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有神

我是住在新竹鄉下的客家人,出生時是早產兒,因為爸媽都是極重度殘障人士(爸爸重度聽障,媽媽重度智能不足),他們無法照顧我,所以所有的照顧責任都落在我的祖父母(阿公阿婆)身上!他們給我的愛從不缺乏,但常常回到家就覺得好孤單,偶爾也覺得為什麼我的爸媽跟別的同學爸媽不一樣,為什麼我沒有手足可以陪伴。

當我漸漸長大,也找了另一半結婚生子,生了兩個可愛的孩子,正覺得人生似乎已否極泰來時,在2015年7月我的阿婆因腦中風走了!當我正沉浸在失去摯愛家人的悲傷中時,唯一的女兒也因昏迷不醒進到了台大醫院新竹分院急診室。經電腦斷層檢查,腦幹有一個頗大的腫瘤,緊急坐救護車上台北找權威醫生,在救護車上昏迷指數3,呼吸心跳一直下降,必需不斷的叫醒孩子,到了台北,醫生很嚴肅的說:「若這是腫瘤,也沒辦法開刀,因為太大了。建議你們放射線治療。」身為爸媽的我們心都碎了,直覺會失去這個孩子。而醫生看著心碎著急的我們,就說不如照血管攝影看看,照完血管攝影發現組織鬆散且只有三條血管通過,醫生願意試試看,於是開了緊急刀,開了16個小時,後來確診是種罕見的血管瘤,這血管瘤會反覆的出血,而且在腦幹中間無法完全清除…。

孩子從醫院回家後,我們過著提心吊膽日子,帶著孩子大廟小廟的拜,哪裏有可以問神問事我們就去,仍是沒有平安,兩年內開了三次刀,在這期間曾有基督徒來為孩子禱告,也邀我們去聽福音,當時的我對他們說:「醫生都說孩子沒沒辦法痊癒了,而你口中的神能治癒他嗎?」絕望的我甚至想帶著孩子走,因為每天我都害怕天亮與天黑。天亮了,我要面對這個與以前不同的孩子,隨時注意她有沒有跌倒;天黑了,在她睡著後,一個小時起來一次,摸摸她的鼻息,害怕她就此離開我。當時的我完全在黑暗裏,感覺好無助,直到第三次開刀前,一位朋友說:「可以讓我為你們禱告嗎?」當時的我已經無路可走了,心想如果你的神可以,那就讓祂試試看吧!

「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從孩子進開刀房前及出開刀房轉至加護病房,都有一群人迫切的在為我們一家禱告。奇妙的是,我的內心有了前所未有的平安,像是神說:「有我在,不用怕。」當時不會禱告的我,對著神說:「如果你是真的,求你醫治孩子。」手術完成,醫生出開刀房對著我們說:「這次的手術盡力了,孩子不知道會怎麼樣,也許會終身癱瘓,也許未來不會講話。」然而,我心裡卻有信心、有平安。女兒出開刀房時,身上插著大大小小的管子,醒來後,我問她:「妳有感覺神與妳同在,保護著你嗎?」只見她點點頭,然後落下眼淚。

住院的40天,她從一句話都無法說,到可以完整表達意思;從連抬起脖子30秒都吃力,到可以自己攙扶著手把走;從插著鼻胃管,到吃完一碗青菜肉飯…,連主治醫生都說:「她進步的好快阿,真是(神)速!」在這段日子裏,朋友不斷替我們禱告,使我相信,真的有神!出院後,就想帶孩子去教會,心裡想,如果有最近的教會,就去找尋那股平安的力量。沒想到教會竟然離我們家才60公尺,而我經歷主給的平安,得救了!

得救之後,我的重擔全部卸下,不再害怕天黑與天亮,久未見到的笑容也重回臉上,孩子回學校上學,目前還算穩定。在我還未信主,主就願意因著禱告而讓我轉向祂,信主之後,平安、恩典、喜樂更是加多。親愛的朋友們,現在就快相信真神,不要像我一樣一直後悔太晚信主。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