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來鴻

弟兄姊妹們,願你們喜樂!

一轉眼我們家在德國已待了兩年,我們真可以見證,主在這兩年的製作是多的,暴露是多的,但恩典也是多的。主在這幾年也將赴歐留學的負擔放在許多弟兄姊妹裡面,有機會與這些弟兄姊妹交通時,他們常問到在歐洲需要豫備什麼,有什麼較難適應的地方。感謝主,歐洲的需要的確是大的,我想,或許我們也能藉著一點的分享,把歐洲這裡,特別是德語世界的情形,與弟兄姊妹們交通。當然,我們的經歷是很殘缺的,願主自己來補足,也願主遮蓋我們所有的交通。

我最近常想,來德國的兩年該如何簡短的描述呢?我想苦瓜會是最好的比喻吧!雖然苦,但是苦的有味道。整體來說,在德國生活有三點較為困難-語言、經濟、召會生活。若是語言不通,先不用說開展,連生活都會有些困難。還記得我們剛到德國時,我們是拿著手機邊查字典邊買東西。語言不通也會讓自己更覺孤單,畢竟無法跟人交流,辦各項文件事務時,也會變得困難許多。經濟一面的話,歐洲普遍來說物價高。以我們為例,我是博士生,姊妹是全職媽媽,我的薪水基本上就是剛剛好,主很保守,有時多花,有時少花,但總的來說,沒存到錢也沒賠到。但感謝主,這是我們學習信心功課的好地方。而說到召會生活,這點與前兩點是分不開的。若不是住在有聚集的城市,基本上聚會就是要通車。以我們到法蘭克福為例,坐火車來回約四小時。所以若有心願到歐洲,能到有聖徒的城市是最好的。聚會多是用德文,一開始會需要花時間適應,但主也親自帶我們過來了,當我們慢慢熟悉一點德語,能在聚會中開口,與聖徒逐漸認識後,我們也就較為適應了。

雖然外面有困難,但是主在我們裡面的製作卻是更寶貝的。還記得自己當初在台灣時,每每參加特會總是豪邁的奉獻自己,但經過這兩年,我們才發現我們根本無法奉獻,認識自己的不配,自己的微小。以往常想,來歐洲後要為主作什麼,但主卻讓我們不能作什麼,進而將祂自己作到我們裡面。一面,祂讓我們看見我們的野心和個人主義;另一面,祂也讓我們經歷身體。以往我們所經歷的身體很客觀,或許就是國際華語特會看到很多的聖徒,一同彰顯基督身體的榮美。但在這裡,我們經歷基督身體的另一面,對我們而言,基督的身體就是”我需要他”。沒他我就活不下去了。這對我們而言實在非常實際。我們也從國外的聖徒們學到什麼是召會”生活”。許多時候,我們的召會生活其實是召會”聚會”或是召會”服事”。久了,自然就覺得重,就覺得受壓。但是這裡的聖徒卻真是把召會生活當作他們的生活來經營,小排聚會非常生機,彼此敞開交通,彼此代禱。主日聚會結束後,留下來繼續交通兩個小時是很正常的情形。有一次參加一個事奉交通,我本以為事奉交通要談很多”事”,沒想到都是在談”人”。我從來沒有想過事奉交通也能讓我如此享受,一開始大家一同享受詩歌,光是唱詩大家的靈就被點活了。在交通時,一位弟兄說,昨晚那位福音朋友來我們家讀經,他後來開口禱告了。一講到這裡,那位弟兄高興得都跳起來,全部的聖徒也都一同讚美主。我當時是有點震驚,對我們來說,福音朋友來讀經之後禱告是很正常的,但對他們來說卻是極其寶貴,他們看到人只要有一點點長進就是天大的喜樂,這就像媽媽看到寶寶會叫了,長牙了,就高興到不能自已是一樣的,他們寶貝一個人的靈魂就是像這樣。另外,在一次特會中,弟兄們說,今晚我們沒有信息,我們就一同來禱告。真的,這場聚會沒有人帶領,弟兄們就一個一個起來交通各地的情形,大家就為此代禱。有弟兄宣讀經節,弟兄們就禱讀起來,有弟兄唱起了詩歌,大家就跟著唱了起來。這樣的聚集正是李弟兄所說真實的聚集!我本以為這次是特別的,沒想到次次都有這樣的聚集,主實在轉我們的老舊觀念,也讓我們看見召會生活該是”生活”或說是”家庭生活”,每次聚集都該是活的,新鮮的。

