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耶穌

我第一次接觸召會是2015年4月份,路上遇到兩位年輕的姊妹傳福音,那時只是對召會好奇,讓我主動去接近她們。和她們相處時雖然還有很多的疑問,但我仍然應邀帶著3歲的兒子去參加幼幼排的福音聚會,並且覺得很喜樂。

5月2日我受邀參加新光會所的福音聚會,記得當天福音朋友很多。聚會後本來是去看別人受浸,一個姊妹很熱情的鼓勵我受浸,我看到她喜樂的臉龐,真誠的眼神和堅定的信心,於是我接過她手中的受浸衣物,決定受浸、接受主!

“遇見耶穌,我才相信,有一種愛果真沒有條件;” 前年10月份爸媽要從山東來台灣照顧我生產坐月子。為了要安頓他們,我們需要搬家,可是當時先生的手受傷,我又挺著大肚子,不知道怎麼辦才好。這時弟兄姊妹聽到這樣的狀況,於是聯絡了10位弟兄姊妹,這些弟兄姊妹我一個也不認識,他們也不認識我,卻來幫我搬家,也幫我拆裝大型家具,我與先生都很受感動,對這些弟兄姊妹非常感激。

後來爸媽順利從山東來到台灣,也會跟著我去參加主日擘餅聚會,對弟兄姊妹的印象很好。11月10日我順利的生下女兒,然而,第二天我卻發生妊娠毒血症的症狀,據先生事後告訴我,當時我瞳孔放大,全身抽搐,呼吸困難,毫無意識,血壓飆高到200,醫生馬上幫我做插管急救,當下先生和爸媽都嚇壞了。事發的當天,我先生正趕去上班,當他接到醫院電話時,正好遇到同區的弟兄姊妹,弟兄姊妹得知訊息就迅速趕到醫院,陪著爸媽和先生為我禱告。醫生說我這種情形一般發生在生產前,但感謝主,讓這事發生在生產之後,女兒能平安降生,我也得醫治。否則,若發生在生產前或是生產當下,我們母女都會有生命危險!

藉著幼幼排及五大組弟兄姊妹的禱告!我從加護病房很快就轉到普通病房,又過幾天我順利出院了!“愛裡沒有懼怕,完全的愛把懼怕驅除。”因為有主,使我生命得重生,主的恩典夠我用。我今生何其有幸,能遇見主!

因著這一連串的事情,先生感受到主奇妙的安排。在女兒滿月的隔天,正好有全召會的福音聚會,他也受浸得救了!爸爸媽媽看到全家人的改變,在前年的五大組年終感恩聚會時也受浸得救了!

現在我們全家都很喜樂的過召會生活,每週帶孩子參加幼幼排、兒童排。他們喜歡唱詩歌,我們會持續過召會生活。感謝主!祂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林後十二9上)

我非常喜歡“因著愛,我們又再次相聚,訴說恩典、安慰和鼓勵;享受靈的交通、慈心、憐恤,我們喜樂、滿足且洋溢。”這首詩歌的歌詞。面對生活的壓力,無時無刻不感到焦慮,只有為著主才感到喜樂。主已救我,也救我全家,我和我家都要事奉耶和華! 

全家得救,同奔屬天賽程

感謝主!神的救恩乃是以家為單位。我的姊妹在學生時期就得救,兩個孩子青少年時也都信主了,我的姊姊以及我的母親也相繼信主,而我卻一直是多年的福音朋友。有些聚會我都會去參加,譬如:福音聚會、家排、主日聚會、相調等…;週訊我也會詳閱,所以都知道召會的行動。

聚會多了,弟兄姊妹講說聖經的話我都知道,甚至主日的申言,我裡面還會評斷誰的申言好不好,但我就是沒受浸,因為我認為還有些點沒有搞清楚。我的姊妹說:等你搞清楚,那你就老了!可能這輩子都沒辦法理解。因為神的話、聖經的話太深奧了,所以你要整個搞清楚再受浸已經來不及了。我的姊妹也常說:『清心的人有福了!』與其走那麼多年的冤枉路,不如就單純受浸。之前參加了多次的福音聚會,一直沒有受浸,或許我一直在期待一個感動,但就是沒有。

