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光同行

(中旭)當我13歲的時候全家移民到南美洲一個以赤道命名的國家—厄瓜多。1988年2月22日我們家三兄弟同時受浸,當時我17歲,信主後一路跟著祂的引導前行。

大學畢業後一個人留在國外,工作有高峰有低谷,高的時候擔任總經理,低的時候為了省錢從六、七十坪大的房子轉租到三坪大的房子,那時候每天只吃一個麵包配一杯咖啡,直到得了胃潰瘍。那段時間我幾乎什麼都沒有,靠著在大專兼課一點點的薪資,時常為下一餐迫切禱告。可是我記得那時候是甜美的,與主非常親密,每天早晨沐浴的時候,會跪著禱告求主眷顧,當時並不懼怕,倒是有溫馨的感覺。

不久之後有位巴拿馬的聖徒需要在厄瓜多開分店,請我管理,我答應後,發現工作地點就在帶領我們全家得救的陳牧師家的斜對面,那段時間牧師邀請我到他們家吃早餐,一起讀經禱告後再去上班,這段生活非常甜美,深信是主最好的安排。

(欣欣)我在研究所唸書時得救。因為主愛的吸引,使得我毅然決然受浸。

全時間訓練的經歷

成為基督徒的我,對於召會的全時間訓練(1〜2年認識聖經真理)滿是羨慕。然而橫在面前的兩難,是我未得救的家人的眼淚,以及家中的經濟。為難中,姊妹們陪我禱告,聚會時聖經的話語加強我參訓的心志。我承認自己時常逃避,不夠剛強。若沒有迫切到一個程度,我不輕易向神開口。但在參加訓練的事上,在禱告中藉著聖經,主引導我看到了一處經節:『凡為我的名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姊妹、父親、母親、兒女、田地的,必要得著百倍,並且承受永生。』(馬太福音十九29)

我要的不是外面百倍的報酬,而是與為我捨棄生命的主在一起,叫我喜樂無比。所以我放下愁煩,在禱告中告訴這位可愛救主,求祂成就兩件事:一是父親的工作平安順利,二是弟弟順利尋得工作,不讓父母掛心。2003〜2004年我參訓前後,主成就了我的禱告,使我能順利參訓,在這事上顯示出祂對我的信實。

母親的一句話,竟成為神作工的契機

媽媽有智慧、口才好,見我執著於參訓,給了我一個難題-要我在她指定的當日找到一位姊妹來說服她,她才會答應,於是便出門上班。當時我在台南並未有熟識的聖徒,更不用說要為我參訓背書。然而聖經說:『出路絕了卻非絕無出路。』當時我因預備博士班考試,不知如何完成這任務,所以當日利用閒暇時間出去散步禱告主,遇上一位口才極佳的中年婦人,話匣子一開,才發現對方竟是台南市召會的姊妹,因著她自己年輕時錯過參加全時間訓練的機會,所以十分鼓勵年輕人參訓。當日下班時間,那位盧姊妹就為我出馬來說服母親,母親剛開始以為我們是串通好的,但是感謝主,這是主的成全,使母親終於點頭答應。另外有一群熱心的弟兄姊妹特地開車來回7〜8個小時,陪著我從新竹南下,要為我向父親說明訓練,父親最後在百般勸說下同意我去參訓。我心裡一直感謝主奇妙的帶領,也深信我親愛的家人在諸事上能夠平安順利。

參訓期間,主賜予父親和弟弟在工作上的祝福

我親愛的父親是古蹟維修師傅,工作時間地點很難掌控。但從我參訓那年至今,父親工作穩定,除了醫治身體的一年外。甚至我在台北參訓一年中,父親工作約有6〜8個月在訓練中心附近;我回新竹福音開展,我父親也有2〜3個月停留在新竹。我都生活在父親的眼皮子底下未曾遠離。弟弟後來也因著服志願役,成為海軍軍官,使父母卸下了重擔。這是神對我禱告祈求的回應。感謝祂!

