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美的簡單

2018年7月5日我和先生帶著兩個女兒從大陸搬回新竹,回到新竹家裏的那一刻,我又有馬上飛回大陸的衝動。因為新竹的家房屋雖然很多間,但是都是年久失修的舊屋,根本不適合居住。大陸不想回,台灣不能住。每天都有飛回大陸自己的家的念頭,憂愁煩悶的情緒每天都在攪擾著我。

因著在大陸做生意被親戚背叛,內心的怨恨根本沒有辦法釋懷。回台灣後我先生收入不穩定。我自己沒有辦法把壓力釋放掉,就全部倒給我先生。原本不想吵架的我,看到家中的情形,我根本無法克制自己的情緒。因著這樣的情形我跟我先生幾乎天天吵架,我們的婚姻就要走到離婚的邊緣。

剛回台灣時,我的小女兒只有7個月。注意力都在小女兒的身上,大女兒因為缺少關愛,開始不聽話,出現叛逆。回想當時灰暗的生活,我想這應該是神把我這隻迷路的小羊帶回家製造的環境。

感謝主,2018年10月10日週三晚上,我和婆婆、小孩在中央公園散步,被姊妹邀約到仁愛會所。就在姊妹們的禱告帶領下我竟然簡單的相信並受浸了,當時我連主到底是什麼都不知。真是太奇妙了!

信主以後,參加第一次聚會,我的小女兒有姊妹幫我照顧,使我可以輕鬆的享受主的話,那一刻感覺自己回到家一般,溫馨平安和喜樂。那一刻我沒有想我的房子、我的收入、我的怨恨。只有平安喜樂,覺得自己有了依靠。第一次家聚會時姊妹講到靈,第一次聽到靈,就被靈緊緊的抓住了。我轉過頭對坐在我旁邊一起家聚會的弟兄說:“我要信”。從此以後我就接受了耶穌做我的救主。

在過召會生活中,姊妹們對我的生活關心到無微不至,姊妹們對我的愛讓我覺得召會就是我甜美的家,弟兄姊妹就是我的家人,我想這都是從主來的愛。因為主就是愛、是光、是生命、是道路。

我對主的渴慕讓我參加晨禱、讀經、福音餐廳、參加小排還有聚會。有一天師母愛筵我們,讀經中我對主就有了更深的摸著。主的話光照我,讓我一直經歷祂,享受祂。慢慢的我發現我變了,我的弟兄也變了,我的女兒也變了,我的家也變了。以前愛發脾氣的我,慢慢學會向主求救,敞開自己,學會在主面前認罪悔改。當跟我弟兄有爭吵時,我弟兄就會提醒我:“你現在該喊主耶穌”。就這樣我們吵架變少了。看到我家舊屋想要發脾氣的我,也學會了操練自己。一邊打掃一邊禱告“主啊,謝謝你給我這樣的的環境,來試煉我,來建造我。”就這樣慢慢的我學會了順服,不再抱怨。感謝讚美主。

讓我覺得更可愛的地方是我弟兄順服下來,心不再剛硬。有弟兄陪他晨禱後,我感覺他變化很大,還會主動跟我分享他晨禱後對主的摸著。

以前因為親戚背叛,我一直都沒有辦法釋懷,一天早上我被攪擾到4點醒來,醒來後開始讀聖經,本來因為身體不太好,沒有打算晨禱的我,心裡一直想要去會所,哪怕只是簡單的坐坐也好。最終還是克制不住自己就去參加晨禱了。晨禱期間師母分享說不要給仇敵機會,不要讓他們攪擾我們。當時聽到師母分享的時候,哇,我感覺,主太愛我了,在我遇到困難時引領我,並用主的話來光照我,開啟我。晨禱後跟師母交通,師母教我禱告“求主來救我,釋放我,祝她幸福”。每次被攪擾時我就照著師母的話去禱告。有一次禱告時,我發現我心裡不再糾結,得著釋放了,放下了怨恨並祝福她,心裏再也沒有去掛慮這件事。

