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我這來

我目前就讀清華大學醫環所碩一,今天想跟大家分享在我大學時期,特別是在大一時主是如何帶領我走過來的。

我是一個僑生,雖然爸爸跟媽媽都是台灣人,但我是在泰國長大的。我在泰國待了14年,大學才回來台灣就讀。在泰國我讀的是國際學校,教育制度是美式的,並且全是用英文上課。我們從高中就可以幫自己排課表,並且一直到高三課業都不太難,只要有跟上老師的進度加上一些預習,基本上分數都是80~90。不僅如此,每天14:30放學,而且假特別多,可以說是一個輕鬆而且步調很慢的環境。

當我回來台灣讀清華大學時,面對這許多的改變,使我有許多的不適應。在回來大概兩個月後,就開始厭煩台灣的食物。在天氣上,因為泰國常有太陽,所以總覺得新竹陰陰的。但對我打擊最大的,還是清大的課業,特別是物理與微積分。我因為高中時發現自己物理不行,所以高三完全沒修物理,想說走生物方面以後不會碰到物理。想不到大一竟然要修普通物理!這對我這麼一個幾乎沒什基礎的人來說,真的很難。在微積分部分稍微好一點,但記得第一堂課我因為語文的關係,連甚麼是函數、矩陣、…都不知道。在第一次段考後得知自己物理只考17分,真的把我嚇傻了,因為從來沒有考這麼差過。也是從那時才真的驚醒過來,全力拚課業。回台前就常聽說許多僑生學長姊,課業被當得一蹋糊塗,使我下定決心,無論如何我都不可以被當。

雖是這樣立志,也真的把所有聚會時間以外的時間花在讀書上,常常一週有兩三天清晨4:30就起來讀書,但經過一段時間後,我覺得又累又絕望。我從來沒有那麼努力,但考試的成績就連會不會過都沒把握,與我高三時的80~90分相比,真的落差很大,使我真的無力再這樣堅持下去了。

就在如此絕望的時候,我想起我裡面還有一位主,我雖然國中時就成為基督徒,但對他卻幾乎不認識,只知道有難處時,可以藉著禱告到祂面前去。感謝主,量給我這個環境,我當時就常常哭到主面前去,雖然不太知道如何禱告,但就是常呼求主向祂敞開,向他訴說我的不行跟憂愁。經過幾次與祂接觸後,總覺得裡面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平安跟把握。在這段時間裏,我經歷到主的話:『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當我向祂敞開,主成為我的智慧,引導我一步一步的進入深奧、難懂的的部分,加上我住在弟兄之家,弟兄們也樂意為我授業、解惑,並盡力扶持、幫助我,使我享受到弟兄相愛之情。就這樣,主真的帶我順利地,通過大一的每一科目,特別是令我頭痛的物理和微積分,現今,大學四年已過,我也平安地考上了研究所。

朋友們!我真的覺得我很幸運,在我國中時就認識祂,以致我能在求學的過程中經歷祂是又真又活的主。我雖是軟弱的瓦器,但我因著信主,我裏面有寶貝,在遇到不順的環境時,祂就要顯出超越的能力,使我四面受壓,卻不被困住。

對於前面的道路,我也不知會遇到什麼環境?但我深知一件事,就是只要我信靠祂,祂必與我同在,並時時保守我。也許你的環境、遭遇與我不同,但這位主曾應許:『凡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我這來,我必使你們得安息!』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