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 Kangas弟兄與新加坡姊妹們的交通

首先,我們要認識男女在基督裏與在召會裏的不同。在神的舊造中,祂創造人有男有女。(創一27)這是很明顯的。但在加拉太三章,保羅很強的說,『你們凡浸入基督的,都已經穿上了基督。…沒有男和女,因為你們眾人在基督耶穌裏,都是一了。』在神的新造裏並在基督裏,沒有男和女。特別當聖徒復活,身體得贖進入榮耀時,我們將不再有男女的區別,也不娶也不嫁(太二二20)我們都要成為新婦,作羔羊的妻。所以在基督裏,在新造裏,男女的區別消失了,這是聖經的明言。

但在地方召會中情況是不同的。外在實行一面來說,召會是在舊造裏。我們都是帶著物質身體活在舊造中。雖然在我們靈裏深處乃是新造,但就實際來說,在我們身體得贖之前,召會生活是在舊造中活出來的。

有些人誤用加拉太三章的經節,帶來很大的混亂。因此看見真理的這兩面,對我們非常重要。若我們缺少看見,就容易產生不和。在我們的基督徒生活和召會生活中,不該跟隨世界的爭論而不和。我們作為基督身體的肢體,在基督裏彼此是一,沒有區別;但同時我們要操練認識,自己的肉身是罪之肉體,是屬死的身體,仍在舊造裏。在舊造裏,神所命定的原則仍然適用。所以在召會中,區別仍在。保羅在林前十一章說到神行政的次序:基督是各人的頭,男人是女人的頭,神是基督的頭。為此姊妹需要蒙頭,為著天使的緣故,在頭上有服權柄的表記,表示她們服從神的次序,沒有背叛,沒有不服。

姊妹們在召會生活中的功用

第二條線,是從聖經事例,看姊妹們在召會生活中的功用。我們要看見姊妹盡功用的原則。

首先,在神成為肉體的時候,天使是直接向馬利亞顯現,沒有向約瑟顯現。天使對她說,『看哪,你將懷孕生子,要給祂起名叫耶穌。祂要為大,稱為至高者的兒子,主神要把祂祖大衛的寶座給祂,祂要作雅各家的王,直到永遠,祂的國也沒有窮盡。』(路一31~33)主將要發生的事啟示給她。有的時候,主會在靈中向那些與他是一的姊妹顯現,使她們知道一些事,孕育在她們裡面,而帶進祂的行動。同樣的,當主復活的時候,馬利亞發現主不在墓裏,就告訴弟兄們,弟兄們看見空墓,信了她的話,卻又回自己的住處去了。但馬利亞不能接受空墓,因她迫切的流淚,她看見了主的顯現,從主直接領受了說話:『我要升到我的父,也是你們的父那裏,到我的神,也是你們的神那裏。』(約二十1~18)但在這兩個事例中,我們要留意,後來主的使者沒有繼續直接向馬利亞說話,而向約瑟顯現,指示他要逃往埃及,後來返居拿撒勒;(太二13,19~20)主復活後也沒有持續向抹大拉的馬利亞說話,反而對她說,『妳往我弟兄那裏去。』(約二十17)

對在召會中比較有經歷的姊妹,可能在主的話中,或妳與主的交通裏,主會向你啟示一些事。這時,你的反應該是雙重的。首先,妳該像馬利亞禱告說,『看哪,我是主的婢女,情願照你的話成就在我身上。』(路一38)但同時,妳需要留在弟兄們的遮蓋之下。在1970年代,有姊妹覺得自己有所看見,就高抬自己超過弟兄。在出埃及記生命讀經第三篇中有一段話:『在緊迫的時刻,神所能使用的惟一生命乃是女人的生命,就是與神站在一起並倚靠祂的生命。』當神子民的光景低落時,主常會藉由女人起始一些事,好叫神的子民往前。但當神的子民光景正常時,撒但卻要利用女人帶進墮落。在此我們看見姊妹的重要:主要藉由你流出,好執行神的經綸;撒但卻要利用你帶進召會的墮落。但若我們看見在召會中有次序,就是神創造的次序,另一面我們看見在新造裏的實際,我們就會得蒙保守。姊妹們特別的功用,就是在召會中生出基督,供應基督,見證基督,將對基督的經歷帶進召會。

