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是我生命,活在我裡面

我從小在基督徒家庭中長大,雖然對於召會生活非常熟悉,可是直到國中畢業選擇升學方向時,這才起首主觀經歷神;爾後又經過五專生活、急重症病房工作一年、二技、出國讀研究所,使我不但經歷祂是又真又活的神,也體悟了召會生活的甜美豐富。

我從小就不是一個愛讀書的小孩,父母對我的要求也都是品格擺第一,其次才是學業,所以我有一個快樂的童年。因著生長在基督徒的家庭裡,小時候就參加兒童班,和年紀相仿的朋友們一起唱詩歌、聽聖經故事、吃點心,到了國小五年級就進入青少年,主要是和國小五、六年級、國中以及高中的哥哥姊姊們一起聚會、唱詩歌、讀聖經,當時還沒有特別的感覺。

直到國中三年級我面臨人生的第一個轉捩點:選擇讀普通高中、高職或是五專。當時我的基測沒有考得很理想,對於未來,我不知道將來能做什麼,剛好我這一屆是第一屆也是唯一做了三次性向測驗的一屆,測驗的落點都在醫護、教師或是社工人員,經過與父母的討論,我最後選擇就讀林口長庚護專。

還記得,當初爸媽在送我進長庚的路上,連校門都還沒到我就說:「我好想趕快畢業!」我爸當時嚇一跳說:「你的腳還沒踏進學校,什麼都還沒開始就想畢業?是有這麼不想來讀嗎?」我就說:「不是,我只是不想住校而已,因為全校只有我和隔壁班的女生來讀五專,好朋友們都在新竹的高中讀書。」所以一開始我很不喜樂,尤其是五專一年級時,我哭了整整一學期。但感謝主!當我覺得我的情緒快到臨界點的時候,有一天我在學生餐廳遇到正在發福音單張的學姊們,就這樣我和弟兄姊妹再次聯絡上,每週二的校園小排我們來在一起唱詩歌、讀聖經並分享生活上的經歷,然後彼此代禱。漸漸的,我也不再感到想家、沒有歸屬感或是沒有同伴,因為弟兄姊妹就是我最好的家人與同伴。

因著自己很喜歡英文,所以參加了校內校外各式各樣的英文演講比賽,也因著這樣的能力,被護理系的老師抓去參加全國的護理競賽,不只有個人賽還有團體的護理創新比賽。在準備這些比賽的過程我們還需要實習、預備段考,老師對我與其他組員非常嚴厲,要求也很高,不管再怎麼忙碌,我們還是需要跟老師討論比賽的事情,不斷的練習,當時每天都睡不到五小時,許多同學看了都覺得很不合理,勸我們要趁早抽身,別累壞了自己。那時候雖然常覺得壓力大到快喘不過氣,但我很寶貝在小排裡與姊妹們一起唱大本詩歌210首:「我正呼出我的憂愁,在你慈愛的胸臆;吸入你的喜樂、保守,吸入你的甜安息。我是呼出我的愁苦,呼出我罪污;我是吸入,一直吸入,你所有豐富。」課業繁忙、生活固然有壓力,但我裡面有主做我的生命,是我可以倚靠的!

到了五專五年級,我又再次面臨了人生的轉捩點:要繼續升學把二技唸完還是先工作,經過與父母的討論以及我自己在主面前的禱告,後來我選擇先到醫院工作,看看自己到底是真的喜歡護理,還是只是因為實習覺得有趣。當我出了社會我才真正明白什麼叫做「負責任」,許多事情已經不像以前還做學生的時候,做錯會有老師或學姊幫我善後;做錯了就要自己承擔,遇到問題要自己學著解決與面對。因為我是在內科加護病房上班,印象很深刻,當我還是小菜鳥的時候,有一天外科借床,學姊就說:「加恩,你應該可以接這個新病人吧?」我楞了一下說:「嗯!可以。」會這樣回答不是因為我有把握覺得自己可以,而是因為我不過是個到單位才快要滿兩個月的小菜鳥,怎麼能跟學姊討價還價,但其實我內心是非常害怕的,所以當下我就跟學姊說讓我準備一下再讓病人從外科加護病房上來。我把該準備的東西預備了就直奔廁所,去廁所不是要上廁所而是跑到廁所裡面呼求主名,求主做我的智慧和倚靠。雖然曾經跟學姊一起照顧過外科的病患,但要我自己從頭開始照顧,內心真的很焦慮,就在我呼求主名向主禱告時,當下突然哼起了兒童詩歌:有主在我船裡我就不怕風浪。就這樣我出了廁所,很稀奇,裡面不再有心慌的感覺,從接到病人一直到下班我的思路很清楚,按部就班的把事情一件一件的處理完,真的經歷到主(基督)在我裡面做我的生命。