我們在德國也看見許多榜樣,他們是這樣的激勵我們。整個德國的往前主要都是藉著一年兩次的弟兄交通來的,而這些弟兄們都是在各地在職的弟兄們。許多弟兄們負責文字的翻譯,比如一年七次特會的晨興聖言,綱目,以及其他的書報;許多弟兄們週週堅定持續走出去接觸人;許多弟兄需要豫備每次的特會或相調的信息;許多弟兄們在各地甚至是歐洲其他國家負責照顧當地的弟兄姊妹...。這些弟兄們幾乎全是在職的,但全是帶著全時間的心來服事的,他們愛主的心實在令我感動。我們認識一位聖徒,他全家大小辭掉在馬來西亞穩定的工作到德國來,因為弟兄已有點年紀,不容易找到工作,他們只靠著政府的救濟金和打零工過活,但他們每次特會總仍出代價前去,並且週週出外傳福音。有兩個家因為有負擔打開家的緣故,不管房租一個月要一千多歐元,仍然堅持住在交通便利,朋友和弟兄姊妹容易到的市區。許多聖徒其實回到自己的國家都能有很好的工作,或比這裡好上許多的生活。但他們為著主行動的緣故,將自己完全獻上留在歐洲。感謝主,當我們覺得軟弱時,看看身旁的雲彩,我們就能重新剛強起來。

我們在德國這兩年也在福音及配搭服事上有一點的蒙恩。近來除了之前與弟兄姊妹交通過的一個女同學主動聯絡與我們讀聖經之外,我們也因著走出去,有了其他的福音對象。在一次的下午,我們到了學生食堂前發單張,因著我們德文不是太好,有時真的就只能發而無法說。有趣的是,一位德國男同學走向我們,用中文問我們,“你們說中文嗎?”我們簡短交談才得知,他是漢學系的學生,學中文已有很長的時間,之後我們約他來家中用餐,有很好的交通。過了幾週,他又帶了一個女同學來,這位女同學是學宗教教育的,因此她會古希臘文和希伯來文。我們深覺這是主恢復上好的材料,願主給我們智慧來持續接觸他們。雖是如此,目前來說我們餵養的對象仍是不足,求主持續將渴慕的人加給我們。

在服事一面,近來德語區的華語聖徒也開始配搭李常受文集的翻譯。在翻譯的過程中才發覺李弟兄的性格是何等的好,而我們的是何等的差。許多時候我覺得差不多的句子,在翻譯後就失去了原本的味道,這樣的服事實在幫助我在真理追求上能更往前。另外,因著德國面積廣大,如何照顧聖徒就變成一個難題。在台灣,我要傳輸負擔或找聖徒交通,只要騎個機車就能到聖徒家面對面交通,但在德國,要面對面交通大都是車程兩小時起跳,這實在逼得我們擴大度量,要愛每一位看過和沒看見過的聖徒。感謝主,藉著網路的線上交通,雖無法完全卻也是補足了一點交通上的難處。近一年來,德語區的聖徒們週週主日晚上有禱研背講的實行,我們一同進入當週的信息,每位弟兄操練帶禱研背講,有時陳洵弟兄也會來幫助我們,這樣的實行在今年的四月分排了。感謝主,我們在德國的網路排上也能經歷分排分區。另外,德語區的眾召會深感相調的需要,也開始實行許多地區性的相調,一年至少就有三次較大型的相調特會。感謝主,藉著相調主就把聖徒建造起來。

感謝弟兄姊妹的代禱,也請求你們繼續為我們在歐洲的聖徒們禱告。

代禱事項:

1、為在歐洲的聖徒們,在經濟及語言上能搆得上

2、為我們的開展能有敞開的平安之子加給我們

3、為李常受文集翻譯工作代禱

4、為有更多的家有負擔移民及興起更多牧養的家禱告。

青職聖徒福州、金門、廈門相調報導及見證

這次10/10~10/13四天三夜的福州、金門、廈門相調行動的主要負擔有三:首先,青職聖徒平時忙碌於工作,少有時間彼此多有相調與交通,藉此機會團在一起;其次,走訪倪柝聲弟兄的足跡並與林子隆弟兄的交通,擴大我們的眼界,更加寶貝我們何等的有福能在主的恢復裏;最後,與福州、金門、廈門當地聖徒的交通,得著基督身體的豐富。