因著青少年福音聚會安排了我的女兒做見證,福音聚會結束後,主感動我:時候到了,不要再拖了!因為常在福音聚會聽到聖徒分享他們經歷人生的苦楚,常是走到人生的盡頭才來信主,因為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我不希望走到這個地步,走到盡頭吃了苦頭才來信主,所以在2016年5月20日青少年的福音聚會後我就受浸了。女兒作見證,父親受浸,這是何等的奇妙!當時我覺得受浸是很自然而然的,就是如此自然的發生了。

為什麼這十幾年來一直沒有受浸,我在想,除了要一個感動之外,我沒有受浸就是撒但在我後面拉著我,叫我不要受浸,所以在受浸的時候我就大聲宣告:「撒但!退到我後面去!」,受浸之後,我就覺得整個人很釋放,非常喜樂。

得救後,還要持續吃喝享受主的話,生命才會得著成長。我還是隻小羊,還有很多舊造沒有辦法脫落,需要時間、需要神的話、需要聚會。對於作了這麼多年的福音朋友才受浸,我的感受很深刻,為什麼弟兄姊妹傳福音,傳得那麼辛苦,因為要得一個果子真的不容易,我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背後不知道有多少弟兄姊妹為我代禱,經歷多少爭戰,才能得到這個果子。感謝主!如今得著我們全家成為神救恩的單位,能一同奔跑這屬天的路程。 

一無罣慮

我是怎麼認識這位宇宙間唯一的真神?話說從前,我還是一個小學生時,隔壁鄰居有戶基督徒家庭,他們家常有歡樂的笑聲,好聽的歌聲傳來我家,我十分好奇,便到他們家圍牆偷看,不料這一看就被發現了,他們就邀請我到他家參加「兒童聚會」,兒童聚會有大哥哥、大姊姊說好聽的故事,又有點心吃,我高興極了,每個星期都參加。

上了國中,因為有升學壓力,弟兄姊妹告訴我,可藉著禱告把重擔交託給主,於是我受浸成為神的兒女。雖然我的父母不是基督徒,但他們看我在課業上的表現及行為上的負責,也就不反對了。因此我整個求學階段就在台中會所,有弟兄姊妹的陪伴和神的恩典下完成。那真是我最快樂的「少女時代」。

進入職場,因著急於改善家裡環境,我在工作上努力表現,也因著我的努力,公司把我從台中調到新竹擔任較吃重的職務,我汲汲營營追求舒適、錢財,完全忘了我的「神」,因為太忙沒時間,也不知道新竹聚會的會所在哪裡?後來,因著同事的一些手段,我失望離開職場,進入婚姻。

我先生是一位傳統洗衣工作者,他還有一個極大興趣及身份,就是風水地理師。他洗衣服,我燙衣服,為快快還新房子貸款,我們接了好多工作,為了完成這些工作量,常常犧牲睡眠。

小孩出生後我更忙了,因為先生常常洗好衣服,就跟他的三五好友,所謂「同好」去看山、看水去了。家裡開銷、店裡生意、公婆健康、小孩教養他一概不管,只在乎他的興趣。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一邊燙衣服,兩個小孩就在櫃檯寫功課,客人來我得招呼。小孩常常抱怨:「別人家的爸爸假日會全家出遊,我們家爸爸都不會」,我聽在耳裡,心裡真難過。「我決定自己好好陪小孩長大」。

兩個小孩,從小學到大學班親會、校外教學、園遊會、…畢業典禮,我從不缺席。校外教學通常一整天,那當天洗衣店怎麼辦?我只能利用前晚大家睡覺時燙衣服,不知不覺燙著燙著就到天亮,就直接跟去校外教學。我每天像個陀螺一樣轉不停,直到有一天身體抗議了。一連好幾天,我躺在床上,睜著眼睛到天亮,我竟然失眠-即便我很累。身體越來越累,感覺到我吸不到空氣,我惶恐再這樣,我可能無法陪小孩長大。幾經詢問,我約了「心理諮商師」。

就在與精神科醫師見面的前兩天晚上,店裡準備打烊時,有位先生匆忙地進來要拿他送洗的衣物。我禮貌問了他:才剛下班?。他說:不是,是剛聚會結束,我一聽到「聚會」這兩個字,心裡就震了一下。便問他說:你在哪裡聚會?他就說:在仁愛會所。我一聽到會所?那不是我最快樂的少女時代所待之處?我告訴那位弟兄:我也是主內的姊妹。