在內科加護病房工作一年後,因著大環境的需要,經過與護理長討論,我重新回到校園把二技完成。在二技期間,我很感謝主將我擺在台北44會所,圓了我一直以來想住姊妹之家的夢,讓我在這兩年裡學習否認己、操練活在靈中與弟兄姊妹有敞開的交通,更使我懂得珍賞身邊每一位弟兄姊妹。同時,姊妹之家的姊妹們也學習拿起校園小排的負擔,姊妹們各個盡功用,一起預備小排的飯食、詩歌與追求的內容,使得小排每次都充滿豐富的供應與湧流。

因著從小就想出國讀書,二技畢業剛好有一個機會投遞簡歷與個人資料,待收到錄取通知,我就決定出國繼續護理研究所的課程。當時,我對澳洲的召會情形毫無頭緒,完全不知道如何與當地的聖徒聯絡,但主很奇妙,當我在台北念二技時,服事我們姊妹之家的一對夫婦的姪子剛好在澳洲全時間服事,就這樣我順利的聯絡上澳洲的聖徒。在澳洲2年3個月的日子裡,我就讀的學校坐落在一個小鎮,距離雪梨與布里斯本都需要約6小時的車程,每次想過召會生活,就要抓住學期中的假期,坐火車或是客運到大城市,與聖徒們一起聚會或是外出相調。感謝主!在這過程裡我遇見了一班愛我的姊妹們,還巧遇了一位和我同月同日生的姊妹,我們也成了活力伴。

每一次我都是帶著疲憊的身心去和弟兄姊妹們相聚,但每一次我都帶著豐富的享受回到偏遠的學校,就像電池充飽電一樣,充滿動力地再繼續面對接下來的挑戰。而姊妹們也很顧到我的情形,每週固定與我電話晨興或是禱告。不論我喜樂或是覺得軟弱或是遇到一些情形不知如何是好時,姊妹們都很樂意聽我說,並與我一同為著所遭遇的情形禱告。還記得在2014年的最後一天,我和布里斯本的弟兄姊妹們一起開了將近14小時的車程到雪梨參加年終特會,因著這樣的特會,使我與聖徒彼此更熟悉,交通更加頻繁,我們還一起配搭飯食與兒童服事。這使我深刻體會到我們都無法離開召會生活,身體中的每個肢體都是極為重要的!我們都有主所量給我們的那一份。第一次跨年禱告不在台灣而是在澳洲,而且是與青少年、大專生一起在詩歌與禱告中度過,雖沒有看到美麗的雪梨煙火卻不覺可惜,因為能把這上好的假期與時間奉獻給主,與弟兄姊妹們調在一起,這更有價值!

彈指間就過了10年,在這段時間裡我真的經歷到主毫無條件的愛,祂總是在人生每一個大小轉捩點拉住我的手,像父親一樣領著我一步一步的往前,經過生活中的高低起伏,如同羅馬書八28所說:「還有,我們曉得萬有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我很幸福有弟兄姊妹們如同雲彩圍繞,我們不會因著初次見面而覺得生疏,乃是像家人一樣,軟弱陪我同哭主前;喜樂與我一同分享喜樂。

我們的人生沒有幾個10年可以錯過,所以盼望今天來的朋友們能抓住機會,接受這位至寶基督,使你們往後人生的道路能有基督與召會成為你們的倚靠、穩妥、安息與喜樂!

