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開展蒙恩見證(八)

 

我是家中第一個得救的人,當我從印度回來後,家人都很感興趣的問我印度的食物如何、住得好不好、那邊的環境如何等等的問題。其實這些問題對我並不重要,因為我到印度是去開展的。我很想跟他們分享開展最後幾天的情形,那真是太美妙了!早上一起床就和印度的聖徒晨興,屬靈的早餐吃完後再吃物質的早餐,早餐後馬上就開始交通開展情形,緊接著聚會,聚會完再繼續交通,交通後又有團體禱告,團體禱告後再個人禁食禱告,個人禁食禱告後是團體的奉獻禱告,接著又為一個個人的情形專特的禱告,禱告直到每個人都開了就出去開展,太美妙了!

但這種情形並不是一開始就有的。一開始,我們十分低沉。禱告、交通斷斷續續,有些死寂;傳福音顯得勉強、不喜樂。怎麼會這樣子呢?在此同時,我正在追求"神的得勝者"這本書報,那時我讀到一處說到:被完全充滿唯一的路是完全的倒空,先對自己完全的絕望,才能把自己完全的獻上,如此才能完全的被充滿。我一讀到,就跟主說"主啊!現在正是時候,這兩週別讓我白白的來,白白的回去。就在兩週之內,求你倒空我,使我對自己完全的絕望。你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照著你所喜悅的做吧! "這個禱告就這樣過去了,幾天下來,我們小隊的情況並無好轉。

此時,我才深深的認識到何謂身體。沒有一人能落在後頭,沒有一人能說:"哦!其他人會做就好了,我可以在一旁閒站"。每一個人都是重要的,一人抑鬱,全體同憂。但我是誰呢?主啊!我真不知該做什麼。那時,我只有不斷的呼求,在我的深處,主啊!就只剩你了,在走路的時候,在Auto上,在地鐵,只有一直禱告,再也做不了別的。主啊!願你增多,願你在我們心中登寶座!於是,在一天早上的聚會,我就站起來分享了倒空與充滿、破碎與奉獻。這些話,是對著我自己說的。結束後,我們聚在一起交通,我感覺到-開了。

過了不知幾天,某位弟兄在早上聚會中站起來用像劍一樣鋒利的話,光照了我心中的隱情。他說完後,我覺得,很恐怖,肌肉裏有酸酸的感覺,冷冷的,就像顫抖。再也沒有力氣爬上樓梯,用喝茶閒聊再把自己包在自己的黑暗中躲藏了。我轉向牆壁,一禱告,就崩潰。從前我風聞有你,如今我親眼見你,我就厭惡自己,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原來完全絕望就是再也不想睜開眼睛、再也不想看了,完全的倒空就是連動都覺得恐懼,懊悔至死,就是現在,讓我的舊人死在這個又黑又髒的角落…。

就是這個時候,天開了。從天上的寶座到地上,到我這可恨的罪人身上,再也沒有帕子,沒有什麼能攔阻祂的行動。哦!太榮耀了,原來主就在這裏,至此,我只有將自己全獻基督,太榮耀了!

在回程的飛機上,我正好讀到倪弟兄的"奔跑那在前頭的賽程"。感謝主,從前我都只是在心裏知道的,如今真的看見了。終於,再也不是讀了這個就去實行這個,交通了這個卻又忘了那個。屬天的賽程,不是老盯著眼前的路,顧著一個又一個的長進。主啊!是望斷,望斷以及於耶穌!從來就是一直都只看著你的,在路終,那不斷吸引著我們一直跑下去的耶穌。在路途中,我們會遭遇到許多,在我自己看來好像很大,但主啊!當我看著你時,那些都好小好小。主啊!我看見,那獎賞不是別的,就是你。唯有你!有你,原來,就有了一切。       (清大 吳俊樺)


 

感謝主!我們正在寫使徒行傳的繼續,寫神與人在印度的神聖歷史。這次印度的開展非常的蒙恩,從幾個月前召會就開始禱告,弟兄姊妹個人私下或團體,都一同的代禱與禱告。藉著身體的祈求和耶穌基督之靈全備的供應,我們一行四十五人(含三個小孩),經歷主的看顧和加強,平平安安的前去,喜喜樂樂的回來。

這次印度福音的開展,不在於外面開展的果效,乃在於藉著開展,基督更多把祂自己作到我們裏面。因著環境和氣候的不同,有許多人感冒或腹瀉,但藉著那在我們裏面適應一切的生命,使我們能與基督同工。這是主的恩典,不管是學生或青職聖徒,這次是出代價前去的,為著主在印度的開展,願意一同擺上。這是台灣的少年英雄在印度各地的叩訪,這會加速主的再來。願我們都能再次奉獻自己,立定心志,成為但以理和三個同伴,作今時代的得勝者,成為轉移時代的青年人。                          (洪明凱)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