因著大女兒的不聽話,我開始向主禱告“讓我更多的愛她,求主除去我們之間的阻攔”。突然有一天我發現我的女兒變了。變得順從聽話了。現在她們每天唱著主的歌,說主的話,像兩個可愛的小神人,好溫馨的畫面。前幾天我大女兒對我說“媽媽,雖然我們家舊舊的,但是我覺得在這裏住也是很幸福”哇,她怎麼會跟我有同樣的感受,在她告訴我這些話的前幾天,我跟她有同樣的感受。我真是覺得我的家太幸福了,因為我們有主。之前每天為了房子和錢擔憂的我,再也沒有那樣執著,因為我相信主必會帶領我們家,因為主就是我們的盼望,我們的實際。

因著接受主耶穌,我們家有了奇妙的大改變。真的就是這樣簡單呼求主名,把你需要的告訴祂,告訴這位天地萬物的創造者,告訴這位又活又真的神。讓神來做我們的依靠和引導者,神就會給我們上好的祝福。 

 

奇妙的釋放

【靖能】:感謝主!給我們有這個機會,為主作見證,願今天的見證能使神得著榮耀。今天和各位分享,我們是如何接受神,得著生命的救恩,以及在基督裡如何經歷祂改變並醫治了我們。

我的母親麥秀蓁姊妹,在她人生末了的七年,跟隨了主耶穌。她是個非常愛主的基督徒,主也非常的愛她。前年九月超渡,母親突然發病兩度中風,短短幾天就被主接走了。在媽媽的後事上,我面臨到一個問題,到底有沒有這位神?沒有拜,沒有超渡,沒有做功德,沒有燒紙錢,媽媽會不會受苦?這樣的擔憂,讓我開始尋找這位神。

馬太福音七章八節主耶穌說:『凡求的,就得

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神是信實的,在這短短的幾天,我真實的摸到了主;並且主奇妙的作為,使我深信母親不是死了,乃是睡了,到那日,我們還會在主裡相見。到此多年的不信,多年的硬心,多年的悖逆,完全俯伏在主的腳前。安息聚會過後,很快的我帶著我的姊妹和小孩,一起受浸,浸入父、子、聖靈的名裡,成為神的兒女。

信主之後,我很渴慕讀主的話語,因為在那段期間,在裡面有思母的苦楚,在外面又遭逢許多紛擾的事。但當我讀主的話語,我裡面就感覺到無比的平安。但就在信主大概三個月後,主將我暴露在一個景況裡。主讓我看見,我的生命中有個很大的問題,很大的麻煩,我裡面生病了。那是,關於我和姊妹之間存在的問題。

  【靜瀅】:我小的時候,家庭並不溫暖。媽媽忙於工作,爸爸整天喝酒賭博,家裡的兩個哥哥也整天往外跑,所以家裡經常只有我一個人。我還記得家裡的那個陽台,我經常坐在陽台上,望著外面,等著家人回家,但經常等到要睡覺了,還是等不到家人回來。

一直到我上了國中。二哥在一個運動會上,別人在打群架,他跑去看熱鬧,結果被殺死了。媽媽為了打官司和停棺的費用,把房子都賣了。而父親卻跑去和對方私下和解,把錢都拿走。家散了,我開始一個人的孤單生活。

以前有一首歌,是歌手潘美辰唱的,歌名叫「我想有個家」每每聽到這首歌我都好想哭。一直到我認識了弟兄,我感覺到被在乎、被疼愛,我不再孤單,弟兄很溫暖,他給了我有家的感覺。我弟兄什麼都好,但就是,他疑心病很重、佔有慾非常強。我告訴自己說,弟兄會改變的,我會好好經營這段婚姻,一定能作到讓弟兄安心,結婚後他一定會改變的。

但事與願違,婚後弟兄並沒有改變。我安慰自己說,弟兄有過一段不好的經歷,再加上他工作環境的關係,所接觸、所看到都是在感情上的背叛。所以我告訴自己要更有耐心,只要我弟兄不喜歡的我一概不作。我選擇了一個完全不接觸男生的工作–女子美容,從學徒重新做起。我幾乎斷絕我所有的朋友,就算朋友約我出門我都要再三確認有沒有男生,就算是朋友的老公或男友也都不行,朋友總笑我是「塔裏的女人」。