 

得著基督-宇宙至寶,經歷人生奇妙轉變

我十八歲認識主,蒙恩得救迄今已三十年。從一個缺乏自信的小女孩,成為同事和學生眼中開朗盡責的老師,擁有愛主的丈夫,乖巧的一對兒女,和敬畏神的公婆與雙親。我感謝神給我的一切,只因我即時抓住“祂”這位宇宙至寶,祂就成為我人生中最美好的祝福。

得著人生中的真光

耶穌又對眾人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行,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翰福音八12)

我在南部的一個小康家庭中長大,父母很愛我們,也很重視兒女教育,我從小就很認真努力的要讓父母開心,老師同學喜歡,我似乎也做到了。在國中時期,聯考的壓力常讓我力不從心,於是要更努力唸書,但國二時生了一場病,成績就退步了許多。記得國中班導有次對我說:「妳這樣的成績,以後一定考不上大學,只有當女工的份。」當下聽了很傷心,就告訴自己一定要更勤奮,不要讓人瞧不起。上了高中,我每天早上五點起來唸書,每晚在校夜讀到八點半,回家再讀到十二點。爸媽看我如此認真,若我考得不理想,也都不忍苛責我。我常覺得自己不聰明,我需要機會與好運,更需要良師與益友。在高二下,家中開始有了小排聚會,我才知父親是基督徒。藉著與弟兄姊妹一起唱詩歌與讀經,我開始呼求主名,向主禱告並常常回味小排中的詩歌。其中有一首詩歌「我有一位好朋友」很鼓勵我。詩歌中提到“…有時我幾乎臥倒,祂知我的軟弱,當祂叫我向祂倚靠,我樂受祂扶托;祂帶我走光明途徑,日過光明生活;所以我們就同行,我主與我…”。當我開始享受主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變得光明又喜樂。

我的心平穩安靜

耶和華啊,我的心不狂傲,我的眼不高大;過於重大和希奇的事,我也不去行。我使我的魂平穩安靜,好像斷過奶的孩子在他母親懷中(詩篇131篇)

我開始發現每次只要很真誠的向主禱告後,都會有好事發生。印象最深的一次是高二代表學校參加南部七縣市英語演講比賽。為了這次比賽,我把自選題目的內容背得滾瓜爛熟,但對於抽選題(即席演講)部份很擔心,雖然老師有事先幫我準備了許多題目與相關內容,但對於一位沒補習,沒出國,學習資源缺乏的南部小女孩而言,當時真是個艱難的挑戰。比賽當天,我很緊張,但我想到了主,我向祂禱告,在抽選題目時,主讓我的心平穩安靜,我竟然抽到一個前晚自行準備過的題目,當我用流利的英文即席演講時,我可以感受到台下評審讚賞的眼光。最後得到了第二名,成為代表南部七縣市到台北參加全國總決賽的選手,我也開始對自己的人生有了信心,知道『我在那加我能力者的裏面,凡事都能作』(腓立比書四13)。高三時成績突飛猛進,雖仍時常軟弱擔憂,但藉著呼求主名,向主禱告,神一一帶我走過。特別在大學聯考當日,我再次經歷到『應當一無罣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帶著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衛你們的心懷意念。』(腓立比書四6〜7)的穩妥。我仍記得第一天考完第一節國文和同學討論答案時,驚覺自己選擇題部份答案抄填錯誤,當時的懊腦與恐懼讓自己非常下沉。陪考的父母問我考得如何時,我不敢說,只告訴他們我想安靜準備下一科。記得當時我找到一個靜謐的角落,一面流淚一面禱告主,禱告後,有一種說不出的平安臨到我,後來所有應考的科目都是在平穩安靜的狀態下完成。最後放榜,我考上清華大學,在北上讀書前,我要求受浸歸入主名。

成為智慧人

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那有智慧的羞愧;神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哥林多前書一27)

主後1987年我來到新竹就讀清華大學時,真是人生地不熟。雖然當時臺南市召會負責弟兄寫了一封介紹信要我交給一位新竹的教授弟兄,據知這位弟兄當時在交大任教,而我在清華就讀,心想可能找不到了,所以初到新竹,住在學校宿舍,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但藉著禱告,在大一上學期一次班級活動中,班上一位同學朱莞君姊妹得知我信主,就邀請我參加召會的主日聚會。在第一次參加主日聚會後,因對神話語的渴慕,我就一直在召會中聚會(當時新竹召會六會所/光復會所)。大二搬入姊姊之家後,便積極參加特會、小排、相調、參與服事等,享受神家中的豐滿。是神的愛,讓弟兄姊妹找到身在異鄉無助的我;是神的憐憫,讓愚拙和軟弱的我在凡事上有祂的智慧並蒙恩典。大學畢業前,我向主禱告並奉獻-我決定一生抓緊神,跟隨祂的腳蹤。後來,在出國讀碩士與博士的事上,我更是深切經歷到『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便是聰明。』(箴言九10)。