那天晚上我跪在主面前淚流滿面、痛哭流涕,告訴我的神:離開你這十八年,我是如何勞苦,如何的不快樂,婚姻也快不保,主啊!請你救我。我哭了好一會兒,當我站起來時肩膀是鬆的,那晚我竟一覺睡到天亮。

離開神十八年,祂竟在我快忍受不了時,將我尋回,使我的重擔卸下,如同祂自己所說的話:『凡勞苦擔重擔的到我這裡來,我必使你們得安息。』這裡的「安息」是完全的平安、完滿的休息。

因著回到主的身邊,我不需要再看醫生,天天好眠。更喜樂的是,我的神也帶領兩個兒子到祂面前,兩個兒子和我小時候一樣參加兒童聚會、青少年聚會。如今,大兒子竟也加入陪同、服事青少年的行列。兩個小孩在主的道路上,平安喜樂的長大,現在一個是老師,一個是警察。

親愛的朋友,你是否和我從前一樣,為生活經濟、房子貸款、夫妻關係、工作環境、滿了憂愁?請卸下吧!只要你願意,讓主成為你的倚靠,祂能使你的心靈得到真正的安息。 

主耶穌是我真實的倚靠

我目前在台大醫院新竹分院擔任護理師,我生長在一個傳統佛教家庭,三歲就認師父,從小就與哥哥一起念經、抄經書,遇到事情就是去擲茭,可是每次拜佛後,心總是空空的沒有踏實的感覺。

儘管生活中大小事,我都認為我可以處理好而且有自信,然而21歲就進入臨床的我,背負著病人生命的擔子,使我工作越來越不開心且心慌,每天我都會問我自己活得快樂嗎?我的心都很老實的告訴我,我活得並不快樂。我常自問:「錢夠用,生活品質也算不錯,休假日到各地遊玩,可是為什麼我每次放假完,仍然覺得心很累、不快樂?」

有日我看見我的姊姊在在呼求主名,那畫面很喜樂且給我的感覺很平靜,每件事都需要科學根據的我,好奇的問她:「你在幹嘛?難道這樣事情就會有所改變嗎?」她笑著回我:「妳可以試著呼求主名看看,只要說,哦,主耶穌!四個字就好」,那時的我被傳統家庭深根蒂固的宗教信仰束縛著,我選擇相信自己,靠自己,拒絕呼求主名。

然而接下來我歷經了我人生中最低潮的時刻,今年的5月9日,所有醫護人員最擔心害怕的針扎事件發生在我身上。後續須追蹤血液報告數月、數年,而這是我在單位中最好的同事忘記將針頭移除導致我扎傷,當下我的內心充滿擔心害怕,我回到家思考了三小時,我的內心充滿害怕,就像是突然被醫生宣布自己得絕症一般的心情;同時也為了是否要向上司報告?天人交戰了許久。這時候姊姊看到坐在沙發上發呆的我,問我發生甚麼事情?我向她說到針扎的事情,她對我說:「我們來呼求主名吧!這四個字也不用錢,你可以試看看。」素來鐵齒的我當下就呼求了主名,也向主傾吐了我的不快,希望主可以幫助我。當我說:「哦,主耶穌!」的同時,我感受到很溫暖的感覺,就像是初生的嬰兒在主的懷裡一般,得到倚靠與信心、勇氣。之後開始跑針扎流程,事情也順利的解決了,讓我不得不說:「哦主阿,你實在是太奇妙了!」我決定相信這位真神。

之後姊姊邀請我參加福音聚會,我一口就答應了,在路途中姊姊跟我說弟兄姊妹們為我代禱了一個禮拜,明明未曾謀面的人卻替我禱告,當下我深受感動,感到滿滿的溫暖。到了會場,聽弟兄分享了一句最讓我摸著的聖經就是:『賊來了,無非是要偷竊、殺害、毀壞;我來了,是要叫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不論是在職場或家庭生活,都會遇到壓力或是令人不愉悅的事情,而主來了使我軟弱變剛強。接著聽著弟兄姊妹唱著詩歌,我的內心不知為何感覺好像回到家了一般,感受到滿滿的愛,固執的我覺得如果我流下了眼淚,那是不是就代表了我屈服主了呢?所以那時咬著牙不准自己流淚,但最後聽到歌詞中的一段:“祂離你並不遠,就在你口裏面,主的名一呼喊,祂立刻進入你的心間”,我哭了!主是如此寶貝我,弟兄姊妹如同家人般待我,我在主的懷裡找到平安、喜樂與家人的愛,我把我的心交給主,召會成了我的家,主耶穌成了我的倚靠。  