出門買東西,為了讓弟兄安心,我也一定帶著大兒子或大女兒。但不管我怎麼作,弟兄裡面那撒但真的很恐怖。好像我越要讓弟兄安心,我就越不得安寧。可能是一通未知來電的電話,或者路上男人多看我一眼。弟兄都能說到有手有腳,咄咄逼人。眼睛瞪到好大,像是著了魔,要把人吃了一樣。而我不善言語,沒有的事要我怎解釋,好幾次真想拿把刀把自己殺了。

就這樣長期的積壓,我的身體也出現狀況。只要我一激動,我就會產生恐慌症,會造成換氣過度,也因此我坐上救護車急救多次。其實弟兄不要疑心病,他真的很好。但這二十年來,我們就像抱著一顆炸彈過生活,像是隨時隨地都會爆炸一樣。這問題一直到我們信主後才有了改變。

  【靖能】:那是信主後第一個農曆年後,我還記得當天我在家裡讀希伯來書的生命讀經,看到眼睛有點酸,就想說到姊妹店裡走走。我剛坐下來沒多久,一位美容產品的男業務員,送了產品和禮品到店裡來。因為姊妹有交代過廠商,店裡男賓止步,所以正常都是女業務送來的,但那天卻是來個男業務。男業務走後,我裡面開始波濤洶湧,酸言酸語幾乎快脫口而出(我告訴自己,不行!我信主了,我不該如此),回家、回家,不然忍不住,我又要找架吵了。

回到家後我是坐立難安,腦子裡面就一直在指控我姊妹的不是,那男業務一定有企圖。我試著看桌上擺著的聖經,看是不是能靜下來,也試著掃地拖地,告訴自己,不要想不要想…,後來看到廚房洗碗槽裡,有些碗筷沒有洗,我就走到洗碗槽前想洗碗,那水龍頭一開,我就崩潰了…,我開始跟主說:「我真的討厭這樣的自己,我姊妹對我那麼好,我卻這樣的待她,但是,主啊!我控制不住自己,主阿!祢來救我。」就這樣我開始失控的和主抱怨,那是一個奇妙的經歷,在抱怨中我摸到了主,聖靈引領著我的禱告,就向水流一樣,引領著我。很多的話從裡面一直嘩啦嘩啦的湧出來。我開始向主認罪,多年來我加諸在姊妹身上的苦楚,多年來我的猜忌,懷疑,不信任,一一的向祂認罪。聖靈又引領著我,宣示主在我生命中的主權,我的舊人已死,我已經是全新的人。撒但在我生命中不再有任何的地位和權柄,就這樣一開始是對著主禱告,到後來像在命令裡面消極負面的勢力離開一樣。

禱告結束,我不知道是發洩完後的舒暢,還是怎麼的,我覺得整個人輕省了許多,像是長久背著一個東西,突然卸下的那種感覺。奇妙的是,我停止鑽牛角尖,也不再胡思亂想,裡面平靜下來了。

感謝主的憐憫!藉著這樣的經歷。主確確實實醫治了我,困擾我們夫妻二十年的問題,在這樣的禱告中,我得到了釋放與醫治。這一年半以來,一切都變得那麼自然與自在。我不會猜忌也不會懷疑,不再胡思亂想。

  【靜瀅】:感謝主的憐憫與恩典!弟兄真的改變了,弟兄得到釋放,我也得到了釋放。現在回首信主以前,感覺一切一切都在往正面、積極的方向改變,但卻是那麼的自然。前幾天弟兄心血來潮,像孩子一樣,跳著兒童詩歌給我看,歌名是「耶穌喜愛世上小孩」。真的好喜樂!是啊,主耶穌說,我們都要回轉像小孩。看著弟兄的改變,我也更融入召會生活。就像弟兄經常說的,我們是神的器皿,在我們裡面有同一個生命,我們都是神的兒女。在神家裡,沒有負面,沒有消極,沒有分你我。在神家裡,有光、有愛、有生命、有基督。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主耶穌,我愛你!謝謝你先愛了我,不但給我一個溫暖的家,更給我一個屬天的家。阿們!