婚姻的經歷

(中旭)認識姊妹,絕對不是偶然的,這有一個美好而奇妙的過程,深信也是出於主的安排。記得剛回台灣上班沒幾天,在開車回家的途中,收音機正播放著亞伯拉罕吩咐僕人為他的兒子以撒娶妻的事例,因為被故事中利百加的仁慈、細心與殷勤所感動,所以將車駛回車庫後,仍然獨自留在車中將近四十五分鐘,直到聽完廣播並且也禱告了一會兒,才紅著眼睛回到家裏。在認識欣欣的第二天,問她英文名字的時候,沒想到正是Rebekah(利百加)。

(欣欣)遇到中旭前,我是不婚主義者。然而96年博士班求學遇到瓶頸,打算要回台南工作。在某次讀經聚會結束時有熟識的師母問候我並要我禱告詢問我是否有意願交往,叫我看看當時穿著淺藍色襯衫的弟兄,但是我用力地偷看還是只看到他的背影,師母便要我禱告,我簡單的阿們。(其實我的想法是—只要找到不符合我開的條件就停止交往)

交往時沒有任何不平安,反倒是覺得這位弟兄很奇特,我在禱告中跟主說條件:一是不戴眼鏡,二是全家要信主,結果都一一應驗了。我深信這是神恩典的帶領。祂拯救了我,翻轉了我根深蒂固的不婚觀念,我沒有害怕,使我蒙保守在婚姻中學習人生的功課。

工作的經歷

(中旭)民國99年六月我們搬了新家,感謝主一路的祝福:工作、婚姻、孩子、以及住處。當在數算祝福的同時,我姊妹總是會因為經濟,孩子教育基金以及所有將來的開支上憂慮,甚至開始有些嚴重的爭執。

姊妹因為希望有一個收入穩定的工作,所以開始忙於考試、爭取正式或代理老師的職務。但是姊妹在埋首準備考試的這段期間,我們失去了定時的交通,我們之間與主也越來越遠了,有了家卻感覺到什麼也沒有。當時我暗中向主有一個單純的禱告,期望回到當時我什麼也不是,什麼也沒有,卻全然愛主的時候,回到起初的愛…。我當時寧願一切歸零,但是滿有基督,就是之前那時候為下一餐迫切禱告的甜美。

(欣欣)每年的五月到八月這三個月內,我都會準備每一次考試,特別在弟兄暗中禱告的那一年,總共考了十所學校,全部都沒有考上,每一次考試的預備都是戰戰兢兢的花費心思體力,那時候我們夫妻倆越來越密集的一起禱告,越來越有交通,尋求主的帶領到一個地步,我就算沒有工作,我們還是緊緊的跟隨主,愛主,讚美主!就這樣,當我已不抱期望打算回歸家庭時,主卻奇妙的安排了一份代理教師的工作給我…。

(中旭)事後我告訴了我姊妹,說我之前曾這樣禱告,為此她有一段時間沒有跟我說話…。我們在這件事上經歷到:當初雖然我們有了外面看到的祝福,但是後來卻因憂慮引發爭吵失去了主的同在;至終,藉著禱告我們不顧外面的環境,只願意單單為了主,與主有親密交通,就是單純的讚美祂,過於禱告要求我們自己所要、所有的其他事物。反而得到主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

去(107)年10月3日(週三)晚上在親水公園傳福音的時候,接到老闆的一通電話,告訴我明年我所在的這個部門將會被關掉(我心裡想,現在是10月,這麼早告訴我難道是要告訴我先準備下一個工作?)。隔天(週四)晚上照常陪同一位剛得救的弟兄讀排聚集追求教材第五篇,標題是“應當一無罣慮”。我當時將工作的瓶頸告訴他,並且跟他分享主就是藉著環境向我們顯明,所以我一無罣慮,甚至隔兩天(週六)我們晨禱追求的材料裡又說到利未記結晶讀經—禧年,出現的經節又是“應當一無罣慮”,甚至當天在三樓白板上,第三次清楚地大大得寫著“應當一無罣慮,只要凡是藉著禱告、祈求、帶著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衛你們的心懷意念”(腓四6~7)。我深深感受到主是愛我的,如同在天空上用霓虹燈秀出祂的話來,在這三天中清清楚楚的藉著環境跟我顯現三次同樣的話來提醒我,給我加力。後來沒多久,主管提出兩個職位讓我選,給了一個更好的安排,的確經歷了與光同行,主必有最好的帶領!

