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是祝福的源頭

小時候我們家只有母親信主得救,但愛主的阿姨常常帶著媽媽、我和弟弟去召會聚會,記得那時召會裡的每個人看起來都好喜樂的樣子,他們臉上散發出的榮光深深吸引著我,所以就算回家總是會被父親責罵、挨打,下次還是偷偷跟著去。

我是在升小六的一場福音聚會受浸得救。因為我相信這位創造宇宙的神,祂不像傳統宗教那些所謂的神明,給人有種害怕、距離的感覺,也不需要人花錢到特定的地方去拜祂,祂就像空氣無所不在。小時候因著看一些鬼故事,所以有時候很怕黑,但每次害怕時,我都會試著呼喊:「哦!主耶穌!」頓時就感覺主與我同在,心裡滿了平安,害怕的感覺就消失了。雖然我一直很想受浸成為基督徒,但因為父親很反對,所以遲遲不敢受浸。在那天的福音聚會裡,表姊從旁鼓勵我和弟弟說:「不要怕,只要信,如果今天不受浸,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而且主快回來了!」那時我和弟弟就簡單的相信接受祂,並且受浸成為神的兒女了。後來爸爸知道這事非常憤怒,甚至換來一頓打罵,但也沒辦法,久而久之,他對我們過召會生活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隨著年紀漸長,雖然之後我斷斷續續地過著召

會生活,對主也是不冷不熱;總是等到有什麼需要時才會向主禱告,一旦事情過去隨即就忘了主。直到我讀五專時,雖然表面上仍偶爾參加聚會,但總是人在心不在,對主的感覺也越來越遙遠了。所以那時我很喜歡和讀五專的同學出去玩,有時候為貪玩而去打工,想賺更多零用錢供自己花用。叛逆的我甚至想離開召會去外面的花花世界看一看。我也嘗試了許多東西、許多玩樂,但卻換來更多的空虛和不滿足。

直到一天一位朋友的妹妹,她跟我們同校,有時候我們會一起出去玩。那天她正準備和她同學出去玩,才離開學校沒有多遠,就發生車禍而且當場過世了。當下除了難過與錯愕之外,我突然領悟到我們的生命氣息都不在自己手裡,正如聖經雅各書四章14節所說:『其實明天的事你們並不知道。你們的生命是什麼?你們原是一團霧氣,出現少時,隨後就不見了。』那時我感覺很空虛,一切的娛樂、追求,卻換來更多的空虛及不滿足。人的生命就這樣突然的消失了,至終得著了什麼?感謝主,主沒有忘記我,是主給我這樣虛空、不滿足的感覺。因為主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惟有祂才能給人真正的滿足。

雖然面對朋友的驟逝,讓我感到世事無常,但我仍沒有完全的轉向主。主沒有放棄我,派了召會的弟兄姊妹時時督促我讀聖經,一開始我只是應付,後來竟越讀越有摸著。之後主給我一個環境,那時我有一個交往蠻長時間的男朋友,在後面兩年裡我一直覺得很不平安,所以擺在禱告裡,但最終的結果讓我非常的難過和痛苦。有好幾天沒有去上課,都躲在家裡哭,也能理解為什麼有些人因為過不了情關而走上絕路。在這樣的困境裡,迫使我轉向主,向主禱告。記得有一次主光照我: 「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主的能力,就是要在人最軟弱無助的時候顯出,才能使我們看見主的愛和大能,使祂有機會進到人裡面,成為人應時的幫助與安慰。人的愛時常刻變時翻,唯有主的愛永遠不變。不論我曾經離棄祂或犯了什麼錯,主愛我,就必愛到底,也赦免我一切的過犯。