在路加八章,主耶穌與門徒周遊各城各鄉傳道,有幾位婦女隨同,用她們的財物供給主。也許主需要食物,也許門徒的草鞋穿破了,總是需要有人顧到這些事。我覺得姊妹們對這類實際的需要敏銳的感覺,遠遠過於弟兄所能察覺的。在

主的僕人盡職時,常常姊妹們會發現弟兄的需要,而能適時的幫助。這說出特別在事務服事中,姊妹的功用是無可替代,絕對必須的。

關於馬大的服事

說到服事的姊妹,聖經中關於馬大的記載很有意思。在路加十章,馬大接待耶穌到家裏。她的妹妹馬利亞,在主腳前坐著聽祂的話。馬大伺候的事多,各方忙亂,看見馬利亞甚麼事都不作,就進前來,說,『主阿,我妹妹留下我獨自一人伺候,你不在意麼?請吩咐她同我作她分內該作的事。』(38~40)馬大的個性強勢,要求主吩咐馬利亞來幫忙。若我們是主,可能會想,要對付這樣一個強勢的姊妹,就要比她更強!但主不是這樣。主回答她說,『馬大,馬大,你為許多的事思慮煩擾;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馬利亞已經選擇那美好的分,是不能從她奪去的。』(41~42)主沒有用權柄壓制她,卻憑著復活的生命制服了她。

到了約翰十一章,馬大和馬利亞的兄弟拉撒路病了,就打發人到耶穌那裡說,主阿,看哪,你所愛的人病了。(1~3)這是姊妹們滿帶情感的請求,『拉撒路是主所愛的,祂一定會來。』但主在那裡仍住了兩天,然後主才前去;當時拉撒路已經死了。馬大見到主就說,『主阿,你若早在這裡,我兄弟就不會死。』意思是,『如果你早點來,行神蹟醫治他,他就不會死。』耶穌說,『你兄弟必然復活。』她說,『我知道…。』耶穌對她說,『我是復活,我是生命;信入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凡活著信入我的人,必永遠不死。你信這話麼?』馬大答非所問的說,『主阿,是的;我信你是基督,是神的兒子,就是那要來到世界的。』(25~27)馬大說了這話,就去暗暗的叫她妹妹馬利亞,說,『夫子來了,叫你。』但其實主沒有叫她。

後來到了墳墓前,耶穌說,『你們把石頭挪開。』連主已經要叫拉撒路復活的關頭,馬大還有話說:『主阿,他已經臭了,因為這是第四天了。』(39)無論主說什麼,她都有話說,滿了自己的意見;這個姊妹真難應付。我們必須承認,馬大是極為能幹的。各處召會中都有『馬大』,她們的確能幹。但真實的情況是,因為她們這麼勤勞能幹,召會生活沒有她們不行;但反過來說,馬大這麼強勢,這麼多意見,這麼喜歡控制,召會生活有她們也不行。我們真是兩難:沒有馬大,我們什麼事都做不成;但有馬大,我們又不知道該怎麼辦。

但我們要記得:不要放棄馬大。到了約翰十二章,我們在伯大尼看見召會生活在復活裏的小影。在那裡,拉撒路是復活生命的見證,馬利亞愛主,為主打破香膏,馬大服事,沒有意見,沒有己。那是在復活裏的馬大。所以實際上,馬大和馬利亞在我們的經歷中應該是一個人。無論妳生來就喜歡作事,或是妳什麼都不想作,只要愛主,主都要把你作成在復活裏的馬大馬利亞姊妹。這樣一位姊妹的用處是難以言喻的。我可以見證,若沒有這樣的姊妹為出外盡職的弟兄禱告,我不可能這樣盡職。主的供應是在身體中,而姊妹特別是身體生命供應的管道。