豐滿的救恩

遇見主耶穌

2007年9月女兒上小學一年級,她同學的媽媽邀請幾位媽媽每週三上午在她們家聚餐,女兒同學媽媽盛情邀約,於是我開始參加第一次聚餐,一起做飯菜、唱詩歌、分享生活點滴、研讀聖經、禱告,一個上午下來,不但不覺得累,身體有活力,心情卻莫名的快樂。接下來每週三的聚會,成為我想要出門的動力,因為當時的我,夫家狀況連連,我的身體和心理完全無法負荷,原本生性樂觀的我居然得了「憂鬱症」,生活一團糟。但打從我開始參加聚會後,我的生活有了極大的轉變,外在環境依然可怕,但我的情緒卻一天比一天平安快樂。

接著奇妙的事接連發生,我買沐浴乳,瓶身上有著這節經文:「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騎機車在路上,不時有人對著我說:「主耶穌愛你」。就這樣聚會長達一學期,在期末最後一場聚會,來了特別多姊妹,那日的禱告特別多些,突然有位姊妹問我:「你要受浸嗎?」我回:「不行,我還沒跟先生商量」。於是她們帶著我禱告,其他人一面打電話,當時,我慌了,非常想逃跑,但似乎沒有人顧及我的恐懼;突然,我看見熟悉的面孔-女兒同學的媽媽,心裡想,「此時的她應該在另一個地方聚會,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兒?」,快速捉住她問「怎麼辦?她們說要我今天受浸,我連受浸是啥都不知道?有沒有危險性?這程序是甚麼?為何要受浸?程序這樣是正常的嗎?」於是,她帶著我慢慢地禱告,也解釋了以上我的疑問,再溫和的問我:「雅惠要受浸嗎?」我問:「你會陪我嗎?」她說:「會的」於是我才平靜下來,受浸成為基督徒,信主了。那天是2008年1月8日。

漂流的日子

接下來的我,單純的以為只要受浸並信了主耶穌就好,同學媽媽有找我聚會一次,但我看不懂聖經,覺得很有壓力,於是完全封閉,沒有再去聚會。而她們也沒有再邀我聚會,沒讀經也沒有聚會,連禱告都不會;但我知道 神一直顧念我,凡事上都帶領著我。奇妙地,我的失眠症狀消失了,中度憂鬱症的狀況莫名的好了,不需要再就醫吃藥。

就這樣平安渡過了幾年,平常我除了照顧兩個孩子及整理家務,還要照顧年邁的公公,公公一直以來脾氣不佳,時常生氣罵人,但是先生下班都會回來處理公公的情緒失控狀況,但到了2011年,先生被派長駐大陸工作,沒人可以協助照料公公的失控問題,長期的精神折磨,導致我病況復發,甚至受撒但影響,產生出一些可怕的計畫,但醫生一面安撫我,另一面協助我進入社福系統,我得以搬出老家,期間仍不時回老家幫公公料理飲食,打掃老家。到2013年公公突然生了一場大病,先生要我搬回去照顧,我不願意,當時我對神說:「主啊!我不要照顧公公,讓他走,免得他好了又繼續家暴我們。」但當下似乎聽見微細的聲音:「去吧!照顧他!」正當我內心還在掙扎時,傍晚有兩位傳道者來叩門,說:「可以不用出門,她們到家裡來教導聖經真理。」,奇妙地我接受了。