從小就很叛逆的我,凡事非得要自己經歷、嘗試了,才肯相信、順服。是主一步步的帶領,把我從世界尋回來。我很感謝主給我經歷這些環境,好使我能向祂完全的敞開,接受祂做我的生命和拯救。大學畢業後,我工作了一年,在一次在職青年的特會中,主的話臨到我,向我發出亮光並呼召我。那次特會信息說到雅各的夢,就是神的夢-神渴望在地上得著一個家;其中一首詩歌(補充本603)“建造當趁今日」:我何等眼瞎,只顧自己的事務,任憑神殿荒涼,主必須有路。”當時深深感動我,使我願意答應主的呼召,將自己交給祂-參加訓練。我想參加訓練並不是想變得更屬靈,乃是想要更經歷認識這位主,想讓主更多在我身上製作,使我能成為一個活而盡功用的肢體,能與弟兄姊妹們建造在一起,來完成神的旨意。

但因父親反對的緣故,一直不敢表明我的心願。於是我先繼續到台北讀美術研究所,在這兩年間主的呼召仍未停歇,我就下定決心,再次奉獻自己答應主的呼召,畢業後參加訓練。兩年研究所課業繁重,過程中承受畢業論文的壓力,以及家人反對我畢業後參加訓練,時常覺得軟弱、下沉。但感謝主,主即時用祂的話帶領我往前,實在經歷哥林多後書四8〜9:『我們四面受壓,卻不被困住; 出路絕了,卻非絕無出路;遭逼迫,卻不被撇棄;打倒了,卻不至滅亡。』在禱告中主光照我,要我憑信站立,需要過這屬靈的關,若現在不過,不僅將來還是要過,主在我身上也沒有出路,在家人面前沒有人為主剛強站住,父親不可能得救。主藉由這樣的環境,讓我經歷祂的恩典夠我用,也加深我對主的信心與絕對。感謝主,藉著身體的代禱與扶持,不僅母親不反對,也與我一同爭戰禱告。沒有一個人能躲過基督徒的禱告,之後父親也沒有再逼迫我。一個奉獻的人,就是先踏出信心的腳步,不看環境及情形,既是主的呼召,信祂必作成。

神使用一切的環境來祝福我,這些祝福不是外面的,不是優越的工作、高級的房屋或高等的教育。乃是神自己要進到我裡面,使我有深處的平安,有一種無可比擬的把握,以及堅定的信心,知道無論我往哪裡去,那裡都有神的同在。惟有神是真實的、永遠的,這位神是我一切祝福的源頭。   

享生命救恩,懷榮耀盼望

我是從小在一個基督教家庭出生。從父親這邊算起,我是第五代的基督徒,從母親這邊算起,我是第三代的基督徒。一方面因著經濟的壓力,一方面家裡有眾多小孩需要照顧,因此父母之間常有爭執。母親不僅在學業成績上有所要求,甚至在信仰上也不放鬆,小時候常常被逼著參加教會的主日學,聽一些聖經故事,背一些經節。因此小時候的我常常會覺得,信耶穌,我們真的有比別人好嗎?

在小學四年級時,有一位敖弟兄他們一家搬到我們家隔壁,因著他們家開家小排聚會,媽媽剛好也被邀請了前去,我們家的小孩也被邀去了當時的兒童排,在這樣的聚集裡,有一群跟我年紀差不多的小孩,在叔叔阿姨的家裡一起玩,或一起聽一些精彩的故事。沒有壓力,沒有規條,還有愛筵的點心,真的是太棒了!感覺就像是真正到了一個新家,在那裏有著真正的的自由與喜樂。也因著在這樣的氣氛與環境裡,漸漸對這位主耶穌有了渴慕,便在小六那年,受浸歸入主名。

升上國中後,我進了一所有名的私立名校。發現我的同學不是醫生的兒子,就是教授的兒子,家裡環境與價值觀的差別非常大,在學校交不到朋友。因著進入青少年期,媽媽對於課業與屬靈上的要求越來越多,在這樣內在與外在的壓力下,處於叛逆期的我,升上高中時,常把自己關在圖書館。一方面為著課業,想要贏得同學們的認可;另一方面,看了許多的科學方面的書籍,立志想要成為偉大的科學家。

自此,有將近十年的時間,我就如與神賭氣一般,從高中到大學,甚至到考上研究所之前,我一再的想要在物理與科學這條路上鑽研,刻意地遠離弟兄姊妹,遠離召會生活;甚至會驕傲地想,有一天我要靠著科學證明神是不存在的!直到考上了清大研究所,從一開始的趾高氣揚,漸漸的,我發現研究生所作的盡是許多無聊的重複工作,我開始漸漸的失去對研究的興趣,也開始懷疑藉著科學能否解開人生的意義?

