按我們屬靈的經歷,凡有心事奉者,若缺了這把「火」,所有的計劃、目標、工作和預算,都是重擔和壓力。

最後,凡願意作柱子的弟兄們,要學習受成全領受託付,最好的路,就是在區裏或在專項中,與聖徒配搭事奉,不怕難不怕苦,主的恩典夠用。詩篇八十四篇論到錫安大道,是有艱難,免不了有對付和剝奪,但感謝主,有流淚谷就會帶來泉源之地,這泉源要成為蓋滿全谷的秋雨之福,秋雨就是那靈,那靈是我們的福。       

基督徒正確的聚會-祭司點燈、使光上升

在聖所裏點燈表徵基督徒正確的聚會

出埃及二十七章講完帳幕和器物之後,在介紹祭司和祭司的衣服之前,聖靈插進了兩節經文,說到點燈。帳幕是沒有窗的,然而祭司盡職、盡功用時必須要有光。因此,關於帳幕的描述在二十七章末了雖已完成了,但在二十八章要說到祭司的衣服前,聖靈還要把在聖所裏點燈這事帶進來。因為這件事非常重要,祭司要在帳幕裏合適的盡功用,就必須點燈,否則他們會在黑暗中事奉。按豫表,在神的聖所裏點燈表徵基督徒正確的聚會(出二七20~21)。神的聖所一面是神的居所,神的住處;另一面聖所也被稱作會幕,就是神與祂子民聚集的地方。在神與祂子民的聚集中,非常關鍵的一件事就是要有光。我們不能在黑暗中聚集,所有的聚集都必須在光中。在作為會幕的聖所裏聚會,我們第一件要作的事就是點燈。

點燈是祭司的事奉

點燈是祭司的事奉(出二七21)。只有祭司才有資格點燈,不是任何凡俗的人都可以作。按聖經記載,祭司主要有三種功用:第一,在燔祭壇那裏獻上祭物;第二,在金燈臺那裏點燈;第三,在金香壇那裏燒香。在聖所裏,一切都是聖別的,祭司必須被聖別,燈也是聖別的。聖別並不只是被分別出來,或被聖化而已,乃是一種不同、有別、不凡俗的光景。所以在聖所裏需要聖別的人來點聖別的燈,就是祭司,是被神佔有、被神浸透,並絕對為神而活的人。凡他所說、所作都發出光來,他的行動就是燈的照亮。

我們要點燈必須滿了靈(油)。故此我們的生活必須是在主的分賜之下,被祂來充滿,使我們被構成光的兒女(弗五8),如同雅歌所說追求主的尋求者,至終成了書拉密女,她美麗如月亮,皎潔如日頭。書拉密女成了像日、月那樣天上的光體,我們都該渴望成為這樣的人,使召會的聚會得加強。

正確的聚會乃是點燈,使聖別的光上升

今天神的聖所乃是召會,而點燈與神子民的聚集有關。我們在召會生活裏乃是以點燈方式來聚會。正當基督徒聚會就是點燈,我們在會中所作的每一件事,都該使燈照耀。唱詩、作見證都必須是燈的照亮。在聖所裏一同聚會點燈,包含了我們基督徒生活屬靈經歷的每一方面。它包含了我們經歷基督是三一神的具體表現,經歷神聖的性情和耶穌拔高的人性,經歷在神面前焚燒且發光,還要經歷終極完成的靈是由橄欖樹的果子榨出的油,此外還包含了我們穿上祭司的衣服,就是基督的彰顯。那些在聚會中發出光來的人的確有基督的彰顯。他們一開口唱詩、讚美、呼求、呼喊、禱讀,我們就覺得亮光漸漸升起,黑暗漸漸消失。這就是點燈的經歷。所以我們在召會聚會中所作的每件事,都該使聖別的光上升。