路加十八章寡婦的禱告

關於禱告,我們要看見主在路加十八章一至八節所講寡婦的比喻:『某城裡有一個審判官,不懼怕神,也不尊重人。那城裡有個寡婦,常到他那裡,說,我有一個對頭,求你給我伸冤。他多時不肯,後來心裡說,我雖不懼怕神,也不尊重人,只因這寡婦常常攪擾我,我就給她伸冤罷,免得她不斷來纏磨我。主說,你們聽這不義的審判官所說的。神的選民晝夜呼籲祂,祂縱然為他們忍耐著,豈不終久給他們伸冤麼?我告訴你們,祂要快快的給他們伸冤了。然而,人子來的時候,在地上找得到信心麼?』這個事例說出末期將要來到,那時主將保持靜默,不為所動,什麼都不作。那時將需要一種特別的禱告,就是寡婦的禱告。雖然我們都需要在禱告的事上受訓練,好有真實的禱告,但我要說,末期臨近時,特別需要姊妹們的禱告。她們有這樣的信心,就連在神的靜默,對聖徒的受苦似乎漠不關心的時候,她們仍然堅定持續的禱告。

行傳十二章馬利亞家的禱告

我們在行傳十二章看見這樣的禱告。那時,希律王下手苦害召會中的幾個人,用刀殺了約翰的哥哥雅各。雅各的殉道,是照著主的旨意,喝主的杯,受主的浸。(可十38)但按照約翰二十一章主對彼得所說的話,那還不是彼得殉道的時候。(18~19)所以召會為彼得切切的禱告神,而寶座答應了這個禱告,主的使者前去拯救彼得。(徒十二5~11)彼得出監牢的時候去了那裏?是往馬可的母親馬利亞家去。為甚麼去馬利亞家?因為在那裡有好些人聚集禱告。這給我們看見,在召會陷入危機時,姊妹所獻上的禱告是特別緊要、有大能和權柄的。

 

母親撫養學齡的孩子

第三條線,是在人性一面,關於母親撫養學齡的孩子。一面來說,母親們在召會生活中,愛主,也將自己奉獻給基督與召會;但另一面來說,你身為一個母親,在新加坡這個特別的社會環境撫養孩子長大。這個社會的結構用學業成績和考試決定孩子一生的前途,因此許多人從幼稚園、小學一直補習到大。在這樣的光景下,你可能陷入兩難:我如何能一面顧到孩子教育的需要,一面帶領他們過召會生活?

我願意交通兩件事。首先,外在一面來說,我們都需要在主所安排的社會,按照當地的政府、文化、甚至系統來生活。你在新加坡生下孩子,他們自然要在這裡受教育。父母對孩子主要的責任,就是顧到他們在道德、教育、性格各面的發展,並帶他們接受基本的救恩。提多書的主題是召會秩序的維持,保羅說到要老年婦人訓練年輕的婦人愛丈夫,愛兒女。(二3~4)這是聖經的話。我的重點不是召會該安排聚會,讓較年長的姊妹訓練年輕姊妹,而是盼望在召會中有一些中年以上的姊妹,她們過召會生活,也經由新加坡的教育制度將孩子撫養長大,因此有許多經歷,能牧養年輕的姊妹。她們不是因著經歷而有許多意見,也不是自以為知道年輕的姊妹該怎麼辦,而是有牧養的靈來成全她們。這並不容易。但若主能這樣引導一些姊妹們來成全,對召會將很有幫助。