第一天,就有七位廈門的青職弟兄姊妹因著渴慕與身體的交通,便出代價凌晨四點起床,花了三個小時的車程前來福州與我們會合,全程與我們一同相調。我們參觀了三一書院、十二間排、林則徐紀念館與南後街。據導遊黃昌茂弟兄說,再過不久十二間排就會拆除,我們真是慶幸,抓住時機前來探訪。

第二天則是前往福州鼓嶺訓練舊址。此棟建築是由倪弟兄親手設計規劃,會所裡有三層階梯,講者站在最低位,表示自己是奴僕中的奴僕,足見主恢復的家風。下午我們與林子隆弟兄有許多的交通,他交通到他是「神恩浩大」的見證人,當年他原本已經應聘要到台灣台南任教,但主卻使他因病留在福州參加特會,適逢倪弟兄恢復職事而有分於第二期在鼓嶺的訓練。訓練結束,倪弟兄會給每位學員一封親筆信,幫助參訓學員生命的長大,倪弟兄寫道:「你沒有別的難處,就是要靈剛強,生命豐富。」林老弟兄也以此勸勉我們,不只要學真理、說真理,更要成為「活真理」的人。林弟兄也說,主的恢復開頭只有三個人,今天卻遍及全世界,表示神的恩典真是豐富。然而,我們不可因此驕傲,因為我們仍未達到神的要求,還要謙卑,追求再追求!神在每個時代都有祂所要做的事,倪弟兄和李弟兄那一代的人接受了主的託付向主忠信,我們這一個時代的人也要向主忠信,努力勞苦,否則神就會越過我們,另外興起一班人完成祂的定旨。我們要靈裡火熱,常常服事主,實行生、養、教、建各個都要勞苦,怕勞苦的人不配事奉主。

第三天上午參加廈門的擘餅聚會,屬靈一面,當地聖徒為了與我們多有交通,還特地預備三篇晨興聖言的進度見證分享;物質一面,愛筵擺盤豐盛、色香味俱全,令人垂涎三尺。傍晚由廈門五通碼頭搭船,約四十分鐘即抵達金門水頭碼頭,晚餐後,特別抽空至金湖鎮召會會所與王文華弟兄夫婦相調、交通,並享受了當地美味的芋頭湯。

最後一天在金門,我們參觀胡里山砲台、瞿山坑道、莒光樓…等等,一面慶幸我們生在承平的年代,可以喜樂的過召會生活;另一面也深刻感受到金門的導遊與在福州、廈門的導遊黃弟兄相較,真是有明顯的落差,黃弟兄的說明平實而不商業化,且經常將我們從舊造帶到新造的範圍。這四天三夜的行程,一路上彼此分享詩歌和見證,我們不是觀光風土民情,乃是跟隨主聖靈的足跡,看主在各地的作為,也求主繼續祝福祂在各地的召會,興起愛祂的青年人,為著祂的見證。(青職服事組)


 

在出發之前,看著相調手冊上所列出的諸多地名與建築,一度以為它們便是此行的主要目的。但一直到了福州,我才曉得神要的為何。

不憑眼見

當年主恢復中初次擘餅的十二間排,如今壁痕斑駁,僅剩十間房舍,由「中華硬筆書法家協會」所租用,並且將在近年拆掉重建,蓋成像對街一樣的大樓。三一書院更不復存,原址已經拆蓋兩次,成為現今的「福州外國語學校」,僅餘校門左側一面銅牌,留下一些歷史痕跡。鼓嶺訓練場是在一片工地的中央找到的。內部及周遭紊亂、門窗深鎖,僅見當年厚實的水泥牆。使其免於拆遷的原因,是2013年11月「福州鼓嶺基督教教堂」的一道公文的保護。而鼓嶺倪柝聲故居(當前為「基督教三自愛國會」所有)以及當年那七位禱告的師母所居住的姊妹之家,則安靜地座落於一處不遠的小山丘上,林蔭環繞。