在新約時代,你我都是祭司,都有責任在召會的聚會中點燈。不論大、小聚會,只要我們來在一起,都必須發出光來。一定要使地方召會的燈光明亮起來。叫人一來到這裏就覺得滿了光明,並且感覺在亮光之下無所遁形,無處隱藏。每一個地方召會,都應該明亮到這一個地步,使人一進到其中,光景盡都暴露。叫他們不能不說:『神真是在你們中間!因為我的隱情都在你們的光之下照耀得透徹。這個燈光比任何光線更能射透我的情形。』這就是召會該有的情形。

顧到並加強召會的聚會

要建造召會作神的家,我們需要顧到並加強召會的聚會。我們若愛召會,就該愛聚會。我們需要有負擔,讓所有的聚會都滿了光,我們不能讓聚會的光景碰碰運氣,甚至變成鬆散、無人在意的情形。召會中每一場聚會都必須滿了光。我們來到聚會中必須作帶光的人。在夏季訓練中弟兄提出具體的實行如下:

一、我們需要尊重召會每一場聚會,不要輕看聚會。千萬不要說去聚會浪費時間。要像詩人在詩篇八十四篇十節中的羨慕:『在你的院宇住一日,勝似在別處住千日。』二、我們要帶著喜樂的心來聚會(帶著笑臉),要預備好把燈點亮,把聚會焚燒、沸騰。所以為著聚會我們要把光和生命帶來,不要把黑暗帶來,不要散佈死亡。三、我們來聚會要清心尋求神,我們只有一個目標,就是來遇見神,因為我們只要神自己。四、我們要早一點來聚會,至少準時到,而遲到容易殺死聚會。為著我們在聚會中能點燈,我們必須盡可能早一點到會預備。五、我們來聚會要預備好釋放靈,使光上升。我們都要盡祭司的職分,點燈使聚會發亮。六、我們在聚會中無論作什麼,都該供應生命,釋放光,不要在聚會中散佈黑暗,要把死亡抬出去。          

正常召會生活由帳幕四十八塊豎板的建造所描繪

約翰福音十七章裏主所禱告的一

主在離世以前,祂對門徒有一段長的談話,其中表達出對召會的期望。這期望乃是聖徒能成為一,像祂與父是一一樣,(約十七11,21,22)因此主向父禱告,『…使他們被成全成為一…。』(約十七23)在約翰福音裏,我們只能看見簡短的描述『被成全』,卻無法得知,信徒該如何被成全?才能合於神的建造。

然而在出埃及二十六章,四十八塊豎板如何被建造成為一,成了約翰福音十七章裏『被成全』的詳細描繪。四十八塊豎板之所以能建造在一起,乃是藉著豎板上的金環,金子包裹豎板,以及聯結的閂,將四十八塊豎板聯結在一起。其中金環表徵起初的靈,金子表徵父神聖的性情,聯結的閂表徵聯結的靈帶同基督拔高的人性。因此在召會中真正一的產生,不在於屬世的作法,天然的情感,乃在於我們深深浸潤在三一神裏。

金環

金環何以表徵起初的靈?在創世紀二十四章,當利百加服事老僕人,以及他的駱駝之後,老僕人隨即將金鼻環給她,作為之後訂親的憑質。這說出當我們從世界裏被買回,作基督的新婦,第一件主所賜給我們的,乃是聖靈作憑質,也就是起初的靈。同樣的原則,可見於路加十五章,當浪子歸回父家,父親隨即將金戒指戴在他的手上,在此金戒指也表徵起初的靈。在此我們看見,起初的靈是何等重要,祂就像豎板上的金環,若是缺了金環,豎板便無法建立。照樣,若是一個人得救,只摸著人的關心或美好家庭生活的建立,這些都不足以使人得建立。我們需要幫助人摸著,享受,並經歷神所賜給我們起初的恩賜,起初的靈。

金子包裹豎板

然而這起初的靈,作為三一神(金)的具體化,需要在我們身上擴展,成為包裹的金子。因著每塊豎板長十肘(相當於4.6公尺),寬一肘半(相當於70公分)(出廿六16),因此我們必須有足夠的金子(又厚又重)來包裹支撐一塊沈重的豎板。今天的召會生活,是一個出代價買金子的絕佳場所。我們的召會生活,一面是享受;另一面,也要求我們出代價買火鍊的金子(啟三18)。今天在召會生活中有許多買金子的機會,家打開服事、讀經聚會、區負責成全、晨禱…等。在在都說出,人在召會生活中要被立起作柱子,有足量的金,需要出代價。我們要幫助聖徒轉一個觀念,建立起一個價值,我們不滿意於只是得救而已,真實的召會生活,需要出代價,是有更多金子包裹的召會生活。