於是我轉向哲學,卻發現近代哲學裡關於人生意義的分析讓人越讀越無力,卡夫卡、尼采、沙特,最後我在看完卡謬的書之後,甚至感到深深的絕望!人生就像一個周而復始推著石頭上山的人,沒有任何意義。到了一個地步,我甚至考慮要了結自己的生命。還記得那天晚上,我就在站在宿舍頂樓的露台上,手上還拿著那本卡謬的書…。是主的憐憫,那天晚上我沒有跳下去,但是我預擬的遺囑,卻忘在書裡就還回去了,後來被下一個借閱者發現,還被學校圖書館關切,深怕我發生什麼事,感謝主,幸好有主的保守!

今年二月,當我情緒仍陷低潮之時,媽媽看出我的狀況不好,不僅課業甚至感情生活都受很大的影響,她就對我說,「你立志想要靠自己尋找真理,可是聖經說,這位主就是真理,你何不讓這位主來找你呢?」我被這話深深感動,於是我在這學期便開始主動聯繫以前敬而遠之的弟兄姊妹們,隨著這樣與弟兄姊妹開始過召會生活,我有深刻的感動,就好像詩歌說到的“超越知識的愛,過我所求所想”。弟兄姊妹的顧惜、交通,與身體一同的行動、聚會、傳福音,讓我深深體會到主愛的超越,遠遠超過知識能解釋清楚的道理。感謝主,基督與召會是宇宙中極大的奧秘,這就是我們真實的人生意義。現在我能說“我不再漂泊,心不再流蕩,享生命救恩,懷榮耀盼望,我已尋得屬天的家鄉!”  

調度萬有的救恩

 『我們曉得萬有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羅八28)先生的得救並不是瞬間完成的,而是因著主的憐憫,經多年調度而成的…。

記得有一次我的先生林其鈿在台大照腦波時,那位女醫生問先生怎麼了?我說得了胰臟癌,已超過6年。她馬上說,真是神的憐憫!她的母親被確診為胰臟癌後,活4年就很不容易了,而其鈿罹病已超過6年。

在這6年期間,凡是知道此事的弟兄姊妹,都常常為我們代禱。區裡聖徒及每日晨興同伴更是堅定持續提名代禱,甚至會為其鈿每天的病情禱告,無論住院或在家,從未間斷。真是經歷神保守的能力與醫治的恩典。

今年三月初其鈿送急診,兩個兒子向我發出請求,希望有召會的負責弟兄來家中為爸爸禱告,很快的,神調度了27位聖徒前來,房間擠滿了聖徒,並有三位負責弟兄為其鈿按手禱告,神調度兒子們動了善工,作了前所未有的事。

三月中旬其鈿住院,小兒子又說:「媽媽,你可以請台北聖徒為爸爸禱告嗎?」於是神調度了不僅有台北的黃弟兄、水流之音的聖徒,還有其鈿認識多年的吳弟兄夫婦和牧養我多年的姊妹們都先後前來,在床前為他禱告、唱詩歌,其鈿因此逐漸地認識了召會中許多的聖徒。

之前,小兒子聽說家中有設神明廳卻沒有拜,會對主人不好,所以他早上也燒香、晚上也燒香,香的味道飄到我的房間。因此我告訴兒子說,「你若不尊重我,煙燻得我夜晚無法睡覺,我可能就要搬出去住了!」後來小兒子夫婦因故心神不寧,向我要了一本聖經擺在他們房間,並商討除去偶像一事。待其鈿出院回到家中,偶像已除去,原以為他會生氣,沒想到孩子竟然向爸爸索取三千元拆除偶像費用–原來這事是經過先生同意的。讚美主!

