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無罣慮

我是怎麼認識這位宇宙間唯一的真神?話說從前,我還是一個小學生時,隔壁鄰居有戶基督徒家庭,他們家常有歡樂的笑聲,好聽的歌聲傳來我家,我十分好奇,便到他們家圍牆偷看,不料這一看就被發現了,他們就邀請我到他家參加「兒童聚會」,兒童聚會有大哥哥、大姊姊說好聽的故事,又有點心吃,我高興極了,每個星期都參加。

上了國中,因為有升學壓力,弟兄姊妹告訴我,可藉著禱告把重擔交託給主,於是我受浸成為神的兒女。雖然我的父母不是基督徒,但他們看我在課業上的表現及行為上的負責,也就不反對了。因此我整個求學階段就在台中會所,有弟兄姊妹的陪伴和神的恩典下完成。那真是我最快樂的「少女時代」。

進入職場,因著急於改善家裡環境,我在工作上努力表現,也因著我的努力,公司把我從台中調到新竹擔任較吃重的職務,我汲汲營營追求舒適、錢財,完全忘了我的「神」,因為太忙沒時間,也不知道新竹聚會的會所在哪裡?後來,因著同事的一些手段,我失望離開職場,進入婚姻。

我先生是一位傳統洗衣工作者,他還有一個極大興趣及身份,就是風水地理師。他洗衣服,我燙衣服,為快快還新房子貸款,我們接了好多工作,為了完成這些工作量,常常犧牲睡眠。

小孩出生後我更忙了,因為先生常常洗好衣服,就跟他的三五好友,所謂「同好」去看山、看水去了。家裡開銷、店裡生意、公婆健康、小孩教養他一概不管,只在乎他的興趣。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一邊燙衣服,兩個小孩就在櫃檯寫功課,客人來我得招呼。小孩常常抱怨:「別人家的爸爸假日會全家出遊,我們家爸爸都不會」,我聽在耳裡,心裡真難過。「我決定自己好好陪小孩長大」。

兩個小孩,從小學到大學班親會、校外教學、園遊會、…畢業典禮,我從不缺席。校外教學通常一整天,那當天洗衣店怎麼辦?我只能利用前晚大家睡覺時燙衣服,不知不覺燙著燙著就到天亮,就直接跟去校外教學。我每天像個陀螺一樣轉不停,直到有一天身體抗議了。一連好幾天,我躺在床上,睜著眼睛到天亮,我竟然失眠-即便我很累。身體越來越累,感覺到我吸不到空氣,我惶恐再這樣,我可能無法陪小孩長大。幾經詢問,我約了「心理諮商師」。

就在與精神科醫師見面的前兩天晚上,店裡準備打烊時,有位先生匆忙地進來要拿他送洗的衣物。我禮貌問了他:才剛下班?。他說:不是,是剛聚會結束,我一聽到「聚會」這兩個字,心裡就震了一下。便問他說:你在哪裡聚會?他就說:在仁愛會所。我一聽到會所?那不是我最快樂的少女時代所待之處?我告訴那位弟兄:我也是主內的姊妹。

那天晚上我跪在主面前淚流滿面、痛哭流涕,告訴我的神:離開你這十八年,我是如何勞苦,如何的不快樂,婚姻也快不保,主啊!請你救我。我哭了好一會兒,當我站起來時肩膀是鬆的,那晚我竟一覺睡到天亮。

離開神十八年,祂竟在我快忍受不了時,將我尋回,使我的重擔卸下,如同祂自己所說的話:『凡勞苦擔重擔的到我這裡來,我必使你們得安息。』這裡的「安息」是完全的平安、完滿的休息。

因著回到主的身邊,我不需要再看醫生,天天好眠。更喜樂的是,我的神也帶領兩個兒子到祂面前,兩個兒子和我小時候一樣參加兒童聚會、青少年聚會。如今,大兒子竟也加入陪同、服事青少年的行列。兩個小孩在主的道路上,平安喜樂的長大,現在一個是老師,一個是警察。

親愛的朋友,你是否和我從前一樣,為生活經濟、房子貸款、夫妻關係、工作環境、滿了憂愁?請卸下吧!只要你願意,讓主成為你的倚靠,祂能使你的心靈得到真正的安息。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