 

與光同行

(中旭)當我13歲的時候全家移民到南美洲一個以赤道命名的國家—厄瓜多。1988年2月22日我們家三兄弟同時受浸,當時我17歲,信主後一路跟著祂的引導前行。

大學畢業後一個人留在國外,工作有高峰有低谷,高的時候擔任總經理,低的時候為了省錢從六、七十坪大的房子轉租到三坪大的房子,那時候每天只吃一個麵包配一杯咖啡,直到得了胃潰瘍。那段時間我幾乎什麼都沒有,靠著在大專兼課一點點的薪資,時常為下一餐迫切禱告。可是我記得那時候是甜美的,與主非常親密,每天早晨沐浴的時候,會跪著禱告求主眷顧,當時並不懼怕,倒是有溫馨的感覺。

不久之後有位巴拿馬的聖徒需要在厄瓜多開分店,請我管理,我答應後,發現工作地點就在帶領我們全家得救的陳牧師家的斜對面,那段時間牧師邀請我到他們家吃早餐,一起讀經禱告後再去上班,這段生活非常甜美,深信是主最好的安排。

(欣欣)我在研究所唸書時得救。因為主愛的吸引,使得我毅然決然受浸。

全時間訓練的經歷

成為基督徒的我,對於召會的全時間訓練(1〜2年認識聖經真理)滿是羨慕。然而橫在面前的兩難,是我未得救的家人的眼淚,以及家中的經濟。為難中,姊妹們陪我禱告,聚會時聖經的話語加強我參訓的心志。我承認自己時常逃避,不夠剛強。若沒有迫切到一個程度,我不輕易向神開口。但在參加訓練的事上,在禱告中藉著聖經,主引導我看到了一處經節:『凡為我的名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姊妹、父親、母親、兒女、田地的,必要得著百倍,並且承受永生。』(馬太福音十九29)

我要的不是外面百倍的報酬,而是與為我捨棄生命的主在一起,叫我喜樂無比。所以我放下愁煩,在禱告中告訴這位可愛救主,求祂成就兩件事:一是父親的工作平安順利,二是弟弟順利尋得工作,不讓父母掛心。2003〜2004年我參訓前後,主成就了我的禱告,使我能順利參訓,在這事上顯示出祂對我的信實。

母親的一句話,竟成為神作工的契機

媽媽有智慧、口才好,見我執著於參訓,給了我一個難題-要我在她指定的當日找到一位姊妹來說服她,她才會答應,於是便出門上班。當時我在台南並未有熟識的聖徒,更不用說要為我參訓背書。然而聖經說:『出路絕了卻非絕無出路。』當時我因預備博士班考試,不知如何完成這任務,所以當日利用閒暇時間出去散步禱告主,遇上一位口才極佳的中年婦人,話匣子一開,才發現對方竟是台南市召會的姊妹,因著她自己年輕時錯過參加全時間訓練的機會,所以十分鼓勵年輕人參訓。當日下班時間,那位盧姊妹就為我出馬來說服母親,母親剛開始以為我們是串通好的,但是感謝主,這是主的成全,使母親終於點頭答應。另外有一群熱心的弟兄姊妹特地開車來回7〜8個小時,陪著我從新竹南下,要為我向父親說明訓練,父親最後在百般勸說下同意我去參訓。我心裡一直感謝主奇妙的帶領,也深信我親愛的家人在諸事上能夠平安順利。

參訓期間,主賜予父親和弟弟在工作上的祝福

我親愛的父親是古蹟維修師傅,工作時間地點很難掌控。但從我參訓那年至今,父親工作穩定,除了醫治身體的一年外。甚至我在台北參訓一年中,父親工作約有6〜8個月在訓練中心附近;我回新竹福音開展,我父親也有2〜3個月停留在新竹。我都生活在父親的眼皮子底下未曾遠離。弟弟後來也因著服志願役,成為海軍軍官,使父母卸下了重擔。這是神對我禱告祈求的回應。感謝祂!