信靠主話的必能得勝

萬有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馬書八28)

因對神話語的信靠,在弟兄姊妹們的扶持與代禱中,我在婚姻與工作的事上很蒙神的恩待與祝福,但之後面對職業與孩子照顧的勞累,以及後來年邁父母搬到新竹比鄰而居等生活中大小事務的攪擾,許多難處與軟弱隨之而來,對主開始有些埋怨。但是感謝主,因丈夫是極愛讀經、唱詩的人,常得到他話語的供應,使我這軟弱器皿能及時回到主面前。羅馬書八章37節說到:『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飢餓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我相信神,因祂的話永遠不會落空,我只要遵守並信靠祂的話,就能得到祝福。

我的父親搬來新竹後,身體狀況逐年衰退,母親在照顧父親的事上越來越為難,身為女兒的我,壓力相對沉重。父親雖19歲信主,但因工作的忙碌,在退休後才恢復聚會,母親因有一些家族傳統的牽掛與個人因素,雖不排斥我們信主,但也不願意受浸。父親是一個不願勉強別人的人,他常告訴我他自己是失敗的見證,所以無法讓母親受浸得救。父親甚至在臨終前,還是放不下母親,覺得對她有虧欠,要我帶她來召會。面對父親的託付,我雖答應,卻也憂愁。母親從小就是嚴母,父親多年來都做不到的事,我這差勁的女兒該如何行呢?只有在淚水中禱告,並交托給弟兄姊妹。沒想到主的行動是快的,快到我只有再次讚美祂的信實。藉著弟兄姊妹在父親安息聚會的扶持與之後的看望,母親感受到神的大愛,在邱弟兄夫婦與丁弟兄的一次家訪中,母親打開心房,主動問及受浸之事,就在今年三月一日(父親過逝後15天)受浸歸入主名。感謝主讓我卸下重擔,不負父親所托,更能讓我所愛的母親,一起在神的家中享受主的愛。母親受浸後,很喜樂,對主的話很有味口,除了主日,也參加小排聚會。每當她喜樂地向我訴說巧玲姊妹的柔細、王王愛珍師母的熱情與豔秋師母的單純…等,召會中有關弟兄姊妹的一切時,我只有流淚敬拜神,神真是太愛我了!

回首這三十年,生活上雖時有剛強,時有軟弱,但憑藉著對主的信心、順服與禱告,神都帶我走過,我已經歷,也一直在經歷著,神是我的生命、救贖、能力、公義、智慧、平安、喜樂、盼望、安慰、榮耀、亮光與道路。這真是何等的一位救主,只要我們願意,就可來到祂面前,享受白白恩典,得到永遠生命。阿利路亞,讚美主!

                         

當信靠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

我之所以認識主耶穌,起初是在臉書上看到『水深之處』的文章,有幾篇文章讓我印象深刻。當我從文章中看到,許多基督徒分享他們的經歷時,都會提到信主後,新生活及舊生活的差異,在主日聚會及小排生活中如何獲得滿足的喜樂,並因信認識又活又真的『主耶穌』。

尋找就尋見

藉著『水深之處』我心中也很想認識這位神,我跟媽媽說我想認識教會,意外的是媽媽並沒有反對,反而介紹她在台北幫忙坐月子的產婦給我認識。她是一位非常愛主的基督徒,媽媽在幫她坐月子的過程中,不斷地幫媽媽的工作禱告,藉此媽媽對基督徒有不同的看法。之後她介紹我去一個基督教團體聚會,我跟媽媽便一起去參加了主日聚會。主日聚會結束後每個人都走了,而我的內心卻覺得這不是我要的。

回家的路上我心想:這根本不像水深之處文章寫的一樣,參加後會認識熱心的姊妹或有人邀請你參加小排聚會…等。回到家馬上傳LINE問水深之處的人,有沒有我可以參加的教會?原本的我只是想認識神,沒想到我會鼓起勇氣傳LINE給不認識的人,讓我有點害怕接下來會如何!但是感謝主的作工,藉由水深之處服事者的協助,讓我認識離我家很近的一位陳姊妹,她也很熱情地邀請我參加主日,只是內心有個疑問:為什麼主日是在姊妹的家呢?而我真的對這位神太好奇了,所以我當下沒有猶豫,馬上答應姊妹要參加。

