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福音開展見證(四)

每一天我們都在禱告裡預備靈,吃喝享受主,一起分享見證,尋求聖靈的帶領並與主配合,讓主在清奈的工作能一步步踏實的往前。很喜樂能與當地的同工,長老、聖徒們,一同有份主在那地的行動,何其榮耀。一天出外前,藉著享受主,聖靈充滿到一個地步,當弟兄鼓勵我們分享個人的基督來得人時,我們的小組就受激勵,在同心合意裡扶持每一位傳講的弟兄姊妹。結果那一天下午,我們就遇見平安之子,藉著我們的分享,使他受到聖靈感動,願意認識這位是光並且光照人的主。當下我幾乎不敢相信,主的話竟然如此有功效、有能力。

開展的這幾天,我的己天天都被暴露。有一天晚上,配搭的弟兄指出在我身上有一種限制,叫我不能點活人的靈。我就想起前一天因著生病,我的靈不能得釋放,甚至落在自己裡面,不用靈扶持聚會,不向聚會敞開。深深覺得自己的己是何等的可厭,何等的需要主。之後的開展我們又遇見一個人,和我們說到他的人生有許多難處卻無人幫助。當時我裡面生出憐憫,想要幫助他的生活,但卻害怕這是我的己,裡面覺得非常矛盾,迷失了許久,覺得又累又冷。感謝主,藉著與弟兄一同禱告並交通後,我的觀念得著更新。原來真實的幫助是藉著分賜生命與愛,不是只在外面幫助人。我看清在己裡只會帶進宗教、死亡,而該操練活在靈裡,操練靈,不再受迷、受限於己,而讓靈自由,並將自己擺在配搭裡,就能救別人也救自己。(清奈隊  陳科翰)


這是我第一次去印度開展,和當地聖徒進入社區和校園傳福音。出發前,我的心一直很掙扎抗拒,因為總覺得自己各方面的裝備不夠,對於傳福音也缺少熱切的負擔。尤其自己的表達能力不好,一緊張就不知所措,腦中一片空白。但是在早晨的共同追求中,一位弟兄的話很摸著我,“不在於我們多麼會說,或要怎麼說,而是要讓主說。所以我們需要禱告再禱告”。雖然我的溝通能力不好,但我很享受在身體裡的配搭,當我停頓或不知要說些什麼時,感謝主,我的配搭就會適時幫我接續下去並扶持我。

有一天早上,帶領的弟兄說到,我們裡面的感覺要過於外面的碰觸,不在乎我傳了多少或帶多少人受浸,而是我這個人、我的心是否能真正碰著主,成為主的複製。記得有次博勝弟兄問我:“為什麼會想來印度開展?”當下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所以就隨便搪塞了一下。但我知道我很羨慕之前去過的弟兄姊妹,他們在開展中經歷了被主充滿與變化。而經過數日的開展之後,我相信主已經將答案向我顯明了。主讓我清楚的明白,參加印度開展並不是為了得一面獎牌,也不是誇口說我曾來開展過,更不是為了增加什麼外在的經歷。來印度就是單純的要抓住這位寶貝的主!因為經過這段開展的日子,我確實經歷到聖靈在我心中是何等澎湃地運行著。

來到印度,我看見了本地聖徒熱切愛主的心,令我感動。他們外在的條件並沒有很好,但為著主卻是全然傾倒一切。反觀我自己,常常傾倒了一半就覺得夠了,甚至有時還要主把那一個玉瓶香膏還給我。主啊!求你再來破碎我這個人。在這幾天中,我很享受一首詩歌,其中一句說到“Whatever may happen I know you want to gain my heart”。感謝主,我們所經過的每個關口與站口,主都知道,而祂只想單純的得著我們的心。所以我們需要儆醒豫備好自己的靈,以得著祂上好的賞賜。不僅要看見主在地上的開展行動,更要摸著主的心意,建造祂的身體。

另外我也摸著帶領弟兄所說的,“開展,不是訴說自己的豐功偉業,而是對主有更主觀的經歷。”所以我再次將自己更新奉獻給主,在大學生涯剩下的半年裡,我決定住進姊妹之家,恢復正常的召回生活,更深地連於這位寶貝的主。但願我們都能承接主的託付,作一位轉移時代的青年人,顧到今日主在地上的權益。願主祝福我們,在這變化過程中,能不斷往前奔跑屬天的道路!也讓這次的開展不是一場夢,而成為我們屬靈的實際經歷。(清奈隊 張維恩)

