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

十年前一場嚴重的車禍讓我遇見了主。車禍發生於某日傍晚下班,站在路邊紅磚道等公車時,莫名其妙被一輛小轎車撞飛了數公尺才落地。當時緊急轉往林口長庚醫院急救,在醫院住了一個多月昏迷不醒,主治醫師找不出昏迷的原因為何,於是建議讓我回南部家中休養,就這樣還沒清醒就出院了,在家躺了二十幾天才清醒,昏迷的時間前後約五十幾天。

其實現在對剛清醒時並沒有甚麼印象,大部分都是聽家人轉述才知道的。究竟是甚麼時候恢復意識的,確切的時間並沒有人知道,因為我剛醒的時候是不說話的,和旁人完全沒有互動,大概就像是植物人吧!一直到有一天家裏發生停電,我才忽然發出聲音,家人才知道我醒了,也才知道車禍造成的傷害不只是腦出血,腿被撞斷了,連說話都有問題。當時說話的障礙,包括聲音小、帶著沙啞聲,還不只口齒不清晰,甚至連一句完整的話都無法一次說完,只能一個字一個字唸出來。不知道是不是車禍失去了近五年的記憶,讓我剛醒時很像小孩子,很愛笑,也很容易哭,那時候好像還不知道為自己的將來憂愁,畢竟一個只能整天躺在床上,生活一切大小事都需靠家人才能完成的人生還能有什麼樣的盼望?

不但我的人生是沒有盼望的,而且讓我更難過的是,聽到家人說起這麼一件事。就是當初要出院前有親戚建議父母去廟裏求問神明,因為連主治醫生都放棄了,父母親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選擇姑且一試。得到的答案是:你女兒前輩子所造的孽太深,之前的冤情債主不讓你女兒的三魂七魄回來,以至於她醒不過來又死不掉。當我睜開眼睛知道要面對的不只是如此殘酷的改變,還必須要接受活著就是要繼續受苦、還債。當我知道這件事之後,活下來對我而言不是一件開心的事,當時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想結束自己的生命。

不記得這樣過了多久,母親看我在家無所事事,於是幫我安排去上電腦課,自己也試著搭公車前往補習班,就這樣認識一位朋友。她是每天搭車去醫院工作的一位護士,她的弟兄是在我家附近長老教會的一位執事,她就邀我主日到教會裏聽牧師講道,中午留下來一同用餐。這讓我認識很多基督徒,即使不知道誰是耶穌基督,也沒讀過聖經,但很喜歡主日早晨在有主同在的教會裏,喜樂地唱著詩歌,聽大家齊聲讚美主。那段日子裏似乎聽見主對我說:既然重生,何不給自己一個不同的人生?於是三年前當我北上工作時,第一次參加龜山召會的主日聚會,就毫不遲疑選擇信而受浸。剛得救那幾年工作依舊是不穩定的,但感謝主,縱然生活再苦,仍讓我留在召會生活中,與弟兄姊妹一起喫主、喝主、享受主,這也讓我懂得無論處於何種境遇,記得要時時回到靈裏,呼求主名,向祂禱告,就能得著內心真正的平安。

我們的主真是聽禱告的主,知道我需要一份穩定的工作。之前的工作是一份在桃園戶政事務所的臨時性工作,工作即將結束時,原本滿是擔心、害怕,因為如果找不到工作就必須回南部。若是這樣,肯定要離開召會生活,甚至可能因此遠離主耶穌,當下只有將一切交給主。後來,奇妙的事發生了!當剩半個月工作就要結束時,竟然接到署立新竹醫院的面試通知,在主的帶領下就這樣順利找到了工作。

親愛的弟兄姊妹,不要忽略禱告的重要。腓立比書四6~7:『應當一無罣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帶著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衛你們的心懷意念。』車禍雖然讓我失去了原本的聲音,便捷的行動,但我有了主耶穌基督,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 

最近更新於 2012-03-16, 週五 1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