婚姻的經歷

(中旭)認識姊妹,絕對不是偶然的,這有一個美好而奇妙的過程,深信也是出於主的安排。記得剛回台灣上班沒幾天,在開車回家的途中,收音機正播放著亞伯拉罕吩咐僕人為他的兒子以撒娶妻的事例,因為被故事中利百加的仁慈、細心與殷勤所感動,所以將車駛回車庫後,仍然獨自留在車中將近四十五分鐘,直到聽完廣播並且也禱告了一會兒,才紅著眼睛回到家裏。在認識欣欣的第二天,問她英文名字的時候,沒想到正是Rebekah(利百加)。

(欣欣)遇到中旭前,我是不婚主義者。然而96年博士班求學遇到瓶頸,打算要回台南工作。在某次讀經聚會結束時有熟識的師母問候我並要我禱告詢問我是否有意願交往,叫我看看當時穿著淺藍色襯衫的弟兄,但是我用力地偷看還是只看到他的背影,師母便要我禱告,我簡單的阿們。(其實我的想法是—只要找到不符合我開的條件就停止交往)

交往時沒有任何不平安,反倒是覺得這位弟兄很奇特,我在禱告中跟主說條件:一是不戴眼鏡,二是全家要信主,結果都一一應驗了。我深信這是神恩典的帶領。祂拯救了我,翻轉了我根深蒂固的不婚觀念,我沒有害怕,使我蒙保守在婚姻中學習人生的功課。

工作的經歷

(中旭)民國99年六月我們搬了新家,感謝主一路的祝福:工作、婚姻、孩子、以及住處。當在數算祝福的同時,我姊妹總是會因為經濟,孩子教育基金以及所有將來的開支上憂慮,甚至開始有些嚴重的爭執。

姊妹因為希望有一個收入穩定的工作,所以開始忙於考試、爭取正式或代理老師的職務。但是姊妹在埋首準備考試的這段期間,我們失去了定時的交通,我們之間與主也越來越遠了,有了家卻感覺到什麼也沒有。當時我暗中向主有一個單純的禱告,期望回到當時我什麼也不是,什麼也沒有,卻全然愛主的時候,回到起初的愛…。我當時寧願一切歸零,但是滿有基督,就是之前那時候為下一餐迫切禱告的甜美。

(欣欣)每年的五月到八月這三個月內,我都會準備每一次考試,特別在弟兄暗中禱告的那一年,總共考了十所學校,全部都沒有考上,每一次考試的預備都是戰戰兢兢的花費心思體力,那時候我們夫妻倆越來越密集的一起禱告,越來越有交通,尋求主的帶領到一個地步,我就算沒有工作,我們還是緊緊的跟隨主,愛主,讚美主!就這樣,當我已不抱期望打算回歸家庭時,主卻奇妙的安排了一份代理教師的工作給我…。

(中旭)事後我告訴了我姊妹,說我之前曾這樣禱告,為此她有一段時間沒有跟我說話…。我們在這件事上經歷到:當初雖然我們有了外面看到的祝福,但是後來卻因憂慮引發爭吵失去了主的同在;至終,藉著禱告我們不顧外面的環境,只願意單單為了主,與主有親密交通,就是單純的讚美祂,過於禱告要求我們自己所要、所有的其他事物。反而得到主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

去(107)年10月3日(週三)晚上在親水公園傳福音的時候,接到老闆的一通電話,告訴我明年我所在的這個部門將會被關掉(我心裡想,現在是10月,這麼早告訴我難道是要告訴我先準備下一個工作?)。隔天(週四)晚上照常陪同一位剛得救的弟兄讀排聚集追求教材第五篇,標題是“應當一無罣慮”。我當時將工作的瓶頸告訴他,並且跟他分享主就是藉著環境向我們顯明,所以我一無罣慮,甚至隔兩天(週六)我們晨禱追求的材料裡又說到利未記結晶讀經—禧年,出現的經節又是“應當一無罣慮”,甚至當天在三樓白板上,第三次清楚地大大得寫著“應當一無罣慮,只要凡是藉著禱告、祈求、帶著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衛你們的心懷意念”(腓四6~7)。我深深感受到主是愛我的,如同在天空上用霓虹燈秀出祂的話來,在這三天中清清楚楚的藉著環境跟我顯現三次同樣的話來提醒我,給我加力。後來沒多久,主管提出兩個職位讓我選,給了一個更好的安排,的確經歷了與光同行,主必有最好的帶領!