(欣欣)因著我總認為應當負起家庭經濟及親子教養各方面的責任,外面來看似乎是對的,但在過程中反而沒有辦法與弟兄同心合意,我總有自己的堅持,但即使我爭論贏了弟兄,裡面卻沒有喜樂。一次次失敗的經歷,沒有神的同在,叫我更是惶恐,因為聖經上說『不可藐視申言者』,並說『萬有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凡事要以基督的平安為仲裁』。看著弟兄的工作低谷時就是爭執最猛烈時,在我俯伏認罪時,我的神又興起弟兄的工作。

我深知弟兄很剛強,相對上我卻在生活中遇有爭端時,時時告訴自己我沒有錯,不願認罪的人。受浸是我人生轉變的開始,十年的婚姻,主利用各種環境叫我學會謙卑,時時轉向神,並用正確的態度對待人(也包括我親愛的家人,我的父母分別於前年七月及去年九月受浸歸入主名)。我知道我一生都在主的手裡,我也在經歷變化中,聖經中說『這人跌倒,那人扶起』。弟兄姊妹如同雲彩圍繞,我不再害怕自己失敗,因為我本是罪人,需要主時時的拯救,世上有這名為奇妙的主,我實在感恩感謝不盡,也盼望各位朋友都能得著這寶貝的主。

你是我的主,我的好處不在你以外

我們家多年信仰佛道教,記得小時候生了一場大病,父母親就讓我給「太子爺」作義子,但隨著年紀漸長,只見家人燒香、燒金紙,還有投入大量的錢財作法消災,開始質疑,這麼做的意義何在?心中有許多疑問,思考這樣的「神」是真神嗎?

我和素暖在高中時期都在教會學校讀書,後來離開高雄來到新竹,從美商公司採購部門退休,與太太一起從事托育工作。也因工作關係,認識了一樣從事媬姆工作的李玉嬌姊妹,常常有機會互相切磋照顧幼兒的心得,也因此知道玉嬌姊妹是基督徒。玉嬌姊妹不僅傳授和家長的溝通技巧與教養心得,還講述自己的見證,在交談之中發現玉嬌姊妹處事十分冷靜,情緒不易被激怒,很有智慧,雖然生活中有困境,卻一直抱持著正向的想法,就更喜歡接近玉嬌姊妹,把大小事和姊妹交通。當時她的兒子因病在家休養,還要當媬姆帶著幼兒,忙得不可開交,可是掛在嘴上的總是感謝主,讚美主,這令我們夫婦十分稀奇,這麼紛亂的環境怎麼還可以勇敢面對?

後來李姊妹兒子的安息聚會也讓我們大受感動,覺得基督徒信仰的生活和我們傳統祭拜的方式非常不同。後來藉著玉嬌姊妹的邀約,參加了召會的相調和福音聚會,接觸到召會生活。和弟兄姊妹們相處下來,覺得基督徒的想法積極正向,很受吸引。

在前年底,我們的女兒經歷了31小時的生產過程,在等待的期間不能做什麼,我們只能不斷的向主禱告,女兒忽然感受到一道光出現在她的面前,不久就順利生下寶寶,讓我們感受到神的恩典是多麼的奇妙!

去年10月5日是我們人生中很重要的轉折點,這天我們在眾弟兄姊妹的見證下受浸,正式進入神的國度。受浸後,我們就像新生兒迎向生命中的第一道曙光,心中無比的寧靜與喜悅。我們要說:「親愛的主,我們向你降服,將我們的意念、計畫和前面的道路完全交託給你。你是我們的主,我們的好處不在你以外。阿們!」

真的有神

我是住在新竹鄉下的客家人,出生時是早產兒,因為爸媽都是極重度殘障人士(爸爸重度聽障,媽媽重度智能不足),他們無法照顧我,所以所有的照顧責任都落在我的祖父母(阿公阿婆)身上!他們給我的愛從不缺乏,但常常回到家就覺得好孤單,偶爾也覺得為什麼我的爸媽跟別的同學爸媽不一樣,為什麼我沒有手足可以陪伴。

當我漸漸長大,也找了另一半結婚生子,生了兩個可愛的孩子,正覺得人生似乎已否極泰來時,在2015年7月我的阿婆因腦中風走了!當我正沉浸在失去摯愛家人的悲傷中時,唯一的女兒也因昏迷不醒進到了台大醫院新竹分院急診室。經電腦斷層檢查,腦幹有一個頗大的腫瘤,緊急坐救護車上台北找權威醫生,在救護車上昏迷指數3,呼吸心跳一直下降,必需不斷的叫醒孩子,到了台北,醫生很嚴肅的說:「若這是腫瘤,也沒辦法開刀,因為太大了。建議你們放射線治療。」身為爸媽的我們心都碎了,直覺會失去這個孩子。而醫生看著心碎著急的我們,就說不如照血管攝影看看,照完血管攝影發現組織鬆散且只有三條血管通過,醫生願意試試看,於是開了緊急刀,開了16個小時,後來確診是種罕見的血管瘤,這血管瘤會反覆的出血,而且在腦幹中間無法完全清除…。

