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懸崖邊上走回的人

我叫黃曉薇,101年8月12日在永和市召會受浸,那時的我,正走在人生的懸崖邊,孤立無援,且家裡遭逢接二連三的生離死別,生活的變化與重擔壓得我喘不過氣來,黑暗與死亡彷彿末日般籠罩著我。

我們家有四人,爸、媽、哥哥和我。那些年,先是哥哥得了食道癌,媽媽去宮廟求神問卜。乩童跟媽媽說說,妳女兒要出來當誦經生、做功德,全家也要跟著拜,哥哥才有救。於是,我就肩負起「一定要救哥哥」的使命,經過傳統道教法會科儀的嚴格訓練,變成一名上疏文的女罄主,帶著一團誦經生,去超渡及配合宮廟辦法事。

但越經歷神通,心中就越害怕,因為那是一種神鬼交易,請來的是神?是鬼?自己都不知道。人們茫然的拿錢去求神通,將命運交給神鬼操控,六神無主。當我看到宮廟的人自己本身的修行都有問題,我想要離開時,他們就逼我寫「生死簿」,恐嚇說,這還會連累我的家人。

現在回想當時,媽媽因為聽到人們說去宮廟問事、算命很靈驗,所以也跟著去問事。結果宮廟的人就說:他們的神有領天命、降旨的力量,要逼我出來做替身,當他們辦法事的成員。他們就利用為哥哥治病為由,說,如果我們不相信,哥哥就活不了,讓家人害怕。就這樣,一直控制著我們家。哥哥要開刀,他們也說不能相信醫生,累世的因果會來討債,而延誤了就醫的黃金時間。因為宮廟說:只要繼續拜他們的神,施行法術病就會好。雖然哥哥後來還是選擇開刀,但一開完刀就擴散了,醫生很沮喪的問我說:請問你們拜的是什麼神?怎麼會不相信醫生呢?時間拖太久了!我的舅媽也是得胃癌去宮廟問事,他們叫她不要做化療,只要每天去宮廟拜七七四十九天就會好。最終,我的哥哥和舅媽還是往生了。這證明法術是騙人的。

哥哥往生後,媽媽因腰椎痛、腳麻要開刀,他們也說:醫生也是媽媽累世的因果要來討債的,如果剛好碰到來討債的醫生開刀,人就會沒命了。我真的聽不下去了,要將我媽帶離開宮廟,便遭受到恐嚇威脅說:下一個死的就是妳。法術只是他們要信眾相信的詐術,也許他們能通靈,但卻都是邪術,用各種名義要信眾花錢。小則改運,嚴重者則終身都被利用,自以為神通的,最終的下場都不好。還好後來我信主了,主耶穌救了我!

之後,我又進了四大佛門之一的精舍裏去上禪修課,不是我愛拜,而是我體認到這世間的痛苦無常,所以很想清修。很奇怪,一上課,法師就盯上我,她說要渡我出家,說我與六親無緣,所以我幾乎每天下班後都在精舍,在那兒禪修、打坐、誦經,並為每一場法會找功德主、要學員自費登記各項對亡者及自己祈福消災超薦牌位。不是一年一次,是每一場法會都要重新登記一次,一年不知要繳多少費用,學員的初發心是善的,可是法會要用錢,這常使得他們家庭失和。我一方面成了學員訴苦的對象,另一方面還是要當解說員,請他們繼續登記牌位,因為師父會找學長開會叮嚀,我們負責管理的小組成員是否都有參加?常常都是我們做執事學長的先拿錢出來報名,表現出我們的忠誠度,拋磚引玉做給學員看,才一個一個拉進來,每天都要忙到晚上十二點才回家。

大佛寺的法會是一場接一場,立滿牌位的前置作業、禪修課、誦經、打坐、吃素,這些是佛教對在上課學員的基本進階式的修行磨練。這時,我的父親也過世了,我親自為他誦經助念,我也出去幫人助念。有一件事,讓身為執事學長的我一直很疑惑-我發現有很多人都身陷在因果輪迴、業障現前的生死論的觀念中,他們是因為「害怕」,所以要不斷的誦經超渡;他們很少有人是真正修行的。我也看到,有的人生了重病,花上百萬當功德主,為自己做法事求長命。我想:這錢還不如捐給孤兒院好一點,菩薩慈眼視眾生,如果沒錢的人生病了或死了怎麼辦?人的壽命豈能用重金辦一場法會來延長?還有,信眾的錢最終用到哪裡去了?我在想,我們所供養的法師,若他不是真有品德修行,那麼法師也只不過是他們所選擇的職業之一而已。

就在我發願受出家戒時,我媽癱瘓了,得了一種罕見疾病,一百人中只有一人會得的病。我問師父怎麼辦?她說:出家是盡最大的「孝」!因為我一直以為修行是在做功德善事,長時間以來,忙於工作及宮廟的事,缺乏親情的互動、溝通,而產生嚴重的家庭問題。媽媽及親友對我出家的事,不斷責罵我。我開始回想,這一切是哪裡錯了?為何我的人生沒有了自己?我像個犧牲品一樣,活得很無奈!當時我真希望先走的那個人是我,為何留下我獨自面對這一切!因著長期與宮廟神鬼及亡者的接觸,使得我的靈體受到極度的干擾,我生病了,常劇烈的頭痛。

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因著頭痛,我就去找一位認識了十年的女中醫師看診。她說:妳的壓力很大、不快樂、身體快不行了。然後她跟我說她信主了。我說:我好想過自由、單純的生活,好想回到以前那個開朗的我。她就說:妳要不要來參加我們的聚會?我就接受了她的邀請。那是一個家,桌上擺著豐盛的菜餚、糕點,吉他、鋼琴伴著歌聲,充滿溫馨、熱情的氣氛,大家臉上綻放著光彩,說著生活中的經歷和見證,最後並互相為彼此代禱。霎那間,一股暖流湧進我的心坎,我的全人得到釋放、解脫,這不就是我一直想要擁有的愛和平安的感覺嗎?我就毫不遲疑地決志:我要信主受浸!

主是用慈愛的手,引領著懵懂的我前進,我哭著對祂說:身邊的人都離開我了,媽媽又病了,我快撐不下去了!祂在靈裏安慰我說:「孩子,我愛妳,不要放棄自己,我會托住妳!」。因為主的大能不斷托住我,我也就放心地將自己投靠這位信實的主。

搬家到了新竹,我發現我家竟然離經延會所不遠,弟兄姊妹來家探訪,向媽媽傳福音,媽媽也受浸了。每主日,我就推著媽媽去聚會,平日我也參加讀經聚會,弟兄姊妹也常會來家中禱告、唱詩,那是何等美好的生活!我們何其蒙福,能走在生命的路上。

一路走來,主豫備所有的人、事、物,讓我得救並更新變化我,藉著弟兄姊妹的陪伴、餵養,讓我生命長大。祂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感謝主,讓我走出死蔭幽谷,主是好牧人,謝謝祂給了我全新的人生!給了我們家再起的恩典!讚美主!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