再次與神的接觸,尋求真理過程中一波多折

隨著傳道員的帶領,開啟了我研讀聖經的胃口,一邊照顧患病的公公,一邊研讀聖經,她們一次兩位姊妹配搭,從一週一次到一週三次或四次,經文一次比一次深,期間公公身體逐漸康復,甚至每週六和弟兄研讀聖經二小時以上,從呼求主名→禱告→喊阿們,公公研讀聖經時間近一年。從我開始研讀聖經,把聖經的原則應用到我們一家的生活中,奇妙地翻轉我的家庭狀況,家庭喜樂平安,我的外表及個性上的大轉變,家人覺得希奇,連同大姑和二姑也受吸引,各自投入研讀聖經的時間,並運用聖經原則在各自的生活領域中。

但在2015年5月左右,我免疫系統失調,不斷生病,於是慢慢減少我與他們研讀聖經的時間及次數,直到8月中,公公突然失控把我和孩子趕出門,又拿菜刀追砍我們,在鄰居的協助下,保住性命,暫時到大姑家與公公前妻同住。暫住期間極為痛苦,我求問主:「主啊!求你救救我和小孩吧!我們快要死了。」當時有位許久未曾聯繫的朋友致電給我,得知我也是基督徒,問我:「要不要和她一起晨興?」我問:「甚麼是晨興?」她立刻拿了書本到竹北來給我,於是我和新竹的姊妹們開始晨興,滿足又平安,後來姊妹問我:「要不要去她那裡讀聖經?」我沒想太多立刻答應。於是,感謝主,我買到打折的新舊約含註解的恢復本聖經,也去參加她們的讀經小排,但總覺得還不是我要的單純讀經團隊,於是帶著聖經到處找裡面的小排成員陪我讀經。

單純尋求聖經真理,魂得安歇

但沒有人願意陪我讀經,當時好痛苦,覺得自己快死亡了,靈已經枯乾了,某天的深夜,跪在床邊,和主禱告:「求主賜我一個讀聖經的地方,單純研讀神話語的地方。」有個聲音說:「找vivien」,但我不認識這個人,於是半夜把電話本,手機所有通訊軟體都找一遍,感謝主,終於在Line找到一個名叫「vivien」的人,於是試著Line她,請教她是基督徒嗎?是讀聖經恢復本嗎?有讀經的地方嗎?她很快的回訊,並且引領我找著召會,也介紹我很棒的師母,每天陪我讀經,細心的解釋經文,讓我每天都很享受與主的交通,接下來投入召會生活,神奇妙的安排,在第一次召會的探訪、交通中,才知我裡面所得著的生命,乃是羊的生命,需要活在羊群中,接受牧人的引導與扶持。神從一開始就為我預備好最棒的路,只是我沒去順服、揀選神的道路。感謝主的恩典托住我,一路東奔西跑,總在轉彎處拉住我,轉換方向,此刻的我順服神的帶領,投入召會生活,慢慢地我的生命起了很大的變化,因為外在的環境依然充滿火氣與爆炸的情緒,但我不受影響,內心充滿平安及平靜,感謝主!

受試煉得安慰

正在我努力尋求神的腳蹤時,我的公公突然安息了,先生問:「怎麼辦?」於是我停下所有事情,靜下心來禱告,此時姊妹來電和我一同禱告,我便前往老家,處理前置程序,憑著主的恩典,我很平靜地處理每一個步驟,來不及阻止先生和禮儀公司洽談,先生選擇「佛教儀式」,於是我開始向主禱告,先跟禮儀公司說明我是基督徒,不跪拜、不叩首、不拿香等注意事項,在家裡等待要移到殯儀館的空檔,誦經團的人來頌經期間,整個過程超乎想像的複雜,我一面經歷對抗整個黑暗權勢的無力,一面不斷和主迫切禱告、唱詩歌,背誦我記得的所有經文,經過許多波折,終於,我在主的保守下,在許多儀式中為主站住。期間,也才知道大姑也是已受浸的基督徒(心中大喊:「讚美主,阿們!」),不是只有我,家裡成員有三個都已經信主了。感謝主的恩典不斷托住這一切,讓我每步都憑著主的恩典前進,並逐漸聖別。這期間,也讓夫家人親眼見證基督的榮耀, 主是又真又活的神,這期間也慢慢開啟了先生對主的認識,我相信神的應許「當信靠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憑著對主的信及順從那靈的帶領,主不斷開路扶持,恩上加恩,雖經過流淚谷,我的兒子也受浸了,成為我的好同伴。主的恩典三天三夜也講不盡,只能見證衪奇妙的安排及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