   

2016年印度福音開展見證(3)

在這次的印度開展裡,我印象最深也最喜樂的,是眾聖徒在同心合意裡的配搭。在這十天裡,許多聖徒為著主的權益、為著跟上主在這地的水流,紛紛把自己的工作、課業擺在一邊而來配搭。當我們問到一位在職聖徒的工作時,他說他把所有的會議都推遲到十天之後再進行;一位讀國中的弟兄,有一天一早就翹課來與我們配搭,結果被我們說是壞小孩,隔天他就乖乖地回去上課,但下課後立刻跑來和我們一起傳福音。這讓我想起過去一位弟兄與我的交通,他說全時間不是指服事者,全時間也不是指學員,他說「我們都該是全時間」。工作和課業自然要去完成,但只要一有時間,便要奉獻給主和眾肢體來使用。

這次印度開展,看到弟兄姊妹們這樣配搭,無論是在事務還是在開展方面,都傾盡自己所有的時間和所有的那一份。在最後幾天裡,張弟兄與我們交通到林前十二章14至22節,作肢體的不能因不是另一肢體而說自己不屬於身體,肢體也不能對另一肢體說我不需要你。在這次行動中,每一位弟兄姊妹都將自己擺上了,各環各節的聯結與交通真是叫人覺得這是神的行動,藉著我們在一個身體裡的配搭,主確實在清奈得到往前的道路。這叫我轉了觀念,無論在何種事奉上,我們都需要傾盡全人參與;無論所有的是多少,都需要我們把所有的交出。如此纔能帶下主在這地的祝福。

開展中有許多弟兄姊妹們身體生病、不適,但沒有一個人停下,大家眼目只注視著寶座,面向標竿直跑。願主繼續祝福我們,即使回到了新竹也能如此剛強開拓,開出主的道路。(清奈隊 徐百澤)


感謝主,使我有分於主在印度的行動。我們在

清奈的KOTTURPUPAM這裡,主要為開展IIT、Anna大學及社區。在開展社區的部分,雖然許多居民都聽不懂英文,但藉著與當地聖徒們的配搭,使我們在一位靈裡,說一樣的話,將這位真神帶給他們。有一天,我們到水災很嚴重的地方傳福音,許多設施都還在重建及恢復中。原先很擔心不知道該傳講什麼,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能摸著人的需要。但當我從深處向主說:「主阿,賜給我話,叫我說所要說的,叫我能將自己交在身體中,跟隨聖靈的帶領。」主乃是奇妙的主,祂就豫備敞開的人心,帶我們去到一位小朋友的家中向她外婆傳講。她們雖有很強的印度教背景,但聽完我們的分享後,卻願意簡單的相信並受浸!讚美主,主所做的遠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

以弗所一19:「以及祂的能力,向著我們這信的人,照祂力量之權能的運行,是何等超越的浩大」。許多時候,在我們吃飯、追求、甚至睡午覺時,就有人進來說要受浸了!主實在讓我們看見真的不是我們做什麼,而全在於靈的故事。聖靈在這地的工作是強的,聖靈的水流是快的!感謝主,使我能投身在這流中,一同的有分,並為這流歡喜。願主持續加強在這地的行動,並使得救的新人都成為常存的果子,願主祝福祂的召會! (清奈隊  劉新筵)


我在這次的印度開展中經歷了兩個點。第一個經歷,乃是經歷福音的傳揚是身體的行動。許多當地的弟兄姊妹與我們一同配搭,看見他們的擺上讓我實在很感動。弟兄們放下了自己的工作,姊妹們帶著孩子與我們一同開展。在每次出去之前,與當地弟兄姊妹一同禱告唱詩歌,使我們不僅在靈裡被充滿,也在靈裡一同被建造。雖然來印度就像回到了我的家鄉,環境和語言都很熟悉,但是遇到了不太會英文的人,我就不曉得要跟他們說什麼。我只能默默的在旁邊為他們禱告,等到機會來了就跟他們分享。就如林前12章14節說的:「身體原不是一個肢體,乃是許多肢體。」我們都是基督身體上的肢體,每一個肢體都有它的功用。當我有不足的地方,其他的弟兄姊妹就會補上去。

