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福音開展見證(六)

在2016赴印度開展的這些日子裡,「基督的身體」很深地摸著我。當我到街上或是校園向印度人傳揚福音時,我經歷到與同伴配搭和彼此扶持的重要,並且也經歷各個肢體盡功用的實際與甜美。這些經歷讓我更實際地認識,離了主和祂所愛的身體-召會,我無法倚靠自己去作任何事。

在為期12天的印度開展裡,不只是有分於外面的福音行動,更是深深經歷主在我裡面的開展與作工。在與同伴和當地聖徒配搭傳福音的過程中,我時常需要從魂的曠野轉回到靈裡,從一切外在的人事物轉向神的面。在開展期間,我很享受能作主流通的管道,並漸漸發現我唯一能供應的,就是將我所享受之基督的豐富湧流出來,只有基督能解人深處的乾渴。所以,每早晨的晨興享受和吃喝主,對我來說很重要。在這段時間裡,我們不作別的,單單吸取主的自己,接受祂的分賜,摸著是靈的基督。由於早晨和同伴們一起被主充滿,下午在德里大學校園接觸人並傳講福音時,自然就成為湧流活水的管道,喜樂地向德里大學學生分享我所經歷、享受的主的豐富。

經過這一次的傳福音,主也加強了我對祂的愛。一天早上追求時,我照著弟兄們的鼓勵,向主有奉獻的禱告:「主啊!我要在印度將我的愛情給你。」傳福音的生活使我不斷轉回到靈裡,轉向主,向主癲狂。感謝主,我願一生作主瘋狂的愛人。(湯潔恩)


常常聽說印度的衛生條件很差,我的腸胃非常不好,出發前很擔心出狀況。抵達德里機場,一下飛機就趕緊找廁所,還沒出關就嚴重腹瀉,等我出關,弟兄姊妹早已搭遊覽車離開了,只剩下兩位弟兄用小車載我到所謂的guest house。晚上十一點多了,路上還是很多車,明明是兩線道,車子總是三輛並行前進,分隔線不是參考用,根本不用。抵達guest house,對面是貧民窟,不過有房子住,比很多人睡馬路邊好多了。第一天住進guest house,心理難免嘀咕,這哪叫旅館,一入門就看到蟑螂在眼前,棉被很髒,浴室更髒,馬桶經過刷洗後才敢用,心裡雖然抱怨,想想那住在貧民窟的,我們住的地方已好很多了。每天從清晨到晚上十一點,馬路上盡是人來人往,無家可歸的遊民在攝氏七、八度的早晨在馬路邊洗冷水澡,人們早已習慣了這幅景象,車子喇叭聲不絕於耳,似乎對著這個社會發出不平的怒吼。

開展基地在姊妹之家,不到十坪的客廳常常擠滿了人。開展第一天我到一個學校演講,第二天與配搭弟兄出去接觸人。印度人出奇地友善,我們與他們握手寒暄並介紹我們自己後,他們總是與我們握手並說出他自己的名字。當天我們這一組邀了一位學生到開展基地,他受浸得救了,在印度帶人受浸得救似乎不難。

我們每天有很多的禱告及交通,供應主的話。我們不是在這裡作外面的工,我們乃是先讓基督在我們裡面開展。我們在這裡不僅將福音傳給印度學生,我們在這裡乃是要更多得著基督。第三天,我們這組在公園裡經過徹底的悔改認罪禱告後,就開始接觸人。在台灣我們都只是對單獨一個人傳福音,印度人很喜歡聚在一起聊天,我們常常看到印度人圍成一圈在聊天。這一天我們試著同時邀請三個人到開展基地聽我們唱詩作見證,結果他們三位答應與我們回去。說實在的,我對他們三位實在沒信心。不過經過唱詩,呼求主名,簡單的說明受浸的意義之後,結果這三位都願意受浸,真是出人意料之外,阿利路亞!

在這幾天的開展中,我們也有低迷的時候。有兩天只有一人受浸。到剩下還有兩天時,我們對受浸人數很不滿意,決定最後兩天一定要衝刺。有弟兄說,今天我們每一組都要帶人回來,我們要宣告「沒帶人回來就一直的接觸人」,我們每一組至少要接觸50人,如果接觸50人,還是沒有福音朋友願意和我們回來,由主負責。我們這一組有三位在公園禱告完,眼睛一睜開,眼前就有一位朋友,我們馬上過去接觸,不到五分鐘就把他帶回姊妹之家。

回到姊妹之家後,為了搶時間,我和另一位配搭弟兄馬上又出去尋找人,就在另一個公園旁邊,我們遇見三個人,其中一個人正準備騎摩托車離開。我們就向那三位寒暄並述說我們的目的,很快地,差不多五分鐘,他們三位也願意和我們到姊妹之家。就在那位騎摩托車的福音朋友要載另一位的時候,我怕他們騎著車子跑掉了,我就把後面那位抓下來,我自己坐上去,要求另外兩人用跑的跟我們回去。一路上又多了兩部摩托車跟著我們回到姊妹之家,我都不曉得他們是哪時候跟上來的。結果一夥六個人到了姊妹之家,我們帶著他們唱詩歌,他們真的很喜歡唱詩歌。唱完詩歌,教他們呼求主。他們很高興,我們也很喜樂。就在大家歡樂的時候,有一位接到電話,手一揮,全部都走光了,留下錯愕的我們,還好有留下他們其中一人的電話。