孩子從醫院回家後,我們過著提心吊膽日子,帶著孩子大廟小廟的拜,哪裏有可以問神問事我們就去,仍是沒有平安,兩年內開了三次刀,在這期間曾有基督徒來為孩子禱告,也邀我們去聽福音,當時的我對他們說:「醫生都說孩子沒沒辦法痊癒了,而你口中的神能治癒他嗎?」絕望的我甚至想帶著孩子走,因為每天我都害怕天亮與天黑。天亮了,我要面對這個與以前不同的孩子,隨時注意她有沒有跌倒;天黑了,在她睡著後,一個小時起來一次,摸摸她的鼻息,害怕她就此離開我。當時的我完全在黑暗裏,感覺好無助,直到第三次開刀前,一位朋友說:「可以讓我為你們禱告嗎?」當時的我已經無路可走了,心想如果你的神可以,那就讓祂試試看吧!

「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從孩子進開刀房前及出開刀房轉至加護病房,都有一群人迫切的在為我們一家禱告。奇妙的是,我的內心有了前所未有的平安,像是神說:「有我在,不用怕。」當時不會禱告的我,對著神說:「如果你是真的,求你醫治孩子。」手術完成,醫生出開刀房對著我們說:「這次的手術盡力了,孩子不知道會怎麼樣,也許會終身癱瘓,也許未來不會講話。」然而,我心裡卻有信心、有平安。女兒出開刀房時,身上插著大大小小的管子,醒來後,我問她:「妳有感覺神與妳同在,保護著你嗎?」只見她點點頭,然後落下眼淚。

住院的40天,她從一句話都無法說,到可以完整表達意思;從連抬起脖子30秒都吃力,到可以自己攙扶著手把走;從插著鼻胃管,到吃完一碗青菜肉飯…,連主治醫生都說:「她進步的好快阿,真是(神)速!」在這段日子裏,朋友不斷替我們禱告,使我相信,真的有神!出院後,就想帶孩子去教會,心裡想,如果有最近的教會,就去找尋那股平安的力量。沒想到教會竟然離我們家才60公尺,而我經歷主給的平安,得救了!

得救之後,我的重擔全部卸下,不再害怕天黑與天亮,久未見到的笑容也重回臉上,孩子回學校上學,目前還算穩定。在我還未信主,主就願意因著禱告而讓我轉向祂,信主之後,平安、恩典、喜樂更是加多。親愛的朋友們,現在就快相信真神,不要像我一樣一直後悔太晚信主。

七大組福音見證

愛豐滿,家溫暖                        

我在2016年6月受浸得救,當時是大三下學期末,對於我的未來以及人生的方向非常迷惘,我不知道該追尋什麼,裏面總有一種虛空的感覺。當時班上有幾位基督徒朋友,覺得他們和一般人不一樣,總是很喜樂,對人也很好,有時我遇到困難時,他們也會為我禱告,並和我分享關於主耶穌的事。那時知道他們每週日都有聚會,就想跟著去看看。

在一個週日的早晨,我便和他們一同前去,在聚會中看見他們每一位都露出喜樂洋溢、滿有榮光的表情,就很受他們吸引,覺得他們和外面的人勞苦、愁煩的樣子很不一樣,使我也羨慕能成為基督徒。就在去了三次聚集後,我就受浸得救了。

得救後,我常常和弟兄姊妹們一起唱詩歌、讀聖經、享受主的話。每當我用靈禱讀主的話時,聖經上的話對我就不再只是白紙黑字,而是滿了生命、亮光,可以主觀去經歷的。而當課業、報告繁重時,也藉著時時轉向主,呼求「哦,主耶穌!」使我得著釋放和加強,這位主是親切又便利的,祂就在我們的口裏,也在我們心裏。