聯結的閂

最後,這些豎板不僅被立起,這些豎板更是彼此相聯,被建造造在一起。豎板有五個閂將其聯結在一起,其中豎板的中閂,橫過每一塊豎板。在此指明,我們所經歷那起初的靈,成為聯結之靈的重要關鍵,就是『橫過』我們每一位。因此,建造不是一個口號,而是需要那靈橫過我們。那靈帶同著基督之死的成分來了結、消殺我們的舊人、己意、和天然。並在我們裏面重修、再製、改造,使我們有一種因神聖屬性所豐富的人性美德。這美德叫我們能與人相調、與人相交,叫身體能在愛裏把自己建造起來。

建造神的祭司體系

帳幕與祭司是一

大衛是一個合神心意的人,他知道神渴望得著一個居所。神不只要住在帳幕裡,啟示祂的心意。祂更要一個建造的殿,給祂居住,作祂的彰顯。不僅如此,物質的殿無法完成神的心意,祂需要所有蒙救贖的人『作祭司』來事奉祂。所以在出埃及記廿七、廿八章之間,神在啟示帳幕及各種器物之後,立即說到『點燈』和『祭司』。帳幕是神和贖民相會並說話的地方,所以需要點燈,使燈照耀。而點燈乃是聖別之人的事奉,也就是祭司(眾祭司)的事奉。

從屬靈方面來說,帳幕和祭司體系乃是一個實體,表徵在新約裡的召會,既是屬靈的殿,也是祭司體系。彼得前書二章5節:『(你們)也就像活石,被建造成為屬靈的殿,成為聖別的祭司體系…』。有了帳幕就必須有祭司事奉,二者缺一不可。而召會作為帳幕的實際,所有蒙神呼召的人就必然是事奉神的祭司體系。在舊約裡,帳幕與祭司體系是一;在新約裡,召會(屬靈的殿)與聖徒(祭司體系)也是一。

團體的祭司體系

出埃及記七章16節:『…讓我的百姓去,他們好在曠野事奉我。』神拯救人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作祭司事奉祂。但這個職任不是落在一個人身上,也不是分配給少數人去承擔。照神的心意,這個事奉的工作是團體的,是所有得救之人的職任。也就是說,所有蒙救贖的人都是祭司,是眾祭司,是『祭司體系』。不僅如此,它更是一個建造起來的『祭司國度』,代表祂在地上執掌王權。

出埃及記十九章6節:『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別的國民,這些話你要告訴以色列人。』『國度』(kingdom)之原文意為『領土、國家、統治權』,它的基本意義是指『構成一國的範圍和人民』。就屬靈意義而言,就是指神所支配、所管治的神聖領域。這個概念在新約中最重要的對應詞,就是希臘文“basileia”(kingdom),毫無疑問的,它乃是指『神的國度』,並且是指聖徒和神之間神聖的關係。相關的經文包括『成為聖別的祭司體系(priesthood)』(彼前二5)、『君尊的祭司體系(priesthood)』(彼前二9)、『又叫他們成為國度(kingdom),作祭司(priests),歸與我們的神…』(啟五10)、『他們還要作神和基督的祭司(priests),並要與基督作王一千年。』(啟廿6)

從這些經文的啟示來看,神救恩的目的是要得著祭司(啟一5~6上),帶進祭司的國度。神的心意乃是要每一個基督徒都是祭司。所有得救的人,都應當是在基督裡享受神,並藉著基督作祭物的實際而事奉神的人。