直到見著了當地的聖徒,我才曉得神要的是什麼…。

神要的是人

此行雖然看了許多過往神所重用之人的所在,然而使我們靈剛強、靈裡跳躍不已的卻是「人」! 不論是與我們一同相調的福清和廈門聖徒、述說神恩見證的林老弟兄,甚至是對我們有興趣的福音朋友,在他們身上,我們看見神的作為與神的工作。神要的是人,神的產業在人的身上,能盛裝神的只有人,而非建築軀殼!感謝主,讓我在這次相調中能與各地聖徒聚集一起,更新我的看見,讓我明白神的託付是在人的身上!祂的榮耀是這樣地在基督身體上顯大,並且藉著生命湧流與福音傳揚而擴展。求主定準我們的看見,叫我們領受時代的託付,看重祂所看為重的,使祂的心喜悅滿足。       

2014年夏季訓練蒙恩分享(六)

此次夏季訓練我最摸著的是第七篇信息。說到約瑟的一生乃是基督一生的翻版,他的生活如生命的禾捆和發光的星。為這篇信息我實在是讚美主!

第七篇說到約瑟的兩個夢,弟兄在信息中著重地說到,「田裏的禾捆(哥哥們)向約瑟的禾捆下拜,這意思是說約瑟是禾捆,哥哥們也是禾捆。」今天在神眼中,神的子民都是活在地上滿了生命的禾捆,神只看聖徒裏面的基督。所以每一位聖徒都是滿有生命的禾捆,出產食物,使神和人滿足。感謝主,祂乃是以永遠的眼光看我們。今天在召會生活中,我們常常戴著有色眼鏡,透過屬人的顯微鏡,用審視的眼光打量著一切的人、事、物。弟兄提醒我們,應該操練我們的靈,被基督的生命充滿,摘下屬人的顯微鏡,將所有的批評、審判交給神,並戴上屬天的望遠鏡,看見在永世裏每位聖徒都是在基督裏的新造。

第八篇的信息說到,「在全地飢荒之時,只有約瑟的糧倉是滿有食物的。」在此弟兄給我們一個強的提醒,現今的世代是飢荒之時,人人都在尋求滿足。為了滿足自己的需求,人們不惜付出各種代價。正如飢荒的埃及人付給約瑟銀子、牲畜、田地,甚至是自己,以換取食物。今日我們若要得著基督這生命的糧作為我們的享受和滿足,也需要出代價,不僅付銀子、牲畜、田地,並且要將我們全人都交出來。為此,我們需看見在召會生活和日常生活之間是沒有中間地帶的,不能事奉神又事奉瑪門。神要我們的全部,要我們全然的奉獻。當我們將自己交出來,付出最高代價時,我們就得享基督上好的分。(林妤蔚)


在夏季訓練期間,我們也同時參加了在Cerritos召會的禱研背講聚會。每天上午有兩堂聚集,每堂聚集禱研背講一篇信息,時間是從早上六點半到十點半。一堂九十分鐘的禱研背講聚會可分為三部分:(1)研讀綱目及聖經節;(2)職事話語的堆加;(3)操練背和講。

在進入研讀的過程中,弟兄說到一定要「以經解經」,用聖經節來解釋、對照,並且還需要對全篇信息有清楚的看見,而非只有一個一個大點深入研討而已。要有整篇完整的眼光,才能夠更深入理解整篇信息的要點。

當研讀到一個段落結束時,帶領聚會的弟兄就會要求大家分享昨天所聽到的信息內容,一人說一點,彼此堆加。我很寶貝這一點。本來以為禱研背講只是串思路,找出重要的經節,再劃重點就好。但弟兄如此要求,使我們更寶貝職事的話,要學習作筆記、複習,並操練照樣說職事的話,不要有太多個人的發表,而是將職事的豐富照樣說出來。

最後,有弟兄或姊妹自由起來操練「講」。大家都操練儘量有思路的說出剛才經過理解的綱目,且操練要能用口語說出來卻又不失去真理要點。能夠講得有思路,就表示已經領會綱目的內容了;但若講得不清楚,也當儆醒,需要更多操練和默想綱目內容。鞭策自己進步,這也是很重要的。