第二,是我親身的經歷;我為已經離世與主同在的妻子作見證,我的妻子將身為母親這件事,視為她對主的職事與事奉。身為母親照顧孩子,沒有朝九晚五打卡上下班,沒有限度,沒有休止。對於我們的三個孩子,妻子與我在主面前非常操練一件事:就是認識神創造他們的特點-觀察他們有什麼長處,對什麼有興趣。我們知道,大體來說,社會的系統只要求孩子在特定的年齡該有什麼表現;他們並不真正關心孩子,只在意學業成績。一個孩子要不就是能讀書,要不就是不能讀書。我們雖然不該抗拒系統,但身為母親,我們有沒有想過,我們的孩子可能不是讀書天才?如果他的資質普通,我們該怎麼辦?但反過來說,若我們的孩子的數學成績平平,卻有音樂的天分、藝術的才能、或是工藝的天賦,我們會有什麼反應?我願意鼓勵你們,操練在主面前對孩子的天賦有鑑別力,認識他們的喜好、恩賜、興趣。

馬太二十五章有個比喻,講到主人按照奴僕各人的才幹,將不同數量的他連得銀子交給他們。十五節註1說,各人的才幹,表徵我們天然的才能,由神的創造和我們的學習所構成。照著我個人的感覺,我覺得青年人進入大學所學習的,應該符合神創造他們的特點。他們若有特別的能力、才幹、興趣,我建議他們應該照著這樣的特點選擇要學習什麼。回顧我自己年輕的時候,若當時我的父母強迫我學會計,我大概很難生存下去;如果強迫我讀醫學,我雖然覺得自己可以熬過去,但那會違反神對我的呼召;若是讀法學,我覺得那對我很冒險。我知道某些文化有這樣的前提,讓父母可以為孩子作決定。但我不知道若是這樣,到了孩子幾歲的時候,我們才願意讓他們作選擇呢?身為父母,我們需要認識自己的限制。我們不能決定我們孩子屬靈的前途,不能。只要感謝主,我們沒有生下雙胞胎,一個叫以掃,是神所恨的,一個叫雅各,一生都是你的難處。同樣的,我們也不能決定孩子人生的前途。這是我們在主面前該謹慎的。

全台姊妹相調特會蒙恩分享(二)

主對七個召會所說的話,也是對我們說的、七個召會情形我們都有。

以弗所的召會有好的行為、有秩有序,卻沒有讓基督居首位。主責備她,離棄了起初的愛,主也說恢復起初的愛就是持續吃基督作生命樹。

士每拿的召會受逼迫受苦如同基督自己受苦一樣,那裡有真實的召會,那裡就有逼迫,古代是這樣,現在也是這樣,人越愛主,如果沒有蒙光照,天然的愛會被撒但利用。受苦是耶穌的見證,患難來自宗教,主許可召會受患難,因為需要環境,我們才能經歷復活的大能,在世每拿召會,逼迫與患難越多,得勝者就越多。

撒但看見逼迫召會不能成功,就改變策略、君士坦丁大帝定基督教為國教,召會受歡迎,世俗的人進來了,成為別迦摩的召會,與世界聯婚成為高塔,教會變得龐大,開始離開了中心線。

在第6世紀教皇制度正式建立後,進入推雅推喇,完全是別迦摩的發展,也是豫表羅馬天主教。他不是基督的身體,沒有基督的生命,講不正常的教訓,成了撒但的化身,錯誤的教訓,引進實行錯誤。主給他的審判是無可救藥,臥病在床,直到主來。

撒狄的召會豫表從改教到基督再來時的更正教,馬丁路德列了天主教95條罪狀、包括贖罪劵及教皇不該有赦罪權柄等等,與當時的天主教對立,好像黑夜的一點曙光,似乎有一點恢復,卻產生國立教會-宗教與政治發生關係,君王想在宗教上做王;私立教會-人看見不同教訓,因著沒有持守主的教訓,長老會出來;浸信會出來;有許多的復興運動、復興大會,卻也證明他是死沉、行為不完全、膚淺、組織的。主說我知道你的行為,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撒狄的沾污,不是被罪沾污,是被死亡沾污。