這時四哥四嫂也抓住出差機會,前來為其鈿禱告,特別見證親身經歷。四哥說從前在玩錢仙時,錢仙的黑影就進到他腹中,後來他呼求主耶穌的名八次,錢仙的黑影就從他腹中出去,落在蚊香的圈圈裏。因此特別強調為什麼要呼求主耶穌,因主的名是超乎萬名之上的名,帶著能力權柄,連撒但、污鬼、邪靈都懼怕戰兢。

因著今年跟著一年讀經一遍的進度,讀到出埃及記三十四28:『摩西禁食禱告四十晝夜,也不吃飯也不喝水。』馬太福音四2:『耶穌禁食禱告四十晝夜…。』清晨我向主禱告說:「主阿!這麼多弟兄姊妹來看望其鈿,他仍然不願意開口呼求主名,我實在虧欠,也不好意思再麻煩弟兄姊妹了。」後來,醫生說先生可以準備到安寧病房了。我心想:「主阿!請把摩西禁食禱告的恩典賜給我,我願意為先生的得救拚上去。我不能作甚麼,我只能禁食禱告,倘若他仍未能得救,至少我努力過了,求主使我能還福音的債。」於是我開始靈裏儆醒,決心不吃飯,只喝水,經過兩天,到了第三天,我在餵先生吃藥的時候,告訴他說,你跟我喊主耶穌一次就好,結果他跟著我喊(主耶穌)。當他喊第一聲時,我好高興,趕快拿手機錄音,繼續帶著他說,「主耶穌,加強我!給我力量,拯救我!感謝主…。」結果他真的跟著我呼求主名禱告,鐵齒終於開金口了…。實在是太喜樂,太奇妙了!

很快的將先生第一次呼求主名的錄音檔傳給哥哥及弟兄姊妹,哥哥說這是聖靈的工作,趕快請弟兄們為他施浸,不要拖。於是4/15(主日)當晚,區裏弟兄們紛紛趕來為先生禱告施浸,見證凡呼求主名就必得救。召會奉主的名,將其鈿浸入父子聖靈的名裏,如今他重生得著神永遠的生命,進入神的國,成為我親愛的弟兄了,何等的喜樂,何等福分,何等榮耀,阿利路亞!

神藉著其鈿有心幫助一位鄰居,處理他的車禍事宜,在4/27第一次進到科園會所,坐在沙發上,但願賜祝福的神,賜給他更多的日子與我們一同享受甜美的召會生活。

21歲那年四哥送我第一本聖經,在家讀經半年後得救,歷經30多年為先生禱告,如今可見證神是信實的神,祂的話安定在天。『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徒十六31)及『因為她是與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彼前三7)是我抓住神所說兩句應許的話,如今神的話得著應驗,先生終於得救了。足證,『神能照著運行在我們裏面的大能,極其充盈的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以弗所書三20)讚美主,榮耀歸神!      

贖回光陰,把握每個今天

我今年71歲。在人生的旅途中,我比召會大部分的人走得更久。到了我這般年齡,常會回想已經逝去的光陰,回想我究竟有沒有善用我的光陰?我的光陰有沒有虛度?

我小的時候是住在高雄縣岡山鎮的空軍眷村裡面。在我讀初中一年級的時候,我的母親被請去岡山召會聽福音,然後就受浸信了主。她信主以後,經常帶著我去聚會,每星期都會去兩三次。到我初中二年級時,母親對我說:「你已經跟我一起聚會一年,你可以受浸了。」於是,我聽從母親的話受浸。受浸以後,我裡面有感覺,我要維持聚會、讀經的生活。因此,我每週至少聚會一次,每天都讀聖經。到我大學畢業的第二年,我已經把中文聖經、英文聖經,各讀完一遍。大約二十幾年前,召會推出第一本晨興聖言,我就開始讀,沒有間斷過。我的日子就這樣,一直到我退休。

