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開展蒙恩見證

 

感謝新竹市召會弟兄姊妹對青年人的成全,這是我第三次接受召會的補助出國訪問和開展。一面感激召會的愛心,另一面也覺得自己實在不配。在此次的開展中,主憐憫了我,有許多新鮮的經歷和說話,謹就以下幾點蒙恩分享:

一、主即時的說話。在開展的起頭,弟兄們多次交通,我們不是來作一種外面的工作,因為在主一面,祂都已經作成了,召會已經建立了。反之,我們來摸一些素質、內裏的東西。所以,在弟兄們的交通中,有許多的生活細節被暴露,如:起床時間、內務、閒談…,叫我們認識自己真實的情形,而不再落在外面的興奮。弟兄們也從冬季訓練的信息中提醒我們,現今已經非常接近末後的日子,所以我們沒有選擇。需要過一種等候主回來的生活,要儆醒、愛慕主的顯現,以及加深對主話的認識。

二、禱告。我十分享受每天半小時以上個人禱告的時間,一次在禱讀訓練的綱目時,看見神有一個時代的行動,祂需要得著時代的憑藉,而我們必須是有時代價值的人。從前我一直想往海外開展,覺得這是主時代的行動。但我自問經過這次開展後,我還有此心願否?在禱告裏我雖不知道方向,唯一確定的是我要先成為對主有時代價值的人。另在離開前兩天,裏面百感交集,當時很被詩歌616摸著,感動的原因還不是離別的感傷,而是深深摸著我們這兩週建立祂所心愛的召會,實在使主喜悅,是祂心頭的渴望。雖然短短兩週,但Noida召會已經進到我的心裏,我的心成為主心的複製。

三、活力排。這次開展中大多時間都在小組內進行,我們藉著禱讀主話相調,並且在團體爭戰禱告中經歷同心合意。我們有許多敞開的交通,一起研討如何接觸人及餵養人。在我們快要離開的前幾天,弟兄姊妹迫切禱告並禁食要結果子,求主興起一個家成為召會見證。結果,我們接觸到一個公會姊妹。她的先生信仰印度教,但她經歷過神奇的醫治所以信主。起頭我不是很看好這個家,認為其他兩個家較有機會。然而,在我們返台的前一天晚上,她與她父親一同來到會所。他們雖在公會中,但對主恢復是相當敞開。甚至姊妹帶他們呼求主禱告時,感動到流淚。召會成立的主日聚會他們也一同有份。讚美主,祂實在是奇妙。 (交大 羅晟)


 

這一次的印度開展真是太榮耀、太豐富了!不論是就外在或是內在而言都是難能可貴的經歷,很得開啟、被擴大。在開展的過程中不住的禱告,時時調整自己,跟上聖靈的水流。

在這次開展之前,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去印度傳福音,但在神主宰的帶領之下,我竟然踏上了印度的土地。在開展的前幾天,由於外在環境和台灣的落差,以及大多印度人深受印度教的蒙蔽,不免向主抱怨了起來,靈開始下沉,懷疑主在印度的福音到底能不能廣傳;但感謝主,主馬上更新我天然人的觀念,在和一位受浸不久後的印度弟兄交通、分享對主的經歷之後,真是摸著林前十二13所說的『因為我們不拘是猶太人或希利尼人,是為奴的或自主的,都已經在一位靈裏受浸,成了一個身體,且都得以喝一位靈。』讚美主!即使膚色、文化背景不一樣,我們對主的經歷卻是相同的,都是喝同一位靈長大的!

在開展的過程中也很享受早上的開展訓練,弟兄們提醒我們要看見這次印度開展的內在素質,這樣的開展不只是外面的行動而已,更是有分於神今日經綸的行動,哦!何等的有幸,竟然可以有分於主身體的行動,同著神經綸的大輪一同往前去。讚美主!願神祝福印度這塊美地,建立更多的金燈檯,作祂的彰顯! (交大 祝偉倫)


 

自去(2012)年聖徒們就已經為主在印度的行動禱告,使主在印度的開展毫無阻礙。而我特別感謝主讓我有機會親眼看見祂在地上的行動。

在印度的期間,晨興聖言裏的信息「在神經綸大輪的行動上與三一神是一」的話一直存在我心裏:「神的經綸比作一個大輪」,「我們需要與主是一,為著神聖經綸之大輪的行動禱告」,「以西結一章裏最大的啟示乃是輪中套輪」。這些話使我在開展時注重與主是一。在那裏弟兄們的交通也強調我們與主的之間關係,我們外面所做的其實都算不了什麼,只有與主是一才會有路。開展的環境幫助我們完全倚靠主。十四天裏似乎連自己的身體都不可靠,先是腳扭傷,後胃痛,又感冒;以往的經驗也不可靠,印度的臉孔、語言和衣著使我無法分辨接觸的對象是什麼樣的人。甚至同工的弟兄還對我們說,不要相信有中央指揮,沒有中央指揮,一切憑靈而行。那靈是指揮。就在這樣的情形下使我們不得不時時仰望主。我們也從主的話得著力量,當我們禱讀以弗所書一19~21時,在基督身上所運行的大能也就運行在我們身上了,使我們超越所有的限制。

印度開展的頭幾天,每天都有事情發生,因此覺得挺興奮的,在路上傳講竟有人自動靠近來聽,邀來晚餐後就受浸了。還有偶遇一群大陸學生,一次就受浸了六位。然而過了那幾天之後,感覺似乎那個大輪不轉了。有一位姊妹說,如果我們的態度不轉是不會開出Noida召會的。於是我向主悔改,並在那次的禱告裏問主,讓我來印度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也有其他的弟兄姊妹開始禁食禱告。而就在當天晚上我們叩到了敞開、尋求主的家,是主早先預備的,隔天他們就受浸歸入主名。同時兒童工作也開始運作起來了。果真若是我們不禱告,主就寧可不做事,禱告是唯一能與主是一的路。我也很摸著在活力組的禱告,雖然我們也會為專特的情形禱告,但重心不會落入外面的事物裏,而是緊連於得勝的基督。有一次禱告,一位印度的姊妹交通說,若是不知道要禱告什麼,就只管讚美祂,祂已得勝,阿利路亞!

我們必須看見升天的基督在寶座上已經得著國度,Noida召會的建立在祂已經是事實,而祂若要將國度帶到地上,就必須先在我們裏面設立寶座。我感謝主讓我看見祂在地上的行動,並有分開展的行列,然而開展並非從印度回來就結束,也非Noida建立召會後就停止,因為祂的行動乃是祂的回來,所以預備祂的回來就是我們的開展。不論我們在何處,我們的心必須一直聯於祂的行動。回來台灣前我向主禱告:「主阿,我不願錯過你的行動!」        (交大 林同心)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