第二個經歷,是經歷投身這流所帶來的蒙恩。在幾次的禱告與交通中,弟兄們說到我們要投身這流中,放下我們的掙扎與努力,完全將自己交託給主,交託給身體。當我們在休息或在吃飯時,就有人要來受浸。很奇妙的是,我們什麼都沒有做,人就一個一個的來受浸。在這流中沒有天然人的意見,沒有任何的掙扎與努力,乃是有一班人將自己完全的交託,與主配合,主在我們身上才能有路。願主加強祂在印度的行動。

(清奈隊  宋恩慈)


在天天幾乎三十度高溫的襲擊下,清奈開展的火不斷延燒。燒社區、燒校園,無處不是向著福音敞開的人。剛出機場的我,感覺像是背負使命而來,在大水淹沒過後的清奈,需要一班人出去為主收割。

清奈的海邊是當地人午後休閒最愛去的地方。在我碰到的人當中,有的正在找工作、有的是學生,大部分是有錢人,他們都相當敞開。但我想以他們目前的生活,往往內心深處都不渴慕要神。他們留下自己的資料,互道別離,事情好像就停在這兒了。我們語言不通(印度語),每次傳完一個人,不論說的好不好,配搭的Arokiaraj弟兄都要我為這些名單禱告。直到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傳講福音不是語言的問題,而是在於我這個人的湧流並享受主的問題。所以每次禱告,都是讓主來在人心裡推動。經過這樣的操練,我的確得到從主來的負擔,對名單內的人,實在是巴望他們早日得救。
  1/22下午,我和弟兄配搭出去傳福音。第一個碰到的就是腳正在復健的一位先生,他天天需要復健。他不會講英語,所以我只能以微笑和握手致意。聽見他願意同我們回去,我真是喜樂。但考慮路途遙遠時,我真擔心他走到一半就放棄了。然而藉著禱告,我有信心他能得救。回到開展基地並陪談之後,我想要把三樓的浸池搬到一樓,以免他爬樓梯時行動不便。但配搭的弟兄說,這位福音朋友渴慕受浸,甚至不畏懼爬樓梯。說到這裡我真的很感動。

1/28晚上,我在海灘上傳福音,我原本是傳給兩位漁夫,那兩位漁夫答應我們釣魚完就和我們一起去開展基地,我就坐在旁邊等他們。這時無意間碰到有一個自稱基督徒的大學生,我向他傳福音,他也願意接受邀約,於是我把他交給另一個開展隊帶回去基地,我自己繼續等漁夫。但到最後,兩位漁夫都變得不敞開,忙著收拾漁具。我難過的回去,卻發現前面那一位自稱基督徒的男生受浸了。我當下非常喜樂,海邊的挫折頓時一掃而空。後來這位受浸弟兄的父親來找我們。我看到他衝過來時嚇傻了,以為他要興師問罪。但他卻握著我的手說:「他們全家都信耶穌了,可不可以也和他談談?」陪談之後他很敞開,也願意未來全家一起受浸。

在傳福音的過程中,我實在摸著清奈福音的流,令我多次感動,並且經歷到實在是我們不能,唯有主能。只有透過禱告才能讓主來作。我禱告要有人得救,就有兩個平安的果子加進來。更激勵的是,社區聖徒的踴躍配搭,讓我實在感受到在身體裡一起往前,一同收割莊稼的喜樂。感謝主! (清奈隊  陽玉振)

2016年印度福音開展見證(二)

我在清奈開展的區域是在海邊。前往印度前,我不確定我的去是為著什麼,但我想要被主摸過,被主來製作。在開展過程中,第二天我們配搭的小組就得到一個平安的果子,其他的小組也有許多經歷。雖然有些人和我經歷了同樣的事,但我卻沒辦法像他們經歷的那樣深刻。我們每天早上都有開展訓練,大家會分享經歷,也受到前面弟兄的幫助。我向主禱告,讓我的靈能夠敏銳,能夠看見主要我看見的,或聽見主要對我說的。感謝主,藉著前面弟兄們的交通,我慢慢有一種領會,我們並不是按外面所發生的每件事情來衡量我們與神之間的距離,而是我們需要知道神給我們的負擔是什麼?神的需要是什麼?要找到正確的定位才能經歷水流,摸到水流。