(欣欣)因著我總認為應當負起家庭經濟及親子教養各方面的責任,外面來看似乎是對的,但在過程中反而沒有辦法與弟兄同心合意,我總有自己的堅持,但即使我爭論贏了弟兄,裡面卻沒有喜樂。一次次失敗的經歷,沒有神的同在,叫我更是惶恐,因為聖經上說『不可藐視申言者』,並說『萬有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凡事要以基督的平安為仲裁』。看著弟兄的工作低谷時就是爭執最猛烈時,在我俯伏認罪時,我的神又興起弟兄的工作。

我深知弟兄很剛強,相對上我卻在生活中遇有爭端時,時時告訴自己我沒有錯,不願認罪的人。受浸是我人生轉變的開始,十年的婚姻,主利用各種環境叫我學會謙卑,時時轉向神,並用正確的態度對待人(也包括我親愛的家人,我的父母分別於前年七月及去年九月受浸歸入主名)。我知道我一生都在主的手裡,我也在經歷變化中,聖經中說『這人跌倒,那人扶起』。弟兄姊妹如同雲彩圍繞,我不再害怕自己失敗,因為我本是罪人,需要主時時的拯救,世上有這名為奇妙的主,我實在感恩感謝不盡,也盼望各位朋友都能得著這寶貝的主。

你是我的主,我的好處不在你以外

我們家多年信仰佛道教,記得小時候生了一場大病,父母親就讓我給「太子爺」作義子,但隨著年紀漸長,只見家人燒香、燒金紙,還有投入大量的錢財作法消災,開始質疑,這麼做的意義何在?心中有許多疑問,思考這樣的「神」是真神嗎?

我和素暖在高中時期都在教會學校讀書,後來離開高雄來到新竹,從美商公司採購部門退休,與太太一起從事托育工作。也因工作關係,認識了一樣從事媬姆工作的李玉嬌姊妹,常常有機會互相切磋照顧幼兒的心得,也因此知道玉嬌姊妹是基督徒。玉嬌姊妹不僅傳授和家長的溝通技巧與教養心得,還講述自己的見證,在交談之中發現玉嬌姊妹處事十分冷靜,情緒不易被激怒,很有智慧,雖然生活中有困境,卻一直抱持著正向的想法,就更喜歡接近玉嬌姊妹,把大小事和姊妹交通。當時她的兒子因病在家休養,還要當媬姆帶著幼兒,忙得不可開交,可是掛在嘴上的總是感謝主,讚美主,這令我們夫婦十分稀奇,這麼紛亂的環境怎麼還可以勇敢面對?

後來李姊妹兒子的安息聚會也讓我們大受感動,覺得基督徒信仰的生活和我們傳統祭拜的方式非常不同。後來藉著玉嬌姊妹的邀約,參加了召會的相調和福音聚會,接觸到召會生活。和弟兄姊妹們相處下來,覺得基督徒的想法積極正向,很受吸引。

在前年底,我們的女兒經歷了31小時的生產過程,在等待的期間不能做什麼,我們只能不斷的向主禱告,女兒忽然感受到一道光出現在她的面前,不久就順利生下寶寶,讓我們感受到神的恩典是多麼的奇妙!