說到這裡,許多人一定認為我是一個很難得、很標準的基督徒。其實不然,因為我只要求自己做到有聚會、有讀經,而沒有要求自己認真的追求主。實在說來,我是一個腳踏兩條船的人。我一方面要做基督徒,一方面又愛世界。我把聚會、讀經以外的空閒時間,都用來追求我的理想、享受我的喜好。我只是一個表面的基督徒。結果,我讀聖經,完全讀不懂,聚會50年,從來沒有在聚會中禱告、申言。每次聚會我都刻意遲到,坐在最後排,聚會一結束,我拔腿就走,完全沒有跟其他的弟兄姊妹互動。我做了這樣50年的基督徒,完全是虛度光陰。是誰偷走了我的時間?是我自己。

但我所信的主耶穌,對我非常有耐心,他等候了我50年。我66歲退休,在我退休的前幾年起,我就開始規劃我的退休生涯。我把我退休以後想要做的事,想要擁有的東西,想要培養的興趣,想要享受的生活,一一記在我的電腦中。從我退休開始,我就一一的去實現。因為我非常的投入,我發現我的時間不夠用,於是我就減少聚會的時間。這期間,我又迷上了打高爾夫球,我就變本加厲,連星期天也不聚會,跑去打高爾夫球了。

主耶穌看在眼裡,祂要挽回我。就在我退休第二年的一個星期天的早上,我在球場打球。我一揮桿,我右手臂的二頭肌就突然斷裂了,當時非常疼痛。於是我跟同伴說,我要先回家。就在我回家的途中,主耶穌給我很清楚的感覺,我不能再這樣糟蹋我的光陰,我要回到主耶穌的身邊。

從第二天起,我立刻變了一個人。我以前讀聖經,讀不懂。現在讀聖經,經常有感覺。以前聚會,每週最多一兩次,現在我每週聚會四次。以前聚會,我故意遲到。現在聚會,我總是第一個到。以前聚會我從來不申言、不禱告。現在聚會,我幾乎每場都申言、禱告。

我非常感謝主耶穌,祂把我從浪費光陰的光景中挽救回來。我現在的人生觀有很大的改變,我不再做腳踏兩條船的人,我很享受認真追求主的生活,我要贖回以往浪費的光陰,用我剩下的餘生好好追求愛我的主。   

我深知道凡事臨我,祂有美意不必測

家族中有些長輩是信主耶穌的,阿姨、母親和舅舅也相繼歸入主名,所以母親就會帶我到教會聚會。從國中到高中,我一直都有去聚會,但是有些時候母親前腳離開,同學一吆喝,我就溜出去了,大學到外地唸書也就沒有聚會,所以一直還是多年的福音朋友。

民國八十八年大學畢業,當完兵初入社會工作半年之後,因著公司要外移到大陸,所以我二十六歲時便自己出來創業,與朋友一起成立裝修工程公司,也在此時完成了終身大事。在短短三年的時間,不到三十歲時,我的公司營業額已達到七千萬,公司的經營蓬勃發展。一切是那麼美好順遂,可謂五子登科(妻子、房子、孩子、車子、銀子),這些我都達到了。

因著要拓展業務,建立人脈,我在商場結交了各領域上市上櫃的老闆及前輩。他們在業界所教導的至理名言:「經商勤以致富,立業儉為成財」、「三年不開市,開市吃三年」等這些話,對當時年輕氣盛的我來說,真是字字珠璣,奉為圭臬。在工作職場中,這些屬世的話雖然激勵人心,可以改變我的生活,但卻不能改變我的生命。

俗話說:「少年得志大不幸」,這句話回頭看來,還果真是如此。因著公司營運發展太順利了,以致於迷失在其中,那時的我,開始自大自滿,眼睛被蒙蔽,沈迷在自己的世界裡,可謂「心中無神,目中無人」。

而從事裝修工程,白天處理房子的裝修工作,晚上還要交際應酬,酒色財氣樣樣來,當時的我,整天奢華宴樂,荒唐度日,在結拜兄弟之間閒聊和比較的,不是錢財,就是女人、車子、房子等等…。這時也因著家人在新竹,公司在台中,大部分的時間都投入在工作及應酬上,沒有時間陪家人和孩子。但孩子都期盼我回家,因每次我回去都大包小包,有吃的有玩的,認為用金錢來彌補,給他們最好的物質生活就能滿足。這樣的生活漸漸開始變調,進而也影響公司的步調。