建造的祭司體系

帳幕的圖像也啟示我們,神所要的不僅是所有得救的人來事奉祂,神更需要一個『建造的』祭司體系。帳幕是所有相關器物經過建造而立起來的,包括豎板、銀卯座、金環、金閂、柱子、幕幔、罩蓋…。這不僅是一個物質的帳幕,它更豫表團體的百姓(以色列人)、所有蒙救贖的人(聖徒),他們乃是神的家,神的居所。所以希伯來書三章6節說:『…我們若將因盼望而有的膽量和誇耀堅守到底,便是“祂的家”了。』

在舊約裡,是所有的祭司團體建造神的帳幕;在新約裡,是神的兒女配搭建造神的居所。若沒有配搭,祭司無法獨力支搭帳棚,建造神的會幕;若沒有配搭,聖徒無法建造神的居所,讓神安居其中。所以,藉著喫喝享受主,與主有生機的聯結,神就得以建造到我們裡面,我們也得以被建造到神裡面。不僅如此,我們也彼此交通,互相配搭,建造神屬靈的殿,也成為這神家的一部分。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我們被神呼召,蒙恩得救,就應當是一個事奉祂的人。任何一位有心事奉神的人,絕不會走單獨的路,必須在祭司體系裡被建造。所以祭司是團體的,事奉是建造的。我們既得救同有一個生命,彼此成為弟兄(brotherhood);就更要在神聖生命裡被建造,成為祭司體系(priesthood)。現今在召會生活裡,每天早晨的兩壇禱告,週週出外的傳揚福音,各區排裡的新人牧養,全召會的擴展與繁增,無一不需要我們『人人有事奉,全體都配搭』。願我們清楚明白神的心意,奉獻自己,一同有分於建造的祭司體系。

出埃及記結晶讀經(四)七~十二篇鳥瞰

第七篇—幔子、簾子、以及和好的兩面

在帳幕內至聖所的入口,有藍色、紫色、朱紅色線,和撚的細麻織的幔子,掛在四根包金的皂莢木柱子上。此外,在帳幕的入口處,有用與幔子相同材料織成的簾子,又用皂莢木包金為簾子作五根柱子。簾子與幔子,表徵基督包羅萬有之死的兩方面;簾子指明基督為我們死了,使我們的罪得赦免,並使我們蒙神稱義。幔子指明基督為我們罪人死了,使我們的肉體,我們墮落的性情被撕裂,被釘死,好叫我們得以進入至聖所,享受神到極點。聯於幔子的四根柱子,和聯於簾子的五根柱子,都表徵較剛強的信徒與成為肉體並釘十字架的基督聯合為一。在帳幕入口的這些柱子乃是傳福音者,他們向眾人傳佈基督已經為他們死了。在帳幕裏的柱子乃是更深經歷基督的人,他們天天將自己聯於裂開的幔子,就是聯於那位在肉體裏被了結的基督,作他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的見證。這兩種柱子提供入口,讓罪人蒙拯救進入神的居所,然後被了結,使他們得以進入神的至聖所,在神的豐滿裏享受神自己。簾子和幔子也與保羅在林後五章18至21節所說和好的兩面有關。我們與神完全的和好有兩步,第一步是罪人脫離罪與神和好;第二步是活在天然生命裡的信徒脫離肉體與神和好。藉著基督之死的這兩面,祂就使神所揀選的人,完全與神和好了。

第八篇—作祭司穿著基督的彰顯而事奉,在神的聖所裏點燈

按豫表,在神的聖所裏點燈表徵基督徒正確的聚會(出二七20〜21)。帳幕是神居住的地方,也是以色列人聚在一起的地方;因此,帳幕稱為『會幕的帳幕』。正確的聚會乃是點燈,就是發出光來;我們在召會聚會中所作的每件事,都該使聖別的光上升。點燈是祭司的事奉;在聖所裏需要聖別的人,就是祭司,來點聖別的燈。神的光是在聖所裏,在這光中,我們必得見光,並看見事情的真相;我們看見神所看見的,並認識祂的道路。真正的點燈,需要一些成分—三一神的具體化身(由燈臺表徵)、神聖的性情(由金所表徵)、耶穌拔高的人性(由燈芯所表徵)、和基督的靈(由油所表徵)。祭司所穿的衣服,表徵祭司體系所彰顯的基督,這是祭司在神的聖所裏點燈的資格。