非拉鐵非的召會,稍微有一點能力,遵守主的話,沒有否認主的名;從一切異端、傳統回到純正的話;並棄絕一切別的名,高舉主的名。非拉鐵非的召會是可以把主帶回來的召會。士每拿與非拉鐵非是沒有被主責備的召會。

老底嘉是走樣的非拉鐵非,是恢復又墮落的召會,那裡有建造,那裡就有撒但破壞,老底嘉的特點是不冷不熱和屬靈的驕傲,有知識沒有生命。

以上七層歷史,神的子民有一段時間叫神傷心,主仍然在其中呼召得勝者;或許我們是非拉鐵非的召會,也最有資格走向老底嘉不冷不熱、自覺富足,求主憐憫我們,唾手可得的高峰真理能夠從我們手中實行出來,使我們都能回歸召會

的正統。 (涂謝小萍)


我在哪裡,主都知道!主乃是藉著這次姊妹集調特會每篇的信息來調整並勸勉我。

我的胃在參加前幾天開始覺得不舒服,為能在最好的狀況下參加特會,所以吃東西都很小心。在參加特會期間,每餐都正常飲食,也沒有特別忌口,身體卻也沒出現不適,我想這一定是因為參加的每一場聚會都是喫基督那上好的嗎哪,每天單純的來到主前來享受主作我的生命樹的結果,使我身心靈都得蒙保守。

信息說到,啟示錄裡的七個召會,乃是當日實在的召會,也代表召會七層的歷史,而她們的光景在召會七層歷史中是同時都有的。從前看這部分總覺得這些召會的情形跟我無關,就沒有特意去瞭解,甚至覺得今日我們應該就是在非拉鐵非的光景了。

『那靈向眾召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藉著弟兄們向我們傳輸供應,才覺得每一個失敗軟弱的點,對照自己多少也有這些情形。弟兄在集調中也強調今日不敢說我們是屬於非拉鐵非,但我們是最有資格作老底嘉的人。

這次的追求,除了在話語、真理上,覺得對主有更多的認識與享受外,也讓我覺得很受愛的激勵。每一位姊妹都是如此存著真誠單純的愛到此一同享受主,明白自己需要恢復起初對主的愛,與弟兄姊妹相愛,遵守主的話,並用自己的一點能力,盡自己所能的作,成為在小事上忠信,在大事上也忠信的人!  (高華徽)

 

全台姊妹相調特會蒙恩分享

參加這次第一梯次的姊妹集調,給我再次看見,榮耀的基督、七個召會的光景和得勝者的時代意義。從四個一直存在到主來的召會豫表中,提醒我們不可墜落到主所不喜悅的墮落召會的光景裡,求主保守我們所在的召會,因我們能儘量盡自己一點點力量,保守在主正統的中心線上。

感謝主!得勝者不是階段性的得勝者…,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應付、勝過環境而已,而是成為所是被主完全構成的團體書拉密女!乃是建造神國度、催促主快來的一班人。願主憐憫我們,保守我們趁著還有稱為「今日」的時候,讓我們在弟兄相愛的基礎建造神的國,迎接主來! (廖張慧玫)


我得救將近兩年,沒有參加過姊妹集調,對姊妹集調也沒有什麼概念。在前些日子,透過姊妹們和彭弟兄的鼓勵,我便報名參加了。

當我第一天抵達中部相調中心時,看到從各地來的姊妹陸續報到,我那時候真的有一種莫名的感動,這麼多愛主的姊妹聖別出時間為主擺上,為著看到這一切,我讚美主。

藉著三天兩夜的追求,弟兄們豐富話語的供應,台下有800多位姊妹們同心合意的學習,我置身在這神的大家庭中,真是滿了喜樂。

最後回到家中,雖然在話語、真理上還有許多不明白,但我心中一直有一種滿足感,尤其說到對主起初的愛,讓我更有深刻的體會,就如這次的集調,真的把我帶回對主起初的愛。我願這「起初的愛」,能一生陪伴我走主的道路,感謝讚美主。(竹東 彭許莉鈴)