我請先生陪我去,我先生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感覺他只是去看看這個教會是什麼樣子的,他也怕我被騙。但是弟兄姊妹非常熱心的接待我及先生,還熱情唱歡迎歌,讓我當下很難為情,同時也覺得為什麼跟之前去的團體差那麼多?唱詩歌的時候,內心不自覺的感動並流淚。當弟兄們分享信息的時候,雖然覺得聽不懂,但是當聽到姊妹說到她對主的經歷,讓我覺得這就是我想認識這位神的原因,同時也覺得我找到神的家了。只是我很擔心先生的想法,怕他不喜歡基督教。在聚會中我有時會偷看在我旁邊的先生,他表現得像是沒什麼的感覺。

主日聚會結束後,在姊妹家用餐的同時,她問我說有沒有想要受浸呢?也為我講解三一神的含義,我馬上就答應了,因為我清楚這就是我想信的神,這也是回到神家的路。而我受浸後也擺脫了舊人生活,迎接新人的生活。真的很感謝主,祂用不同的方式讓我了解自己該如何選擇。在受浸的過程中,心裡感到非常的平靜,內心也希望家人都可以認識這位主。我第一次的禱告就是全家要得救,如同使徒行傳十六章31節所說的:『…當信靠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

得救以後

因為我們夫婦都是出生在傳統的佛教家庭,在受浸後不到一個小時,我與先生回到娘家,我先生馬上跟我家人說我信主了。這時我的家人都很反感,弟弟妹妹都跟我說:『妳信妳的,不要跟我們傳教。』頓時覺得自己好孤單,有一種被排擠的感覺,沒有一個人想認識我口中這位又活又真的主耶穌。當我想跟媽媽談論這位主時,妹妹就會直接跳出來叫我不要跟媽媽傳教。而原本認真聽的媽媽也因為妹妹的打斷,就瞬間表明自己不會信主。

有時參加小排聚會回家,興致一來,想與家人分享時,就會再一次被弟弟妹妹打擾。那時我真的很生氣,就會罵人,這時家人不甘示弱的回嘴,說到我信了主,脾氣都沒有改,那主耶穌也沒多厲害啊!一定又是三分鐘熱度…等,真的讓我越來越軟弱。有時我就會問姊妹們,為什麼把好東西告訴家人那麼難?這時姊妹就告訴我,因為有撒但黑暗勢力的阻擾,要多向主禱告,把一切的憂慮卸給主。自此之後,我每天睡前都會禱告,向主耶穌述說自己面對的困境,那時就連我三歲多的女兒都會跟我唱反調,每當我呼求主名時,她就在我旁邊念佛號,讓我當下真的無言,我只能一直告訴她:「主耶穌愛妳!」

家人的轉變

原先我希望媽媽是家中第二個受浸的人,有次帶媽媽去參加福音聚會,結束後,一直表明她有自己的信仰,請我不要勉強她受浸。沒想到主耶穌的安排卻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2016年5月9日早上,我起床後看到剛從醫院大夜班回家的妹妹,若有所思的坐在沙發上,我問她發生什麼事情,她娓娓道出在醫院發生了針扎事件。我無能為力的跟她說:「妳可以呼求主名,主耶穌會幫助妳的,反正呼求主又不需要花妳的錢,妳不要想那麼多。」當下我就教她如何呼求主,把心裡的重擔交給主。這時的妹妹很順服的呼求主,把所有的憂慮交給主。感謝主的保守,使這次針扎事件並沒有發生令人擔心的不好結果。妹妹在經歷這次事件後,就成了家中第二個受浸的人,享受主作她的倚靠與勇氣。

果子纍纍下垂

後續的發展就像葡萄結果子一樣,自從有了妹妹受浸作為起頭,讓我不再是一個人對家人傳福音、述說主的見證,也讓我有伴可以一起參加聚會。有一次主日,一位姊妹邀請我去參加竹苗區眾召會初信成全,我就報名了。經過兩天一夜的課程,真是使我靈裡火熱,並將我愛主及專一倚靠主的心帶回家裡,我開始每天大聲呼求主名,呼求讓我心中喜樂平安!

