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開展蒙恩見證(二)

 

印度是一個很特別的國家,來到了印度就像來到了全世界,因為在東北可以看見像我們一樣黃皮膚的,在北邊有西方白皮膚的,南邊也有黑皮膚的。在馬太福音二四14:『這國度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纔來到。』

弟兄們交通這樣的開展乃是在升天裏,在以弗所書一章裏所啟示,在基督身上所運行四重的能力。(一)復活的能力;(二)升天的能力;(三) 使萬有歸服的能力;(四)使萬有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的能力;如今正向著召會傳輸著。在前三、四天,在活力排的原則裏我們走出去,但看起來是沒有什麼果效,我有些懊惱,不明白出了什麼事情,覺得這裏開展好像和在台灣一樣,講著同樣的材料—人生的奧秘,只是改成用英文講而已,但為什麼我們一個敞開的名單都沒有?我禱告問主,「主!我不知道、我看不見,在升天裏的職事到底是什麼?」。寶貝每天個人禱告的時間禱讀主的話,一天,在禱讀的過程裏,主光照我,我與配搭姊妹的關係,我需要認罪對付,但那天因為膽小,裏面雖掙扎,最後卻沒說出口,只是在禱告裏求主赦免,隔天同一個時間,在個人的禱告裏,主又摸我同樣的事,我裏面很難過,但清楚若要看見在升天裏的基督,我需要有清潔的良心(弗一18),非得對付不可。很奇妙的,那天以後,就著外面說,主祝福我們,我們接觸到幾個家,是非常敞開的,他們要成為在Noida的見證;自己裏面覺得與身體、與主的交通是通的,活力排也能活起來了。

基督乃是坐在諸天界裏的掌權者。印度這一個國家,我感覺是一個看似失控,但實際上是在掌控之中的國家,可以說是亂中有序。就著外面說,交通有點混亂,明明是三線道,卻能開成五線道,路上充滿著喇叭聲,不知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按,汽車、摩托車鑽來鑽去,但我卻沒有看到什麼車禍;街上的小鳥整齊的站在電線桿上…。就著屬靈也是這樣,有時候好像不可能,很混亂,不知道福音該如何開展開來,但當我們眼睛得開,看見在升天裏的基督,”heaven do rule”祂掌管萬有,祂已經得著祂的國了,我們就不禁要阿利路亞讚美主。因此,弟兄們幫助我們,需要有多而又多的禱告,看見這是屬靈的爭戰,不只是禱告到好像我們走出去爭戰有主的同在,更是在禱告裏就看見我們已經與他一同得勝了。然而,在外面看有時候真是失望,印度民眾的話好像不太能相信,他們不容易拒絕,總是回答「definitely I will …, I will try…, I promise… 」,結果常是一場空,只能一直禱告。在禱告裏、在靈裏,我們能看見,我們能有確信,因為信就是所望之事的質實,是未見之事的確證。

有一天,我們去叩門,進到一個錫克教徒的家,一進去屋內全身就立時毛骨悚然,我們說我們想和他一起禱告,他說正巧他正在作他們的宗教祈禱,他便邀請我們一兩位與他一同進到一個小房間。兩位弟兄,便起身隨著他,進去前還得戴上白色的小帽子,我與其他同伴們坐在沙發上,我裏面是非常緊張的,只能一直呼求主,求主保守我們的靈與魂與身子。後來,弟兄們拒絕進入,頓時鬆了一口氣。我們與他有了一段談話,一旁的電視正播著他的宗教人士們禱告的現場直播,他說他們二十四小時都有人一直在禱告,我裏面覺得「主啊!撒但也在興起一班人為他禱告嗎?」。在過程中,我裏面最感震驚的是,他是一個迫切尋求神的人,他說過程中最難的是就是愛神,而為了與神接觸,他可以凌晨兩點起來,進到禱告室,什麼聲音也沒有,只有他和他的神。在我們看也許方法不見得正確,但我自己很敬佩他這樣的心志,也深感羞愧,(有時候早上都爬不起來)。他也問若一台i-Pad和一本聖經,你要哪一個?你願意花六個小時的時間讀聖經嗎?「哦!主耶穌,求你更多更多的吸引我。」。另外有一次進到一個先生的家,祂有許多的問題,關於這個社會、關於神,我很得開啟,因為聖經是他一切問題的解答,沒有一個漏掉的。也寶貝在身體裏的配搭,因為在身體裏,所以缺欠能互相補滿,因為不是單獨,所以說話能夠剛強壯膽。還有我們需要好好裝備真理,因為主的話是我們爭戰的武器。

好珍賞也羨慕在當地的聖徒和到那裏開展的弟兄姊妹,與他們配搭出去開展是學中作、作中學,學基督,被擴大。有一天, 一定還要回來與他們一同爭戰,當然更重要的是在禱告裏一同爭戰。在印度更能感受到主來的日子近了,得重新再把自己奉獻給主,神的經綸是我們人生的方向。(交大 陳盈)


半年前知道有這次開展的時候,一開始我並沒有想去,但主藉著印度同工弟兄們負擔的傳輸,一直在裏面呼召我。感謝主,不僅讓我有份於祂在印度的行動,更藉此成全我,給我很不一樣的看見和經歷。其中我最摸著的幾個點為:

1、開展是生活不是工作。在印度的兩週,沒有任何行程,就是純粹訓練和傳福音,但是不覺得累,雖然外面的身體感到疲憊,裏面卻充滿喜樂,因為我們是在過生活,不是在作一種外面的工,負主的軛是輕省的。同工弟兄第一天就提醒我們「要喜樂!」,在他們中間整個氣氛是輕鬆喜樂的,然而靈卻是緊的,這實在很摸著我,喜樂享受但仍然是主的軍隊。