我很寶貝這次的開展,在每次的交通中,都有主的說話,我常想要背負神的見證,但卻發現有時自己扛不起來,或跟不上神的行動。藉著這次開展,主讓我看見自己的缺乏。祂提醒我需要像約瑟一樣,在豐年時先有積存,在荒年時才能有豐富的供應。透過這些積存,也使我能成為一個深的人。積存就是在每週的晨興中,經歷一個點,讓這個點能紮實的刻畫在我裡面,讓我能時時默想,使我的心思不至飄蕩,能常常轉回靈裡,思念那靈的事。感謝主,在這次的開展中,主給我許多寶貴的啟示,更新我並改變我的想法與觀念,讓我能繼續往前。   (清奈隊 劉陌和)


這次是我第一次來印度。在開展過程裡,主給我很多的說話與經歷。一開始我想,我是個印尼來的僑生,因為我中文比較弱的關係,讓我常常不敢跟人傳福音,也不常跟不認識的人接觸。這次來印度前,我想印度滿多人會講英文,而我的英語能力還可以,所以在印度傳福音應該不是一件難事。但是非常奇妙,在印度期間我常常遇到不會講英文的人,許多當地人不懂英文。由於受到語言限制,我無法隨心所欲地用自己的話來跟他們接觸,我只能運用「人生的奧秘」和「乾渴的人的需要」兩本小冊子,把其中的話講給他們聽,而當地聖徒則配搭翻譯。

我雖然這樣簡單的傳講,但實在擔心他們聽不懂。而經過翻譯後,我想他們可能領會的更不清楚,福音的效力會減弱一些。但非常的奇妙,好些福音朋友聽了之後都願意受浸,接受主。這使我非常喜樂。在這個經歷上,我清楚地感覺主在開啟我,福音和牧養不在於我們的語言多流利,不在於傳講有多厲害,也不在於我們多屬靈。只要我們願意傳,主就與我們同在。這個經歷轉了我的觀念,我在牧養和傳福音的事上要有個突破,不要再想我到底要多會講,要有多厲害的東西,只要與主是一,我就可以傳福音和牧養人。

另一面,在個人與主之間的關係上,也得到更新。在早晨的開展訓練中,弟兄們分享馬利亞傾倒香膏的事例。我聽了裡面非常感動,另一面卻也有不安的感覺,壓力非常大。訓練完之後我去找前面弟兄交通,弟兄跟我說,我們要得到的是一個復興,而不是只在一所學校開展出一個好的局面而已。當下我裡面受到厲害的光照,我覺得我太內顧自己了,因為我把來印度開展看作一個獎牌,尋求增添一個光榮紀錄而已。主在此暴露我隱藏的天然,因為我只尋求個人的榮耀,而不是榮耀神。

於是我認罪悔改,求主憐憫我,使我學習像馬利亞一樣,把上好的那一份先獻給主。福音不在於我們得了多少人,而在於我們自己傾倒多少在祂身上。這對我是一個非常的大的拯救,我要抓住機會來把我的香膏奉獻給主,在我的服事、牧養和配搭上,願意更多的擺出來。不求自己得到什麼,而是照著主的心意而行。使我們成為祂的複製,與他是一。感謝主,主啊!我愛你!(清奈隊 嚴世銘)


這是我第二次來到印度。記得第一次從印度回來,我有很多可說的,主在外面讓我有許多特別的經歷,而我好像是從結果的顯出,才來認識聖靈的行動。相形之下,這次回來我沒有什麼可訴說的,卻多了對主的敬畏和感動。神在清奈有祂的行動,像我這樣微小的人竟能有分,這是何等的殊榮。

起頭,弟兄們與我們交通說,我們的來並不是為著別的,是單單為著神的心意而來。在這裡的追求乃是學習將真實的心給主,叫我們的心能成為祂的心的複製。過去我們的追求也許是為著自己的屬靈,現在盼望我們能轉,預備好花費自己。聽了這些話,我裡頭非常羨慕,也求主能得著我,成為一個誠實愛主的人。