在這期間,我與妹妹都希望媽媽快點受浸,我們邀請媽媽參加福音聚會。媽媽因工作屬性,常常不在家,所以當時妹妹發生針扎的事情時她並沒有參與其中。當媽媽聽見妹妹上台作見證的時候,她心裡非常難過與不捨。福音聚會結束後,媽媽原本還是堅信自己的信仰,這時有位姊妹對她說:「妳兩個女兒都受浸了,妳要不要一起受浸,跟他們一起信靠主。」我媽媽回想她在幫忙產婦坐月子時,那位作女兒的產婦對娘家媽媽的態度,就算再虔誠的佛教徒也對媽媽態度不好,這讓她覺得很訝異。所以當妹妹直接拉著媽媽的手帶她去受浸,她沒有再說任何一句不要,就喜樂地受浸了!受浸起來後,學習一切都交給主,媽媽只要沒工作就會去參加主日及小排,以及參加晨禱,媽媽將工作全然交給主耶穌。以前的她會很焦慮沒有案子可作,天天去求神問卜,現在不再擔心沒有案子可以接,因為有主耶穌的作工,讓她不怕沒工作。

我愛主,所以我每天呼求主名,也影響到原先不信的先生及弟弟。起初會面臨我弟弟的不滿,每當我呼求主,他就會把門大力地關上;而我先生則會用厭惡的語氣不准我睡前呼求主耶穌。但我仍然持續的呼求主名,有時找妹妹一起呼求。弟弟常說我妹妹跟我媽媽背棄他去信主,當下我也沒多說什麼,因為我從來沒有期望他們會信主耶穌,但主耶穌卻默默在弟弟及我先生身上作工。

當(2016)年10月份的福音聚會我再一次的邀請了我先生,但我心中沒抱什麼希望,反倒是召會的弟兄姊妹把我先生及弟弟的信主放在禱告裡,讓我心中很平安。主耶穌在我的生命裡又有了不同的彰顯,在福音聚會快結束時,我的先生突然站起來表明自己要受浸,當下心中滿了感動。事後我問他為什麼想受浸,他說心中有個聲音叫他受浸,又加上身旁的弟兄熱切地關愛他,讓他有滿滿的感動。他說他工作壓力很大的時候會呼求主名,想試試看是不是真的有這位神,而這位又活又真的主沒有讓他失望,才讓我先生從不信主到決定相信,並接受主耶穌作他的生命。

至於我的弟弟,剛好在工作上面臨很大的問題,他原本是做停車收費員,因著工作很勞累,讓他興起轉職的念頭,起初弟弟會對他的密宗的上師有所求,但是他慢慢的覺得沒有成效,也開始在工作的事上呼求主,請主耶穌讓他的一天能達成停車收費量,主耶穌也沒讓他失望。只是他一直認為那是巧合,主沒有那麼厲害。但是弟弟每當遭遇問題時,也開始時呼求主。說來奇妙,當他轉職成功後迫切地想受浸,從11月份開始就一直追問何時有福音聚會,經過一個月,弟弟終於很喜樂的在12月受浸了,這使我們一家在2016年的年頭到年尾都受浸得救,我確實能見證:『當信靠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

 

遇見耶穌

我第一次接觸召會是2015年4月份,路上遇到兩位年輕的姊妹傳福音,那時只是對召會好奇,讓我主動去接近她們。和她們相處時雖然還有很多的疑問,但我仍然應邀帶著3歲的兒子去參加幼幼排的福音聚會,並且覺得很喜樂。

5月2日我受邀參加新光會所的福音聚會,記得當天福音朋友很多。聚會後本來是去看別人受浸,一個姊妹很熱情的鼓勵我受浸,我看到她喜樂的臉龐,真誠的眼神和堅定的信心,於是我接過她手中的受浸衣物,決定受浸、接受主!