對於信息中說到七個召會代表召會的七層歷史和光景,體會到主真知道我們的一切。當我們有勞苦、忍耐、對主的持守,甚至為主受逼迫時,主對我們是稱許,勉勵的。但我們實在也墮落,在每一個墮落的點上,主都清楚的責備及提醒。如以弗所召會離棄了起初的愛,主不喜悅我們活在習慣或工作中,乃願我們是因愛主並向主活的人,叫我們要常常吃主作生命樹,享受祂、活祂。感謝讚美主!這是主在愛中的提醒。

相調特會這三天兩夜實在是享受,每篇信息追求後,各召會會輪著上台分享,從前我是退縮不敢上台的,因著區裡姊妹的積極鼓勵及幫助,使我有勇氣能一同上台宣告:我們要一同配搭傳福音、餧養人。我們能彼此顧惜、同享真理、同心禱告,享受身體供應,何等的美好,願我每年都分別及預備好,同那清心愛主的人一同來追求!(林冠華)


很享受每一場聚會中有基督自己做內容、實際。藉著禱告、唱詩,讚美主的生活,和各地的姊妹們有相調,越調越調到基督裡。求主賜給我們智慧和啟示的靈,充分的認識祂,敬拜主、接觸主,禱讀主話,摸著是靈的基督,享受神自己。求主保守我們認識召會的歷史,看見榮耀的基督,作為在金燈台中間行走之人子的異象,我們需要有一個態度,是在奴僕地位上來服事祂,讚美主是用人性顧惜我們,在神性裡餧養眾召會。

以弗所召會離棄了起初的愛。我們必須恢復對神那上好、起初的愛,就是神自己。神就是愛,只有一個人位-神,才是愛的源頭,唯有每日享受祂作生命樹,喫基督,被基督構成,讓基督凡事居首位,居第一位,我們就是奇妙、得勝的基督徒。當我們享受基督作生命樹,我們就有神的樂園,今天我們的樂園就是召會生活。

認識士每拿召會是受苦的召會。主是首先、主是末後,是死過又活的,直活到永永遠遠的,祂拿著死亡和陰間的鑰匙。讚美主,在我們裡面有得勝的主,有復活的生命,能得生命的冠冕。我們要更多喫基督,享受基督作生命樹。

認識別迦摩召會是與世界聯婚,並認識安提帕所作相反的見證,持守主的名,至死忠信,吃隱藏的嗎哪,被變化成為石頭,為著神的建造。

感謝主!使我和姊妹們能得釋放一同參加全台姊妹集調,求主保守,每一年都能得釋放來參加,能行走在生命的中心線上。 (橫山 黃林秀鳳)


藉著這次的集調,讓我對七個召會的光景更有感覺。以弗所召會是令人羨慕的召會,有許多人在那裡勞苦過,主知道他們的行為,勞苦、忍耐,也知道她不能容忍惡人,她能看出假使徒,也曾為主的名忍受一切並不乏倦,然而有一件事,主要責備她,就是『離棄了起初的愛』,就成為墮落的根源,召會就失去地位,不配再作主見證的召會,唯獨受主愛激勵的工作,才是金、銀、寶石。我們必須為著一切沒有讓主居首位的事,求主赦免我們。(橫山 邱卓美月)    

姐妹聚會見證

約翰福音十五16,主說『不是你們揀選了我,乃是我揀選了你們,並且立了你們,要你們前去,並要你們結果子,且要你們的果子常存。』感謝主!主使我們真實的經歷了祂信實的話。