公司的營運在這個時候開始走下坡,我的同夥及同行對我的規勸,我完全聽不下去,現在回想起來,覺得是神在那裡管教,這一切都有神的主宰。聖經傳道書說:『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人一切的勞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勞碌,有甚麼益處呢?真是虛空的虛空。就如有位弟兄曾說:當世界的老闆對你越好時,你就要倒大楣了。

就在我準備將營業額再往上突破時,公司財務其實已周轉不靈。我的公司、手中三間房子、還有車子等資產變賣抵押後還負債一千六百萬,短短一年時間的變化,將我頓時從天上摔在地上。原本彩色的人生,變成黑白的人生,那時的我一無所有、一無所是、一無所能、一無是處,甚麼都沒有了!不但歸零還是負的,甚至妻子、孩子的幸福都被我賠掉了。

就在我失意跌倒,徬徨無助時,母親和阿姨將我帶回到神的家,當我一進到了會所,坐在那裡聚會,我的心突然很平靜。有一首詩歌「試煉中的安慰」,歌詞唱到:“神聖安慰,屬天生活,憑信我可從祂得;我深知道凡事臨我,祂有美意不必測。一路我蒙救主引領,鼓勵我走每步路;供我靈糧,長我生命,幫助我歷每次苦。”這每句歌詞都唱到我的心坎裡,我時常是邊唱邊哭。主藉著詩歌安慰我,也藉著聚會中弟兄姊妹的分享供應我,使我重新來到祂面前,讓我這個一無所有的人,有了一個新的起頭,新的盼望,也在這時我受浸,成為神的兒女了!

信主後過了一段平順的日子,雖然創業失敗,但在職場的人脈還在,心中不甘心的我試圖要在兩年的時間內拼回這一切,所以因著業務需要,又回到以前的生活模式,又要忙於應酬,再次進入黑暗的網羅中。因著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也得不到家人的諒解,這樣的消沈使我真是跌到了谷底。

因著工作無法東山再起,在消沈軟弱之時,我便躲到台北生活,而神的憐憫和引導,讓我在那裡開始恢復聚會,使我能夠與主與聖徒有更多的接觸。看見有一班人過著清心享受主的生活,也奠定了我走主的道路的心願。

在台北生活半年後,因著弟兄姊妹與我有交通,希望能回到新竹,也能就近顧到家庭,所以就回到新竹。剛回來時,工作還不是很穩定,早上送孩子上學,送完孩子後就驅車到南寮,找個地方在那裡讀經享受主的話,等到孩子放學再去接孩子,就這樣每天有與主親近的時間,感謝主!讓我有更多的時間陪家人和孩子,兩個孩子也穩定在召會生活中。

感謝讚美主,這麼多年,神帶我走過來了,當年許多的不甘願、不如意,如今我深知這是神的美意。我也和孩子分享,雖然現在物質環境不如從前,但看看以前職場一起打拼的同夥,有的人得肺癌、肝癌、口腔癌;有的商場失意;我若沒有經歷這一段,按我當時的生活方式,我的結局可能比他們更悲慘。

感謝主,在恢復聚會生活後,2014年有一次的奉獻聚會,我將自己奉獻在主的手中,也開始學習與聖徒配搭,盡功用服事。回想這一路走來,從我在青少年時期就接觸主,生命的種子撒在我裡面;高中的時候也讀了荒漠甘泉,接受一些屬神的話語;還有我從小是在健全的家庭中長大,這些實在是主恩典的記號,讓我遇到環境挫折時再回到神家中的時候,一切都是這麼的自然。好像這位神一直等待我這位浪子回家一樣,當我回來,以前年輕時聚會的影像彷彿重現,溫暖了浪子的心。

在人生的路上雖然會遇到挫折,就如我三進三出神的家,但慈愛的神總不離棄我,一再帶領我回到祂的面前,使我不再沈淪,得享神的救恩。就如大本詩歌第13首的歌詞:「你的赦免所帶平安喜樂,你的同在所賜安撫、引導,今日力量、明日光明的盼望,全都屬我,福分一無所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