“遇見耶穌,我才相信,有一種愛果真沒有條件;” 前年10月份爸媽要從山東來台灣照顧我生產坐月子。為了要安頓他們,我們需要搬家,可是當時先生的手受傷,我又挺著大肚子,不知道怎麼辦才好。這時弟兄姊妹聽到這樣的狀況,於是聯絡了10位弟兄姊妹,這些弟兄姊妹我一個也不認識,他們也不認識我,卻來幫我搬家,也幫我拆裝大型家具,我與先生都很受感動,對這些弟兄姊妹非常感激。

後來爸媽順利從山東來到台灣,也會跟著我去參加主日擘餅聚會,對弟兄姊妹的印象很好。11月10日我順利的生下女兒,然而,第二天我卻發生妊娠毒血症的症狀,據先生事後告訴我,當時我瞳孔放大,全身抽搐,呼吸困難,毫無意識,血壓飆高到200,醫生馬上幫我做插管急救,當下先生和爸媽都嚇壞了。事發的當天,我先生正趕去上班,當他接到醫院電話時,正好遇到同區的弟兄姊妹,弟兄姊妹得知訊息就迅速趕到醫院,陪著爸媽和先生為我禱告。醫生說我這種情形一般發生在生產前,但感謝主,讓這事發生在生產之後,女兒能平安降生,我也得醫治。否則,若發生在生產前或是生產當下,我們母女都會有生命危險!

藉著幼幼排及五大組弟兄姊妹的禱告!我從加護病房很快就轉到普通病房,又過幾天我順利出院了!“愛裡沒有懼怕,完全的愛把懼怕驅除。”因為有主,使我生命得重生,主的恩典夠我用。我今生何其有幸,能遇見主!

因著這一連串的事情,先生感受到主奇妙的安排。在女兒滿月的隔天,正好有全召會的福音聚會,他也受浸得救了!爸爸媽媽看到全家人的改變,在前年的五大組年終感恩聚會時也受浸得救了!

現在我們全家都很喜樂的過召會生活,每週帶孩子參加幼幼排、兒童排。他們喜歡唱詩歌,我們會持續過召會生活。感謝主!祂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林後十二9上)

我非常喜歡“因著愛,我們又再次相聚,訴說恩典、安慰和鼓勵;享受靈的交通、慈心、憐恤,我們喜樂、滿足且洋溢。”這首詩歌的歌詞。面對生活的壓力,無時無刻不感到焦慮,只有為著主才感到喜樂。主已救我,也救我全家,我和我家都要事奉耶和華! 

全家得救,同奔屬天賽程

感謝主!神的救恩乃是以家為單位。我的姊妹在學生時期就得救,兩個孩子青少年時也都信主了,我的姊姊以及我的母親也相繼信主,而我卻一直是多年的福音朋友。有些聚會我都會去參加,譬如:福音聚會、家排、主日聚會、相調等…;週訊我也會詳閱,所以都知道召會的行動。

聚會多了,弟兄姊妹講說聖經的話我都知道,甚至主日的申言,我裡面還會評斷誰的申言好不好,但我就是沒受浸,因為我認為還有些點沒有搞清楚。我的姊妹說:等你搞清楚,那你就老了!可能這輩子都沒辦法理解。因為神的話、聖經的話太深奧了,所以你要整個搞清楚再受浸已經來不及了。我的姊妹也常說:『清心的人有福了!』與其走那麼多年的冤枉路,不如就單純受浸。之前參加了多次的福音聚會,一直沒有受浸,或許我一直在期待一個感動,但就是沒有。

因著青少年福音聚會安排了我的女兒做見證,福音聚會結束後,主感動我:時候到了,不要再拖了!因為常在福音聚會聽到聖徒分享他們經歷人生的苦楚,常是走到人生的盡頭才來信主,因為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我不希望走到這個地步,走到盡頭吃了苦頭才來信主,所以在2016年5月20日青少年的福音聚會後我就受浸了。女兒作見證,父親受浸,這是何等的奇妙!當時我覺得受浸是很自然而然的,就是如此自然的發生了。

為什麼這十幾年來一直沒有受浸,我在想,除了要一個感動之外,我沒有受浸就是撒但在我後面拉著我,叫我不要受浸,所以在受浸的時候我就大聲宣告:「撒但!退到我後面去!」,受浸之後,我就覺得整個人很釋放,非常喜樂。

得救後,還要持續吃喝享受主的話,生命才會得著成長。我還是隻小羊,還有很多舊造沒有辦法脫落,需要時間、需要神的話、需要聚會。對於作了這麼多年的福音朋友才受浸,我的感受很深刻,為什麼弟兄姊妹傳福音,傳得那麼辛苦,因為要得一個果子真的不容易,我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背後不知道有多少弟兄姊妹為我代禱,經歷多少爭戰,才能得到這個果子。感謝主!如今得著我們全家成為神救恩的單位,能一同奔跑這屬天的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