我們所親愛的陳慧姿姊妹,是在二年多前,因一位她所認識的姊妹告訴她,在新光會所每週六晚上有讀書園,當時她就帶著讀小六的兒子去讀書園讀書,孩子很敞開,青少年服事者就邀約他去福音聚會,慧姿的孩子就得救了!孩子得救後,參加青少年排,我們就為此禱告,希望主能為我們開路來接觸孩子的媽媽。剛開始區裡有相調或青少年相調時,我們就邀慧姿,慧姿幾乎都會和我們一起參加,也會配搭車輛和飯食服事,慢慢地我們就和慧姿比較熟悉。後來就約她和我們一起家聚會,一起讀經、讀小排信息、唱詩歌,我們鼓勵她開口禱告,也彼此代禱,從二年多前到現在,慧姿一直和我們享受著家聚會。

後來我們在禱告中尋求能和慧姿有晨興的生活,慧姿竟然願意一週分別出三天的時間和我們一起晨興享受主。我們一起晨興兩個多月後,就在去年6月26日慧姿姊妹受浸了。那一次福音聚會的主題是「神正在尋找你,要帶你回家」當弟兄們呼召受浸時,我們也鼓勵姊妹能到前面去,但她一直不願意。我們心裡真是迫切希望她能受浸,後來慧姿姊妹告訴我們,她不想到前面去是因為太多人了,但她要受浸!阿利路亞!神尋找慧姿姊妹,已經帶她回父家了!

感謝主!姊妹得救後仍然過著吃喝享受主的生活。逐漸地我們覺得不該只有陪她聚會追求,也該慢慢啟發她生機的功用。於是在週三家聚會的時間,我們也帶著她一同看望或陪福音朋友出外相調,藉此我們相信主就將對人的負擔放在她的裡面,例如在已過半年裡,因著姊妹的女兒要考學測,我們常在晨興中為她的女兒禱告,包括她的得救,甚至也配搭著請她女兒吃飯,帶她呼求主名唱詩,期待在福音聚會中,她也能被主得著。

在事務服事上,我們也鼓勵姊妹配搭飯食服事,除了主日,就是大專每週的福音餐廳,因福音餐廳的份量比較多,一開始也為她尋求諸多考量,但有一次輪到區裡服事,主給我感覺可以跟她交通,姊妹本來有點膽怯,因她從來沒有做過分量這麼多的菜,於是我就提供一些具體可行且簡單的菜色,陪著她預備,感謝主,姊妹有顆願意操練的心,也經歷了-在信的人,凡事都能!

之後我們又覺得姊妹需要更操練靈,剛好召會鼓勵初信聖徒參加初信成全,我們也跟上這水流,盼望姊妹能藉此得著加強與成全。感謝主,從姊妹在聚會後的見證申言看出,神的確在她裡面動了善工,她見證她最摸著的一句話-外面的人雖然在毀壞,裡面的人卻日日在更新!願主更多得著她成為常存的果子,盡功用的肢體!

全台姊妹相調特會蒙恩分享(三)

祭司體系的兩種等次是聖別的祭司體系和君尊的祭司體系。聖別的祭司體系是由亞倫的等次豫表,乃是把人帶到神面前,君尊的祭司體系是由麥基洗德的等次所豫表,乃是把神供應給人。我們是蒙揀選的族類,是君尊的祭司體系,是聖別的國度,是買來作產業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祂奇妙之光者的美德。

人人作祭司,我是個罪人蒙主恩,得救了就是祭司,要接受神,被神充滿、浸透並浸潤,讓神從我裏面流出來,為神活。

作福音的祭司盡功用,使罪人成為神的兒子並基督身體的肢體,我們也幫助他們長大,使他們能在眾地方召會中身體生活的實行裏,成為活躍的肢體。

很多聚會我都參加,但最親的家人都沒有心思彼此餧養,生了小羊也沒有盡心餧養。這次姊妹相調特會讓我摸著,既然帶他們得救了,他們就是在基督裏的嬰孩,我不該撇下他們,必須作乳母餧養他們,感謝主!    (謝陳鳳珠)