以下分享我在第一篇禱言背講中所摸著的真理要點。第一篇信息第壹大點的第一中點說到:「神有一個夢,就是要得著新耶路撒冷這座建造的城,作祂經綸的終極完成」,弟兄就用以下幾處經節點出這個主題:

(1)詩九十1『主阿,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

(2)賽六六1~2『耶和華如此說,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腳凳;你們要在那裏為我建造殿宇?那裏是我安息的地方?耶和華說,這一切都是我手所造的,所以就都有了;但我所看顧的,就是靈裏貧窮痛悔、因我話戰兢的人。』第一節問到哪裏是祂安息的地方,下一節就說到是我所看顧的「人」,人就是神安息的居所。

(3)約十四20『到那日,你們就知道我在我父裏面,你們在我裏面,我也在你們裏面。』約十五5:『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住在我裏面的,我也住在他裏面,這人就多結果子;因為離了我,你們就不能作甚麼。』

(4)啟二一3『我聽見有大聲音從寶座出來,說,看哪,神的帳幕與人同在,祂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祂的百姓,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這節經文可以看出神人彼此內住。

(5)啟二一22『我未見城內有殿,因主神全能者和羔羊為城的殿。』21節註2說到,主神全能者和羔羊就是內殿,這表徵神和羔羊自己是我們事奉神並居住的地方。聖城是神的帳幕,是為給神居住;神和羔羊是殿,是為給蒙救贖的聖徒居住。在新天新地裏,新耶路撒冷乃是神與人相互的居所,直到永遠。

另外,為何第一篇第貳大點的綱目說到:「雅各在創世紀二十八章的夢,是整本創世記最緊要的點,也是神啟示中最重要的話語。」這是因為在約翰福音一章裏,有宇宙歷史中的五件大事:(1)創造;(2)成為肉體;(3)基督成為神的羔羊,為著救贖;(4)基督成為賜生命的靈,為著變化;(5)神家的建造,有基督作為梯子,把天帶到地上,且把地聯於天。至終,終極完成的新耶路撒冷就是伯特利,神的家。

看見弟兄所點出的這兩個真理的點,就使我認識到禱研背講真的很不簡單,這需要豐富地累積,多讀生命讀經、聖經並照著職事的負擔而發表。這也大大的光照我缺乏真理的構成。因此,我更需要照著弟兄所教導的,認真操練禱研背講,並且和同伴一起彼此操練。 (邱裕升)


本次華語成全訓練的主題是:「神的夢-永遠的伯特利」。在創世紀二十八章中,雅各所作的夢是伯特利的夢。這夢的焦點乃是天梯,有神的使者在梯子上,上去下來。這豫表天梯把我們帶進神裏,也把神帶進我們裏面。而這夢的目標就是建造神的家,今日的召會,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

建造的路是從禱告開始,使我們聯於主,脫離自己的天然。在成全訓練中,我們操練與主建立個人情深的關係,徹底認罪,除去與主之間的間隔。我覺得我們都需要看重我們與主之間的關係,就如親密的朋友。李弟兄說,若是沒有定時禱告,那就是等於沒禱告。這句話十分提醒我,需要操練每天有固定的時間向主禱告。當我們發現自己一不在靈裏,就需要向主悔改、認罪並立即轉向祂。當我們這樣操練,第一,會被祂的愛所充滿;第二,祂的生命性情會更多灌注到我們裏面;第三,得著主的光照、對付與供應,經歷聖靈的破碎與變化;第四,被祂的負擔所充滿。這樣操練禱告的生活,會使我們漸漸脫掉人的夢,而進到神的夢裏。

在成全訓練中,弟兄們再進一步說到,建造神家的前提就是奉獻。我們每一次的奉獻都需要不斷往前,如同雅各起先在示劍築了一座壇,叫作「伊勒伊羅伊以色列」,這是為了自己。然而到了創世紀三十五章,雅各上到伯特利又築了一座壇,這次他是真的被變化了,聖經中也第一次提到奠祭。雅各在柱子上澆了奠祭,並且澆上了油。這裏的意思是他將自己完全奉獻,沒有了自己。並且,當以色列人被擄歸回時(拉三2),他們回去的目的是建殿,但在這之前需要先獻上燔祭。燔祭乃是常時不斷的祭,壇上的火不可熄滅,必須日夜燒著。這就提醒我們,現今我們若要有分於建造召會,奉獻乃是建造的根基。