在開展中的一天,主帶我來到一個受水災影響嚴重的地區,我與當地的弟兄姊妹配搭傳福音給居民們,有人拒絕,也有人接受並禱告,不過沒有遇見可以馬上帶回去受浸的人。當天色漸暗,印度的弟兄顧到我的安全,請我先回到車上等其他弟兄姊妹。一個人在車內時,我開始回想前幾天的開展,好多人都是在我們午休的時候受浸的,醒來才聽說又有多少人得救了,而我們什麼都沒有做。當我靜靜地看著這條髒亂的街道,主問我:「如果在這裡不會有什麼顯著的結果,如果我沒有要藉著你帶人得救,你還願意這樣傳嗎?」我禱告:「主,我是軟弱的,但我願意,求你得著我的心能完全向著你。」在那時我才看見,有多少時候,我的花費都還在計算能有多少屬靈的回報,這是何等可悲和不堪的光景。謝謝主,是祂的暴露和光照,才能叫我看清我自己,再次讓主得著我深處真實愛祂的心,不再為別的,也不再為自己,能單單傾倒,花費自己。

何等的喜樂,什麼時候我能脫離自己窄小的天地,簡單投入身體的流中,主的行動就不受攔阻。弟兄們真是帶我們學習摸著神的心,這次的開展之所以寶貴,不是吹了聖靈的大風,而是因為基督得著了祂的召會,整個召會都起來傳福音,建立家聚會。第一次我感受到能夠在身體裡是何等的喜樂,單單作一個身體上的肢體,享受身體的流,與眾聖徒配搭。我能見證主真是在清奈召會有一道福音的流,福音不再只是同工或負責弟兄們的事,而是召會中大大小小的聖徒都一同有分,從在職聖徒到媽媽們和她們的孩子、以及各所學校的學生弟兄姊妹,大家都願意編組成軍,起來傳揚福音,這是何等美妙的景象。願主祝福祂在清奈的召會,阿利路亞!(清奈隊 杜惟真)


在這次的印度開展中,我摸著在流裏就全然蒙福。這次的開展中,許多當地聖徒與我們一起配搭傳福音。主日下午,有超過五十位的聖徒來與我們一起出去傳福音,原本我以為不好傳的馬路福音,藉著許多聖徒的配搭,竟然有許多路上遇到的人都對福音很敞開,也有許多人呼求主名,想要來參加福音聚會。而與當地大專生配搭的時候,很珍賞他們對主的認真,他們竭力抓住機會,要把主耶穌說到人裡面。

我覺得很有福,能看見整個清奈召會福音的靈在焚燒,這是主加強的燒,全召會都動起來傳福音,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有時候,午休起來就發現有人受浸了;吃飯時,旁邊突然有福音朋友坐下一起吃。很多朋友是當地聖徒邀來的,甚至幫我們作早餐的姊妹以及清理環境的夫婦都受浸了,這福音的火燒得很旺。

在最後一天早上的交通中,弟兄們提到福音的目標是用上好的愛愛主,並完全傾倒給主,福音不是我們得著什麼,而是我們傾倒多少在主的身上。馬利亞用眼淚擦主的腳,用嘴親主的腳並用香膏抹主,她願意為主傾倒這麼多,都是因為對主的估價。她覺得為著主,這樣做是值得的。之後再出去傳福音時,看見一位姊妹帶著生病很重的女兒一起來開展,看見一位弟兄睡在客廳的墊子上卻沒有蓋被子,我突然懂了,為什麼這麼多人會跑來受浸,都是因為這裡有許多馬利亞,使開展基地滿了馨香之氣,人一聞到,就不得不得救。感謝主,主暴露了我的短缺,也給我看見了美好的榜樣。開展雖然結束了,但我願更多奉獻自己,將我自己傾倒在祂身上。(清奈隊 邱裕升)


在印度開展的這十天中,很摸著神在地上的行動需要一班愛祂並與祂合作的人。我們來到印度不是為著自己屬靈經歷上的長進,乃是願意更多摸著神的心意,好叫主的渴望成為我們的渴望。因此在開展的起頭,我願意將自己更多的交給主,願意主在我身上能夠有路出去,使主作祂所要作的。

我很寶貝在印度每天早晨的晨興,我們眾人來在一起,藉著禱告,每一天都將自己更新的交給主,將自己的心向著主敞開,願意自己的心向著主是單純、真實的,願意自己不看外面的一切,只看主的寶貝自己。