在生活中,我也常接受到從聖徒來的愛,他們常關心我學校的生活,也會邀約我去各樣的小排、聚會和外出相調等等。覺得他們就像家人一樣,大、小事都可以向彼此訴說、代禱,生活中滿了喜樂和主耶穌的同在。就像以弗所書2:19「這樣,你們不再是外人和寄居的,乃是聖徒同國之民,是神家裏的親人。」並且在我得救後,我的弟弟也在一場福音聚會中得救了,讚美主!祂的救恩要臨到我們全家,使我們全家得救!  (曹郡瑜)

主是賜平安的神

我是賴懷恩弟兄,我有兩個女兒,老大8歲,老二3歲半,目前在科學園區工作,我從小在基督徒家庭中長大,學生時代參加聚會與主日,但對主卻沒有太多的經歷與摸著,直到大學聯考後,我開始經歷主的祝福、醫治能力、平安與喜樂。

在高中時期,我的成績算優異,在大學聯考時考上私立長庚大學,就我天然的觀念會考慮是否要重考,但由於林口長庚大學的教授也是召會的弟兄,他鼓勵我住弟兄之家,一起過喜樂的召會生活,這樣的生活有別於大學生的生活,使我能過正常召會生活,為此我們為著神的需要,神也為著我們的需要。

後來我大學畢業是班上第2名畢業,順利推甄錄取台清交多所研究所,然而神能照著運行在我們裡面的大能,極其充盈的成就一切,祝福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不僅進入清華大學唸研究所,而且還順利完成我的博士學位。

在我讀研究所時,父親罹患了大腸癌,那時全家陷入了愁雲慘霧之中,到處尋求醫治的方法,從外科手術以及化療等。但因著我們是基督徒的緣故,藉著弟兄姊妹不斷的為我們家禱告,看望與扶持,也因著家人的重病,我們全家與主更緊緊的相連在一起。我明白單靠著外面天然的能力我父親是不可能勝過這些病痛,而且在醫治過程中還能滿有喜樂、盼望。我實在是讚美主,是祂醫治復活的大能,作到我父親的裡面,吞滅一切消極死亡的光景。祂是得勝的主!

畢業後進園區工作,起初還好,但有了孩子,買了房子後,因著財務上的需求,再加上工作的壓力,時常會有失眠的情況。但聖經的話說道:你們看天空的飛鳥,牠們既不種,也不收,又不收積在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牠們,你們不比牠們貴重麼?所以你們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彀了。

直到現在與召會的弟兄們一起配搭,相互扶持,與禱告,藉著對主有享受,主就給我亮光,加給我力量。過程中難處並沒有挪去,但卻因為有主教我常感平安與喜樂。基督徒不會沒有苦難與逼迫,但我們卻因著有主裡面卻滿瞭平安與喜樂,叫我們能勝過我們勝過難處與苦難。 (賴懷恩)

 

青少年福音聚會見證

轉向祂的眷顧

我從小在召會中長大,每週參加大大小小的聚會,但我裡面卻從來沒有摸著主,主耶穌對我而言,只是我爸爸媽媽的神而已。升上青少年之後,我是一個乖巧的孩子,不缺席任何一場聚會,但只有我自己知道,主對我而言仍然是客觀的存在,我雖然受浸重生,卻很少經歷過祂甜美的同在。

在國三準備考高中的期間,課業的壓力以及家人對我的期待,成了我最重的負擔,雖然在外人眼中好像就是每天認份的唸書、考試,但我裡面卻總是感到悵然若失,我非常的不快樂,在這樣下沉的光景中,我開始將自己投入小說之中。外面看來我投入了很多時間在滿足自己的喜好,應該要覺得快樂才對,但我自己知道,我並沒有從中得到任何的喜悅或滿足,反而越來越感覺虛空。課業和小說,都成為了我心中不喜樂的因素。我雖然知道有神,卻總是拒絕向祂尋求幫助。

一天晚上,當我又拖著疲憊的身軀到青少年小排中,弟兄姊妹們點了一首節奏輕快的詩歌:『轉向祂的眷顧』。歌詞裡說到:“何不放聲呼求祂名,轉回你的靈享祂恩典的傾注。呼求喔主耶穌,將你心事向祂傾訴,祂聆聽且在乎,祂巴望並催促,就等你轉向祂的眷顧”。當我唱到這首詩歌時,歌詞裡的每一句話都像是在提醒著我,我有這位上好的主,有祂的眷顧,只等待我簡單的轉向祂。於是我向主禱告,嘗試將我心中一切的煩惱與憂愁都向祂傾訴,也求主幫助我,使我脫離下沉、軟弱的光景。