第九篇—胸牌—祭司體系中心和終極的點

決斷的胸牌乃是祭司衣服的中心物件,也是祭司體系中心和終極的點。決斷的胸牌主要的目的是神的引導;胸牌豫表召會,這表徵神藉著召會、憑著召會、並同著召會,啟示我們該作甚麼;事實上,召會就是神的引導。胸牌上的十二塊寶石,其上刻有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表徵所有蒙神救贖並變化的人,建造在一起,成為一個實體,就是召會作基督的身體。十二支派的名字刻在寶石上,相當於將基督寫在信徒心裏,使他們成為基督的活信,有基督為其內容。神藉著帶有烏陵和土明的胸牌說話的方式,不是藉著發亮的寶石,而是藉著變暗的寶石;這意思是說,神是藉著消極的光景來說話,這樣的說話就是一種決斷。

第十篇—帳幕的八重意義

我們需要對帳幕的八個點有深刻的印象。一、基督的救贖(由一百個銀卯座所表徵)。二、神聖性情的顯出(由帳幕裏所顯出的金所表徵)。三、變化過的人性(由包裹著金的皂莢木所表徵)。四、兩榫安在每塊豎板下面的兩個卯座裏,可能表徵我們對基督的救贖有完全的信心,這信心給我們一個穩固、不動搖的立場。五、帳幕的每塊豎板寬一肘半,是三肘的一半,表徵為著召會的建造,身體的每一個肢體都需要成為完整的。此外,拐角的豎板是雙的,表徵每當主的行動中有轉彎時,就需要加倍、堅固、加強。六、憑聖靈並在聖靈裏,並因神聖性情托住的大能,與別人聯結在一起(由包金皂莢木的閂套在金環裏,金環又與包裹板的金聯結在一起所表徵)。七、被四重的基督遮蓋(由帳幕四層的蓋所表徵)。八、需要成為柱子,提供入口,讓罪人蒙拯救進入神的居所,然後被了結,並進入神的至聖所(由帳幕裏的九根柱子所表徵)。

第十一篇 製作帳幕的人,以及安息日與建造工作的關係

關於製作帳幕,比撒列乃是工頭,亞何利亞伯是與比撒列同作工頭的。比撒列屬猶大支派,就是君王的支派,也就是主耶穌的支派;亞何利亞伯屬但支派,是低下的支派。這指明神居所建造的工作,必須由神所有的子民,包括高階層和低階層的人來完成。三十一章12〜17節再次題到安息日,與神居所建造的工作有關,表徵當神的子民同祂並為祂作工時,他們必須學習藉著享受祂並被祂充滿,而與祂同得安息。守安息日是一個記號,表明神的子民為神作工,不是憑著他們自己的力量,乃是藉著享受祂並與祂是一。

第十二篇 帳幕的建立,以及帳幕、雲彩、與榮光乃是三一神完滿的豫表

出埃及記四十章講到當帳幕被立起來,見證的櫃及其它的器具被放進帳幕裏時,雲彩就遮蓋會幕,並被耶和華的榮光所充滿。帳幕的豫表應驗於基督,神聖三一的第二者,成為肉體的子神。降下來遮蓋帳幕的雲彩,是豫表聖靈,神聖三一的第三者。榮光是神自己,就是神聖三一的第一者,父神得著彰顯。所以帳幕被雲彩遮蓋並被榮光充滿的圖畫,在表樣上,乃是將整個三一神具體表現出來。

出埃及記四十章16節說:『摩西這樣行,都是照耶和華所吩咐他的。』『照耶和華所吩咐他的。』在四十章一再地重複(19,21,23,25,27,29,32),指明一件事,今天我們若盼望召會能像當初的帳幕一樣,被雲彩遮蓋,滿了神的榮耀,我們就需要向主忠信,在建造召會的事上,沒有自己的觀念和意見,凡事照祂所吩咐的去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