去年10月5日是我們人生中很重要的轉折點,這天我們在眾弟兄姊妹的見證下受浸,正式進入神的國度。受浸後,我們就像新生兒迎向生命中的第一道曙光,心中無比的寧靜與喜悅。我們要說:「親愛的主,我們向你降服,將我們的意念、計畫和前面的道路完全交託給你。你是我們的主,我們的好處不在你以外。阿們!」

真的有神

我是住在新竹鄉下的客家人,出生時是早產兒,因為爸媽都是極重度殘障人士(爸爸重度聽障,媽媽重度智能不足),他們無法照顧我,所以所有的照顧責任都落在我的祖父母(阿公阿婆)身上!他們給我的愛從不缺乏,但常常回到家就覺得好孤單,偶爾也覺得為什麼我的爸媽跟別的同學爸媽不一樣,為什麼我沒有手足可以陪伴。

當我漸漸長大,也找了另一半結婚生子,生了兩個可愛的孩子,正覺得人生似乎已否極泰來時,在2015年7月我的阿婆因腦中風走了!當我正沉浸在失去摯愛家人的悲傷中時,唯一的女兒也因昏迷不醒進到了台大醫院新竹分院急診室。經電腦斷層檢查,腦幹有一個頗大的腫瘤,緊急坐救護車上台北找權威醫生,在救護車上昏迷指數3,呼吸心跳一直下降,必需不斷的叫醒孩子,到了台北,醫生很嚴肅的說:「若這是腫瘤,也沒辦法開刀,因為太大了。建議你們放射線治療。」身為爸媽的我們心都碎了,直覺會失去這個孩子。而醫生看著心碎著急的我們,就說不如照血管攝影看看,照完血管攝影發現組織鬆散且只有三條血管通過,醫生願意試試看,於是開了緊急刀,開了16個小時,後來確診是種罕見的血管瘤,這血管瘤會反覆的出血,而且在腦幹中間無法完全清除…。

孩子從醫院回家後,我們過著提心吊膽日子,帶著孩子大廟小廟的拜,哪裏有可以問神問事我們就去,仍是沒有平安,兩年內開了三次刀,在這期間曾有基督徒來為孩子禱告,也邀我們去聽福音,當時的我對他們說:「醫生都說孩子沒沒辦法痊癒了,而你口中的神能治癒他嗎?」絕望的我甚至想帶著孩子走,因為每天我都害怕天亮與天黑。天亮了,我要面對這個與以前不同的孩子,隨時注意她有沒有跌倒;天黑了,在她睡著後,一個小時起來一次,摸摸她的鼻息,害怕她就此離開我。當時的我完全在黑暗裏,感覺好無助,直到第三次開刀前,一位朋友說:「可以讓我為你們禱告嗎?」當時的我已經無路可走了,心想如果你的神可以,那就讓祂試試看吧!

「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從孩子進開刀房前及出開刀房轉至加護病房,都有一群人迫切的在為我們一家禱告。奇妙的是,我的內心有了前所未有的平安,像是神說:「有我在,不用怕。」當時不會禱告的我,對著神說:「如果你是真的,求你醫治孩子。」手術完成,醫生出開刀房對著我們說:「這次的手術盡力了,孩子不知道會怎麼樣,也許會終身癱瘓,也許未來不會講話。」然而,我心裡卻有信心、有平安。女兒出開刀房時,身上插著大大小小的管子,醒來後,我問她:「妳有感覺神與妳同在,保護著你嗎?」只見她點點頭,然後落下眼淚。

住院的40天,她從一句話都無法說,到可以完整表達意思;從連抬起脖子30秒都吃力,到可以自己攙扶著手把走;從插著鼻胃管,到吃完一碗青菜肉飯…,連主治醫生都說:「她進步的好快阿,真是(神)速!」在這段日子裏,朋友不斷替我們禱告,使我相信,真的有神!出院後,就想帶孩子去教會,心裡想,如果有最近的教會,就去找尋那股平安的力量。沒想到教會竟然離我們家才60公尺,而我經歷主給的平安,得救了!

得救之後,我的重擔全部卸下,不再害怕天黑與天亮,久未見到的笑容也重回臉上,孩子回學校上學,目前還算穩定。在我還未信主,主就願意因著禱告而讓我轉向祂,信主之後,平安、恩典、喜樂更是加多。親愛的朋友們,現在就快相信真神,不要像我一樣一直後悔太晚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