藉由每天這樣的禱告,使我在開展過程中能不斷放下自己,不看外面語言的限制、文化及環境的不同,放膽為主傳揚福音。並且操練不看自己或外面開展成果的好壞,而是喜樂的投入聖靈的水流,讓那靈來做。藉著這樣的操練,也使我能與印度當地的聖徒們有很美好的配搭,看見身體的實際。順著這道聖靈的水流,得救的果子也一天天的加給我們,能夠這樣有分神在地上神聖的行動,真是何等的榮耀。

但是,隨著開展日子的流逝,每一天我向著主的禱告,卻慢慢地不知為何越過越顯得空洞,我發現自己越來越摸不著屬靈的實際。在我焦急不知該如何往前之際,主藉著弟兄早上開展訓練的交通及詩歌,深深地摸我。曾經,我以為自己為這次印度開展已經捨棄了許多,也傾倒了許多,主卻問我說:「妳的愛在哪裡?」我這才驚覺,自己外面雖然看似可以為主開展,也有美好的配搭,但在我裡面最深處向著主的愛卻實在是不夠。福音的目標乃是要我們以起初、上好的愛來愛祂。我為此在主面前流淚,也更新地將自己的愛情奉獻給主,願主使我向著祂的愛不減少,越過越焚燒,使我絕對為祂而活。(清奈隊 劉珈泓)

在聖靈水流中,剛強開拓往前

2015年12月21日,壯年班學員與服事者共92人,出發前往新加坡及東馬(沙勞越、沙巴)訪問眾召會。全部行程12日,於2016年1月1日返回臺灣。此行共經過六處召會,包括新加坡、古晉、詩巫、民都魯、美里、亞庇等地。我們在各處召會展覽見證,述說壯年班訓練的蒙恩。緊湊的行程雖令人倍感壓力,遙遠的旅途雖使人身體疲累,但在服事交通、配搭開展、相調接待過程中,我們的收穫卻遠超過所供應出去的。當行囊已清、心緒沈澱之後,許多旅程中的蒙恩經歷,一一浮現在記憶裡。我整理了三個主要的見聞和經歷,願和聖徒們一同分享。

人人得成全的生命訓練管線

東馬眾召會非常強調『成全訓練』,不僅是兒童和青少年需要受訓練,也延伸到青年、中壯和年長聖徒,人人都有受成全的機會。在此負擔的推動下,小六畢業生有二週成全訓練,初中畢業生有一個月成全訓練,高中畢業生有三個月成全訓練,大學畢業生有二年全時間訓練,中壯年聖徒有六個月成全訓練。

經過多年實行,在眾召會配搭服事下,各環訓練已蔚為風氣。以學生聖徒而言,在轉換到下一個教育階段之前,他們都接受嚴格訓練,像全時間訓練一樣集中住宿,過規律生活。不僅操練靈、上課、寫作業,還親手操作所有生活事務,學習在凡事上隨從靈而行,過神人生活。近年來,對於大學畢業即將進入職場的聖徒,眾召會也希望他們奉獻兩年,參加全時間訓練並服事各地聖徒。此外,美里召會於2011年設立壯年班訓練中心,吸引各地中壯年聖徒前去參加,目前已完成五期訓練,即將進入第六年。

我們在訪問途中,東馬眾召會一直津津樂道以上的這幾環訓練,並且稱之為『生命訓練管線』。意即各種年齡層的聖徒都要接受訓練,一生都受主的成全,盡生機功用,建造基督身體。對於這些訓練,臺灣的壯年班學員們熱烈回應。許多學員不僅以自己所受的訓練作見證,並且見證自己的兒女因為在召會生活中受了成全,因而得以蒙拯救脫離世界的敗壞。大家不僅羨慕這個『生命訓練管線』,並且有負擔回到各地,實際參與各環聖徒的成全服事,把生命訓練管線的負擔帶回到當地召會。東南亞眾召會福音開展的流

此行所訪問的各召會,在LMA(主在亞洲的行動)的交通中,都為自己訂定成長目標。以這些目標數值和現有人數的比較而言,頗有一點難度,顯示眾召會對於未來的開展有相當高的自我期許和負擔。以新加坡為例,目前主日一次到會約700至800人,他們宣告在2020年時,人數要成長到2020人。若以目前的規模為基準,每一年必須要成長約30%。為此,新加坡召會採取了第一步行動,推動聖徒們積極出外探訪並牧養,預計在2016年1月24日,主日聚會能率先達到1000人,然後以此為基礎,年年向上增長。至於在東馬方面,也有相同的行動。目前主日平均約700人的民都魯和美里召會,都宣告在2020年時人數增長到3000人。他們的心願大,負擔重,行動也必定更積極。

為此,我們不僅需要為他們有夠多的代禱,求主興旺在東南亞的見證,越過越明亮。此外,我們也需要檢視自己的召會生活,我們是否過得不冷不熱,是否過得缺少負擔、缺乏目標?盼望我們也置身於全地開展的水流中,願主加深這一道生命的流,帶給我們百倍成長的祝福,與眾召會一同擴展!