感謝主!當我一再的透過詩歌與禱告轉向祂,漸漸的,從前對我而言像是隔著一道玻璃帷幕的主,現在看得見也摸得著了!那些困擾我的考試、唸書也不再將我向下拉,雖然我還是沒有「喜歡」唸書,但我裡面不快樂的感覺已不復存在!而當我願意一點一點的,將我向祂敞開,這位我父母的神,漸漸變成了我的神。主耶穌對我而言,乃是主觀、鮮活的存在,祂不僅是一位高高在上的神,更是我生活中最親密的朋友,不論大事小事,開心或難過,我都開始向祂訴說。在我仍然為了考試焦頭爛額的時候,也不再陷入負面的情緒之中,而是將我的重擔卸給主,因為我知道祂愛我,願意擔負我的軟弱,我也明白,唯有祂能夠滿足我的虛空,唯有祂能夠使我心真正喜樂!感謝主,親愛的朋友們,這位上好的主,今天也要進到你們裡面!做你們的滿足和喜樂!(交大 廖容敏)

甜美溫暖的召會生活

我是國中三年級的學生,從小我不擅長與人相處,在一對一面對人時會緊繃,在小組討論或團體活動中,更是容易處在狀況外。我很想要在新環境中交到朋友,然而到頭來還是一個人獨來獨往,學校下課時間或放學後經常是獨自一人。即使真的交到朋友,感情也不怎麼親密,畢業之後持續聯絡的也很少。

但是在召會中,有一群總是陪伴著我的基督徒,從幼稚園認識到現在,即使很久沒見面也不會關係冷掉。例如有位從前曾陪伴青少年聚會的叔叔,有一段時間不在同一個地方聚會,後來再遇見的時候,彼此還是親切的打招呼、輕鬆自然地聊天,完全不會覺得尷尬。

我從小和家人一起在召會聚會,很喜歡聚會的氣氛,雖然聚會的聲音很大聲,但是聽見禱告的聲音、講信息很激動的聲音,心中反而有種安全感。

在召會中,常常有認識我爸媽的弟兄姊妹,主動來和我說說話,好心的告訴我:妳太瘦了,要多吃一點。召會中的叔叔阿姨們都很溫柔親切,在這裡感覺輕鬆自在,我常到會所讀書、寫作業、參加青少年聚會。有一次我在市中心,不知如何坐公車回家,我想到可以到仁愛會所求助。有一位親切和藹的阿姨,帶我去公車站牌,陪我等到公車。感謝神!神的家滿了愛、真是溫暖! (郭信慈)

活在真實者的裏面

我現在就讀新竹高中一年級。我是一個很會隱瞞事實的人。記得小時候,因用眼習慣不好,眼睛度數加深的很快,父母為此嚴格管制我使用3C產品的時間,規定我每次都要計時,而且一次都只能看半個小時,因使用受限制,常常沒有暢快的感覺。有一次我放學回家,發覺家中都沒有人,心想這真是用電腦的大好時機。待我將電腦打開之後就完全忘了計時,就這樣一直看、一直看、一直看…,也不知看了多久。突然,從門口傳來一陣鑰匙串的聲音,當下,雖然覺得心虛,也知道自己沒控制好時間,但又不想因此被父母數落,我就決定迅速的把電腦電源關上,並且臉上一絲緊張的神情都沒有,很優閒地離開了電腦桌。當父母踏入家門時,電腦也關了,我的表情保持非常平靜,沒有留下任何的線索讓他們起疑,所以就順利的逃過一劫。

這樣的情形,不知發生過多少次,也都一直沒被發現。但是,當我一再的裝假,內心不平安的感覺就一再的加深,好多次都想要承認,但是又不敢面對被揭開真面目的恐懼感,所以我一再的掙扎。到底要講還是不講,最後還是選擇把話吞回去。其實我的父母早就知道這種情形,只是沒拆穿我,為此他們不知道持續為我禱告了多久。

終於有一天,我選擇說真實的話,當我一承認時,突然覺得內心很平安,那個每次都壓著我的重擔就完全脫落了。聖經中有一處經節說到:『看哪,你所喜愛的是內裏真實;你在我隱密處,必使我認識智慧』(詩五一6),之前,我都覺得講實話的人是很笨的,但是,後來才發現講實話得到那種平安的感覺,才是有智慧的。感謝主,是主改變了我,使我能夠脫離虛謊,活在真實裏面。(裴慎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