在成全訓練末了,弟兄們滿了負擔地呼召我們,人人都要向主更新的奉獻自己,看見我們都必須是全時間的,不論是在職全時間或是放下職業全時間,都要願意將自己交在主的手中。主現今迫切需要一班人,願意將自己完全獻上,為著在未來的三十年能將主帶回來;我們不是等待主的回來,乃是催促主的回來,願我們都被神的夢這異象所管制並支配。             (李晏君)

大學聖徒美國夏季訓練暨訪問召會報導

藉著此次去美國參加夏季訓練,我們與各地召會有許多相調的機會。在這些甜美的相調訪問之中,我們在基督裏彼此供應並享受各人裏面的基督。

  六月廿五日,在北京轉機並住了一晚,北京的弟兄姊妹來接機並愛筵我們。他們親切招呼並一同用飯交通,在享受豐盛美食和愛心照護下,我們之間沒有任何距離和差別。雖然彼此都很陌生,但就像家人一樣彼此相愛,也都講說一樣的屬天語言。晚餐後我們聚會交通,新竹聖徒們分享我們在校園福音和牧養上的經歷,北京聖徒則詢問我們如何在學生中心共同追求與生活管理。因為接待我們的這個大區裏有好些大學,也有學生中心,很希望參考我們的經驗。我們大部分人都第一次來大陸訪問召會,晚上的聚集時間雖然非常有限,但這樣的分享交通使眾人同得鼓勵。尤其看見在北京的聖徒們,在環境上雖然有許多限制,但他們依舊有一顆迫切要主的心,並為著主的見證堅定站住,我們眾人實在很受激勵,很受提醒需要珍賞我們每一次的聚集。

  抵達美國後,Monterey Park召會的沈弟兄熱情地接待我們,不僅陪同我們出外參訪,並且邀請我們和當地聖徒相調交通。在第一個晚上的聚集裏,還有來自桃園中壢市召會的大專弟兄姊妹。眾聖徒自由分享所享受的召會生活,我們則主要分享活力排的實行,如何在已過的一學期裏和同伴配搭走出去傳福音,除了週週走出去,更要和同伴有交通和禱告,如此實行便能一同結果子。第二個晚上則是與英文區的青年聖徒交通,繼續分享活力排的蒙恩。

  週六早上我們參加FTTA畢業聚會,下午參訪李弟兄故居。屋中物品的擺設,保存完整,給我們看見李弟兄的生活榜樣。小至領帶,大至桌椅家具,樣樣說明李弟兄是一個受主管治,並有規律節制的人。之後我們去恩典陵園參觀,藉著服事弟兄的解說,我們珍賞長眠在此的眾弟兄姊妹。地上每一塊大理石碑,背後都刻著一段愛主感人的故事。走在綠色草地上,不時停下腳步看著一個個的名字,雖然不認識他們,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一幅幅神愛人、人愛神的美妙圖畫浮現眼前。

  六月廿九日,我們前往Monterey Park召會參加主日聚會,我們分散在英文區和中文區和當地聖徒一同擘餅。在申言分享時,當地追求的進度是「召會內在意義」第二篇「子的葡萄樹」,說到我們必須聯於葡萄樹,並且要結果子,這是我們的定命。很寶貝弟兄姊妹的申言,特別是大家對約翰福音十五章5、6節都很有感覺,因為我們是住在葡萄樹上,葡萄樹的生命住在我們裏面,我們的定命就是憑著這個神聖生命去結果子。當我們的源頭對了,並和眾聖徒一同住在主裏面時,我們就能結果子;並且不是我們自己能,乃是主的揀選,使我們能。