一、我們都是當家的,需要知道有多少家當。我們需要一一數算小區裏有多少弟兄姊妹和福音朋友,知道他們的情形,並要把他們放在心上,背在肩上,帶到神前,並把神供應給人。

實行:除了原本的姊妹禱告網,也需要有多人的禱告網,可以更深入知道姊妹們的情形,能一同禱告,彼此有連結,才能有更多的建造。

二、祭司的生活,都是基督。何等榮耀,我們都是祭司,是聖別的祭司體系,把罪人帶回獻給神,我們也是君尊的祭司體系,把經過過程的三一神帶給人,我們有多久沒帶新人得救?我們就有多久沒有獻祭給神了。

實行:五月份我們要去元培玄大校園傳福音,在此之前需要有更多的禱告,更深的負擔,無論對福音朋友還是小羊,一週一次的牧養是不夠的,而是要天天牧養,現階段正在聯繫久不聚會的學生姊妹,幫助他們恢復召會生活,願意承接主的託付,背負起校園福音的擴展。(樊林文如)


這次姊妹相調特會中讓我摸著的地方是說到祭司是專門為神的權益活著並事奉神的人;祭司是接受神,被神充滿,讓神從我們裏面流出來,浸透並浸潤的人,並與神調和,在靈裏的新樣裏事奉的人。

因此,我們需要天天接觸主、接受祂新鮮的注入;在祭壇前悔改認罪,獻上我們的祭物;背起十字架受對付,在陳設餅的桌子吃陳設餅,得著生命;點燈並修剪燈芯,讀主話蒙聖靈光照;燒香為主的經綸及未得救的家人,久不聚會的弟兄姊妹,禱告在主前。

今日我深知以往對主的虧欠,求主赦免我,更新我,使我常與主來往交通,沐浴在祂的面光中,使我活在靈的新樣裏,與主成為一靈,能和眾祭司們一同被建造。 (曾鄭麗卿)


在相調特會中看到久未見面的姊妹們,心中滿了喜樂。主使我們彼此相見,有交通和相調。

為著神的建造和祭司職分的恢復,是這次弟兄所分賜的負擔。我們是祭司,生來就是祭司,但要恢復其職任、體系,使我們更清楚祭司職分,了解祭司的意義。1、是專門為神的權益活著並事奉神的人;2、接受神,被神充滿,浸透並浸潤的人;3、與神調和中接觸神的人;4、絕對徹底與神調和的人;5、在靈的新樣裏事奉的人;6、事奉主的人。求主保守我們是向著主,向主活的,凡事與主是一,更常親近主,花時間親近主,使我們從神得著更新,不老舊。

讓基督作我們的食物,衣服和住處,使神有安息和滿足,天天享受基督作一切祭物的實際,成為我們的食物,把我眾人帶到祂裏面。我們已經在基督裏面,我們還需要穿上基督,憑基督活著並活出基督。

弟兄們更摸透我們平日的屬靈生活的不實際,原來我們只是空洞和流沙的禱告。求主轉我們,需要有聖別的祭司職分,更要有君王的祭司職分,願再這職分和等次上,使我們有徹底的禱告生活,點燈並燒香進入至聖所。(竹東 彭李麗金)


從我們得救重生的那一刻起,我們就是祭司了,但因我們不夠盡職,甚至失職,沒有全時間事奉神,以致神的建造工作延宕了六千年仍未完成,因此,今天需要恢復我們祭司的職任。

經過三天兩夜的姊妹相調,弟兄提醒我們,特會完後仍要繼續不斷大口的吃主,享受主,花時間在主面前,自然而然的主就會成為我們華美的衣服,成為主的彰顯。

祭司是專門為神的權益活著並事奉神的人,這是何等榮耀的事。年輕時很羨慕人家當醫師、會計師、律師,認為他們坐擁高薪,受人尊敬,可是在千年國裏,這些都算不得什麼,他們反而會羨慕我,因為我是祭司,感謝主!    (李九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