最後一天我們屈膝向主禱告,我也站起來交通我們前一天的經歷,邀了七個人,卻沒人受浸,我真是不甘心。我呼召弟兄姊妹隔天不要去city tour了,我們要留下來,出去旅遊shopping太浪費時間了。弟兄姊妹很受激勵,當天打電話給那六個人中的一位,他說會來,約好時間會來,而且會帶朋友來。但時間過了還看不到人,只好不等了,我們就外出接觸人。我們一走到樓下公園,就看到這一群人,馬上過去把他們帶到姊妹之家。這次唱詩歌,真是唱到天上去了,大家都站起來唱,我們一個一個問,要不要信主,每一個都說要;問要不要受浸,每一位也都說要。我就帶其中一個去受浸,其他人繼續唱詩歌,那一位要受浸的福音朋友竟然沒脫下他自己的衣服,他直接把浸衣穿上,我們只好請一位印度兄跟他解釋,請他重新換掉。這樣折騰一段時間,受完浸,我要去請下一位的時候,其他人早已跑光了。有弟兄說其中一位接到電話,手一揮,大家就跟著走了。太可惜了,大家都說要受浸,這一網就有六、七條魚,可是又被溜走了。

過了約近一個小時,他們有幾位被一位弟兄找著並帶回姊妹之家。這次要謹慎了,不能再讓他們溜走了。剛帶回來總要再唱個詩歌,再問要不要受浸,大家還是都說要,這次有更多弟兄配搭了,一個人顧兩位,帶去受浸。由於只有一個浸池,這麼冷的天氣要燒熱水,水一盆一盆的倒,一切都在忙亂中。有一位完成受浸了,當我再拿另一套浸衣給下一位時,其他人又跑掉了。說時遲那時快,我手上的浸衣還來不及放下,就拿著浸衣馬上衝出去追服音朋友。還好衝到樓下就被我找著,我說你們不是要受浸嗎,他們說要等朋友來再受浸,那時我再怎麼說,他們就是要等他們的朋友,我只好捧著浸衣陪著他們等。

稍後他們的朋友來了兩三位,這兩三位跟他們說了印度話,我很擔心他們受影響不願意受浸了。我說朋友來了,可以走了吧,他們說還有其他朋友。約莫再等了十分鐘,又來了兩位。我以為他們在等老大來,結果他們最後等的這兩位都比他們年輕,大概是大一年齡,個子矮矮的,我問可以走了嗎?他們說可以了,雖然每次來的都有新的面孔,不過,這次我們只有呼求主名,受浸也不再解釋了,一一的問要不要受浸,只有一位不要。那兩位我以為是老大的,他們也要受浸,而且表情很高興(我們根本沒向這兩位講受浸的意義),這次我們全部把他們集中到一個房間,他們在裡面同時換衣服,結果一次浸了五位。在旁邊有一位已經來好幾次了,由於受浸要排很久,他比較忙,他等不到受浸就先離開了。原先那兩位我以為是老大的弟兄(受浸完了,就稱呼弟兄)跑出去帶了他的朋友來,一來就表明要受浸。我們覺得太快了,就對他們講呼求主名及受浸的意義,然後幫他施浸。這一群到底有多少位受浸,我到現在還弄不清楚。下午四點多,我們受到學生會的人監視,所以我們就停止開展了,所有弟兄姊妹都回到姊妹之家,不再外出。這時候,那一群人又帶福音朋友來並表明要受浸,當時情況有點緊張,我們沒開門讓他們進來,為了慎重起見,我們請他們回去了。

印度開展,著實令我印象深刻。印度人口多,到處都是人,敞開的人也很多,一出去,只要幾百公尺以內就可找到平安之子。在印度帶人得救非常容易,走到街上,到處是魚,隨便一撈,就是一網,在這裡結果子都是整串的。可是,莊稼固多,工人卻少,我們要祈求莊稼的主,催趕工人收割祂的莊稼,期盼明年再赴印度開展。同伴們!明年印度見。  (德里隊  盧志文)  


肆 結語

我們實在能見證這次的開展是主在推展祂的工作,我們能作的就是向祂敞開,被了結並與祂配合。由於響應聖靈的工作,主就作了許多事:兩個最高學府福音的門被打開、原本向福音不敞開的社區因著水災而人心柔軟、許多人看見了我們的生活而被吸引歸主、藉著禱告衝破陰府的權勢、許多學生樂意過團體生活並受成全,…。我們並沒有作太多,是主渴望在當地有一個出口!

當地也實在需要建立起福音的架構,週週有人走出去,叫福音不是一個行動而是一個生活。所有得救的新人需要有穩定的家聚會並確定的牧養人位,好能留在召會生活中受成全,並一同盡功用。盼望我們都為此禱告,使主在印度的行動繼續往前推廣,毫無阻礙。 (曾新和)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