  主日傍晚,邱賢德弟兄邀我們一同愛筵,現場還有幾位弟兄一同相調,見證交通他們的寶貴經歷。其一是李廣強弟兄,當初主給他負擔,把恢復本聖經運到中國發送。最初在禱告中他感覺可能會為主殉道,因此覺得為難,無法順從。然而主不放他過去,這個很重的感覺一直在他裏面,經過與主一再地交涉,他終於願意信而順從。但是在第二次運送時,他被公安攔截並被捕下獄。最後藉著眾召會的代禱,並藉當時美國總統訪問中國,使他得到釋放。他說雖然個人事業毀了,性命也幾乎不保,但主在這些為難的環境中一路帶領他並祝福他。其二是張志誠弟兄,他在俄國開展時,也經歷了主奇妙的帶領。他在街頭與同伴發送聖經時,被俄國警方逮捕。過程中雖有從仇敵來的驚恐,但由於發送聖經早已獲得國會議員的許可,張弟兄因而平安得著釋放。不但如此,員警也因著渴慕,得到恢復本聖經。其三是胡世傑弟兄在印度開展的經歷,因著神聖生命在聖徒裏面作工,拆毀印度教裏牢不可破的種性制度,將原本階級相差懸殊的兩位印度聖徒,配搭為一,成為當地召會的柱子。最後邱弟兄引用李光弘弟兄的話勉勵我們,『不要比較,有機會就不要放棄。』藉此激勵我們,要我們凡事都學習積極進取。

  夏季訓練結束後,七月六日我們前往爾灣(Irvine)召會一同擘餅。現場也有一些臺灣壯年班畢業學員,大家一同分享已過一週夏季訓練的心得。我們都對雅各和約瑟的經歷有摸著,在交通中,大家都有一個心志,盼望伯特利的夢成為我們召會生活的異象,在這個啟示的光中,願意被主更多的破碎與變化,使我們生命長大並成熟,不僅彰顯神的形象,並且活在祂神聖的管治之下,建造神的家。

  隨後我們參加五天種子訓練,訓練結束後(七月十日)我們再度造訪爾灣召會,當地的弟兄帶我們參觀爾灣大學並到海邊走走。晚上在姚弟兄夫婦家用晚飯,我們再一次享受弟兄姊妹在愛裏的供應。愛筵過程中眾弟兄姊妹自由交通,飯後一同在社區散步,經歷神家中一切的甜美和豐富。

  我們很寶貝整個參加訓練和相調訪問的行程,在此經歷以弗所書二21~22所說:『在祂裏面,全房聯結一起,長成在主裏的聖殿;你們也在祂裏面同被建造,成為神在靈裏的居所。』我們所看見並經歷的,都是為著建造基督的身體,也都是為著神的家—伯特利—的建造。

印度開展蒙恩見證

二○一三年三月底,我們一家和一位單身的弟兄,從新德里搬到印度北方邦的坎普爾(Kanpur, Uttar Pradesh),為著開展出新的召會。這對我們是一個全新的經歷。

在找房子的事上,一開始有許多的攔阻。我們看中的房子,不是被人訂走,就是聯絡不上房東,又碰到房仲騙了我們的錢。眼看一同開展的學員就要抵達,房子還沒有著落。我和那位弟兄兩人天天帶著盼望出去,但卻是帶著失望回到下榻的旅舍,負擔沉重,直到晚上都睡不好,也沒胃口吃飯,甚至裏面有一種『絕望』的感覺。這時,我裏面浮現林後四章8節:『我們四面受壓,卻不被困住;出路絕了,卻非絕無出路。』這使我有一種領悟,主要使用這些逆境消耗我外面的人,使我對基督、對主的話有更主觀的經歷。

雖然有了主的安慰,但房子還沒找到。我們一家四口,加上那位弟兄和四位學員,又在旅館住了一個禮拜。我內心有許多煎熬和軟弱,但想回頭也已太遲。一面,因著我們一家的行李早已打包好,準備運來這個城市;另一面,若我們退縮,就等於讓主的權益受虧損。因此我們更加迫切禱告,並且禁食,不僅求主給我們住處,也為祂在這個城市的權益爭戰。這期間,主差遣一位弟兄從新德里來幫助我們。至終,我們搬進主所豫備給我們的住處,也把在仲介那裏的錢拿了回來。感謝主,祂使用住在旅館的這一個禮拜,使我們經歷甚麼是祭壇和帳棚的生活。