重溫當年在美里相調的蒙恩

這一次旅程中最溫馨且印象深刻的,乃是在美里召會訪問的三天時光。2000年時,新竹市召會尋求往前的路,盼望藉著出外相調訪問,把各地蒙恩水流帶回新竹市召會。感謝主,那一年四月初,七十二位弟兄姊妹第一站就來到美里市召會,我們在珠巴會所停留了三天,聆聽張平波弟兄述說他們訪問台北十三會所得到的啟示與負擔,以及他們回來之後操練的路。我們也參加他們的禱告聚會和小排相調。經過四天的相聚,所有訪問的人靈裡都火熱起來,對召會的往前和增長滿了負擔。隨後,大家更在訪問古晉召會時,宣告2000年底人數目標要達到1000人。奇妙的是,當時我們的主日平均人數才不過在500~600人之間。但藉著這一次相調,眾人同心合意,產生無比高昂的士氣和積極的行動力,至終帶來主的祝福。不僅在年底前達到『一次到會千人』的目標,並且持續繁增,使新竹市召會成長為千人召會。

這一次再度訪問美里,除了使我回憶起十六年前的經歷,美里的發展也令我羨慕。在眾召會的扶持下,美里市召會於2012年建成一棟可容納三千人的新會所。會所位於市中心地段,交通便捷,內、外空間寬闊,設備舒適完善。不僅可容納壯年班訓練學員,更有充分空間接待各地聖徒。從召會繁增的律來看,容器有多大,祝福就有多少。我信主必祝福他們,順利達到成長目標。

在接待期間,我穿梭新會所的各個會場,流連於每一個溫馨相調的角落。那時,我不禁想望還有一次機會,能和新竹的聖徒們再度造訪這曾使我們大得激勵的地方。不僅是重溫舊夢,更叫我們在十六年後還能繼續蒙恩,在這一道水流中和眾召會一同往前,一同繁增,建造基督的身體。

尼泊爾開展蒙恩分享

自8月11日至9月10日,總共有八位來自台灣的弟兄姊妹同赴尼泊爾一同配搭開展。在那裡有台灣的聖徒,印度學員與聖徒,中國大陸全時間者以及尼泊爾當地的聖徒一同配搭。藉著馬路福音我們接觸到許多敞開的人與敞開的家,在傳講中許多人願意花時間聆聽傳講的內容並一同禱告與呼求主名。得救的新人不僅主動協助翻譯並分享得救的見證,他們對親友們也滿了負擔。一位得救的學生,陸陸續續帶他的朋友們來,他們也一一的得救。這位學生總共帶了七位得救。阿利路亞,榮耀歸神!這正是弟兄們所交通的,新人一得救就可以走新路。

有一天我們在路上傳福音給一位女孩,她就跟我們說“主耶穌,我知道,有位阿姨帶我用中文喊,哦!主耶穌。”再進一步的了解才知道那位阿姨在中國餐廳工作。過了兩天我們決定去找她。但剛開始我們一直找不到那個餐廳,雖然如此,我們不願意放棄。所以,我們再打電話給那位女孩,請她帶我們去那個餐廳。當我們和那位阿姨談話時我突然看到她手機裡安裝了生命讀經和倪柝聲文集,我馬上給她看我手機裡也有!原來她和她的弟兄是從中國到尼泊爾工作,但因著找不到聚會的地點也就沒有聚會了。可是姊妹很渴慕與弟兄姊妹聚在一起,她禱告了很久,是主聽了她的禱告使我們能夠找到他們。從那天起,她每天早上都會走到我們聚集的地方一同晨興、享受主,也與我們一同出外傳福音。

感謝主,雖然大部份的尼泊爾人都是印度教徒,但主在那裡還是預備了一班尋求主的人。願主祝福祂在尼泊爾的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