2、宇宙新人裏的配搭。不同文化、不同語言,又是第一次見面,相調在一起還算容易,但能配搭在一起開展實在很奇妙,記得有一次我們進到一位福音朋友家,台灣的弟兄姊妹用英文傳講,印度的弟兄用Hindi補充,他在講的時候我們雖然聽不懂,但弟兄姊妹仍然能在一裏配搭,相互堆加。另外一次,兩位弟兄向一位福音朋友講到受浸,我們這組的其他人就在旁邊為福音朋友禱告,有人用英文,有人用Hindi,可是語言完全不是問題,我們有同一的負擔,在同一的水流裏。

3、看見自己在各面的不足。這麼長時間的開展和配搭當中,在天然人裏面總是會發生一些問題,有時候各自有不同的意見,有時候不那麼同心合意,然而在個人禱告時,主光照我,使我看見自己的不足,我便向祂有悔改認罪的禱告,求主削減我的天然,並以祂自己來加多,除去一切我靠自己而有的能力,使我沒有任何可誇口的,好叫我能全然倚靠主。

另外,我很珍賞當地的弟兄姊妺,因他們大部分得救年日都不長,有的甚至只得救幾個月,可是個個盡功用,聚會中起來分享、傳福音也很拼,每天下午、晚上都來配搭,使我很得激勵。

〝主我們再獻上自己,一生交你訓練手裏,製作、甄陶、不斷經歷,成神尊貴榮耀大器,深願主恢復的獨特,作我生活、工作標記,建造身體、預備新婦,接你再來滿足你心意。〞

這首詩歌是這兩週之中我一直唱的,有時候也把它帶進禱告裏,兩週下來很摸著,我們要成為轉移時代的青年人,神在全地有一個需要,但是祂需要我們與祂配合。叩門、接觸人,為的是找出神在創世之前就已經揀選的平安之子。在印度這個充滿偶像的國家,祂的需要更是大,實在不願意主的再來因我們的緣故受到遲延。乃要藉著我們作基督的大使,將生命供應給人,建造基督的身體。(交大 施婷宇)


『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權勢,不是倚靠能力,乃是倚靠我的靈。』(亞四6下)

 一下飛機,印入眼簾的是各種混亂的景象,牛、馬、驢、人穿梭在大街小巷,踏上塵土飛揚的印度,心想,我們果真是上到戰場了。

十四天的印度開展,對我而言是許多的暴露和光照,裏外都是一場屬靈的爭戰。其中我摸著三件事:禱告、那靈與話,禱告使我們有那靈作能力來傳揚主的話。

第三天晚上突然感冒發燒,隔天起床聲音就沙啞了。心裏埋怨主也埋怨自己為什麼在這種關鍵時刻還感冒?但在個人禱告中,主光照我,原來在開展中我是如此地倚靠自己,也暴露我是一個難與同伴配搭的人。在整個開展的過程中,我發現我從前所倚靠的在這裏全靠不住,不論是語言、過去開展的經驗、對人的判斷力這些全靠不住,這是一場屬靈的爭戰,我所需要的乃是和我的同伴一同禱告,不住的禱告,甚至禁食、屈膝的禱告,只有主才是我們惟一的倚靠,只有禱告能推動主的行動。在團體禱告中,摸著主是這位復活、升天超越一切的基督,祂早以勝過了一切的軟弱和疾病,也勝過一切屬靈邪惡的勢力,印度魔君早以被擊退了!祂開始了這工,也必完成這工。藉著禱告,就一次次得著信心的傳輸。

印度人點頭搖頭都代表”yes”,在他們的字典裏似乎沒有”no”這個字,許多人對我們的邀約總是答應得很肯定:”Definitely I will come!”,其實只是不好意思拒絕,後續連絡時常爽約、不接電話或找許多的藉口。一開始遇到這樣的反應常覺得無奈,不知該如何是好,但在禱告中,主提醒我不可按肉體認人,人外面的反應不代表什麼,乃要憑著靈而行,在靈裏才有真實的鑑別力,在靈裏,我們才知道該說什麼話,下一步該往哪裏去。

 一天下午,臨時配搭去看望一個剛得救的家,弟兄們希望我們和女主人分享關於”調和的靈”的真理,一時之間竟找不出合適的經節,只能短短分享上學期追求的羅馬書,卻打不到要點,頓時蒙光照,我裏面實在缺乏主話的構成。

開展中也接觸到許多宗教背景濃厚的高知識份子,當我們談論福音時,我們說人有靈、魂、體三部分,他說他們的經典Gita也是這麼說的;我們說我們可以藉著呼求主名接觸神,他說他也呼求他的神;我們說我們的主是親近的、是我們所愛的,他說他每天清晨兩點起來親近神、和他的神說:我愛你。似乎不管我們說什麼他總有話可以應答並反駁我們,但當我們把主的話擺出來、將真理解開時,人就安靜了;字句道理只引起無窮的辯論,惟有主的話是活的,是有功效的,甚至只要”一句話”就能折服人。

在兩週的生活中,很珍賞當地服事的家、同工和學員們,是這樣的低肩背重、勞苦卑微卻顯出從主而來滿有榮光的喜樂,他們真是一班儆醒等候迎接主來的戰士們。弟兄提醒我們:「不論我們是否願意,不論我們準備好了沒,在這末後的時代我們別無選擇,主的回來實在是近的。」這趟旅程讓我認識到自己是何等的缺乏和不配,但主卻悅納一班拿細耳人的奉獻,使我們夠資格成為一班轉移時代的人。願這樣的異象支配我的生活,定準我一生的方向。(交大 孟加樂)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