主所豫備給我們的住處,是一棟十一層樓高的公寓,共六十六戶。除此以外,鄰近還有許多獨幢房子的社區;並有補習班,醫院,還有一棟購物中心,是當地的地標,就在我們家的後面。此外,這個地區也是交通的樞紐。這樣得天獨厚的環境,使我們能輕易地接觸到來自不同階層的人,人也很容易的找著我們。我裏面向主滿了感謝和讚美,不是我挑選這個地點,乃是主為了祂自己在這地的見證,豫備了這個住處。

有一次,我的鄰居告訴我,Indradhanush(我們社區的名字)在印地語裏面的意思乃是『彩虹』,我裏面就有一個感覺:是的,這裏必會有虹出現,必有一班人見證,我們的神是信實的。

這一年多,參與配搭開展的有FTTT(台北)和FTTND(新德里)的學員,還有來自新德里、諾以達(Noida)的聖徒。藉著眾召會、眾聖徒的配搭和代求,我們實在看見主祝福這個城市。至終,我們於二○一三年五月十九日成立召會。目前召會生活人數有二十位,其中有十位穩定參加主日擘餅,並有三個家打開,輪流作小排聚會的場地。另外,還有十個家向福音敞開,可以繼續接觸。

以下為一些聖徒們的見證:

一位年長弟兄,在得救之後的隔一天,就與我們天天晨興,享受主話。在得救之前,他早已是個認真尋求神的人。他讀完所有印度教的經典,也讀過回教的經典可蘭經。但是他見證說,在這些書裏,他找不到正確的解釋,也找不到滿足。直到他讀到我們出版的聖經和生命讀經,他完全被折服。他又讀了倪柝聲弟兄的見證,同樣是非常的感動。因著享受主的話和召會生活,弟兄逐漸從宗教傳統裏出來,並把福音傳給他的家人。感謝主,他的妻子也於去年十二月受浸得救。現在,這位弟兄成為我們的配搭和翻譯。

另一位弟兄,因著摸著真理,從其他團體進到召會生活。他對福音和書報推廣很有負擔。今年三月下旬,他的弟弟、弟妹和姪子,因著他的傳講而受浸得救。四月中,他弟弟的朋友和其妻子,也藉著我們一同的配搭而蒙恩得救。而另一位藉著他被帶進來的青年弟兄,也參加三週的短期訓練。此外,弟兄還購買書報,送給在其他團體聚會的親戚閱讀。弟兄雖然所受教育不高,但向著主簡單,願意出代價買真理,並參加召會的相調。看到弟兄如此,我們也深受激勵。

還有一位年長姊妹,是在印度出生、長大的中國人,可以講四種語言(中文、英文、印地語、客家話),也擅長烹煮中國料理和印度料理。我們於去年九月叩門時遇見她。從此之後,她被帶進召會生活,參加小排,與其他的印度弟兄姊妹相調。今年二月,她參與新城市的開展,並且配搭飯食服事。當她看到福音朋友受浸的時候,她終於了解,成為基督徒是需要受浸的。原來,她從小信主,但沒有人告訴她要受浸。經過那次配搭開展,她決定要受浸。現在,她穩定參加聚會,也在飯食上一同配搭。我們也慢慢幫助她,藉著呼求主、禱告、唱詩歌,在靈裏享受主。

回想一年多前,我們剛來到這個城市,花了許多精力在尋找住處,裏面沒有安息。那時,我們深處向主禱告,“主啊,我們沒有安息,是因為你也沒有安息。因為你在尋找一班人,作你在靈裏的居所。如今,神在這裏有家。”當我們看見這些在主裏親愛的聖徒,能不分種族,不分階級來在一起聚會,甚至配搭建造在一起,心中實在滿了感謝和敬拜。讚美主,讚美祂的信實。

回顧這一年多在坎普爾開展的生活,心情時有起伏,也不是靈裏一直這麼高昂,有時也想退後。但就是在這樣的環境裏,主要將祂自己分賜到我們裏面,使我們的開展就是生活,生活就是開展。如今我們雖離開印度,心中雖有不捨,但看見他們愛主、向著主的單純、對主話的渴慕、彼此之間的建造,就叫我們心中滿得安慰,知道我們已往所勞苦的,都不是徒然的。

願主祝福祂在印度的見證,興起工人,前去收割祂的莊稼。主啊,我願你來!